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永庆帝的意思很明显,要将赵天麟禁足在府内。赵天麟脸色微变,刚站直了身体,又噗通一声直直地跪下去:“父皇,这件事情和儿臣有关,儿臣请父皇恩准,让儿臣自己查清楚真相。”

    他一定要强调一点,他是冤枉的,是有人故意设计诬陷他的。若是他禁足在府内,谁知道又有怎样的圈套,到时候他就百口莫辩了。

    永庆帝脸色一沉:“查清楚真相?你要怎么查?朕对你给予厚望,可是你呢?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语气里满满都是愤怒,赵天麟心肝儿都在发颤。

    永庆帝是真的生气了,很生气的那种。

    “请父皇息怒。”赵天麟的声音都弱了几分,支撑着身体的手臂都有些发抖。

    “朕怎么生了你这个儿子!”永庆帝气的捶桌子。

    赵天麟心下一凉,永庆帝生气之余是对他的失望。

    父皇对他失望了,那他岂不是就要失去父皇的宠爱了。

    “父皇,请再给儿臣一次机会,儿臣一定能查清楚真相的。”赵天麟鼓足了勇气,高声说道。

    他不能让永庆帝对他失望,失望代表从此之后,永庆帝就再也不会看重他了。一个不被皇帝看重的皇子,活的连普通人都不如。

    眼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必须要想办法解决。

    “父皇,请再给儿臣一次机会。”赵天麟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机会是要自己争取的,一直以来都是别人安排的,这一次他要为自己争取。

    赵天麟在地上跪了许久,他不敢起身,甚至不敢抬头,他怕他一抬头就看到永庆帝失望的目光。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终于听到了永庆帝的声音:“朕给你三日的时间,你必须给朕一个交代,给靖州三地的百姓一个交代!”

    言下之意,永庆帝是同意让赵天麟去查真相了,但是只给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永庆帝要知道所有的事情。

    赵天麟面上一喜,连忙叩头谢恩:“儿臣谢父皇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是他的机会,他必须要好好把握住。

    永庆帝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儿臣告退。”事不宜迟,赵天麟立即退下,只是跪的太久,膝盖都发麻了,走起路来还有些一瘸一拐的……

    永庆帝坐在龙椅上,头支着下巴,陷入深思。

    “高喜。”永庆帝叫来心腹太监。

    高公公连忙走上前来,躬身说道:“陛下,奴才在呢。”

    永庆帝抬眸看向高公公,道:“朕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从事情一开始,永庆帝就立刻命皇室密探去查了,他是皇帝,必然不会等到别人来禀报,谁知道臣下禀告来的消息是否属实,他只相信他自己。

    高公公答道:“陛下,都查过了,没有毅王殿下的手笔,那些难民的确是从靖州三地来的,从靖州到京城的城池都有难民涌入,只是大部分都集中在京城。”

    永庆帝眉头微皱:“不是毅王……”

    此次的事情很明显是针对赵王来的,永庆帝第一反应就是这事毅王给赵王设的局,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命人去查了毅王,然而结果反馈却是没有毅王的手笔。

    “不是毅王,那会是谁?”永庆帝眼睛微眯,这事儿倒是越来越耐人寻味了。

    高公公小心翼翼地说道:“会不会这事儿是真的呢?”

    永庆帝眉目一横,凉凉地扫了他一眼。

    高公公脖子一缩,连忙说道:“奴才不是说赵王殿下,奴才出身贫苦,幼年时在民间,也是听说过贪官污吏贪污了救灾粮,宁可倒掉都不给难民的事情的,所以奴才想是不是底下的人不争气,做下这等事情呢?”

    这么一说,永庆帝脸色稍缓,“你的意思是事情是下面的官员做的?”

    “奴才就是胡说的,还请陛下不要放在心上。”高公公连忙讪讪笑道。

    “朕叫你说。”永庆帝板着脸说道。

    高公公连忙朝永庆帝跪下,道:“陛下,奴才只是一个阉人,怎么敢妄议大臣呢?这无凭无据的,奴才可不敢乱说。”

    后宫不得干政,这些下人更是不该议论政事。

    永庆帝摆了摆手:“行了,你起来吧,你跟在朕身边多年,就是个老滑头,以为朕不知道你,你就是给朕提个醒儿,多了一个字都不肯说。”

    高公公笑道:“奴才是陛下的人,当然是处处都是为陛下着想,只是奴才就这么一条命,总得惜命不是?”

