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84章 调戏与反调戏
    但凡女子,莫不是在意自己的容颜的,谢卿抬眸看向云锦,道:“我一直觉得我挺聪明的,眼下看来我的脑子一点都不灵活。”语气颇为无奈。

    她的思维陷入了闭塞,她总是固执地在原地打转,却不曾想,是否陷入了别人的圈套中。

    云锦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卿卿,其实你明白的,不是你不活络,最难测的是人心,更何况还是那高坐于龙椅之上的人。”

    永庆帝是当初随先帝一同推翻前朝,建立大越王朝的人,他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

    谢卿轻笑道:“是啊,那人是皇帝,而且还是在乱世中拼杀过来的皇帝。”

    与乱世中起义,建立起一个全新的王朝的皇帝,可不是那父传子的皇帝。

    “云锦,我觉得我们好像都是棋子,而陛下才是那个下棋的人。”谢卿正色说道。

    她有一种中计的感觉,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开始的,但是这样的感觉确实存在。

    云锦沉思片刻,道:“卿卿,你别担心,你我都不会是他的棋子,我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所谓棋子,走的每一步都是被人操控的,由不得自己,是生是死,皆不由几,但是云锦有把握,他们都不会成为棋子的。

    谢卿莞尔一笑,点了点头。

    “云锦,你说既然陛下对叶德妃的宠爱只是利用,那么谢容桑呢?她又算什么?”谢卿问道。

    起初,谢卿真心是以为谢容桑是永庆帝心头的白月光、朱砂痣,不然也不会时不时还会去月仙宫怀念她了。可是既然如果叶德妃的圣宠是假,那么谢容桑呢?是否也和叶德妃一样。

    “不好说。”云锦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说道,“有的时候儿女情长是真,但是未必能敌得过皇权在手。”

    谢卿想了想,“此言有理。巍巍皇权,在它面前,或许什么都不重要了。坐上了皇位,手握生杀大权,权力的滋味太诱人,其他的就皆抛之脑后了。”

    自古以来,皆是如此,一旦坐上了皇位,那么不管从前如何,这一刻开始,属性就只剩下帝王,再无其他,什么兄弟父子,都是排在帝王之后。

    “陛下的心思确实莫测,我前两日进宫,出宫的路上,正巧遇到陛下,他好像从我身上看到了别人的影子。”

    谢卿没有注意到的是云锦的脸色瞬间微沉。

    “他言辞之间,好像提到了我父亲,这一点我怎么也没想明白。”

    谢卿眉头微皱,永庆帝好像是提起了李穆,神色有些惋惜。

    “卿卿……”云锦搂着她的纤腰,正色说道,“卿卿,离陛下远一点。”

    谢卿将头靠在他肩头,扬唇笑道:“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她的真实身份绝对不能被永庆帝发现,否则她肯定会被当成妖女,受烈火焚烧而死的。借尸还魂,在大越是妖孽,妖孽的下场只有一个——被火烧死。

    云锦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女子,她静静地倚在他怀中,长长秀发披散在背部,乌发蝉鬓,如瀑布一般。

    他的手轻轻抚上她秀发,柔顺的长发在手中的触感极好。

    “卿卿,离我们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谢卿抬起头来,朝云锦嫣然一笑:“怎么?云世子你紧张了?”

    说时,又低下头去,紧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声,笑嘻嘻地说道:“你的心跳很快哟。”

    一双明眸闪动着灵动的光芒,谢卿的唇角洋溢着坏笑。云锦忍不住唇角微扬,这样的谢卿很可爱,太可爱,因而让他忍不住低下头,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

    他的唇压下,与她紧紧相依,流连婉转……

    谢卿不由得闭上了双眼,尽情沉醉在这一吻中。

    “卿卿,我的妻……”云锦低语,他的嗓音有些沙哑。

    忽然,谢卿只觉腹部好像有什么东西顶着,顿时眼眸睁的老大,这是……

    云锦狠狠地噘住双唇,谢卿只觉嘴唇都痛了。

    谢卿伸手想推开他,但是触摸到他的衣衫,却又住了手,她是他的妻,他是他的夫,她舍不得推开……

    谢卿刚放弃了要推开的意思,云锦却放开了她,端起旁边的茶杯,一口饮下。

    “云锦……”谢卿柔声唤道。

    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的语气里居然有些委屈的味道在里面。

    云锦转过头来,幽幽说道:“卿卿,别着急,这些日子都过来了,不差这一两天了。”

    红晕瞬间爬上谢卿的脸颊,“我……我什么时候着急了!”

