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叶德妃诧异了,“宫女说你在偏殿换衣服的,你不在里面,那里面的人是谁?”

    谢卿气定神闲地出现了,那里面方才传来的尖叫声又是谁的?

    倒是谢淑妃明了,恐怕是有人要算计谢卿,结果却被谢卿反算计了。

    “卿儿,你方才去了哪里?方才有人来报说偏殿出事了,而你就在偏殿换衣服,可把本宫吓了一跳,生怕你遭了什么暗算。”

    谢淑妃是聪明人,三言两语就将整件事情的经过说了个清楚明白。

    太后见谢卿出现,脸色也放缓了许多,悄悄打量了一番谢卿的神色,并未见任何异常,看来她没有被人侵犯,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

    被谢淑妃这么一提醒,太后也反应过来了,里面的动静儿,莫非原本是算计谢卿的?只是不知为何,谢卿逃脱了?

    “卿儿,方才发生了什么事,你尽管说出来,哀家给你做主。”一想到可别是有人算计谢卿,太后的脸色就瞬间阴沉下来了。

    谢卿眉头微皱,随即摇了摇头:“卿儿也不知发生了何事,小蝉将卿儿带到了偏殿,当时卿儿的头晕的厉害,就叫小蝉倒杯茶,随后我便没了意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发现我人在凉亭中,到底发生了何事,这恐怕就只能问大姐姐谢茹了,我醒来的时候,大姐姐就在我身旁。”

    谢卿指了指跟她一起走过来的谢茹。

    “大姐姐,方才到底发生了何事?”谢卿眨巴眨巴眼睛看向谢茹。

    谢茹脸色一僵,怎么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明明是谢卿找上她的,非要拉着她过来的。

    “大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啊?脸色也这样难看,整件事情你不是都一清二楚吗?”谢卿追问道。

    谢茹抬眼对上谢卿的眼睛,顿时脸色更僵硬了,谢卿的明眸无波,好似能洞穿世事。谢茹心头一跳,谢卿知道了什么?

    云锦淡淡的说道:“谢大小姐,你既然知道详情,还请明言,本世子好不容易定了一门亲事,本世子可不希望有人毁了这桩婚。”

    相比于谢卿,云锦的语气也很淡,但是这淡淡的语气中却暗含着一丝冷冽。

    谢茹咬了咬唇角,脑筋飞转,她目前根本就不清楚,谢卿到底知道多少东西,她该如何应付?

    正说着,里面的人也被宫人带了出来,柳青萝和一个男人衣衫不整地走了出来,柳青萝紧紧地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身体,她的衣衫被撕的七零八碎,她还是直接拿了帘子裹在身上。

    宫人禀告道:“陛下,太后,是护国公府的柳小姐和宫里的侍卫冯丙。”

    即便是柳青萝裹得再严实,可是脖颈出的红痕、凌乱的发丝,却将方才发生的事情暴露无遗。

    谢茹猛地看向谢卿,她反算计了柳青萝。

    谢卿悄悄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她什么都知道,谢茹想借柳青萝之手算计她,而她让柳青萝自食其果,而谢茹这个幕后之人就出来收拾残局吧,这事儿谢茹要怎么圆过去,那就看她的本事了。

    谢茹的手指攥得紧紧的……

    “护国公府的小姐?”太后眉头紧皱,“哀家记得柳家姑娘,可是最是知书达理的,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呢?”

    堂堂国公府的小姐,居然失了贞洁,而且还是在皇宫里,这简直就是有伤风化!

    柳青萝的目光落在谢卿身上,她的眸光好似淬了毒一般。

    谢卿,你好狠!

    然而谢卿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狠么?柳青萝也不想想,这原本就是她想要对谢卿做的事情。

    自食其果而已,没什么狠不狠的。

    噗通!

    柳青萝往地上一跪,高声说道:“求陛下和太后为臣女做主,臣女是被人下了迷情药,臣女是被人陷害的,求陛下和太后为臣女做主啊!”

    说时,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柳青萝深深地磕了一个响头,只听得地板上传来清脆的声音,等她抬起头来时,额头都磕破了皮,渗出点点血迹。

    发丝凌乱,额前渗血,好好的一个姑娘家,确实如此狼狈样,着实让人看了揪心。

    永庆帝眼睛微眯:“你说是有人陷害你,那朕问你,你可知陷害你的人是谁?”

    “是她,谢卿!”柳青萝抬手指向谢卿。

    “陛下,谢卿给臣女下药,臣女才会……”后面的话,柳青萝说不出口了,云锦也在场,当着自己心爱之人的面,说自己已经不是清白之身,她真的说不出口。

    “求陛下为臣女做主。”千言万语只化作这一句话。

    柳青萝狠狠地瞪着谢卿,她毁了她,她也别想好过。

    永庆帝的目光落在谢卿身上:“嘉敏,你怎么说?”

