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淑妃这话说的极为巧妙,看似是打圆场,实则是当众将叶德妃的难堪揭开,让所有人都知道叶德妃惹了太后不快,活该跪着。

    顿时,叶德妃只觉脸上火辣辣的,可是她却又找不到谢淑妃这话哪里不对。

    太后扫了叶德妃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既然都给你求情,你就起来吧!”

    叶德妃咬了咬唇,任谁都看得出来太后这话说的极其不甘不愿。

    太后心里的气不平,少不得还要多说两句,“德妃,你记住你只是妃嫔,宫宴的事情是皇后主办的,凡事你都要支会过皇后再做决定。”

    “是,臣妾遵旨。”叶德妃低头答道,心头憋屈极了,朝永庆帝投去个委屈的眼色。

    这一幕,陈皇后和众位妃嫔可没有错过,纷纷在心中暗骂叶德妃不要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敢勾引陛下。

    陈皇后在心头冷笑,委屈么?德妃委屈什么。

    叶德妃给许侧妃下帖子的事情,陈皇后早就通过她安排在长乐宫的眼线知道了,但是明面上叶德妃却没有通知过陈皇后,所以陈皇后是故意弄了这么一出,目的嘛,自然就是要太后恼了叶德妃。

    仗着皇帝的宠爱,叶德妃连她这个正宫皇后都不放在眼里了,陈皇后怎么不借这个机会,好好治一治叶德妃呢?太后训斥她,她就只能受着。

    “母后,麟儿也该是到了成婚的年纪了,德妃也是为了麟儿的婚事嘛。”永庆帝终是忍不住为德妃说话。

    太后眼眸一冷:“麟儿和云家小姐的婚事,自该有镇南王府正经的女主人来打理,区区一个侧妃,哪里有这个资格!”

    叶德妃忍不住嘟囔道:“可是王妃早逝,也就只有侧妃还在了。”

    “德妃!”永庆帝连忙呵住她,然后还是晚了,这话完完整整地落在太后耳中了。

    太后最是喜欢镇南王妃许心岚,最痛心的也是许心岚早逝,如今叶德妃居然大大咧咧地说出来,肯定会惹了太后不快。

    果然,太后方才的怒气还没消下去,眼下又怒火蹭蹭往上涨,“放肆!”

    谢淑妃连忙上前劝道:“太后息怒,德妃妹妹是口不择言,您又不是不知道德妃的性子,太后您息怒啊,这是宫宴呢,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谢淑妃又是拍胸口,又是劝的,太后当下也没发作。

    永庆帝也连忙劝道:“母后,淑妃说得对,底下这么多臣子都在看着呢。”

    太后咬了咬牙,长舒一口气,方才将心头的怒气压下,沉声说道:“王府的事情自该有正经的主母来操持,锦儿成婚在即,娶了世子妃,日后王府内务自有世子妃打理,一个侧妃可做不得主!”

    叶德妃直接面上讪讪的,只得点头:“臣妾知错,求太后恕罪。”

    太后却再没有看她,只是朝宫人吩咐道:“去请世子和嘉敏郡主上前来。”

    宫人得了令,连忙去请云锦和谢卿。

    方才上头的动静儿可不小,云锦和谢卿的位置又离得近,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宫人来请,两人自然起身,走上前去,朝太后施礼,只是礼还没行完,就听太后说道:“不必多礼了。”

    两人方才收了手,静静地立在太后下方。

    太后朝谢卿伸出手去,“卿儿,你过来。”

    谢卿连忙走上前去,伸出手去,扶住太后的手,柔声唤道:“太后。”

    “卿儿,你和锦儿的婚事也快了,你过门后,府中的内务你可要好好打理,你才是王府里正经的皇祖母,除了锦儿,谁也不能越过了你去。”太后正色说道。

    谢卿点了点头,朝太后笑道:“卿儿多谢太后教诲,定不负太后所望。”

    太后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连连点头,“好好好,云锦交给你,哀家放心。”