    做下人的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是有定数的。

    如高公公这般,伺候在君王身侧的,更是要谨言慎行。既要为主子排忧解难,又要恪守本分,免得惹了君王厌弃。

    永庆帝唇角泛起一抹淡笑,“不过,你倒是提醒朕了,靖州那地儿天高皇帝远的,难免有人将朕的话当耳边风,高喜,去,命人去靖州跑一趟,从靖州到京城,千里迢迢,这些难民为什么还是会从靖州赶到京城,靖州发生了什么事情,朕必须要知道的一清二楚。”

    既然京城里的人查不到,那就查靖州,靖州那里绝对有什么腌臜货。

    “是,奴才这就去。”高公公点头应下,“陛下您也莫生气,这世上的事情啊,总是峰回路转,很快就有结果了。”

    永庆帝笑了笑:“就你还知道安慰朕几句。”

    高公公伺候永庆帝多年,自然知道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最是得永庆帝的心。

    ……

    瑶华宫

    赵天麟倒大霉,最高兴的当然就是赵天毅和谢淑妃了。

    “叶德妃那个贱人,前几日还分外得意,就差没说她的儿子要坐上太子的位置了,结果呢,现在赵王被百官弹劾。”

    想到叶德妃一下子蔫了,谢淑妃脸上的笑容就更深了。

    赵天毅也是一脸喜色,笑道:“母妃,这一次可是天赐良机,咱们要让赵王母子跌落尘埃。”

    谢淑妃点了点头,道:“这确实是个好机会,本宫之前还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让赵王犯下大错,没想到瞌睡了就有递枕头,赵王前一刻还是功臣,下一刻就是罪人了。”

    “母妃,这么好的机会,咱们可不能什么都不做啊。”赵天麟唇角轻轻勾起。

    要弄垮赵王一脉,这一件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毅儿,你不能急躁,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谨慎小心,眼下所有的矛头直指赵王,难免有人会认为是你在背后搅弄风云,别人倒也罢了,但是陛下那里,难免会生出这样的疑问。”

    相比于赵天毅的急性子,谢淑妃就要稳重许多了。

    眼下皇子都已成年,朝堂之事,难免会和夺嫡挂钩,若是要算计,也必须要小心谨慎行事,切不可急躁冒进。

    赵天麟点了点头,笑道:“母妃您就放心吧,儿臣心里有数。”

    “母妃您是没有看到,从靖州来的难民,真的是恨死了赵王,儿臣不过是稍微透露了一番意思,他们就真的把赵王府的府门给砸了,王府的大门都被砸了,可见那些难民是有多恨赵王,赵王的脸面都丢尽了。”

    赵天毅的语气里颇为得意。

    而谢淑妃则是眉头微皱:“赵王府的府门被砸是毅儿你的做的?你怎么不和母妃商量一下!”

    “母妃不是告诉过你要小心谨慎吗?你怎么能自作主张呢!”

    赵天麟连忙说道:“母妃放心,儿臣都安排好了,况且也不是儿臣亲自出面的,儿臣只是想试探一番这些难民的真假,顺便让赵王更加丢脸,这样朝中大臣对赵王会更加不满。”

    是试探,也是将矛盾再次推上一个层次。

    试想难民能将一国皇子又是王爷的府门都砸了,可见这恨意是有多深啊。

    “毅儿,虽然你都安排好了,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要和母妃商量一下。”见赵天毅说的有道理,条理清晰,也没出什么差错,谢淑妃神色稍缓。

    赵天麟点了点头:“儿臣明白。”

    “毅儿你明白就好。”谢淑妃正色说道,“陛下一向偏宠德妃母子,赵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陛下肯定头一个怀疑的就是我们,这个时候你的一言一行都被陛下看在眼里,千万要小心。”

    在宫中多年,谢淑妃对于永庆帝的性子不说摸的一清二楚,但是至少在永庆帝对几位皇子宠妃的态度上,谢淑妃可是了解的透彻。

    “母妃,那我们总得要做些什么吧,总不能叫叶德妃和赵王哭诉两声,喊两句冤,父皇就心软了,这事儿就这么揭过去了。”

    闻言,谢淑妃眼眸一冷,轻哼道:“本宫可不会让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好不容易来了个机会,谢淑妃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德妃那个贱人最是沉不住气,本宫有的是办法对付她。”谢淑妃唇角勾起,“毅儿,你派人去查一查靖州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好是赶在赵王和陛下之前查清楚。”

    赵天毅点了点头:“母妃放心,儿臣已经派人去查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

    谢淑妃点头笑道:“我儿懂事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