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48章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娘娘您说的是。”许侧妃低眉顺眼地答道。

    叶德妃唇角微扬,她就是故意的,就要给许侧妃先来个下马威,叫她知道云芷絮日后嫁给赵天麟,也要对婆母毕恭毕敬。

    “本宫今日叫你来,就是和你说说麟儿和絮儿的婚事,眼瞅着两个孩子也是到了该成亲的时候了,婚事早就赐下了,也该办喜事了。”

    许侧妃面上一喜,陪笑道:“娘娘说的是,臣妾也是这么想的,絮儿早日嫁入赵王府,也好让娘娘您早日抱上孙子。”

    眼下她们母女在王府步履维艰,云芷絮虽然逃走了,但是总归是躲躲藏藏,若是能早日嫁入赵王府,那云芷絮也有个依靠,许侧妃自然是巴望不得早日成婚。

    “怎么不见絮儿?”叶德妃这才想起来,怎么没见云芷絮入宫呢?心下有些不悦,虽然她只召见了许侧妃,这个云芷絮也不知道进宫给她请个安,这像什么话啊!

    许侧妃脸色一僵,云芷絮眼下还不知道躲在哪儿呢?哪里敢露面呢?

    只得讪讪笑道:“娘娘,絮儿她偶感风寒,臣妾怕她过了病气给您,就没有让她进宫来,请娘娘恕罪。”

    许侧妃起身赔礼,一言一行皆没有任何失礼之处。叶德妃也不好责怪,只是阴阳怪气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那她可得好好把身子养好,不然到时候怎么出嫁!”

    “娘娘说的是。”许侧妃低头垂眸答道。

    叶德妃摆了摆手,吩咐下人:“你们都退下,本宫要单独和侧妃说说话。”

    宫人们得了吩咐,行了礼就规规矩矩地退下了,然而许侧妃身后的云嬷嬷却丝毫未动。

    叶德妃面露不悦:“没听到本宫的吩咐吗?还不退下。”

    云嬷嬷福了福身,道:“娘娘,世子爷交代奴婢,侧妃娘娘没有管过家事,所以叫奴婢在旁边候着,以防侧妃有疏漏的地方。”

    许侧妃心下一紧,她就知道云嬷嬷是来监视她的。

    “本宫叫你退下!”叶德妃冷哼道,“主子们的事情,一个下人插什么嘴!”

    许侧妃也跟着说道:“云嬷嬷,要不你先出去吧,不然娘娘该生气了。”

    云嬷嬷看了看许侧妃,又看了看叶德妃,沉默片刻,方才说道:“好吧,那奴婢在殿外候着,宫宴即将开始,还请侧妃注意把握分寸。”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许侧妃你自己拿捏。如果许侧妃说出些什么不该说的,那那份罪状书就会公之于众。

    她知道许侧妃懂她的意思的,若非云锦有把握,又怎么会让她出府呢?

    许侧妃嘴唇抿得紧紧的,她眼下处处受限,明明她是云锦的长辈,却反倒处处要看他的脸色。

    待云嬷嬷退下后,叶德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许侧妃:“你是怎么回事啊,你虽然是侧妃,但是也是镇南王的侧妃,又是云世子的姨母,你怎么连个下人都不如!”

    叶德妃很是鄙视许侧妃,即便是侧妃,那也要拿出点气势来,怎么还要看一个下人的脸色行事。

    许侧妃心下一酸,轻叹道:“娘娘,臣妾人微言轻,这王府上下都是世子在做主,而且他也没将臣妾当做长辈看待,臣妾心里苦啊。”说时就要掉下泪来。

    叶德妃眉头一皱:“你和云芷絮就一点地位都没有?那……”

    “侧妃娘娘,叶成轩有礼了。”正说着,叶成轩忽然从隔间走了出来,朝许侧妃施了一礼。

    许侧妃抬眸看去,面露疑惑:“你是?”

    她多年来不是待在王府,就是在庵堂,连门都很少出,这些宴会什么的,更没有请她去,因而她并认不得叶成轩。

    叶成轩答道:“在下叶成轩,德妃娘娘是在下的姑母。”

    许侧妃恍然大悟:“哦,原来是娘娘的侄子啊,果然是一表人才。”

    叶成轩看向叶德妃,道:“姑母,我有事和侧妃娘娘说。”

    “好了,本宫知道了。”叶德妃起身离开,回避,但是嘴里却忍不住小声嘀咕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连本宫也听不得。”

    许侧妃有些不解,怎么叶德妃离开了?