    他之所以对谢卿起了杀心,是因为谢卿太聪明了,而且不是女子的小聪明,她有能耐搅弄朝堂风云,这是永庆帝所不能忍的。

    虽然事情的真相是什么,目前还未可知,但是永庆帝倒是要看看谢卿该如何辩解。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谢卿已经将事情推给了谢茹。

    “陛下,嘉敏没有做过。”谢卿正色说道,“我当时晕了过去,连我自己是怎么离开偏殿的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柳小姐为何会发生这种事情。”

    “你说谎!”柳青萝厉声反驳道,“明明是你给我下了药,不然我柳青萝怎么会做出这样有违教养的事情。”

    柳青萝是京中有名的知书识礼的贵女,除非她疯了才会在宫宴中做出这样的事情,更何况对方还是个不起眼的小侍卫。

    谢卿淡淡地说道:“柳小姐,看你也是可怜人,我实在不愿与你做争执,还请你理智一点,我是来过偏殿,但是当时我头晕的厉害,在我还有意识的时候,都没有见过你。”

    “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还说我可怜?”柳青萝言语之中满满的讽刺。

    说着,柳青萝又朝永庆帝说道,“陛下,臣女确实是被她下了药,请陛下明察。”

    谢卿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陛下,嘉敏没有下药。”

    两人争执不下,一个说有,一个说没有,永庆帝狐疑地看着这两人,她们的态度都很坚决,一口咬定,从面相来看,还真看不出来是谁在撒谎。

    “陛下,事关微臣的世子妃,微臣少不得要说几句,还请陛下恕罪。”云锦朝永庆帝行了一礼。

    永庆帝眉梢微挑,“世子你想为嘉敏分辨一二?”

    云锦正色说道:“分辨倒也说不上,毕竟微臣当时也不在场,但是此事颇有疑点,卿卿与柳小姐无甚恩怨,没有要陷害她的理由。”

    柳青萝直接心头一滞,怎么没有理由,她和谢卿喜欢的人是他云锦啊。

    还是说,在云锦心里,根本没有把她喜欢他当成一回事。

    如果云锦知道柳青萝此时的想法,必然会嗤笑:你喜欢我,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喜欢你。

    “再者,柳小姐口口声声说她是被人下了药,可是她到底有没有被下药,这还不好说呢。”云锦淡淡的扬眉说道。

    柳青萝眼睛一缩,直直地看向云锦:“若臣女不是被下药了,难道还是自己坐下这等龌蹉事吗?”

    云锦不语,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

    但是这意思可是很明确的,没准是你自己看上了这个侍卫,然后爬上了人家的床呢。

    顿时,柳青萝的眼眶中蓄满了泪水,他分明就知道她喜欢的人是他,他怎么可以这么羞辱她……

    柳青萝深呼吸一口气,尽力平复自己的情绪,然后看向云锦,含泪扬声说道:“世子,若是我真的是被下药的,那世子还有何话说。”

    若不是谢卿给她下药,她何至于会和冯丙那个下贱的人做了那等事情。她体内仍旧还有些灼热感,只要太医把脉就肯定可以把出来。

    “本世子需要有何话说?”云锦眼眸微冷。

    柳青萝唇角扬起,“臣女是不是中了药,太医一验便知,若是臣女中药确定无疑,臣女指认是谢卿做的,还请陛下审理此案,还臣女一个公道。”

    “嘉敏,此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永庆帝的目光落在谢卿身上。

    她很镇定,神情丝毫没有慌张,这神情看着倒是有几分眼熟。

    谢卿摇了摇头:“不是。”

    “陛下,传太医来吧。”云锦接过话去,“还请陛下还微臣未婚妻一个公道。”

    太后瞪了柳青萝一眼,真是不像话。不管是柳青萝是不是被算计的,她失贞是事实,她还要什么公道,一个世家贵女没了清白,那她也就废了。

    “传太医来。”太后抢先开了口,再这么争执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柳青萝跪在地上,膝盖都发麻了,太医才匆匆赶来。

    “微臣叩见陛下,娘娘。”来的是常太医。

    太后摆了摆手:“常太医,去给柳小姐把脉。”

    常太医得了令,这才为柳青萝探脉,不多时,只见常太医抬眼看了柳青萝一眼,然后又飞快地别过脸去,眉头紧皱。

    柳青萝心下一喜,常太医是太医院的院首,他一定是把出来什么了。

    “常太医,我可是中了迷情药?”柳青萝急忙问道。

    然而,常太医的回答让她瞬间脸色煞白。

    “柳小姐,你是运动过量,导致身体有些虚,没有药物的因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