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56章 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回太后的话,正是。”薛若兰乖乖答道。

    太后眼眸微抬:“你打晕宫女做什么?”

    薛若兰脸色一白,脱口而出:“不是臣女,臣女没有做过。”

    柳青萝心道不好,薛若兰以为只要她不承认,就会没事,但是实际上看太后的神色,分明是已经确定是薛若兰打晕了小蝉,薛若兰一味的否认,只会让太后越来越气愤。

    怎么办啊?柳青萝心里急的发毛……

    “胡说!”太后怒吼一声,“你当哀家是傻子吗?事实摆在眼前,整个皇宫中穿黄色衣服,步摇插在右边的女子,就只有你,这是卿儿和小蝉亲眼所见,难不成还是她们冤枉你不成?”

    果然,太后已经认定了。

    薛若兰心下一急,连忙辩解道:“太后,是谢卿诬陷臣女的,她和臣女有恩怨,肯定是她做的。”

    谢卿摇了摇头,薛若兰很不会说话,言行举止都是横冲直撞,抓着什么就说是什么,丝毫没有经过脑子思考。

    “薛小姐,谢卿不知哪里得罪了你,你总是给谢卿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谢卿轻叹一口气,这番感慨还真是发自肺腑之言,什么仇什么怨,让两个都不认识的人都能成为敌人。

    偏生薛若兰的手段着实低劣,谢卿觉得反击她都是一种浪费。

    “你既然觉得是谢卿诬陷你的,那小蝉呢?她是太后宫中的宫女,都不认识你,她又怎么会诬陷你?”谢卿挑眉说道。

    跪在地上的小蝉连忙说道:“太后明鉴,奴婢绝对没有看错,真的是个穿黄色衣服的女子。”

    “穿黄色衣服的人又不止我一个……”薛若兰自觉心虚,头微低着喃喃说道。

    永庆帝瞥了高公公一眼,高公公作为大内总管,做事必然是面面俱到。

    高公公躬身答道:“宫宴上穿黄色衣服的女子除了薛小姐,还有三位小姐,分别是礼部尚书、中书令,宁安侯府的小姐,但是她们都没离开过正殿。”

    换而言之,即便是没有谢卿的指认,光凭小蝉之言,也能断定,打晕小蝉的人正是薛若兰。

    薛若兰眼睛一缩,连忙指着小蝉斥道:“你被谢卿收买了,你故意诬陷我的!”

    “奴婢没有,求太后明鉴,奴婢真的没有被郡主收买,奴婢是真的看见了,太后明鉴啊……”小蝉连忙跪地磕头。

    “明明就是你故意诬陷我的,你还求太后明鉴,你……你真是不要脸!”薛若兰骂道。

    柳青萝忍不住捂脸,薛若兰真的是猪一样的队友啊,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很显然,薛若兰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她从来没有用脑袋瓜想过,这样说到底对还是不对。

    “放肆!”太后大怒,“你怎么不说是哀家和卿儿合谋,诬陷你呢?”

    小蝉是太后宫里的人,而且还是二等宫女,过了太后的眼的,否则太后也不会让她领着谢卿去换衣服了,太后派去的,必然是自己信任的人。

    薛若兰质疑小蝉,实际上就是变相的质疑太后。

    谢卿淡声说道:“薛小姐,当着陛下和太后的面说谎话,这可就是欺君,欺君之罪是什么罪,你可要想清楚了。”

    欺君之罪,杀头都不为过。

    薛若兰顿时只觉全身一软,直接跌倒在地:“我……我……”

    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陛下和太后面前,你也敢自称我?”谢茹厉声斥道。

    谢茹这话倒是给太后提了个醒儿,太后朝宫人吩咐道:“掌嘴!”

    薛若兰眼睛瞪地老大,眼里写满了难以置信,“太后,我……臣女……”

    然而一旁早有嬷嬷将薛若兰拉到一旁,啪啪几巴掌过去,顿时薛若兰的脸颊肿的老高,嘴角都渗出了血。

    “打!给哀家狠狠的打!没有哀家的吩咐,不准停!”太后是真真动了怒。

    嬷嬷得了太后的吩咐,手下自然是不带停的,而且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宫中的下人行刑,都是看主子的脸色行事,而显然太后怒容告诉她们下手不要轻了,否则就是失职。

    啪啪声不断响起,薛若兰的脸除了额头还是完好的,其他地方都已经红肿不堪,嘴巴更是也肿的厉害,连哀呼声都便成了嘟嘟呜呜,想来她是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太后,求您饶了兰妹妹吧,她年纪小,不懂事,求太后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她一般见识,臣女求太后开恩啊。”柳青萝跪在地上开始为薛若兰求情。

    柳青萝眼泪簌簌落下,哭着求道:“陛下,求您看在薛家儿郎还在西北奋战的份上,求您饶了兰妹妹吧,求陛下开恩。”

