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59章 自己作孽有啥法
    “今儿本是团圆的日子,可是麟儿他却不在臣妾身边,臣妾这心里头不是滋味儿啊。”叶德妃的眼泪说来就来,含在眼眶中打转儿,将落未落。

    梨花带雨,莫过于如此。

    谢淑妃脸色一冷,陛下方才给赵天毅赐婚,正是喜庆的时刻,叶德妃却来这么一出,存心落她的脸面!

    “德妃妹妹此言差矣,赵王是陛下的皇子,从小锦衣玉食,就该承担相应的责任,赵王自请去灵州,差事没做好,自然还不能回来,咱们既是皇子的生母,也是陛下的妃嫔,岂可因为自己的一番私心,就让陛下为难呢?”

    谢淑妃一番话,当即说的叶德妃哑口无言。

    淑妃和德妃两人,高下立见。别的不说,底下众位大臣都纷纷忍不住点头,谢淑妃到底是世家大族出身的人,识大体,顾大局,这样的后妃才是贤能的妃子。

    就连永庆帝也觉得,谢淑妃这话说的舒心极了。

    “德妃,麟儿是皇子,就该承担皇子的责任,你莫要慈母情怀太重了。”永庆帝赞许地看了一眼谢淑妃。

    叶德妃瞬间脸色一红,谢淑妃说她,她倒是可以顶回去,可是连永庆帝都这样说了,她的颜面可就不好看了。

    “德妃妹妹怎么脸色都变了?”谢淑妃连忙捂住嘴巴,面上露出些许歉意来,“呀,是本宫说话重了些。赵王是德妃妹妹生的养的,德妃妹妹心疼赵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德妃妹妹,本宫给你陪个不是,你可别往心里去啊,今日可是中秋佳节,又在宫宴上,德妃妹妹你若是掉眼泪了,那本宫可就真过意不去了。”

    谢淑妃笑语盈盈地看向叶德妃,唇角泛起一抹讽刺。

    此言一出,叶德妃那眼眶里打转儿的泪珠不得不缩了回去。

    看着上方的唇枪舌剑,坐在下方的谢卿不由地摇了摇头,叶德妃真的不是个聪明的,谢淑妃讽刺她是小,可是谢淑妃这字里行间分明就是说赵王张于妇人之手,成不的大器。

    这才是谢淑妃想要表达的意思啊,可是叶德妃竟一点都没听出来,就更别提反驳了。

    而叶德妃没有听出来,但是这意思,朝中人精儿似的大臣肯定听得明白,更甚者恐怕永庆帝心头也忍不住有了念头。

    “陛下,您今日给毅王赐了婚,就连这婚期都确定了,说起来麟儿还比毅王大几个月,麟儿的婚事也该快了吧?”叶德妃试图转移话题。

    永庆帝笑道:“爱妃放心,麟儿的婚事朕记挂着呢,只等他从灵州回来,这婚期也就能确定了,成亲是大事,总得是要麟儿点头才是。”

    叶德妃见话题已经转移了,方才的尴尬总算是过去了,这才露出个笑容来。

    “陛下说的是,麟儿的婚事早就赐下了,也是时候该成亲了。”叶德妃笑着说道。

    永庆帝扫了一眼下方,眉头微皱,道:“今日宫宴,怎么不见镇南王府的小姐出席呢?”

    许侧妃面上一喜,连陛下都问起了,看云锦怎么解释!

    云锦放下手中的茶杯,抬眸淡笑道:“陛下莫不是忘了,云芷絮虽然是王府的小姐,但是确实庶女,按照规矩,若无特令,庶女是不能出席宫宴的。”

    许侧妃的脸色瞬间一僵……

    她眼巴巴地看向永庆帝,指望着永庆帝能斥责几句,云芷絮即便是庶女,但是到底也是未来的赵王妃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云锦就这么直白地说出云芷絮庶女的身份。

    然而让许侧妃失望了,永庆帝什么也不说,此事直接就被揭过去了。

    云锦说的是实话,也没什么错,往年宫宴,云芷絮同样没有来,只能等哪日云芷絮成了赵王妃,自然就能出席宫宴了。

    许侧妃又将希望的目光投向叶德妃,叶德妃最是得永庆帝的宠爱,只要她为云芷絮说几句好话,永庆帝肯定能听进去的。

    然而叶德妃看到了许侧妃的目光,却只是轻轻将脸别开去。云芷絮的庶女身份,叶德妃也并不满意。若是个王府嫡女也就罢了,偏生还是个庶女,生母还得不到认可,这样的身份还不如她的侄女儿叶蓁蓁呢。

    许侧妃只觉脸上火辣辣的,此刻她方知什么叫人微言轻,在这宴会上,她甚至连说一句话的资格都没有……

    宫宴结束后,云锦先是将谢卿送回家,然而才坐上马车回王府,至于许侧妃,云锦直接吩咐云嬷嬷将许侧妃送回去了。

    坐在马车上,云锦淡淡地开口:“陈渊,本世子让你查的事情可查清楚了?”

