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母妃,您别问了,一场意外而已。”

    赵天麟倒是念及表兄妹的情分,叶蓁蓁是绝对不会故意害他的,这大概就是个误会,那就算了吧。

    然而叶德妃可不这么想,眉头皱得紧紧的:“哪有那么多意外,是不是有人给你难堪了?”

    叶德妃有一点很清楚,因为她的出身不高,所以一直都有人对她指指点点,“推己及人”,叶德妃也想到赵天麟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总是有人看不起他,无论他做了什么王爷皇子。

    “真的没有。”赵天麟摇了摇头,垂眸说道,“母妃您就别胡思乱想了,真的没事,只是一个意外罢了。”

    赵天麟可不想在叶德妃面前,说叶氏女如何如何,所以他竭力忍着。

    “麟儿,到底是谁欺负你了?你给母妃说,母妃告诉你父皇去,看你父皇不重重地责罚他。”叶德妃面带愠色。

    不得不说女人固执起来还真是可怕,譬如叶德妃这样的女人。

    “是不是毅王?是不是谢淑妃?是不是陈皇后?”

    赵天麟眉头微皱,叶德妃大概是将自己看不惯的人,挨个儿列出来了吧。

    母妃啊,这事儿是您最喜欢的侄女蓁蓁做的啊……

    叶德妃当然不会想到是叶蓁蓁,嘴上嘟囔道:“一定是谢淑妃和毅王,他们呀就是嫉妒你,看你立了大功,他们心有不甘,所以故意使坏的,不行,本宫一定要去告诉陛下,让陛下给我们母子做主,可不能让谢淑妃那个贱人,欺负了我们母子。”

    赵天麟只觉头疼无比,借题发挥,一向是叶德妃的强项,什么都扯到是别人欺负她,就差走在路上不小心崴了脚也说成是有人暗害她了。

    “母妃,您别去了!”赵天麟受不了了,他心知若是他不说清楚,只怕叶德妃还真能提了裙子就去找永庆帝哭诉,说有人欺负她们母子。

    赵天麟原本是不想说出叶蓁蓁的,可是眼下这光景,由不得他不说。

    “母妃您有空还是说说蓁蓁吧,就是她的珍珠惊了马,才导致儿臣这副狼狈样的。”

    为了让叶德妃能够安心,赵天麟索性将真相说了出来。

    这回轮到叶德妃语塞了,什么什么?是叶蓁蓁做的?

    “不……不会吧,蓁蓁那么喜欢你,怎么会惊了你的马呢?”叶德妃不愿相信,这应该不会啊。

    赵天麟脸色一黑,方才的狼狈样又涌上心头,甚是不悦。

    “母妃,您觉得儿臣还会骗您吗?”赵天麟眉头紧皱。

    “母妃,您别忘了,儿臣才是您的儿子,还是您觉得儿臣还会冤枉自己的表妹不成?”

    叶德妃明明是他的生母,怎么就为了侄女,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相信了呢!

    赵天麟只觉心灵有些受伤。

    叶德妃哑然,轻轻咬了咬唇角,方才低声说道:“母妃不是那个意思。”

    “儿臣知道母妃喜欢蓁蓁,但是凡事都有个度。”赵天麟不由得轻叹着说道。无条件的信任,这就太过了吧。

    叶蓁蓁是个什么性子,惹的祸事还少吗?赵天麟深深觉得,叶德妃太惯着叶蓁蓁了。

    叶德妃吞了吞口水,吞吞吐吐地说道:“麟儿,母妃知道,母妃也没想别的,只是希望你多多提携叶家,叶家才是你最可靠的势力不是?蓁蓁是你表妹,你若是娶了她,她肯定是对你全心全意的,除了母妃,这个世上也就是蓁蓁对你最好了。”

    赵天麟只觉眼角两侧突突跳着:“母妃,儿臣的正妃是絮儿,这也是父皇亲自定下的!”

    他必须要向叶德妃强调这一点。

    “难道说母妃您真的愿意让蓁蓁做侧妃?侧妃可是小妾,您就真的舍得?”赵天麟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还没娶云芷絮过门呢,叶德妃眼下又旧事重提,要他纳叶蓁蓁为侧妃,他心头甚是不悦。

    “麟儿,母妃知道你也不愿意委屈了你表妹,只是这正妃是陛下亲口定的,这也不太好变动。”

    听到这话,赵天麟脸上的神情缓和了几分,叶德妃若是真这么想那就太好了。

    然而,叶德妃的下一句话直接让赵天麟震惊了。

    “你要娶絮儿你就娶了便是,母妃也不说什么了。只是有一条,蓁蓁必须是你日后的皇后,这皇后之位怎么能落到别人手里呢,一定得是咱们叶家的人。”

    叶德妃觉得这样才是最好的,到时候,她是太后,叶蓁蓁是皇后,到时候这后宫可就真的握在她手里了。

    方才赵天麟是觉得太阳穴紧绷,血脉的跳动格外明显,此刻,他只觉太阳穴好似要爆开一般,疼痛欲裂。

    “母妃!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

    赵天麟咬着牙,厉声说道。

    叶德妃瘪了瘪嘴,露出个委屈的神色来。

    “麟儿,母妃就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心愿,你都不愿意吗?”

