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93章 一条绳上的蚂蚱
    待送走了云锦,冯伯脸色瞬间变严肃,当即吩咐道:“去,让叶尚书知道他做了什么好事。”

    尚书府

    “什么!是你贪污了救灾粮?”叶尚书惊得直接打翻了桌上的茶壶。

    噗通!

    工部郎中范大人直接朝叶尚书跪下了:“尚书大人,下官只扣了一点点,没有多少的……”

    至于这一点点是个什么意思,叶尚书自然听得懂。

    “你你你……”叶尚书指着范侍郎的鼻子骂道,“你好大的胆子!连这点救灾粮都贪,你不要命了!”

    范郎中顿时慌了,连忙说道:“尚书大人,下官也是一时糊涂,求尚书大人救救下官,下官来世一定结草衔环,为大人做牛做马,报答大人的大恩大德啊。”

    来世的事情来世再说吧,这一世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叶尚书气的脸色发青:“那你死去吧!你死了,我给你烧纸钱!”

    “尚书大人,您不能不管下官啊,那些银子,下官可一分都没捞着,全部进了您的口袋啊。”

    闻言,叶尚书心下一惊,厉声斥道:“你少胡说八道!什么时候进了本官的口袋了!”

    范郎中唇角轻勾,道:“尚书大人,若不是下官献上厚礼给尚书大人您,您又怎么会安排下官去靖州呢?”

    “你威胁本官!”叶尚书厉声吼道。

    只见范郎中朝叶尚书拱手一拜:“下官不敢,只是下官去靖州前,送了些礼物与大人,自靖州回来后,又以厚礼相送,实不相瞒,下官家中贫寒,这些礼物都是用从靖州得来的。”

    “大人,前两日下官送来的青花瓷花瓶,可还入大人的眼?”

    叶尚书顿时脸色一白,那花瓶眼下可不就是摆在他书房嘛。

    “拿走拿走,通通拿走!”

    范郎中扬眉轻笑道:“尚书大人,送出去的礼哪有收回的道理啊,更何况,即便是礼物收回去了,是您举荐下官去靖州的,这事儿可是做不得假的啊。”

    言下之意,即便是叶尚书将礼物都退回去了,但是一旦范郎中被查出来,到时候一上公堂,他照样会把叶尚书供出来。你退回去又怎么样?现在退,已经晚了!

    叶尚书顿时打了个激灵,嘴唇也跟着发抖:“你这是在威胁本官,我告诉你,本官可是吏部尚书,宫里的德妃娘娘是本官的嫡亲妹子,赵王殿下是本官的外甥,你休想威胁本官!”

    叶尚书原本就无甚大才,就是靠着德妃的关系,才坐上了吏部尚书的位置,德妃和赵王是他最大的依仗。

    正说着,忽然听见管家在门口禀告:“老爷,工部、吏部的几位员外郎求见老爷。”

    “叫他们滚!”叶尚书厉声吼道。

    此次去靖州,主要就是引水之事,因而派出去的基本上都是工部吏部的人,而这些官员中,大部分都是走的叶尚书的路子,厚礼一送,立刻就出现在靖州之行的人员名单中。

    谁都知道,此次靖州之行是立功的好机会,当然不会放过,纷纷偷偷送礼给吏部叶尚书,眼下东窗事发,如何不急,只能找叶尚书救命了。

    范郎中说道:“下官原本还在奇怪呢,明明下官只贪了一点点,怎么会出现那么大的亏空,原来下官拿的都是些皮毛。”

    言语之中,有些淡淡的嘲讽之意。

    每个人贪一点,人数多了,自然就会出现大量的亏空,靖州难民才会涌入京城。

    “尚书大人,你避不开的,那些赃款,基本上都进了您的腰包。”范郎中给了叶尚书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只要收了礼,那就再也逃不开了。

    叶尚书脸色煞白,这些天,赵王被屡屡被朝臣弹劾,堂堂皇子尚且如此,更何况他只是个臣子。若是被人知道,这些贪污公款的官员都是他指派的,而且还是因为他收了人家的好处的缘故,若是此事被揭发出来,他必然会被问罪。

    叶尚书手指握成拳,捏的紧紧的,骨节泛白。他收了多少好处,他自己心里清楚,眼下东窗事发,这些人肯定都会被查,这么多人,只要有一个人说了实话,那他就逃不掉了。

    范郎中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尚书大人,下官听闻眼下这件事情是赵王殿下在查,还请大人在赵王殿下面前为下官说说好话,那些银子,下官真是一分都没拿,全部给了尚书大人您啊。”

    叶尚书冷冷地说道:“你说错了,本官可没拿公款,况且,又不是本官叫你们贪污公款的,有罪的是你们,本官何罪之有!”

