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下毒?

    叶成轩心下一惊。

    许侧妃苦笑道:“她每个月会定期给我解药,若是不服用解药,我就必死无疑。”

    “那她到底是什么人?”叶成轩再次问道,虽然谢容桑居然还有擅长用毒,这一点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但是他更想知道的是,谢容桑到底是不是谢卿的生母。

    许侧妃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曾经悄悄打听过,但是什么也没有打听出来,不过她好像和谢家有些渊源。”

    “叶公子,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你要拿到兵符,她必然知道是我背叛她,她肯定不会放过我,我死了没什么,但是絮儿她要好好活着。”

    说时,许侧妃朝叶成轩屈膝行了一礼,“我只求你们能善待絮儿,我的时间恐怕不多了,还请叶公子在德妃娘娘多多美言几句,在我死之前,让絮儿嫁给赵王。”

    一旦许侧妃死了,那么云芷絮必然要守孝,守孝三年,变故太多,云芷絮能不能嫁给赵天麟都会很成问题。

    叶成轩抬眸看向许侧妃:“看来你已经抱了必死的念头了。”

    “我铁定是活不了的。”许侧妃眼角微微有些湿润。

    谁不怕死呢,可是她没有办法,她必死无疑。

    叶成轩目光微凝:“你放心不下云小姐吧?赵王一回京,我就可以让他娶了云小姐过门,不过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许侧妃擦了擦眼角的泪珠,连忙问道。

    “不管你是死于谢容桑的毒,还是别的,你要一口咬定是云锦杀了你。”叶成轩眼眸中闪过一丝狠意。

    许侧妃眉头微皱:“你想让云锦背上杀人的罪名?可是云锦他是镇南王世子,又有太后给他撑腰,即便是他杀了我,他也不会有什么事的?”

    一个受宠的王府世子,杀死一个人,就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般,绝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这你就不用管了,只要你这么做就行了。”叶成轩唇角轻勾,只要他抓到了云锦把柄,那么他自有办法让这件事情不能善了。

    许侧妃咬了咬牙:“好,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果能用我一命,换的絮儿的平安,何乐不为。”

    反正她都是要死的,她也不亏。

    ……

    许侧妃从殿中出来时,只见云嬷嬷挺直了背立在门口,顿时脸色一拉,云锦故意派云嬷嬷来监视她的。

    “走吧,该去宴席上了。”

    云嬷嬷淡淡地说道:“是。”态度不卑不亢,许侧妃心头甚是不悦。

    这份不悦,让许侧妃忍不住说道:“云嬷嬷,我是王爷的侧妃,是你的主子。”

    云嬷嬷正色答道:“当然,奴婢明白,只要侧妃一日是侧妃,就是主子。”

    换句话说,只要她不是王府侧妃,那她就再也不能说自己是主子了。王府现在是云锦当家,只要他一句话,许侧妃立刻就能被逐出王府,而且镇南王死前留下的休书,更可以让云锦名正言顺地将许侧妃赶出去。

    “你……”许侧妃哑然,她无言以对。

    在镇南王心中,她从来都没有地位,镇南王就只当她是个照顾云锦的老妈子。

    ……

    宫宴安排在秋凉殿,许侧妃到时,云锦和谢卿已经坐在位置上了。

    谢卿是以嘉敏郡主的身份来的,只有她一人,太后也特别让人将谢卿的位置安排在云锦旁边,以此也好让她照顾云锦。

    “许侧妃怎么也来了?”谢卿看到许侧妃的时候,倒是有些吃惊。

    宫宴上一般可以带庶女出席,但是妾室倒是鲜少出席,况且太后厌恶许侧妃,宫宴上更加不会有许侧妃的身影。今日倒是奇怪了。

    云锦答道:“是德妃娘娘特意送来的帖子,点名要许侧妃参加宫宴。”

    谢卿眉梢微挑:“看来德妃娘娘倒是很想让云芷絮赶快嫁入赵王府嘛。”

    “德妃召见许侧妃,用的理由就是儿女婚事。”云锦轻笑道,实际上到底是谁要见许侧妃,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谢卿挑眉一笑,用脚趾头想云锦又是在算计什么。

    明面上,谢卿还是起身朝许侧妃行了半礼:“谢卿见过侧妃娘娘。”

    她是郡主之身,又是云锦的未婚妻,理应给许侧妃行半礼,这是礼节,谢卿不会失礼。

    然而许侧妃看谢卿的目光就不是那么友好了,谢卿让云芷絮出过丑,这些事情,云芷絮一五一十地都告知了许侧妃。

    许侧妃心里更恼怒的是,她觉得从前一直都是好好的,可是自从云锦喜欢上谢卿之后,云锦对云芷絮的态度就变了,许侧妃心里直接将云芷絮和云锦之间的矛盾归结到谢卿头上。

    “嘉敏郡主。”许侧妃回了半礼,目光瞥见谢卿座位就挨着云锦,当下扬声说道,“郡主和世子都是形影不离啊,真是半刻也离不得。”

