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姐,谢淑妃为什么要召见您啊?”灵芝问道,“总不至于真是那宫人说的,是淑妃娘娘要赏赐些东西给小姐吧?”

    灵芝总觉的谢淑妃是有什么目的的。

    “谢淑妃自然是有她的用意的,明日去了不就知道了。”谢卿莞尔一笑。

    灵芝不以为意:“小姐,万一是谢淑妃暗中使绊子,故意害您呢?您可不得不防,还是要提前做好准备才是。”

    看小姐这神情,分明一点担忧的意思都没有,漫不经心的,万一明日真中了圈套怎么办?

    谢卿无奈地摇了摇头,浅笑道:“灵芝你怎么和母亲一样了,担惊受怕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小姐是什么人,会让人算计了吗?”

    那些算计她的人,不是计策落空,就是事后谢卿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灵芝挠了挠头,她好像最近变得爱唠叨了。

    “小姐,奴婢这不是觉得谢淑妃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嘛。况且还有一个偷偷给小姐使绊子的毅王和谢茹嘛。”灵芝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谢卿浅浅一笑,道:“这你就放心吧,即便是毅王和谢茹在谢淑妃面前怂恿什么,谢淑妃也未必会对我下手,她不是不长脑子的人。”

    若是谢淑妃蠢钝不堪,被人一怂恿就脑子一热,这样的人,谢卿起初也就不会找上她了。

    “谢淑妃是聪明人,她自会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而现在我和她并没有利益冲突,她不会对我下手的。”

    这一点谢卿可以肯定。

    灵芝皱着眉头,道:“可是谢淑妃肯定是有所图谋的,她或许是想利用小姐。”

    “焉知是她利用我,还是我利用她?”谢卿勾唇一笑。

    谢淑妃是她竖起来的靶子,专门用来对付叶德妃的,只是她自己浑然不知。

    ……

    御花园

    灵芝眼尖,正瞧见不远处的人正是叶蓁蓁,凑到谢卿身边,低声说道:“小姐,是叶小姐。”

    谢卿淡淡一笑,不作一辞。

    很不凑巧的是,这里只有一条路,叶蓁蓁是去两个方向的。

    叶蓁蓁也瞧见了谢卿,一看到谢卿,她就想起几个月前谢卿害她赔了五万两银子的事情来,顿时怒火直冲脑门。

    “谢卿!”叶蓁蓁咬牙启齿地说道。

    谢卿抬眸看了她一眼,“叶小姐。”谢卿神色淡淡,唤她一声,算是和她打招呼了。

    相比之下,叶蓁蓁的目光可就不那么友好了,瞪圆了眼睛,看着谢卿。

    谢卿并不太想理会叶蓁蓁,与灵芝说道:“走吧,别让娘娘久等了。”

    说时,谢卿就抬步向前走去,与叶蓁蓁擦肩而过。

    刹那间,叶蓁蓁的目光落在小路旁边的玫瑰花上,顿时唇角高扬。

    “哎哟!我的脚好疼!”叶蓁蓁一声痛呼,然后整个人似乎是站不稳一般,直接朝旁边的谢卿倒去。

    玫瑰花倒是艳丽芬芳,不过这枝干上的刺可是少不了的。

    谢卿若是摔倒,那铁定会撞在旁边的玫瑰花枝上,若是再不凑巧,这脸蛋贴了上去,那就好看咯……

    叶蓁蓁打的好主意,然而她没想到谢卿轻轻一个侧身,稳稳的闪开了。

    反而是叶蓁蓁自己只觉全身一空,身体直直地往边上倒去。

    “啊……”

    一声尖利的娇声响彻云霄。

    跟在叶蓁蓁旁边的丫鬟也吓傻了,呆呆地立在那里,不动不叫。

    “我的脸,我的脸……”

    叶蓁蓁捂着自己的脸,玫瑰花刺刺破了她的脸颊,好疼。

    “小姐!”丫鬟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上前去扶叶蓁蓁。

    然而叶蓁蓁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指缝间有血迹渗出。

    “小姐,您没事吧?”丫鬟急的快哭了。

    天呐,小姐的脸流血了……

    叶蓁蓁捂着脸,呜呜哭起来:“谢卿,你敢害我!”

    谢卿立在一旁,看着叶蓁蓁,目光淡淡的,“究竟是谁害你,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劝你还是先治伤。”

    如若不是叶蓁蓁先起了歹心,又怎么会自食其果?

    “谢卿,你不准走!”叶蓁蓁厉声吼道。

    又骂身边的丫鬟:“你是傻的吗?还不快去告诉姑母!”

