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88章 寒风中的德妃娘娘
    她还没有吩咐,赵天毅就知道怎么做了,谢淑妃自然是高兴的,这是赵天毅在进步。

    “这都是茹儿的功劳。”赵天毅微笑着说道。

    “茹儿?”谢淑妃眉头轻皱。

    赵天毅连忙说道:“儿臣的意思是,是茹儿时常劝儿臣,要谨慎行事。”

    谢淑妃只当他是故意为谢茹说话的,淡声笑了笑,道:“你素来性子急躁,若是能行事谨慎小心,这是好事。”

    “从前都是儿臣性子急躁,儿臣已经做错了,请母妃放心。”赵天毅温声说道。

    谢淑妃莞尔一笑,道:“母妃放心,母妃当然放心,我儿比叶德妃那个小门小户生出来的儿子好太多了。”

    这是谢淑妃的自豪,从能力手腕心计上来说,她的儿子比赵天麟不知道好多少倍。

    “赵天麟可不就是靠着女人上位的嘛,与他相比,儿臣觉得可耻。”赵天毅冷声说道,“他不就是靠着叶德妃的得宠,还有从前的李家小姐吗?”

    谢淑妃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以示安慰:“毅儿,这些话在心里说说也就罢了,可不要对外人说了,还有李家的事情更是不能提,你父皇很忌讳这个。”

    赵天毅微微笑了笑,点头应下:“儿臣知道,儿臣也就是和母妃说一说。”

    “毅儿,眼下赵王被千夫所指,这个时候,你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做好你的差事,让朝臣们知道,你的能力心性比赵王强。”谢淑妃语重心长地说道。

    “母妃说的是,茹儿倒是给儿臣出了个主意,那些难民食不果腹,儿臣就安排施粥,母妃以为如何?”赵天毅问道。

    谢淑妃沉思片刻,没有说话。

    “高门贵族施粥布善也是正常事,儿臣起个头,再让忠勇侯府等几大世家跟着施粥,既不会让显得刻意,但是又能落得好名声。”

    终于,谢淑妃点了点头:“嗯,这倒是个好主意,你是皇子,眼下京城一团乱,你站出来起个头是应该的。”

    赵天毅面色一喜,“那儿臣这就去做,儿臣告退。”

    他就知道茹儿给他出的这个主意是对的。

    谢淑妃看着赵天毅的飞快离去的身影,唇角轻轻扬起:“本宫的儿子是最好的,陛下总会看见的。”

    又吩咐宫人:“墨兰,长乐宫那边有什么动静儿?”

    既然毅王处理宫外的事情,那宫里叶德妃这边就由她来收拾,她定会让叶德妃此次一蹶不振。

    墨兰答道:“叶德妃一直在长乐宫哭呢,嘴里一直喊冤,还念叨着是娘娘您设计诬陷她的。”

    “呵呵……”谢淑妃一阵冷笑,“她自己的儿子不成器,还怪到本宫头上,这是个没脑子的!”

    在这宫里说话都是要将凭证的,叶德妃想也不想就说是谢淑妃陷害的,谢淑妃真是又气又好笑。

    “既然她怀疑本宫,这话也合该叫陛下听到不是?”谢淑妃眉梢轻挑,唇角高高扬起。

    墨兰答道:“叶德妃一早就去御书房求见陛下,结果被高公公挡了回来,陛下不想见她,她就只能回了长乐宫。”

    “这就放弃了?”谢淑妃扬眉冷笑道,“德妃不是最受陛下宠爱的嘛,她若是在御书房外脱簪下跪,那副娇弱的模样,陛下能不心疼?可肯定会召见她啊。”

    墨兰眉头微皱:“可是娘娘,叶德妃肯定会在陛下面前,说您的坏话的,那得多难听啊。”

    谢淑妃唇角高高扬起:“本宫还就怕她不说呢,本宫就是要让陛下看看,让后宫中的人都看着,这位宠冠后宫的德妃娘娘到底是什么德性。”

    “娘娘说的是,奴婢这就去做。”墨兰会意,行过礼就转身离开。

    ……

    叶德妃一向是个眼皮子浅,又不长脑子的人,她正担心着呢,陛下不见她,若是冤枉了赵王,责罚于他可怎么好。这个时候就偶然间听到一个主意,若是她一身素衣,褪去华丽的发簪首饰,跪在御书房外,这天色渐冷,陛下肯定会心疼的,到时候陛下就一定会见她。

    都不用人劝,叶德妃一咬牙,直接命人将身上的一应发簪手镯全部褪去,只着了一身素白的单衣,走去御书房,二话不说,就往地上一跪,高呼:“陛下,麟儿冤枉,求陛下明鉴。”