    “叶公子,是你要找我?”许侧妃问道。她原本以为叶德妃是想和商量云芷絮和赵天麟的婚事,可是叶德妃将人支走了,然后叶成轩就出来了,显然要见她的人不是叶德妃,而是叶成轩。

    “有人托我将此物带给侧妃娘娘。”叶成轩拿出一块玉佩递给许侧妃。

    许侧妃接过一看,面色大惊:“这是……这是絮儿的。”

    连忙抬眼看向叶成轩,“你见过絮儿,她现在在哪儿?她怎么样了?可有受伤?”

    若非是实在没办法了,她也不想云芷絮一个姑娘家流落在外。

    “云小姐在我的私宅住着,侧妃娘娘尽管放心,她很好,只是不便露面。”叶成轩答道。

    许侧妃点了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多谢叶公子照拂。”

    叶成轩摆了摆手,淡笑道:“大家都是姻亲,侧妃无需客气,只是我眼下有些问题想要问侧妃,还请侧妃如实作答。”

    许侧妃点头应下:“叶公子请说。”

    “当年盗走兵符的人,许侧妃可认识?”叶成轩索性也不绕弯子,直接问道。

    许侧妃脸色微变,唇角紧抿,“叶公子,这……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会认识这个呢?”

    兵符的事情是个秘密,除了云芷絮她谁都没说,难道云芷絮已经将这个秘密告诉叶成轩了?

    “侧妃娘娘,云小姐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侧妃娘娘就不必隐瞒了。”叶成轩正色说道,“包括那份能置云小姐于死地的东西。”

    许侧妃心下一惊,果然叶成轩什么都知道了。

    叶成轩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侧妃娘娘,好不容易才能见上侧妃一面,若是侧妃不说的话,恐怕日后就再难说出口了,到时候受伤害的只怕只会是云小姐,她眼下被云世子威胁,若是没有足够的筹码,她就只能听凭处置了。”

    云芷絮是许侧妃的软肋,她做什么说到底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女儿。

    许侧妃挣扎片刻,方才抬眼说道:“絮儿都告诉了你什么?”

    她首先要确认云芷絮都说了什么,只听叶成轩淡淡地说道:“云小姐告诉我兵符为人所盗,然而当我去水月庵时,却都说没有云小姐所说的那个人。”

    “你找那个人,是想要拿到兵符?”许侧妃问道。

    “难道除了兵符,那个人还有别的东西?”叶成轩敏锐地嗅到了一丝异样。

    许侧妃脸色一白,连忙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若是想拿到兵符的话,恐怕不容易。”

    叶成轩眼眸一凛:“侧妃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个小小的侧妃,也只是偶然间见过,她是个女人,姓谢,很凶狠,手段极其毒辣,所以哪怕我知道是她盗走了兵符,但是却从来不敢对人言,这一次若不是我被逼的走投无路了,我也不会说出来的。”

    叶成轩的目光落在许侧妃身上,她的嘴唇微微有些颤抖,神色有些惊恐,看样子她好像是没有说谎。

    “侧妃娘娘,这可是关系到令嫒的未来,你可要想清楚了,拿话来唬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叶成轩凉凉地说道。

    他为人疑心病中,许侧妃说的话,他并不全信。

    “我说的都是实话。”许侧妃咬牙说道,“赵王是我女儿的未婚夫,日后絮儿的荣辱和赵王密切相关,我自然是清楚的,但是我若是能拿到兵符,我肯定会将兵符双手奉上,但是我确实无能为力,那个姓谢的女人不好惹。”

    “你怕了?”叶成轩淡淡地说道,“许侧妃,你有没有想过,你以兵符的下落为名要挟云锦,让他不将那份东西公之于众,可是这能挺一辈子吗?你拿不出东西来,就连有用的线索也没有,你觉得云锦还会相信你吗?”

    若是起初,她说她知道兵符的下落,云锦自然会信,但是时间一长,云锦连兵符的影子都没看见,那谁还会相信她呢?

    许侧妃脸色一白,若是兵符的事情云锦不相信了,那么他会做出些什么?许侧妃几乎不敢想。

    “那个姓谢的女人,到底是谁?”叶成轩正色说道。

    手中的绣帕紧紧的捏着,许侧妃陷入了纠结中,她该不该相信叶成轩,虽然云芷絮是赵天麟的未婚妻,但是到底只是未婚夫妻,而不是真正的夫妻,在皇家只要没过门,就什么变故都有可能发生,更别说那些已经过了门,最终还是没有好下场的人也不少。

    “赵王会娶絮儿吗?”许侧妃正色问道。

    “当然,赵王对云小姐的情意,侧妃难道不清楚吗?”叶成轩淡淡地说道。

    许侧妃深呼吸一口气,道:“她叫谢容桑,水月庵只是她的一个暗桩,其他的暗桩在哪儿,我也不知道,但是她为人阴险毒辣,擅于用毒,我知道了是她盗走兵符,但是她却一点都不担心我说出去,是因为她……她给我下了毒。”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