    谢卿静静的立在那里,她还真没打算走,从叶蓁蓁算计她的时候,她就知道一时半会儿地走不了了。叶蓁蓁要找茬,退让,一走了之,这可不是她的作风。

    “灵芝,你去和淑妃娘娘说一声,谢卿遇到点麻烦,要迟些时候再过去。”

    谢卿刚说完,灵芝还没来得及回答,却又见谢卿摆了摆手:“不用去了,用不着。”

    怎么这么巧,正好遇到叶蓁蓁,谢卿可不认为这是巧合,怪不得谢淑妃今日要见她,原来是因为这个。

    这都是谢淑妃算计好的,那么谢淑妃自然是该出现的时候,自会出现。

    灵芝嘴巴微张,她还没回答呢……

    叶蓁蓁捂着脸颊,坐在地上不肯起。她时不时拿下手来,看手上的血迹,每看一次血迹,她的眼泪就汹涌一分。

    谢卿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你哭的越厉害,你的脸越疼。”

    这是来自一个医者的忠告,实际上,叶蓁蓁脸上的伤口不严重,那花刺不多,刺在脸上的也并不多,伤口不多,只等结了痂,敷点药,过段时间就会好的,伤口不深,只要小心一点,也不会留疤。

    但是若是眼泪站在伤口沈姑娘,那这滋味儿就爽了,伤口会更疼。而且如叶蓁蓁这般哭泣,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搐,牵动伤口,伤口的疼痛加剧,血流加剧。

    然而,谢卿的忠告,叶蓁蓁能听进去就对了。

    “你闭嘴!”叶蓁蓁厉声吼道,“你害我毁容,我不会放过你的!”

    大声说话的后果就是脸颊越发的疼了。

    “哎哟……”叶蓁蓁刚骂完,然后又捂着脸呼痛。

    “活该!”灵芝没好气地低声说道。

    谁害她毁容,还不是她自己。

    而谢卿则是神色淡淡,似乎没有听到方才叶蓁蓁的谩骂一般,吩咐道:“灵芝,你去扶叶小姐起来,去旁边坐下。”

    灵芝怨念似的看向谢卿,小姐,人家可不可以不去啊。

    谢卿眉梢微挑,去。

    灵芝瘪了瘪嘴,小姐发话了,她不去不行啊。

    她刚想认命似的蹲下身子去扶叶蓁蓁,然而只见叶蓁蓁骂道:“谁要你扶!我就坐在这里,等会儿姑母来了,这就是证据。”

    保留现场的完整性么……

    谢卿无语地看了叶蓁蓁一眼,她这是坐在地上撒泼还差不多。

    当下也不理会她了,谢卿直接走到不远处的石凳上坐下。

    灵芝小声说道:“小姐,其实您直接走了就好,何必与她多做纠缠,分明就是她胡搅蛮缠。”

    谢卿淡淡一笑,道:“既然有人存心安排了这么一出,我自然要将这戏唱完,不然回头还得麻烦。”

    谢淑妃苦心安排了这么一出,她岂能直接一走了之。

    灵芝耸了耸肩:“好吧,小姐您开心就好。”

    叶蓁蓁总归是不能将小姐怎么样就是了。

    “小姐,您说叶小姐真的毁容了吗?”闲着也是闲着,灵芝就开始研究叶蓁蓁的脸,看着是满脸血迹,不知道伤势有多重,会不会留疤。

    “她再这么闹下去,不毁容也不行了。”

    受了伤就该立刻治,而不是哭闹不休,伤势最忌拖,她方才还真是友情提示,不过叶蓁蓁并听不进去。

    灵芝摸了摸下巴,啧啧两声:“这么如花似玉的一张脸,毁容了还真是可惜。”

    叶蓁蓁长得还是不错的,不说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至少也是个清秀佳人。

    “她不会毁容的,她若是毁容了,还怎么嫁给赵王啊。”谢卿勾唇笑道。

    即便是叶蓁蓁毁容了,她也会将她治好,叶蓁蓁这样的性子,谁娶了谁倒霉,她怎么会放过这个让赵王倒霉的机会呢?

    不多时,就见叶德妃匆匆赶来。

    “蓁蓁,蓁蓁,你怎么了?快让姑母看看。”叶德妃人还没走近,声音倒是先来了。

    谢卿这才起身,缓缓走了过去。

    “姑姑……”叶蓁蓁一见着叶德妃,就立刻扑到叶德妃怀中,哇哇大哭。

    眼泪顺着脸颊一个劲儿地往下掉,叶蓁蓁哭的要多伤心有多伤心。

    叶德妃心疼不已,连连安慰道:“姑母在呢,你放心。”

    轻轻将叶蓁蓁的小脸抬起来,一看,叶德妃只见眼前的脸蛋血迹斑斑,若不是知道这是叶蓁蓁,她恐怕都认不出。

    “蓁蓁,你怎么伤的这么重!”叶德妃惊呼。

    “这要是毁容了可怎么好!”即便叶蓁蓁是赵王的亲表妹,但是顶着一张丑脸,也是不可能嫁给赵王的啊,更何况大越肯定不能有一个毁容的皇后。

    叶蓁蓁心下一紧,哭声越发的尖利了。

    “姑姑,怎么办?蓁蓁不要毁容啊,姑姑……”

    她还要嫁给表哥呢,怎么能毁容呢?

    谢卿朝叶德妃福了福身,“谢卿见过德妃娘娘。”

    叶德妃脸色一冷,方才来的路上,丫鬟已经和叶德妃说了,是谢卿将小姐推入花丛中的。

    “来人,将谢卿给本宫抓起来!竟敢还本宫的侄女毁容,简直是罪大恶极!”叶德妃当即厉声呵道。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