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68章 赵王当众落马
    赵王回京,永庆帝大喜,命礼部在城门口相迎。

    一时间京中所有人都知道,赵王此去靖州立下大功,陛下龙颜大悦。

    这日,正是赵王回京的日子,礼部在城门口相迎,一路上的阵仗倒是不小,京中的达官贵人、平头百姓都忍不住人人驻足,要看一看大越的功臣赵王殿下长什么样。

    迎君阁二楼雅间,谢卿与云锦相对而坐,远远就瞧见赵天麟坐于骏马之上,意气风发,甚是得意。

    “陛下还真是抬举他,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此番赵天麟可是赚足了风头。”谢卿的唇角扬起一抹讽刺。

    云锦轻抿杯中茶,淡淡一笑,道:“陛下封他做赵王,这个封号可不是任何人都能称得上的,所以他自然要立下一件大功,方才让朝中那些老学究心服口服。”

    “说起来,那引水的法子原本就是你提的,可是陛下却未曾有只言片语提到你,他此番可也是踩着你的肩膀赚风头。”

    谢卿眼眸微冷,踩着别人的肩膀上位,还真是赵天麟一贯的作风。

    “卿卿可是为我鸣不平?”云锦淡笑道。

    相对于谢卿眼眸中的讽刺与冷意,云锦则是平静而淡漠,如清风朗月般明净悠然。

    谢卿轻轻一笑,道:“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但是某些东西你可以不在乎,但是旁人实在太过厚颜无耻。一味的隐忍只会让某些人得寸进尺,越发变本加厉。”

    扬手指了指不远处骑马而来的赵天麟,谢卿轻蔑地笑道:“端看他一身锦袍,骑马归来,神色没有丝毫的疲惫,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在京郊提前准备好了,今日抛头露面,势必要给京中的人看看,他赵天麟是如何的英姿勃发。”

    京中的达官贵人,多是坐马车,或者是坐轿子,如赵天麟这般骑着马,鸣锣打鼓招摇过市的,通常情况下只有边关将士得胜归来,才有这样的阵仗。

    而赵天麟呢?他是去处理灾情,而且解决问题的办法还不是他出的,他还乐呵呵地出风头,不是厚颜无耻是什么?

    云锦将手附上谢卿的手背,温声说道:“卿卿,别生气,你不是准备了好戏么?且先让他得意得意才好呢。”

    “哪里是我准备的好戏,是冯伯,此事我没有插手,全让冯伯做的,他还要明日才到京城。”

    谢卿的目光落在正向这边走来的赵天麟身上,冷声说道:“虽然我知道好戏在后面,可是眼下看着他这般得意,我心头始终不快。”

    眼见着小人得志,心头能舒畅就奇怪了。

    云锦抬眸看向赵天麟,淡淡地说道:“卿卿,你心头不快,那我自然会让你出一口气。”

    谢卿转头看向云锦,笑道:“你要怎么给我出气?”

    云锦唇角微扬,招来陈渊,耳语几句……

    赵天麟虽然骑着马,但是马儿行驶的速度极慢,若是策马飞驰,旁边的人如何能看得清他的模样呢?

    赵天麟看着两边列队迎接,时不时还有女子挥着手帕相迎,这一刻他的心里高兴极了,乐开了花似的,他从未觉得人生如此满足过。

    对,这感觉是满足感,这么多年,他头一次觉得自己扬眉吐气。这一次他立下大功,不仅满朝文武都要高看他一眼,而且就连史书上都会记上一笔。

    正当他高兴之时,忽然胯下的马抬起蹄子,仰天长啸,他来不及反应,直接被摔在地上。

    众人傻眼了,意气风发的赵王殿下怎么就从马上摔了下来?打个几个滚儿,方才稳住。

    原本光鲜亮丽的赵王殿下,衣衫上沾满了灰尘发丝也有些凌乱,好不狼狈。

    谢卿噗嗤一笑,朝云锦看去,“你这法子还真是妙。”

    除了妙,谢卿已经找不到什么其他的语言来形容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摔了下来,赵天麟的颜面可真是丢尽了。

    若是寻常时候,摔下马来,倒也没什么,不过眼下这情景,方才还意气风发呢,转眼间就狼狈不堪,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赵天麟此刻怕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样才像个风尘仆仆的样子,我这是在帮他。”云锦一本正经地说道。

    谢卿眉眼弯弯,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不错不错,云世子真是善解人意。”

    这么一出,让谢卿只觉心头大快,这样类似恶作剧一般的手法更让人舒畅。

    瞅了瞅下面的光景,礼部尚书连忙将赵天麟扶起,而赵天麟方才还笑成一朵花的脸,眼下黑的像煤灰。

    “赵天麟肯定会来查的,看来我们要挪步了。”谢卿说道。

    出气可以,但是出了一口小气,把自个儿搭进去,那就不值当了。

    云锦唇角微扬,摇头笑道:“不用挪步,楼下就是叶家小姐,那颗让马儿摔倒的珍珠正是叶蓁蓁的手链上的一颗。”

