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90章 其实就是人太蠢
    “臣妾参见陛下。”陈皇后和谢淑妃齐齐向永庆帝行礼。

    永庆帝抬眸看向陈皇后:“皇后,你是后宫之主,这本是后宫妃嫔之事,正好你在,那就由你来处置,朕在一旁看着就好。”

    叶德妃不解,听着陛下这口气,好像是要将这件事情当做一桩案子似的,而且审案的人还是陈皇后,而不是陛下自己,这是为什么?

    叶德妃想不明白,但是陈皇后却是心里清楚的。每次永庆帝遇到不想处理的事情,就会交给她,美其名曰,你是皇后,你有这个权力。

    即便知道是这样,但是陈皇后却无法拒绝,凭着她对永庆帝的了结,永庆帝分明就是疑心,她为什么正好在这儿。

    陈皇后早有准备,福了福身,淡声说道:“陛下,臣妾与几位妹妹刚好路过,却听见德妃妹妹的声音,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就跟过来看看,眼下臣妾还迷糊着,德妃这般到底是为何。”

    三两句话就将事情解释清楚了,她只是路过,而且不止是她,还有几位妃嫔同路,御书房离御花园不远,若说是刚好路过,正听到叶德妃这一声高呼,倒也不奇怪。

    “德妃,你自己和皇后说吧。”永庆帝的语气淡淡的。

    叶德妃压下心头的不解,横竖陛下在旁边看着呢,即便是要陈皇后来处理,那又如何,只要陛下心里向着她,那就行了。

    “皇后娘娘,麟儿是被冤枉的,那些难民是淑妃和毅王找来的,故意冤枉麟儿的,还请皇后娘娘为臣妾和麟儿做主啊。”叶德妃哭哭啼啼地说道。

    谢淑妃在心头冷笑,叶德妃也真敢说,见个人就是为她做主。

    这些年,叶德妃仗着陛下的宠爱,可是没少惹陈皇后生气,陈皇后会为她做主?不可能。陈皇后是个聪明人,自己没有皇子傍身,所以对于后宫的宠妃,她是能避则避,但是并不代表,陈皇后就没有脾性。

    然而,叶德妃并不看不懂,在她看来,只要当着陛下的面,陈皇后不会不顾及陛下的颜面,定会为她做主,否则,陈皇后就是得罪陛下。

    陈皇后眉梢微挑,目光落在谢淑妃身上:“淑妃,德妃说的可是真的?”

    谢淑妃连忙朝陈皇后跪下,道:“皇后娘娘,臣妾没有,就连毅儿也没有。”

    “你撒谎!”叶德妃这一声怒吼,真叫一个掷地有声,差点没让整个御书房都抖两下。

    “德妃,这是御书房。”陈皇后淡淡地提醒道。

    御书房里,岂能容许你一个妃嫔大吼大叫,更何况陛下还在,旁边还有一个一直没说话的徐阁老。

    叶德妃咬了咬牙,总算是意识到她好像有些失态了,“臣妾失仪,请娘娘恕罪。”

    陈皇后没在纠结这一点,只是淡淡地说道:“淑妃,德妃指认是你做的,你怎么说。”

    谢淑妃正色说道:“臣妾问心无愧,娘娘若是不信,大可以去查,臣妾只是后宫妃嫔,从未去过靖州,就连毅儿也没有去过靖州,请娘娘明鉴。”

    “你说你没去过靖州,可是那些靖州来的难民,都是你安排的,你找几个乞丐来,故意诬陷麟儿的。”叶德妃振振有词地说道。

    叶德妃不仅蠢,还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在她看来,认定是谢淑妃陷害他们,那就是这样的。所以哪怕是随便找个理由,也要揭发谢淑妃。

    对,没错,就是这样的。

    谢淑妃无语了,道:“德妃,难民是不是靖州来的,不是你说了算的,京兆府尹自会查明。”

    京兆府尹将此事禀告朝廷的时候,就已经核实过难民的身份,才会将此事上报,每个人说话都是要负责人的,京兆府尹刘大人那样的老滑头更是不会给自己留下话柄的。

    叶德妃哑然,秉承着没有理由,也要编一个理由的原则,叶德妃支支吾吾地说道:“那是她安排的,京兆府尹没有查出来。”

    陈皇后都忍不住翻白眼了,叶德妃你这是在说京兆府尹无能吗?