    这话怎么听着,感觉她是禽兽啊……

    云锦眉梢微挑:“你难道不着急?”

    不着急,你委屈什么?看看你那含水的双眸,眼神不要太明显哦。

    谢卿忍不住扶额,“我……”

    那个清冷无华的云锦世子哪里去了,眼前这个眉梢上挑,一脸邪魅的男子真的是云锦么?

    “我不说了,我走了,你自己看着办。”谢卿临走时,还将目光从某处一扫而过。

    呵呵,谁调戏谁啊……

    灵芝正侯在外间呢,突见门开了,谢卿快步走出来:“灵芝,回家。”

    然后也不等灵芝回话,就径直快步离去。

    留下灵芝一脸诧异,看了看陈渊:“我怎么觉得,小姐好像是落荒而逃呢?”

    谢卿骨子里还是大家闺秀,言行举止莫不是端庄贤淑,可是方才跑得比兔子还快,这还真是少见啊。

    陈渊伸手摸了摸下巴,做思考状,微笑着说道:“好像还真是落荒而逃啊。”

    不得不说自家世子还真是厉害……

    虽然谢卿走得极快,但是陈渊还是看清楚了,卿小姐双颊绯红,明眸含水,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

    陈渊朝里间看去,他要不要这个时候进去呢?

    万一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世子会不会怪罪啊?不过,这好像是个难得的机会呢,平日里自家世子就是一白衣仙人,清冷无华,今日或许能看到不一样的世子。

    陈渊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责怪就责怪吧,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然而,当陈渊走进去的时候,只见云锦临窗而坐,悠闲地品茗,翩然若神仙之态,与素日里的一般无二。

    “卿卿走了?”云锦问道,声音很轻很淡,一如平常。

    陈渊点了点头,心中琢磨着难道是他想歪了?

    “卿小姐已经走了,世子,咱们要回王府吗?”陈渊问道。

    云锦摇了摇头,“你先去京兆府尹那边安排一下,本世子自己回王府。”

    “是。”陈渊点头应下,去京兆府尹安排什么,陈渊当然清楚,靖州难民的事情,也是时候该让京兆府尹注意到了。

    京兆府尹掌管京城治安,这京城里的大小事情,几乎都要从京兆府尹这里过一遍。京城可不比别的地方,天子脚下,尤为重要,因而难民的事情很快引起了京兆府尹的注意。

    京城里涌现大量难民,这还得了,难民又不是平白无故从土里冒出来的,必然是哪里发生大事了。

    镇南王府

    陈渊将京兆府尹那边的情况一一禀告妃云锦。

    “京兆府尹刘大人已经知道难民来自靖州了,不过眼下他似乎还没有下定决心将这件事情禀告给陛下。”

    闻言,云锦淡笑道:“京兆府尹刘大人向来是个圆滑的人,从靖州来了大量的难民,他当然知道靖州肯定出了什么事了,赵王刚从靖州立了大功回来,他就上报说靖州出事,那不是打赵王的脸嘛,得罪陛下最宠爱的皇子,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赵王颇受永庆帝宠爱,如今又真是风头正盛的时候,自然是不敢得罪的。

    “那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陈渊问道。

    要想让京兆府尹不得不将此事上报,办法有很多种。既然刘大人圆滑,那就再好办不过了。

    云锦摇了摇头,轻笑道:“暂时不用,你将消息告诉冯伯就好,这件事情既然是冯伯安排的,那我们就不用插手了,冯伯想亲自做这件事情。”

    既然是报仇,那就必须得让自己亲手来做,方觉爽快。

    陈渊点了点头:“属下遵命。”

    “你小心盯着,务必要在本世子与卿卿成亲的时候,让叶成轩手忙脚乱。”云锦眼眸微冷。

    叶成轩不是想打卿卿的主意吗?虽然他暂时不会动他,不过给他找点事情做还是可以的,让他手忙脚乱,自然也就没有闲暇去算计卿卿了。

    陈渊是云锦的心腹,当下就明白了云锦的意思,笑着说道:“世子高招。”

    “不是我高招,是正好天时地利人和,原本本世子还在想改从哪方面入手,让叶成轩无暇分身呢,这件事情出现的正好。”

    云锦心里正在打主意,怎么才牵制叶成轩,结果瞌睡了就有人递枕头,冯伯的这份大礼来的太是时候了。

    “陈渊,你去冯伯传话的时候,顺便替本世子谢谢他。”云锦吩咐道。

    陈渊点头应下,不过心里还是有些疑问:“不过世子,靖州之事到底和叶成轩无关,只是会牵连赵王,这能牵制住叶成轩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