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94章 他想将她抢走
    “叶统领,下官方才不是去了您府上吗?叶统领您怎么还和下官打起马虎眼儿了呢。”

    范郎中的声音听在叶成轩的耳中,只觉忽而清晰,忽而模糊。

    叶成轩不自觉地附上了旁边放着的剑。眼睛微眯,“我问你,发往靖州的救灾粮银,都是被谁私吞了?除了你,还有谁?”

    范郎中看了看四周,见四下无人,方才答道:“这些东西,谁不拿点啊,下官只是拿了一点点,而且还全部都给了尚书大人,我是一钱都没留啊。”

    叶成轩眼眸里的冷意越发的浓厚了,范郎中口中的尚书大人,果然是他的父亲,吏部尚书叶辅霖。

    范郎中低声说道:“我真的只是拿了一点点,其他人才贪得多呢。”

    叶成轩手指紧紧的扣着长剑,指节泛白,微微有些颤抖。

    他的父亲是什么德性,他知道,但是不曾想,他的父亲居然这么蠢,亏他还四处查探,帮着赵王洗脱罪名,可是叶家却被拉下水了。

    “写下来!”叶成轩冷声斥道,“贪污公款的都有哪些人,你都一一写下来。”

    范郎中脸色微变:“这……这不太合适吧……”

    写下来的东西,那可就是能成为呈堂证供的啊。

    “写!”叶成轩冷冷地看着他,眼眸中似乎要冒出一团火一般,怒气、杀气,接踵而来。

    范郎中被吓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颗心更是狂跳不止。

    “叶统领,咱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若是我遭殃了,你的父亲叶尚书也讨不了好啊。”范郎中鼓足了勇气说道。

    他就不信了,一旦他被押走了,这嘴巴肯定不严实,一定会将叶尚书供出来的。

    靖州难民一事闹得满城风雨,叶尚书即便是不死,活罪也难逃。

    “本统领叫你写下来!废那么多话做什么!”叶成轩的脸色阴沉,语气很是不善。

    神气什么!你以为你是御林军统领了不起啊!

    范郎中在心里将叶成轩骂了无数遍,嘴上却只得同意:“好,我写,我写……”

    他要是不写,看着叶成轩这样子,似乎能吃了他……

    不多时,叶成轩看着手中的纸张,上面密密麻麻一串儿人名。

    这么多人,都是贪墨的人,怪不得会出现那么大的亏空了,也怪不得他这么久都没有查到,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自然也没有人说实话的。

    “叶统领,我知道的就这些,至于其他人有没有,这下官就不清楚了。”范郎中低声说道。

    呲啦!

    叶成轩手中的纸张被狠狠地揉了一下,页脚处起了好大一个褶子。

    范郎中眼眸微闪,看向叶成轩:“叶统领,下官真的是一钱都没留,您看……还请叶统领帮下官多多美言。”

    叶成轩看也不看范郎中,直接大步离去……

    出了门,骑上马,勒住缰绳,调转马头,随即打马回府。

    然而等叶成轩回到尚书府时,却被告知,叶尚书已经离开了。

    “他去了哪儿?”叶成轩一把拽住管家的衣领,他心头有气,下手甚重,管家只觉脖子都被卡着了,呼吸困难。

    “老爷他……他去了宫里。”管家艰难地说道。

    嘭!

    叶成轩一把甩开管家,管家冷不防直接被摔倒在地。

    叶成轩气的浑身都在发抖,真的他的好父亲,这个时候去宫里还能做什么,还不就是去向德妃诉苦求情嘛。

    有个拖后腿的父亲,这感觉简直就是糟心。

    “轩儿,这是怎么了?”叶夫人正巧路过,看着摔倒在地的管家,只道是管家没伺候好,惹恼了叶成轩。

    叶夫人正色说道:“轩儿,若是这下人伺候不好,直接命人上板子就是,你现在是御林军统领,自己动手就失了身份了。”

    管家吓得脸色苍白,连忙跪地求饶:“夫人饶命,少爷饶命啊,小的知错。”

    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哪儿错了,先这样说着吧。

    “滚!”叶成轩怒吼一声。

    管家连忙连跪带爬走了,少爷正在气头上,他可不得有多远滚多远嘛。

    “轩儿,你怎么了?看你好像怒气冲冲的样子?”叶夫人叹了口气,“也不知最近是怎么了?你妹妹伤了脸,也是天天发脾气,你怎么也是这样?”