    “这……”范郎中连忙说道,“尚书大人,您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下官没落到一点好处,这好处都给了您啊。”

    “你说什么,本官一概不知,你的那些东西,本官自会送还给你,你走吧,今日就当本官没见过你,至于你会不会被查到,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叶尚书极力推开,他可不能混进这团淤泥里了。

    范郎中脸色微变,叶尚书这是要他自生自灭啊。

    “尚书大人,咱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啊,你若是不帮下官,那你也讨不了好!”范郎中急了。

    叶尚书大手一挥:“管家,送客!”

    然后拂袖而去,再也不理会范郎中。

    叶尚书去了书房,看着这些下面的人“孝敬”他的东西,瞬间只觉格外碍眼,这些东西,眼下都成了烫手的山芋。

    这可怎么是好呢?

    叶尚书想了许久,忽然眼前一亮,连忙吩咐管家:“去,给本官准备马车,本官要进宫。”

    他进宫做什么?自然是去找叶德妃。

    要想从此事中抽身,只能让赵王手下留情了,所以他先去找德妃求情,德妃是他的嫡亲妹子,总归会心软的。叶德妃是赵王的生母,母妃发话了,赵王不会不听。

    ……

    范郎中从尚书府出来,回到家中,却被告知御林军统领叶成轩正在前厅等他。

    范郎中面上一喜,只道是叶尚书后悔了,所以派了他儿子过来说和的,毕竟叶尚书既然收了他的银子,那就逃不过的啊。

    “叶统领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啊。”范郎中笑呵呵地上前行礼。

    叶成轩是御林军统领,官居从一品,官位在他之上,因而范郎中面对叶成轩这个年轻人,还得自称下官。

    范郎中热情地上前打招呼,一面又朝一旁的下人吩咐道:“没看见是叶统领吗,还不去拿本官收藏的上好云雾茶来!”

    然而,叶成轩只是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不用了,本统领说几句话就走。”

    范郎中脸色微僵,这叶统领要说什么,不会是威胁他吧。

    “那叶统领坐下说吧。”说完,他就尴尬了,从头到尾叶成轩就没站起来过。

    范郎中面上讪讪的,可是又不能说些什么,按照品阶,叶成轩在他之上,在官言官,总不能说他范郎中年纪大比叶成轩大吧。只是这到底是他的府宅啊,叶成轩也太不客气了吧,他是客人,见到主人,连脚都不肯抬一下。

    叶成轩可管不了那么多,只淡淡地看了范郎中一眼:“方才范郎中去了哪儿?为何你家管家说不知道?”

    范郎中咯噔一跳,叶成轩看他这眼,简直就是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而且不对啊,他方才去的是叶统领的家啊,怎么叶统领会这么问。

    难道说他猜错了?

    “有这么难回答吗?”叶成轩的声音微冷。

    “没有……”范郎中立刻答道,同时心下一紧,一种不好的念头袭上心头。

    叶成轩直直地看着他,眼神淡淡的,流露出丝丝杀气,“范郎中,你最好说实话。”

    “说!”叶成轩一声怒吼,“你贪了多少?”

    范郎中冷不丁被他正一吓,双腿瞬间一软,险些摔倒。

    “叶统领,你误会了,下官怎么敢贪污公款呢,下官没有……”范郎中连忙答道。

    叶成轩眼睛微眯,冷冷地扫了范郎中一眼:“范大人,你觉得你这个样子有信服力吗?”

    “还是你觉得本统领是无意中找上你的吗?若非没有证据,本统领岂会登你家的门?”叶成轩的声音微冷。

    范郎中连忙说道:“叶统领,咱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啊,你可不能拿我出去顶包啊,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工部郎中,哪里有那个胆子贪污那么多公款啊。”

    又四处指了指,哭着说道:“您看看我这家里,简直就是一贫如洗,我是真的没有骗你们,那些银子,全都都换成名贵的东西,送给了尚书大人啊。”

    “尚书大人?”叶成轩眉头微皱,“哪个尚书大人?”

    范郎中哭笑不得:“叶统领,您别和下官开玩笑了,只要您保我一命,我肯定不会乱说话的。”

    叶成轩忽然反应过来了,眼睛一缩:“你方才到底去了哪儿?”

    他忽然想起来,这次去靖州的人员名单,是吏部负责拟定的,而吏部尚书可就是他父亲叶辅霖。尚书大人,那么这个尚书大人,是不是就是他父亲叶尚书。

    想到有这个可能,叶成轩只觉顿时心下一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