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89章 德妃撒泼,自取其辱
    “德妃娘娘,陛下说了,若是您不走,就让人来将您抬走,您还是自己走吧,别让奴才难做,也别丢了您的颜面。”

    高公公心里很清楚,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否则日后叶德妃复了宠,追究起来,就成了他的错了。

    叶德妃脸色一白,她不走,就让人来将她抬走……

    陛下是真的动了怒啊。

    怎么办?怎么办……

    叶德妃明明冷的直哆嗦,可是方才一急,浑身的血脉上涌,又觉得燥热不堪,外冷内热,颇有冰火两重天之感。

    “陛下,求陛下见臣妾一面,陛下若是不见臣妾,臣妾就跪着不起来。”

    高公公忍不住叹了口气,叶德妃还是用了最不该用的法子。

    “不知道德妃娘娘身子弱嘛,还不将娘娘送回长乐宫!”高公公低声轻斥道。

    眼下若是再不将叶德妃送走,必然会引得陛下勃然大怒。

    高公公是大内总管,太监第一人,他发话了,宫人们哪敢不听,一边将德妃扶着,一面劝道:“娘娘,您还是先回去吧,娘娘……”

    “滚开!”叶德妃一咬牙,使出浑身的劲儿,一把将宫人挥开。

    跪着往前走,一面哭腔着喊道:“陛下,臣妾有话和陛下说,陛下您就见一见臣妾吧。”

    往日里,只要她一哭,陛下就会心软的,叶德妃想,这次也不例外。

    叶德妃一路跪着走到御书房门口,终于吱呀一声门开了,一双绣着龙纹的靴子出现在她面前,叶德妃心下一喜,连忙抬头看去。

    “陛下,臣妾……”

    叶德妃话还没说完,对上永庆帝阴沉的几欲滴出墨来的脸色,顿时心下忍不住一颤。

    “臣妾……给陛下请安。”横竖是跪在地上的,叶德妃顺势朝永庆帝行跪礼。

    她在外面跪了许久,冷的牙关打颤,浑身发抖。

    永庆帝冷声说道:“朕不是告诉过你吗,朕很忙!”

    叶德妃瞬间热泪盈眶,娇娇弱弱地说道:“臣妾有话想和陛下说。”

    她就是想告诉陛下,她的儿子是被冤枉的,一定是谢淑妃,是毅王陷害赵天麟的。

    然而永庆帝并不想听:“朕很忙,没空。”

    又抬眸朝高公公说道:“高喜,你送娘娘回宫。”

    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陛下……”叶德妃柔柔的声音响起,言语中还带着一丝呜咽,她只觉得委屈极了。

    她做了这么多,就是想让陛下听她把话说完啊。

    “德妃妹妹怎么了?”

    是谢淑妃的声音,叶德妃转头看去,却见谢淑妃和陈皇后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惠妃等几位妃嫔。

    “德妃妹妹怎么穿的如此单薄。”

    谢淑妃说时,就脱下身上的斗篷,披在叶德妃身上,“快披上,别受了寒。”

    然而,叶德妃一把挥开谢淑妃,冷声斥道:“别在那儿假惺惺!你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

    “娘娘小心。”

    谢淑妃险些摔倒,还在是墨兰连忙扶住谢淑妃。

    “德妃,你在闹什么,这里是御书房,不可造次。”陈皇后低声轻斥道。一面吩咐宫人,“将德妃扶起来。”

    这里是御书房,是皇帝议事的地方,怎可任由嫔妃在这里吵闹。陈皇后身为后宫之主,自然该管教。

    谢淑妃低声劝道:“德妃妹妹,有什么话你也别在这儿说啊。”

    叶德妃眼下是看着谢淑妃就红了眼,都是这个贱人,都是她的算计。

    这么巧,她在御书房外跪求,谢淑妃就过来了,还有好几个人都过来了,正巧看见她被陛下关在门外的窘境,叶德妃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谢淑妃是故意为之。

    不行,她绝不能让谢淑妃这么得意。

    “陛下,麟儿是被冤枉的,是谢淑妃,是毅王,是他们故意陷害麟儿的,求陛下明察啊。”叶德妃哭着喊着,高声说道,生怕有人没听见。

    霎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叶德妃就差在地上打个滚儿了,活脱脱的泼妇,一哭二闹三上吊,她就差上吊了。

    陈皇后反应最快:“德妃魔怔了,还不快将她抬走!”

    这是皇宫,是御书房,不是大街上的菜市场,任由泼妇胡闹的。

    高公公当下更是不敢延误,这德妃娘娘还真敢说,索性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帮着将叶德妃扶起来架着走。

    然而叶德妃直接一屁股往地上一坐:“本宫没有魔怔,本宫说的是事实,谢淑妃,都是你算计的,你敢不敢承认!”