    底下的众人,离得远的没有听清太后说的是什么,但是端看太后朝谢卿笑语盈盈的模样,就确定太后果然是喜欢谢卿的,才将她赐婚给云锦。

    太后又朝宫人吩咐道:“给世子和郡主添位置,就坐在哀家旁边。”

    云锦拱手称道:“太后,云锦坐在下面就好。”

    “你是王府世子,怎么能和一个侧妃坐在一处,就坐这儿。”太后的语气很坚决,还不忘瞪下方的许侧妃一眼。

    如果若是问太后最厌恶的人是谁,她绝对会说是许侧妃。甚至连叶德妃都比不过许侧妃让太后厌恶。

    后来谢卿说起此事,为何许侧妃会成为太后最厌恶的人,云锦解释道,太后将许心岚看做是自己的女儿,她希望许心岚能平安喜乐,做最幸福的女子,在太后心中许心岚就像是她捧在手心的艺术品,完美的没有瑕疵,但是偏生出了一个许心巧,让白壁有了瑕疵,许心巧爬上镇南王的床,毁了太后心目中最美好的期许,所以许心巧自然成了太后心头一根永远的刺,她厌恶至极……

    许侧妃将太后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手中的绣帕捏的紧紧的,太后将她贬入尘埃,她的尊严通通不服存在。

    席间,没有一个人敢和许侧妃打招呼,太后厌恶至极的人,她们可不会搭理。

    忠勇侯府是世袭的侯爵,席位也甚是靠前,谢老夫人将上面的话都听得清清楚楚,心中琢磨半刻,道:“日后你们不许和卿儿闹矛盾。”

    谢卿是云锦的未婚妻,日后的镇南王世子妃,而且如今的太后的态度很明显,她对谢卿很满意。

    谢琦嗤笑一声:“祖母,谢卿还不就是靠着云世子的喜欢,不然太后才不会喜欢她呢!”

    “琦儿,不许胡说。”谢茹低声训斥道。

    又朝谢老夫人说道:“祖母,茹儿明白的,虽然五妹妹从侯府搬走了,但是到底还是谢家姑娘,日后她出嫁,茹儿也是要去添妆的。”

    谢老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茹儿你越来越懂事了。和卿儿交好,对咱们谢家,还有对毅王都是没有坏处的。”

    “茹儿明白。”谢茹莞尔一笑。

    实际上,谢老夫人不知道的是,谢茹在心头暗暗说道:哪怕是她要对谢卿下手,也不会自己动手的,借他人之手,而且还不会叫人发现。

    她早就不是之前那个行事鲁莽的谢茹了。

    而谢琦却觉得这话刺耳极了:“祖母,谢卿不就是得了太后的几分青眼了嘛,有那么重要吗?还能对表哥有好处?”

    从前谢琦压根就没将谢卿看上眼,她觉得谢卿就是个小可怜,谁晓不知从何时开始,谢卿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直接将她碾压了。

    一跃成为嘉敏郡主,镇南王世子妃,如今在宫宴上,居然可以坐在太后身旁。

    嫉妒充斥着谢琦的双眸,她恨不得将谢卿拉下去,然后她坐在太后身边。

    谢老夫人扫了一眼谢琦,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你嫉妒也没用,她能做到的事情,你未必做得到。”

    如果谢琦有谢茹的懂事,有谢卿的聪慧,她何至于会眼红地看着别人。

    谢琦嘴巴一撅:“我……我才不嫁给一个病秧子呢!若不是因为云世子,太后能多瞧她一眼?”

    “琦儿,这里是皇宫,不要乱说话!”谢茹低声斥道。

    “本来就是嘛,我又没说错。”谢琦很是不屑。

    李氏见谢老夫人面露不悦,连忙出来打圆场:“琦儿,宫里规矩多,你就听你姐姐的,说话小心点。”

    谢琦一脸不高兴,嘴巴撅的老高,“母亲,你也只喜欢大姐姐了,哼!”

    然后别过脸去,不再看她们。

    谢老夫人摇了摇头:“李氏,该管教的也要管教,不然只会害了她。”

    这个她,自然就指的是谢琦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