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83章 宠爱?都是假象
    “冯伯客气了,都是自己人。”云锦说时,还不忘朝谢卿扬眉。

    自己人,这可是卿卿你说的。

    谢卿忍不住扶额,你倒是学的很快啊。

    两人的眼神交流,冯伯都看在眼里,忍不住笑道:“若是相爷看到这一幕,也会高兴的。当初相爷和王爷可是约定成儿女亲家的,只是奈何世事多变。”

    冯伯是李穆第一心腹,对于从前的过往,他最是了解不过了。

    “若是当初我是与云锦定下的婚约,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许多事情了。”谢卿忍不住感慨道。

    她若是嫁与云锦,那就没有赵天麟什么事了,李家也不会满门被灭。

    “小姐,世事多变,谁知道走另一条路,是什么样子?”冯伯轻叹道。

    世事多磨难,谁知道如果当初李穆将李云卿许婚给云锦,又会发生什么事,没准,丞相府和镇南王府都被一锅端了呢?

    未知的事情总是说不准,所以从来不要想着如果怎么怎么样,没有如果的。

    倒是云锦接过话去,道:“命运又如何,兜兜转转最后还是本世子与卿卿的生生世世。”

    不管从前发生了什么事,最后依然谢卿依然是他的妻,他们要生生世世做夫妻。

    瞬间,谢卿只觉心头的阴霾散去,她有他,兜兜转转,她还是要嫁给他。

    谢卿看向云锦,唇角不自觉的上扬,这一生,有他,是她的幸运。

    桌子下,她的手不由得轻轻放在他的手心,他反手握紧了她的柔荑……

    冯伯眼尖,哪里没有注意到两人下面的小动作,只觉老脸微红,现在的年轻人哟,也太……情不自禁了。

    咳咳……

    冯伯微咳两声,“小姐,您和世子的婚事可都定好了?”

    都到这程度了,不成婚怎么行,到底还是要名正言顺才好,毕竟她家小姐可是个清清白白的好女子啊。

    云锦微笑着答道:“就在十日后,倒是还请冯伯前来观礼。”

    这么一听,冯伯满意地笑道:“好好好,到时候在下一定前去,小姐成亲,这是大喜事呢。”

    又想到,这些日子他在靖州之事,冯伯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正好,我也算是奉上一份礼物给小姐,恭贺小姐新婚之喜了。”

    冯伯说的是什么,谢卿与云锦两人自然听得明白,谢卿点头笑道:“有劳冯伯了。”

    一连数月,冯伯都在外奔波,就为了这份大礼。

    冯伯摆了摆手,笑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赵天麟这个混蛋,既然恩将仇报,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小姐,您放心,这一次,一定是给赵天麟的大礼,保准给他‘惊喜’!”

    是惊喜,还是惊吓,还是恐惧?

    “冯伯,你还没说,你到底安排了什么大礼呢?”谢卿笑着说道。

    “小姐请看,大礼就在那儿。”冯伯打开窗户,指了指某处,示意谢卿看。

    谢卿顺着冯伯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繁华喧闹的街角,却蹲着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这是?”谢卿将目光落在冯伯身上。

    冯伯却将目光落在云锦身上,笑道:“旧闻云世子有大才,却甚少显露,今日斗胆,还请世子猜上一猜。”

    云锦眉梢微挑,淡声说道:“这些乞丐来自靖州三地?”

    冯伯眼前一亮,连忙起身朝云锦拱手行了一礼:“世子聪慧,在下佩服。”

    “靖州三地。”谢卿喃喃说道,“赵王去靖州除了开渠引水,还带去了打量的救灾物资,以解灾区之危,但是京中却出现了来自靖州的乞丐,那只能说明,派去荆州的官员贪污。”

    冯伯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不错,赵王是将沟渠开通了,解了后患,但是却堵不住眼下之危,官员贪墨,将朝廷派去灾区的物资贪了,导致两地灾民苦不堪言,我没做什么,就是将这些人顺利从靖州带回京城,很快京兆府尹那边就会发现了。”

    谢卿冷笑道:“人是赵天麟带过去的,即便是他没有贪墨,那他也要担责任。”

    “不过,叶德妃一向得陛下恩宠,吹一吹枕头风,也许赵天麟会没事。”谢卿轻轻点着桌面,思忖着,她是不是该去宫里打声招呼了,谢淑妃和临安公主那边都会很乐意的。

    云锦眉梢轻挑,道:“若是赵天麟没有做过,那最后他也不过就是被斥责两句,罚点俸禄。冯伯,你策划了这么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吧?”