    “所以你是戏弄了赵天麟,然后还让赵天麟的表妹背了黑锅……”

    谢卿捂嘴笑道,云锦阴人的功夫可不比她差好吧。

    谢卿起身,朝云锦盈盈一拜:“谢卿甘拜下风。”

    云锦连忙伸手将谢卿扶起,笑道:“如果你换个称呼我会更高兴,我的世子妃。”

    他将她的柔荑握在手中,指尖在她手心轻轻划着。

    红晕悄悄爬上谢卿的脸颊,嗔了他一眼,“成亲的日子不是已经定下来了嘛,你难道还想提前把我娶进门?”

    云锦轻叹一声,道:“我恨不得立刻和你成亲。”

    ……

    楼上是温情一片,而下方的赵天麟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颜面,可是这么多人看着,他又不能发火,只能憋着一口气,悄悄吩咐心腹去查,到底是谁做的。

    心腹侍卫很快就查明了事情的真相,是叶蓁蓁小姐手上的珍珠手链突然散了,珍珠正巧滚到马蹄子下,马儿受惊,这才失控。

    赵天麟几欲吐血,查来查去,查到自家表妹头上,他能怎么说?难道将叶蓁蓁骂一顿?

    这不可能,叶蓁蓁不是故意的,即便是他将她狠狠地骂一顿,叶蓁蓁肯定会哭哭啼啼地道歉,而且还摆出一副委屈的神色,那会更烦人。

    已经丢了颜面,何必再自找麻烦呢?

    赵天麟只能咽下这口气,顾不上享受众人仰慕的眼神,即刻迅速回了皇宫……

    御书房

    赵天麟回京,第一件事就是去向永庆帝复旨。

    “儿臣参见父皇。”赵天麟向永庆帝行礼问安。

    永庆帝笑着摆了摆手,“起来吧,你这一去就是几个月可总算是回来了。”

    赵天麟谢了恩,方才站直了身体,笑着答道:“不辛苦,儿臣在外,时刻想着不能辜负父皇所托,儿臣没让父皇失望吧?”

    而此时,赵天毅也在御书房,笑着说道:“父皇,端看五弟这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就知道五弟在靖州很是辛苦,父皇您可要好好嘉奖五弟才是啊。”

    赵天麟顿时脸色一僵。

    今日是赵天麟回京之日,赵天毅当然早就安排好了人一路盯着,大街上那狼狈的一幕自然早就传入赵天毅耳中。

    方才的狼狈之感再次袭上心头,可是赵天麟却不能说什么,只能将一口气憋在心头。

    “四皇兄说笑了,这都是本王应该做的。”赵天麟咬牙答道。

    赵天毅离赵天麟极近,明显感觉到他言语中隐隐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就是要你气不过,但是又干不掉我。

    倒是永庆帝笑着点了点头,道:“麟儿立下大功,是该嘉奖。”

    赵天毅方才还倍儿爽的心情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脸上的笑容僵硬了。

    永庆帝对赵王更加满意了,他已经受封赵王,若是再赏,岂不是就是受封储君之位了?

    赵天毅手指悄悄握紧,手指甲将手心掐痛了,方才令自己冷静下来。

    “麟儿,你离开京城好几个月,你母妃很是想念你,你先去见你母妃吧。”

    永庆帝并没有说要赏赵天麟什么,反而是让他先去见叶德妃。

    赵天毅心里松了一口气,他方才十分担心,永庆帝直接说出要封赵天麟做太子。

    或许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般,并不是只有王位、储君之位才是嘉奖,赏金银珠宝、锦缎丝绸,那也是奖赏嘛。

    ……

    长乐宫

    叶德妃早就翘首以盼了,就指望自家儿子回来。

    “娘娘,殿下来给您请安了。”宫女含露瞧见赵天麟的身影,就连忙跑来禀告叶德妃。

    叶德妃面上一喜:“快,扶本宫过去。”

    赵天麟远远就瞧见叶德妃正朝他走来,连忙快步走上前去,“母妃,您怎么出来了?”

    “麟儿,你离开这么久,可想死母妃了。”叶德妃说时眼眸中就泪光点点,好不可怜。

    “母妃,儿臣这不是回来了嘛,母妃,快进去吧。”赵天麟扶着叶德妃进了正殿。

    叶德妃仔细地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忍不住眉头紧皱:“麟儿,你的衣服怎么破了?你可是赵王,怎么能穿破衣服呢?”

    王爷这么尊贵的身份,怎么能穿破了洞的衣服?

    赵天麟看着锦袍上的洞,顿时脸色微僵,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他的好表妹!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