    西北的局势近来并不稳定,还需要边疆的战士以命相搏,这话是说到永庆帝的心坎上了。

    永庆帝摆了摆手:“行了,停手。”

    陛下发话,嬷嬷不敢不遵从,这才停了手,悄悄看了看太后,太后倒是没有反对,因为薛若兰已经伤的很重了,若是再打,恐怕就要毁容了。

    “表姐,呜呜呜……”薛若兰呜呜哭起来,实际上她说话众人根本已经听不清楚了,只是隐约能猜到她说的是什么。

    谢卿明显看到柳青萝松了一口气,不禁摇了摇头,薛若兰恐怕还以为柳青萝是真心对她好,还为她求情,然而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

    柳青萝若是有心为薛若兰求情,早就开口了,不用等到现在,薛若兰都被打的话都说不清楚了。依着薛家在西北边将效力,看着这份上,永庆帝肯定会饶了薛若兰的。

    而柳青萝偏偏要等到现在才开口,原因无他,只因为她并不想要薛若兰能说得出话来。

    永庆帝淡淡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柳青萝,“柳小姐,你的表妹打晕了宫女,你可知情?”

    “不错,柳小姐,打晕小蝉的人偏偏是你的表妹,你可别告诉哀家这只是巧合。”太后没好气地说道,“哀家今日已经听到很多巧合了。”

    柳青萝和薛若兰是表姐妹,这么巧,妹妹打晕了宫人,姐姐也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这其中若说是没有一点联系,鬼都不信。

    柳青萝看了看呜呜痛哭的薛若兰,银牙一咬,垂眸答道:“臣女有罪,臣女刚才说了谎话,求陛下和太后赐罪。”

    “什么谎话?”永庆帝问道。

    “臣女,兰妹妹是臣女表妹,臣女母亲反复交代过,进宫后,臣女一定要看好兰妹妹,别让她举止失仪,所以臣女一直悄悄跟在兰妹妹身后。”

    柳青萝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臣女来晚了一步,兰妹妹已经将小蝉打晕了,然后扬长而去,臣女想着这是宫宴,若是兰妹妹的行为被人知道,肯定会受罚的,臣女不忍心,所以就没有揭穿她,原本是想在这儿等小蝉醒来,然后臣女向小蝉姑娘道个不是,请她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谁想到,臣女被人打晕了,还发生了……”

    “陛下,太后,臣女是在偏殿被人打晕的,但是臣女先前顾虑到兰妹妹,没有说真话,求陛下、太后赐罪。”柳青萝说时,伏地不起。

    这番话说的,谢卿都忍不住为柳青萝鼓掌了,将自己说成是一个为了妹妹考虑,结果却阴差阳错害了自己的善良姐姐。

    薛若兰眼巴巴地看向柳青萝,眼神里充满了歉意。

    都是她,若不是她执意要算计谢卿,也不至于要表姐犯下欺君之罪。

    谢卿将薛若兰的神情看在眼中,忍不住摇头,真正的傻姑娘只有薛若兰一个,谢茹利用她,柳青萝也利用她,偏生她自己却一无所知。

    “那照柳小姐的说法,你是无辜的,你的遭遇都是被人陷害的,而这个人不是我,就是大姐姐谢茹了?”谢卿的语气淡淡的,叫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谢茹眉头一拧,在心头暗骂谢卿奸诈,硬生生地将她扯了进来。

    柳青萝低声说道:“青萝所说句句属实,到底是算计了青萝,青萝也只能猜测,不过郡主还少说了一种可能。”

    柳青萝压下心头的恨意,抬眼直视谢卿:“谢家姐妹合谋,算计青萝,也未可知。”

    背后的推手是谢茹,而谢卿则是动手的人,这两个人柳青萝都恨之入骨,若是能一次性将谢卿和谢茹都拉下水,柳青萝觉得这样最好不过了。

    谢卿唇角微扬,可惜柳青萝你的愿望实现不了了。

    “大姐姐,眼下柳小姐怀疑你,你难道就不为自己辩驳一二吗?”谢卿却没有为自己辩解,而是将目光投向谢茹。

    谢卿还朝谢茹眨巴眨巴眼睛,一双明眸好像在说:大姐姐,后面就看你表演了。

    谢茹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她根本就不想搅进去,按照计划,她该是在暗中观察,一切都该是在她的计划之中才对啊,她悄悄将谢卿一喝梨花白就会醉酒的消息告诉薛若兰,她笃定薛若兰会将这件事情告诉柳青萝,柳青萝会算计谢卿,到时候,她既算计了谢卿,还不用自己出马,反而是拉拢了柳青萝,一箭双雕。

    可是现在分明那个一箭双雕的人是谢卿,不是她谢茹。

    谢卿还将一切都推给她,柳青萝已经恨上了她,她必须为自己分辨。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