    谢卿和云锦到底还没有成婚,照理没有成婚的两人是不该时常见面的。顿时时不时有人看谢卿的目光就有些变了。

    未婚夫妻,可是成天腻在一起,这像什么话。

    底下的人窃窃私语,不经意间自然有些话就落入当事人的耳中了。

    许侧妃眉角微扬,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谁叫谢卿欺负过她女儿。

    然而谢卿只是淡淡一笑,道:“让侧妃娘娘笑话了,谢卿是第一次参加宫宴,难免有些不熟悉,所以只能让云世子多多照拂了,比不得侧妃是这宫宴里的常客。”

    谢卿是第一次来宫宴,但是许侧妃也同样是一样,因为从前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宫宴。

    其中有嘴快的夫人连忙接过话去:“郡主可想岔了,侧妃也是第一次来宫宴呢。”

    夫人忍不住捂着嘴笑,镇南王世子因为身体缘故不出席宫宴,若是其他府邸出现这种情况,如许侧妃这般身份代表王府来出席宫宴,倒也无可厚非。但是偏生太后不喜欢许侧妃,命令禁止不许她来。许侧妃多年来就像个笑话一般。

    “哦?这是为什么?”谢卿故作不知,问道,“世子不爱出席这样场合,怎么侧妃也不喜欢吗?”

    “侧妃喜不喜欢,这个倒是真不清楚,不过太后不怎么喜欢就是了。”那夫人轻笑道。

    许侧妃当即红了脸,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杜夫人,我虽是个侧妃,但是你也不必如此羞辱我,我再怎么样也是镇南王的侧妃。”许侧妃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今日真是不顺,先是叶德妃给了她一个下马威,而后又被叶成轩威胁,现在还被人这样侮辱。

    “侧妃娘娘这话从何说起啊,我可只是陈述事实,绝没有半分要侮辱侧妃娘娘的意思啊,郡主,您也是听见的。”杜夫人很是无辜地说道。

    谢卿淡淡一笑:“侧妃娘娘,你这话就言重了。”

    不得不说宁安侯的夫人,可真是个极其擅长言辞的人啊。

    这位杜夫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后娘家宁安侯府杜侯爷的正妻。宁安侯府没有有出息的后辈,全靠太后撑着,太后喜欢谁杜夫人自然会站在谁那方,对于太后厌恶的人,杜夫人自然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看。

    “还是郡主明理。”杜夫人笑着走开了。

    镇南王侧妃?呵呵,谁不知道,她的存在就是个笑话,也就她自己把自己当回事……

    许侧妃冷冷地看着谢卿,云锦拿云芷絮的事情压着她也就算了,可是谢卿呢?这个女人还没嫁入王府呢,她凭什么!

    “谢卿,你别太过分!”许侧妃冷声说道。

    云锦抬眸扫了许侧妃一眼,冰冷的目光让许侧妃忍不住心头一跳,手指捏的紧紧的,心中暗暗告诉自己,她是有筹码的人,云锦不会轻易动她的。

    这才咬牙朝云锦说道:“锦儿,这里是皇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我不止是你的庶母,还是你的亲姨母,你难道就一点都不顾及,非要当场逼死我你才甘心吗?”

    叶成轩的话,让许侧妃有了新的想法,若是她死了,而且还是死在云锦手里的,那云锦再怎么着也会惹来一声腥,怎么洗都洗不掉。

    谢卿朝云锦微微一笑:“让我来吧。正好我还没有好好和侧妃娘娘说说话。”

    云芷絮的生母,说来很奇怪,她和云芷絮相交多年,但是她却鲜少见到许侧妃,见面的次数用一只手数的过来。

    她肯定不会饶过云芷絮,不过许侧妃嘛……谢卿一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若是许侧妃不曾参与那件事,她倒也没必要对许侧妃下狠手。

    “侧妃娘娘,谢卿真心劝你,凡事三思而后行。”谢卿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语气平缓,没有丝毫的讽刺之意,纯粹是劝告。

    不过有的忠告听在耳中,并不能让人接受。

    许侧妃咬了咬唇,冷声说道:“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没脑子吗?”

    她讨厌谢卿,所以她说的话,落在她耳中,她都会自动转换为贬义。

    谢卿摇了摇头:“侧妃错了,目前我没有发现我和侧妃有任何恩怨,谢卿是真心劝侧妃想清楚,这么多年,云锦可有亏待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