    冯伯既然是李穆暗中势力的第一人,而谢卿又这么放心地将事情交给冯伯去办,他必然不是简单之人。这一点,冯伯必然早就想到了,所以他一定还有后招。

    “哈哈哈……”冯伯大笑道,“世子说的没错,当然没这么简单,赵天麟随行的人,可是叶尚书这个吏部尚书亲自挑的人。”

    谢卿冷笑道:“叶辅霖原本就是个势力小人,靠着是德妃的兄长,赵王的舅舅,小人得志,贪图便宜的性子可是一点都没变。”

    叶家原本就是小门小户,叶尚书更是靠着德妃的关系,才坐上吏部尚书的位置,吏部,掌管大越官员的考核与升迁,谁都知道,这次靖州之行,十有八九是要立下大功的,自然就有人托关系加入了随行的人员中。

    “小人就是小人,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为自己谋福利。这样的人做上吏部尚书的位置,简直就是国之不幸。”冯伯愤愤地说道。

    叶尚书别说才智平平了,就连品性都不过关。

    “叶辅霖无才又无德,但是他有个好妹妹,冯伯,你有所不知,陛下对于叶德妃甚是宠爱。”谢卿淡淡地说道。

    冯伯摇了摇头,无奈地感叹道:“我真是想不明白,陛下看着也不像是沉迷女色的昏庸之辈啊?他为何会这般宠爱德妃?”

    这个问题,简直让人想不通。

    云锦放下手中的茶杯,漫不经心地说道:“或许,这是假象。”

    “假象?”谢卿眼眸一亮,惊呼,“你的意思是陛下宠爱德妃,是假象,是做给外人看的。”

    谢卿只觉心下一惊,“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陛下的心思可真是莫测。”

    “如冯伯所说,当今陛下并不是个沉迷女色的昏庸之辈,性情虽说不仁厚,但是也绝非为了一个女人就失了脑子的人。”云锦若有所思地说道,“当朝的皇子,最有能耐的就只有赵王和毅王,毅王的背后有谢氏一族,而赵王背后却什么也没有,若是他宠爱德妃来制衡毅王,也并非没有可能。”

    谢卿眉头微皱:“你的意思是,陛下故意偏宠德妃,其实是为了制衡谢淑妃一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是让人大吃一惊了。谢卿一直以为叶德妃的得宠,是因为永庆帝心头的朱砂痣的缘故,却没有想过是因为帝王制衡之术。

    云锦点头说道:“这只是个猜测,原本根据我的得到的消息推测,叶德妃的得宠和谢容桑有关系,但是后来越想越不对,陛下宠爱德妃,却是他去将絮儿赐婚给赵王,这很不合理。”

    被云锦这么一说,谢卿也不禁陷入深思,“陛下宠爱德妃,如果一心想立赵王为太子,就该是为赵王选一个背景雄厚的正妃,而不应该是云芷絮。”

    “絮儿只是王府的庶女,而且镇南王府退出朝堂多年,太后又从来都不待见她,。不论出于哪方面考量,都不应该是赵王正妃。”云锦正色说道。

    “若是因为赵天麟对云芷絮有情,执意要娶云芷絮,恳求陛下……”

    谢卿话还没说完啊,又兀自推翻了这番言论,“不对,陛下既是有心要扶持赵王,就绝对不会同意。那么,就只有可能是,这是陛下故意为之,陛下就是要赵王娶云芷絮为正妃,以免让赵王一脉,势力过大。”

    冯伯也是眉头皱起:“如果这是真的话,陛下的心思太深了。”

    永庆帝对叶德妃的宠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无论是后宫前朝都将叶德妃看做是红颜祸水,如果这一切都是永庆帝的算计之中,那所有人都是棋子,而永庆帝则是执棋人。

    “怪不得当初相爷说,咱们这位陛下的心思可比先帝要复杂多了。”冯伯不禁感慨道。

    谢卿直接头脑有些凌乱,她还真的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过。

    云锦朝冯伯点了点头,冯伯会意,起身说道:“小姐,我去外面看看。”

    小姐心头不畅快,还是让世子和小姐单独处处比较好。冯伯出来时,还很贴心地朝灵芝和陈渊吩咐道:“让小姐和世子单独待一会儿,你们在门口小心守着,可别进去打扰啊。”

    灵芝捂着嘴连连点头,笑嘻嘻地小声说道:“冯伯,您放心,奴婢保证不打扰小姐和世子。”

    冯伯脸上也露出笑容来,都快被自己感动了,哪里有他这么开明的人啊。找个时间,他该去给相爷少点纸钱,小姐终于遇到那个真正可以托付终生的人了……

    房间中,谢卿眉头一直皱着,云锦伸手将她的额头抚平,温声说道:“总是皱眉,会长皱纹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