    彼时,永庆帝正在御书房与内阁大臣徐阁老议事,忽听得一声女子的高呼,顿时黑了脸色。

    徐阁老年逾六十,是历经两朝的的老臣,最是讲究礼法规矩,听到这一声高呼,瞬间脸色一拉。不过他倒是牢记自己是臣子,陛下还没发话呢,他也不该多言。

    徐阁老看向永庆帝,坐看永庆帝如何处理。

    “高喜,出去看看,怎么回事!”永庆帝沉声吩咐道。

    这声音永庆帝当然熟悉,是叶德妃的。

    御书房是皇帝议事的地方,虽然没有明令禁止妃嫔们不要前来,但是这是皇帝处理公事的地方,岂容妃嫔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高公公得了吩咐,当下也不敢延误,利落地走出去看,这一看,他都被吓了一跳,这大冷天的,叶德妃就只穿了一件单衣,跪在地上,他看着都冷。

    “德妃娘娘,您跪在地上做什么啊。”高公公走上前去,问道。

    叶德妃拢了拢身上的衣襟,打了个哆嗦,道:“高公公,本宫求见陛下,麟儿他是冤枉,是有人诬陷设计他的,本宫要禀告陛下。”

    “娘娘,陛下他正忙着呢,您且先回去,等陛下忙完了,自然会去看您的。”

    高公公就差没说,奴才这是好言相劝,陛下此刻正生气呢。

    然而,叶德妃眉目一横,背挺的直直跪在地上:“高公公莫要拿这话糊弄本宫,本宫心里明白着呢,陛下正生气,本宫只想告诉陛下,麟儿他真的是冤枉的,是有人诬陷他。麟儿并没有做错事情,本宫这个母妃一定要为他说句公道话。”

    正义凛然,好不霸气。

    高公公甚是无语,哪里有这么蠢的娘娘。

    你的儿子成了千夫所指,你以为你这个母妃就能好到哪里去吗?难道你以为陛下就只是对赵王生气,不对你生气?

    “娘娘,陛下圣明,是不会冤枉赵王殿下的,已经让赵王殿下自己去查真相了。”高公公温声劝道。

    前朝之事,你一个后宫妇人也帮不上忙,更何况你还这么蠢,不帮倒忙就不错了,安心回去,做好你的分内之事就是最大的帮助了。

    此时,一阵寒风吹来,叶德妃又打了一个哆嗦,浑身都在发抖。

    这样冷的天,一件单衣是绝对不够的,但是越是冷,叶德妃就越是坚定,咬咬牙,厉声说道:“本宫一定要见陛下,见不到陛下,本宫就一直跪着。”

    蠢货!

    高公公在心里骂道,简直就是蠢货,明知道陛下正在气头上,你还凑上来。

    “娘娘,听奴才一句劝,陛下眼下正和徐阁老议事呢,您还是先回去吧。”

    徐阁老是老臣了,最是讲究礼法规矩,叶德妃应当是清楚的,她若是再不走,即便是陛下心软了,可是徐阁老那里肯定会叶德妃的印象极差。徐阁老是内阁大臣之一,说话可是很有分量的,对叶德妃的印象差了,那就是等于不看好赵王。

    叶德妃紧紧地咬出唇角,沉思片刻,仍旧说道:“本宫求见陛下。”

    她心想着,眼下赵天麟都要被陛下责罚了,眼下还是先救赵天麟为好,其他的就以后再说吧。徐阁老即便是内阁大臣,可是内阁大臣又不止他一个,怕什么。

    “高公公,还请通传一声,今日本宫若是见不到陛下,就一直跪在这里。”叶德妃大有一种“若是陛下不见我,我就跪死在这里”的意思。

    高公公只觉一口老血几欲喷出。

    德妃娘娘,您还威胁陛下不成?

    然而,看叶德妃这架势,不管说什么都是白说,高公公想了想,还是不劝了,直接禀告陛下为好。

    陛下历来宠爱叶德妃,也许还真见她了呢。

    “陛下,德妃娘娘在外求见。”高公公躬身禀告道。

    徐阁老眼眸一闪,德妃是吧,就是那个宠冠后宫的德妃娘娘,赵王的生母,他记下了。

    永庆帝脸色微沉:“你没告诉她,朕正忙着吗?”

    “奴才说了,可是娘娘说她有急事要见陛下。”高公公想了想,叶德妃那句陛下若是不见我,我就一直跪在这里的话还是别提了,陛下听了肯定会生气,陛下生气,他这个贴身伺候的奴才也要跟着遭殃。

    “陛下,娘娘好像有急事,连件厚衣裳都来不及穿呢。”高公公低头说道。

    这个天气,衣裳若是穿的不厚,必然会受寒。

    永庆帝脸色阴沉地如同乌云一般,徐阁老见状,拱手行礼说道:“陛下,要不然,臣先告退。”

    “不必。”永庆帝摆了摆手,朝高公公吩咐道,“朕正忙着,没工夫见她,她若是不肯走,就叫人把她抬走!”

    永庆帝的语气里带着怒气,脸色更是沉的厉害。

    高公公得了吩咐,利落地出去,朝叶德妃说道:“娘娘,陛下让您回去。”

    叶德妃脸色大变,她都这样了,陛下居然连见都不见她一面,她该怎么办……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