    京兆府尹与其他地方的府尹不同,天子脚下,办事能力弱了是不行的,若是无能,那么头上那顶乌纱帽就可以摘了。

    “陛下,请恕老臣直言。”徐阁老忍不住站出来说话了,“德妃娘娘是后宫女眷,怎可妄议朝政。”

    叶德妃连忙为自己分辩:“本宫何曾妄议朝政了,徐阁老可不要胡说。”

    “闭嘴!”永庆帝厉声斥道。

    冷不防这一声怒吼,叶德妃吓得脖子一缩,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永庆帝:“陛下……”

    “来人,将德妃送回长乐宫!”永庆帝并未理会叶德妃,而是直接命人将德妃送走了。

    这一回叶德妃没有反抗了,因为她是真真切切地意识到永庆帝生气了。

    即便是叶德妃已经被送走了,徐阁老还是忍不住开口:“陛下,德妃娘娘……”

    “阁老不用多说,你的意思朕明白,德妃性情直爽了些,说话难免有些不周到,阁老不必放在心上。”

    谢淑妃在心头冷笑,陛下您直接说叶德妃人蠢不就行了嘛。

    徐阁老看了这么一出闹剧,脸上的失望之色越发浓了。

    “陛下,难民之事,绝不是臣妾所为,和毅儿更是没有关系,求陛下明鉴。”谢淑妃朝永庆帝跪下。

    永庆帝将她扶起,温声说道:“朕知道,难民一事京兆府尹禀告的很清楚,淑妃不用紧张。”

    “多谢陛下,听德妃妹妹那样说,臣妾只觉惶恐,失仪之处,请陛下恕罪。”谢淑妃恭敬地答道。

    不得不说,谢淑妃到底是出身世家大族,这言行举止间无意不符合宫中妃嫔的仪态,她说她失仪,哪里失仪了,不过是谦辞罢了。谢淑妃的举止落落大方,与叶德妃的撒泼形成了鲜明对比。

    从御书房出来的时候,谢淑妃明显从徐阁老眼中看到了满意的神色,唇角微扬,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一箭双雕,也不枉她今日设计这么一出了。

    陈皇后是与谢淑妃一同出的御书房,然而走到门口,陈皇后就再也不看谢淑妃一眼,直接命宫人扶了自己,快步离开。

    “娘娘,皇后娘娘好像生气了。”墨兰低声说道。

    谢淑妃扬唇笑道:“无妨,本宫稍后去坤宁宫一趟便是了。”

    陈皇后当然知道她是被她利用了,所以心里有些不痛快呢。

    ……

    坤宁宫

    临安公主见陈皇后面露不悦,连忙问道:“母后,怎么了?看您好像不开心的样子。”

    陈皇后看向临安公主,露出个笑容来,温声说道:“无事,本宫今日被人利用了一回罢了,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是谁?”临安公主问道。

    话音刚落,却听宫人禀告道:“娘娘,公主,淑妃娘娘求见。”

    陈皇后冷哼一声:“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临安公主眉梢微挑:“谢淑妃不是赶着巴结母后吗?怎么居然利用母后?”

    这倒是让临安公主好奇了,即便是临安公主和谢承嗣联姻的美梦被打破了,谢淑妃仍旧仍旧没有放弃拉拢陈皇后,怎么今日会利用陈皇后呢?谢淑妃就不怕惹怒了陈皇后?

    陈皇后摆了摆手,吩咐宫人:“让她进来。”

    不多时,谢淑妃就走了进来,朝陈皇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今日之事,是臣妾不对,臣妾这就来给娘娘您道歉,还请娘娘宽宏大量,不要与臣妾计较。”

    陈皇后淡淡地看了她一样,“罢了,本宫也不是没有肚量的人,你起来吧。”

    “臣妾多谢娘娘。”

    说完,谢淑妃又笑语盈盈地看向临安公主:“公主也在。”

    临安公主回之以嫣然一笑:“淑妃娘娘今日心情好像不错啊,眉里眼里都是笑。”

    “哦?是吗?”谢淑妃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是哦。

    “叫公主笑话了,臣妾总算是洗脱了罪名,一身轻松,是该高兴。”谢淑妃扬唇笑道。

    临安公主眉头微皱,“淑妃娘娘有什么罪名?本公主听说柳妃流产的事情不是早就已经证实和娘娘你无关了吗?”临安公主长相甜美,秀美微皱的样子,说不出的可爱。

    谢淑妃摇了摇头,道:“不是柳妃的事情。”

    说时,轻叹一声,道:“说起来,本宫也是无奈,赵王出了事,德妃就总是说是本宫和毅王故意设计陷害赵王的,本宫心里委屈,可是本宫又不能上门质问。可是德妃日日对人说是本宫设计的,这时间一长,假的也成了真的了。”

    谢淑妃又朝陈皇后投去一个充满歉意的眼光:“这不,本宫只好将皇后娘娘引过去,当着陛下和皇后娘娘的面,把事情说清楚,本宫可不想背负冤屈。皇后娘娘,您是后宫之主,臣妾要想自证清白,只能找您做见证人了,还请娘娘多多包涵。”

    说来也不是大事,陈皇后也没有损失什么,只不过是平白无故被人利用了一回,心头略有不爽,谢淑妃诚心来赔罪,陈皇后也不会咬着不放。寒暄几句,此事也就算过去了。

    待谢淑妃离去后,临安公主忍不住轻笑道:“不得不说,谢淑妃是比叶德妃聪明多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