    赵天麟看着还委屈上了的叶德妃,只觉心头热血翻滚,好似一张嘴血液就会喷涌而出。

    叶德妃脸上委屈的神色不变,倒是悄悄观察赵天麟的神色,然而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样子的赵天麟看着好生眼熟,像谁来着?

    对了,像永庆帝,像叶德妃见到的暴怒时的永庆帝。

    赵天麟素日里都是温厚儒雅的形象,可是如今威严毕露,简直是骇人。

    “麟儿……”叶德妃低声唤道,眼眶中不自觉的泪光点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这是叶德妃的管用的方式,每当她看到暴怒的永庆帝,都会用这样的方式,而永庆帝是吃这一招的,看到叶德妃楚楚可怜的眼神,永庆帝的怒意也会淡几分。

    赵天麟是叶德妃的儿子,自然看得分明,这样的情景可是叶德妃对永庆帝用的,当下深呼吸一口气,将心头的怒意压下,努力用最温和的语气说话。

    “母妃,您说话注意点,皇帝可是父皇,儿臣只是皇子。”

    所以说,谁做皇后这样的话,还是不要说的好。这八字还没一撇呢。

    叶德妃松了一口气,扬唇笑道:“麟儿,你父皇最是喜欢你,此次你又立下大功,陛下他一定会立你为太子的。你做了太子,他日可不就是皇帝了嘛。”

    这段日子叶德妃可是得意了,她时不时地在永庆帝面前提起赵天麟,每每都看到永庆帝连连点头,笑容满满,这可是好兆头啊……

    “麟儿,你若是做了皇帝,那母妃就是太后了,到时候什么陈皇后、谢淑妃,她们都要在本宫手下讨生活!”

    叶德妃越想越开心,母凭子贵,她的儿子登上了皇位,谢淑妃也好、陈皇后也罢,都要在她脚下俯首陈臣,到时候看她们还敢说她半句不是,还敢和她顶嘴,看她怎么收拾她们!

    赵天麟把手放在下巴处,轻咳两声,道:“母妃,父皇可没有说过要立儿臣为太子,您可不要想得太远了。”

    实际上,他的手正好捂着他微扬的唇角,他努力这么久,就是希望能出人头地,坐上大越储君的位置。

    叶德妃笑嘻嘻地说道:“不远不远,麟儿,陛下都说了这次你回来,要重重地赏你,你已经是赵王了,这身份俨然是所有皇子中最尊贵的了,再赏,那也就只有太子之位了。”

    “麟儿啊,你就放心吧,太子之位肯定是你的。”

    叶德妃唇角高高扬起,她的儿子是太子,后宫中舍她其谁。

    “母妃,这话您和儿臣说说也就罢了,可别在外人面前说,免得招来祸患。”赵天麟抿着唇,尽量不让自己的笑容被人看了去。

    ……

    长乐宫的这对母子倒是高兴,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儿了。而瑶华宫则是恰恰相反。

    瑶华宫

    赵天毅急急忙忙走进来,“母妃。”他的步履凌乱,言辞急促。

    “毅儿,你是皇子,就该有皇子的仪态,毛毛躁躁地做什么。”谢淑妃不慌不忙地说道。

    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失掉自己的该有的仪态和气度,这是谢淑妃的准则。

    赵天毅深呼吸一口气,俯身朝谢淑妃拱手行礼:“儿臣参见母妃。”

    谢淑妃方才点了点头,笑道:“这才是本宫的儿子。快起来吧,毅儿。”

    “母妃,您可知道赵……”

    赵天毅话还没说完,就被谢淑妃打断了:“方才本宫说的话你又忘了?”

    毛毛躁躁,这是赵天毅最大的缺点,谢淑妃一直在努力地纠正他这个缺点。

    “母妃,是儿臣失态了。”赵天毅压下心头的焦躁与不安,再次拱手行了一礼。

    谢淑妃摆了摆手,温声说道:“先坐下,想说什么,脑子里先想好,不要急躁。”

    赵天毅点了点头:“儿臣明白。”

    在脑中好好组织好了自己的语言,方才说道:“母妃,赵王回来了,方才在御书房,父皇亲口许诺,要重赏于他,儿臣担心父皇恐怕有立他为太子之意。”

    他的目标还不是坐上太子之位,日后坐上皇位,怎可被赵天麟夺了去?

    谢淑妃眼眸一冷:“太子之位岂是那么好坐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