    叶夫人的手中还端着药碗,她正准备去给叶蓁蓁送药呢。

    叶成轩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

    “轩儿,我可就指望着你了。咱们叶家虽然是德妃娘娘的娘家,可是不是那些世家贵族,一向被人看不起。镇南王府明明和赵王是姻亲,可是云世子成亲都不给咱们下帖子,摆明了就是看不起咱们。”

    叶夫人絮絮叨叨地说这,书者无意,听者有心,叶成轩心下一惊。

    云世子成亲……可不就是他迎娶谢卿……

    叶成轩方才才压下去的怒火,眼下又忍不住蹭蹭往上冒。

    他绞尽了脑汁,阻止谢卿嫁给云锦,可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眼瞅着两人的婚期将近,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心里干着急,他甚至动过强了她的心思,可是等他有那个心思的时候,谢卿就再也没有出过门,他根本就没有机会。

    而现在呢,明知道他喜欢的女子要嫁给别人了,他却无力阻止,眼下他也没有那个精力阻止,这几日,他一直忙着查证靖州难民一事,不知不觉,明日就是谢卿成亲的日子了。

    叶成轩的手握成拳,握得太紧,导致整个手臂都在颤抖。

    “轩儿,你怎么了?”叶夫人终于停止了絮絮叨叨,她看着叶成轩的状况不对啊。

    “没什么,母亲,我还有事,先走了。”叶成轩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徒留叶夫人一人立在原地,没好气地说道:“我说的话,他到底听到没有啊!”

    ……

    叶成轩明知道眼下赵王的事情要紧,他应该立刻赶去皇宫,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先去了谢府。

    他坐在马上,看着牌匾上的红绸,屋檐上挂着的红灯笼,只觉这红色分外碍眼。

    明日就是谢卿出嫁的日子,谢府门口都已经布置完毕。

    叶成轩死死地瞪着那红绸,恨不得让目光化作火焰,一把烧了这碍眼的红色。

    他怎么可以让他喜欢的女子嫁给别人!

    活了二十多年,女子对于叶成轩而言,不过就是一件衣服,他想穿就穿,不想穿就扔掉,唯独对谢卿不一样,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女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叫谢卿的女子就入了他的眼,入了他的心。

    他总是不自觉地想起这个女子的一颦一笑,她的眼睛像是灵动的泉水,叮叮咚咚会说话。

    她是一个特别的女子,她敢算计他,还将他算计的那样惨,好长一段时间,人们都说他是禽兽,调戏良家女子。

    可是没有人知道,当他听到别人在背后议论,说他叶成轩调戏了谢卿时,他内心居然是高兴的。就好像是小孩子吃了蜜糖一般,甜到了心里。

    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动真心,可是这个女子为什么要嫁给别人,他喜欢谢卿,谢卿应该嫁给他才是!

    叶成轩捏紧了缰绳,他好像狠狠地挥一鞭子,然后冲进去,将谢卿抢走,从此再也不放开她……

    忽然,门开了,叶成轩眉头一皱,那不是谢卿身边的贴身丫鬟灵芝吗?

    灵芝正送一个小厮出来,而那个小厮……

    叶成轩眼眸微凝,他记得那个小厮好像是迎君阁的打杂的小二。

    只见灵芝和那小二有说有笑,说了两句,知道那小二出了门,走远了,灵芝才关门离去。

    叶成轩一个翻身下了马,快步走到那小儿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小二抬眸一看,连忙说道:“这位公子,你有何事?”

    “你方才去谢府做什么?”叶成轩冷眼问道。

    “哦?”小二回头看了看谢府的方向,笑着答道,“公子说谢府啊,谢夫人和郡主喜欢吃我们迎君阁的点心,所以就订了一些,小的是去送点心的。”

    小二抬眸笑道:“公子知道我们迎君阁吧,我们迎君阁的点心在全京城都是很有名的,公子要不要也来尝尝?”

    叶成轩转身离开,丢下一句:“不用了。”

    方才大概是他多心了吧……

    罢了,谢卿,即便是你嫁给了云锦又如何,早晚有一天你还是会属于我……

    叶成轩不知道的是,那小二见他走了,立刻加快了脚步,回到迎君阁中,立刻将方才的事情禀告给冯伯。

    “冯伯,事情就是这样的,恐怕是叶成轩起了什么疑心了。”小二眉头紧皱。

    当叶成轩拦着他的时候,他心里其实紧张极了,但是面上却保持着平静的神色。

    冯伯沉思片刻,道:“无妨,你做的很好,即便是他还是起了疑心,我也有办法,你记住一点,你是迎君阁里的店小二,这就够了。”

    “是,冯伯。”小二点头应下。

    ……

    长乐宫

    赵天麟看着叶尚书,牙关紧咬,目光很不得吃人。

    “本王万万想不到,害本王被人弹劾的人居然是你!”

    这几日,赵天麟的日子相当不好过,永庆帝只给了他三天的时间,可是三天的时间哪里够啊,他几乎三天三夜没有睡觉,才勉强能给永庆帝一个交代,公款中是有亏空,好在是那些东西向来都不是他过问的。但是这些远远不够,说服永庆帝也只是勉强,说服朝臣是万万不能,所以他还在辛苦地查证,到底是谁贪污了公款。

    结果呢?拖后腿的人居然是他万分信任的舅舅……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