    陈渊答道:“回世子,梅子酒里确实含有梨花白,倒不是特意加的,今年宫中酿出来的这批梅子酒为了口感,就往里面掺了少许梨花白。属下查到,在开宴前柳青萝拜会过柳妃。柳妃想喝梅子酒,恐怕是故意为之。”

    “柳青萝倒是算计的巧妙!”云锦闭了闭眼,等他睁开双眼时,冷眸中瞬间射出一道寒光。

    “既然柳妃这么喜欢喝梅子酒,那就让她喝个够,让她每天都喝上一壶梅子酒。”云锦冷声吩咐道。

    陈渊犹疑着说道:“可是柳妃如今身怀六甲,日日喝酒,虽说不是堕胎,但是对胎儿恐怕不好……”

    “怎么?陈渊你还可怜她?”云锦唇角微扬,淡笑道。

    陈渊摇了摇头:“是她自己作孽,属下怎么会可怜她?”

    谢卿和柳妃都没有交集,可是柳妃却帮着害她,这可不是自作孽不可活嘛。

    云锦将头靠在马车壁上,淡淡地说道:“她该庆幸卿卿没事。”

    若是谢卿真的中了算计,那此刻失身给冯丙的人就是谢卿了,云锦会怎么做,连他自己都不能想象。相约白首的女子却被侮辱,毁天灭地都不足以发泄心中的怒气。

    ……

    回到王府,云嬷嬷前来禀告道:“世子,叶德妃与侧妃单独聊了很久,奴婢被拦在门外。请世子恕罪,奴婢并没有听到她们说了什么。”

    云锦摆了摆手:“无妨,本世子心里有数。”

    许侧妃进宫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都在云锦的意料之中。

    “云嬷嬷,本世子和卿卿的婚事就要近了,眼下当务之急是筹备婚事,母妃不在,就有劳嬷嬷多上点心了,本世子到底是男子,难免有些疏漏。”

    云嬷嬷笑道:“世子放心,奴婢呀早就盼着世子您成亲了,这些东西奴婢心里头都计划着呢,保准让世子风风光光地迎娶世子妃。”

    镇南王府多年没办喜事,云嬷嬷又是从小将云锦带到大的人,云锦成婚的事情,云嬷嬷早就在心中盘算了很久了。

    “嬷嬷是母妃身边的人,本世子放心。”云锦点了点头,提到自己的婚事,唇角也忍不住扬起一抹微笑。

    云锦又朝陈渊吩咐道:“这段时间派人盯紧了叶成轩,一定不能让他破坏本世子的婚礼。”

    保证他和谢卿的婚事顺利举行,这才是目前的重中之重。

    “属下领命,请世子放心。”陈渊正色答道。

    娶世子妃不容易,绝不能出岔子。

    ……

    云锦和谢卿婚事早就提上日程了,只是从下聘到定亲、成婚,这个过程还需要时间,即便是再快,也还要等上一两个月。

    谢卿还没出嫁,倒是有人赶在她前头了,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柳青萝。

    “小姐,方才护国公府送来一封书信,说是给小姐您的。”灵芝将呈上书信。

    谢卿接过,打开一看,目光顿时有些耐人寻味。

    灵芝好奇地歪着头,问道:“小姐,这信上说了什么啊?是不是柳青萝又生什么幺蛾子了?”

    没错,在灵芝看来,柳青萝的一切行为都是生幺蛾子,说白了,都是她自找的。

    就因为云世子喜欢的人是谢卿,柳青萝就要找人毁了谢卿的清白,她也不想想,即便是谢卿嫁不得云世子,她就能嫁给云世子了吗?相反,她若是真的毁了谢卿,那就是打云世子的脸,剜云世子的心,云世子能放过她?这样一来,她和云世子连陌生人都没得做,只能做仇人。

    谢卿眼眸微闪:“幺蛾子大约都算不上。”

    放下手中的信,谢卿淡淡地说道:“她要嫁给冯丙了,婚礼就定在明日,她想让我参加她的婚礼。”

    “参加她的婚礼?”灵芝差点连下巴都惊掉了,“她堂堂护国公府嫡女,嫁给一个侍卫,还是个最底层的侍卫,她肯定觉得没脸啊,她怎么就让小姐去参加她的婚礼呢?”

    按照正常的逻辑,柳青萝应该不想让自己在情敌面前出丑吧?

    “小姐,奴婢觉得这里头肯定有诈。”

    灵芝坚信,柳青萝绝对没安好心,试想是个人都有自尊心和羞耻感,柳青萝这会儿肯定将谢卿恨的咬牙切齿的,怎么会甘心让谢卿去参加这屈辱的婚礼呢?这不是摆明了让人看笑话嘛。

    这怎么看怎么不合理,这里头肯定有猫腻,灵芝笃定,柳青萝肯定在算计什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