    谢淑妃急的直跺脚:“德妃,你胡说什么呢!本宫什么时候算计了。”

    “是你,就是你!你一向和本宫不和,你更是嫉妒本宫的麟儿立了大功,你怕陛下册封麟儿为太子,所以你找来那些人,假装难民,然后诬陷麟儿!”

    叶德妃正义凛然地说道,谢淑妃面上是焦急不安,但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叶德妃还真是没让人失望呢。

    方才听墨兰来报,御书房里除了陛下,还有徐阁老呢。叶德妃连立太子这样的话都能说出口,还真是……口无遮拦。

    不过,这样很好,徐阁老对叶德妃的印象就会差到极致,如果陛下有意立赵天麟为太子,徐阁老一定会坚决反对。大越不需要一个生母是泼妇的太子。

    立谁为太子,这是国事,后宫妇人是不许插嘴的,陈皇后立刻沉声说道:“堵了德妃的嘴!”

    要是不堵了她这样嘴,还不知道她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呢。

    而御书房中,叶德妃方才的话,里面的人已经听得清清楚楚。

    徐阁老忍不住在心里摇头,且不提先帝临终遗言,即便是没有祁王殿下,也不能立赵王殿下为太子。叶氏身为德妃,却愚钝不堪,此等妇人,如何能教养出合格的太子、合格的君王?

    赵王,不行。

    徐阁老在心里给赵天麟划了一个大大的叉。

    “陛下,依老臣看,您还是见一见德妃吧,不然她还要继续闹。”徐阁老用的是“闹”。

    没错,在徐阁老看来,叶德妃就是个泼妇一般,撒泼闹架,根本没有半点宫妃的仪态。这样的女人,莫说是宫中妃嫔,即便是大家族里的夫人也不会如她这般,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永庆帝的脸色也很是不好看,他宠幸德妃,但是却不是那昏庸好色的帝王,做人都是要将颜面的,叶德妃今日这般闹,丢的不只是她自己的脸,还是他这个皇帝的脸。

    人们看到叶德妃,心里肯定会不住地想:看,这就是那个深受陛下宠爱的女人。

    “来人,将她带进来。”

    宫人得了吩咐,连忙请叶德妃进去。

    叶德妃面上一喜,朝谢淑妃扬眉一笑,那得意的眼神,仿佛在说:看,陛下就是心疼本宫。

    白痴!

    谢淑妃在心里骂道,面上却是不显,只是垂眸退到陈皇后身后,低声说道:“娘娘,咱们不过是路过,不如先行离去吧。”

    惠妃等几位妃嫔纷纷请退,她们就是闲着无聊,出来走走,怎生地就遇见这事儿了,陛下肯定是生气了,她们才不去触那个霉头呢。

    陈皇后抬手揉了揉眉心,道:“淑妃留下,其余的,你们想走就走吧。”

    叶德妃口口声声要指认谢淑妃,谢淑妃即便是此刻告退了,一会儿还是会有宫人宣她前来御书房的。而陈皇后她自己,她这么巧就路过御花园了,若是陛下问起来,她总得有个说法才行。

    陈皇后瞥了谢淑妃一眼,她心知,自己是被谢淑妃利用了。

    她方才还在想呢,好端端,谢淑妃居然请她来御花园散步,而这么巧,就听到御书房这边叶德妃的声音。这才走过来看看,谁想一来,就看到这场景。

    “娘娘,臣妾也是不得已,请娘娘恕罪,臣妾稍后就去向娘娘请罪。”谢淑妃低声说道。

    她也用不着藏着掖着,陈皇后可不是叶德妃那个蠢货,被人卖了还能帮人数银子。所以谢淑妃索性就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陈皇后咬了咬牙,没说话,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御书房中

    叶德妃朝永庆帝跪下,哭着说道:“陛下,您要为麟儿做主啊,他是个好孩子,是谢淑妃和毅王,他们设计麟儿的,求陛下为麟儿做主啊。”

    徐阁老在一旁看着,沉默不语,心头却忍不住摇头,无知妇人。

    永庆帝看着伏地不起的叶德妃,只觉脑仁儿疼。叶德妃说的,他早就派人查过了,并不是毅王和谢淑妃设计的。

    所以叶德妃这分明就是张口胡说,依着叶德妃的性子,根本就是胡乱猜测,根本就没有求证,就直接找上他来喊冤,哭着喊着要他做主。

    这叫什么?分明就是像条疯狗似的,随便咬人。

    永庆帝轻叹一口气,朝高公公吩咐道:“宣淑妃进来。”

    “是,陛下。”高公公正要转身,又听永庆帝吩咐道:“将皇后也叫进来。”

    陈皇后与谢淑妃走了进来,陈皇后瞥了眼跪在地上的德妃,忍不住摇头,德妃这苦肉计大概是她见过最烂的手段,偏生德妃还不自知,真是蠢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