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96章 你这个不孝子
    叶成轩却没有再理会叶尚书,目光从赵天麟和叶德妃身上扫过。

    赵天麟眉头微皱,面皮紧绷,一看就是心理憋着火气,而叶德妃则是一脸讪笑,一看就是心虚的表现。

    看见这两人的神情,叶成轩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啊。

    正如他所猜想的那样,叶尚书先是找上叶德妃求情,叶德妃一看是个目光短浅、又护短的人,自然就顺理成章地向赵天麟求情。赵天麟耳根子软,顶多一番苦肉计下来,也就应承下来了。

    叶成轩一把拎起叶尚书的衣襟,大步走到赵天麟面前,正色说道:“王爷,你若是想保住你自己,就只能据实禀告,否则后患无穷。”

    他不会如同赵天麟一般,会心软,他看的分明,靖州难民的事情已经闹得太大了,惊动了永庆帝,惊动了朝野,眼下不知道多少双眼睛正盯着赵天麟呢,更何况还有毅王那边的人,更是指望着赵天麟能犯事呢。

    “你个不孝子,你快放开我!”叶尚书怒道。

    被自己的儿子拎着衣襟跑,他只觉面上无光。

    叶德妃也被吓了一跳,连忙说道:“轩儿,你快放开你父亲,有什么话好好说。”

    叶成轩看也没看叶尚书一眼,松开了手,只是他的动作可算不上轻柔,一松手,叶尚书差点摔倒。

    赵天麟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都知道了?”

    看叶成轩这架势,想来他是什么都知道了。

    叶成轩点了点头:“我也是刚知道不久。”

    他首先要表明,叶尚书做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

    “王爷,这件事情你盖不住的,谁做的谁负责,你不能掺和进去。”叶成轩正色说道。

    赵天麟侧目,看了一眼叶德妃,眼神里写满了无奈。

    他没做过,但是却又不得不为叶尚书这样,否则叶德妃肯定会哭闹的。

    “贪污公款的事情毕竟不是叶尚书做的,只要将收的那些礼,折成银钱还回去,大理寺这边本王稍微打点一番,当不会有事。”

    这是赵天麟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不可能!”叶成轩直接啐了赵天麟一句,“王爷,你想的太简单了,你真的以为只是收了礼这么简单吗?”

    “难道不是?”赵天麟眉头微皱。

    叶成轩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气,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叶尚书肯定是在赵天麟面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你看看这个。”叶成轩从怀中一张纸递给赵天麟。

    赵天麟不明所以,接过一看,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细细一看,都是人名。

    “这不是随本王去靖州的人吗?”

    叶成轩冷笑道,“没错,这些人都是随王爷去靖州的人。”

    冰冷的目光从叶尚书面前扫过,一面说道:“这份名单上的人全部都动了公款,而这些人都是尚书大人安排的。”

    赵天麟只觉浑身一软,猛地将手中的纸扣在叶尚书头上:“这就是你给本王说的,你是受人蒙蔽?”

    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比叶尚书说的严重多了。

    叶尚书根本就不敢看那张纸,连忙爬到赵天麟面前,哭着说道:“王爷,我真的是受人蒙蔽的啊,是有人设计陷害我,故意引我入局的。”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收你是受人蒙蔽的?”赵天麟都忍不住笑了,呵呵呵……

    赵天麟捡起这张纸,指着上面的字,道:“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随本王去靖州的人,除了几个不在里面,其余的全部都在上面。”

    “如果本王没记错的话,去靖州的随行官员,是由你这个吏部尚书安排的吧。”赵天麟冷声斥道,“你到底收了多少礼?一个两个,是你鬼迷心窍,可是十几二十个人,这分明就是你见钱眼开,故意为之!”

    “你当本王不知道,此次靖州之行,都巴望着能立下大功,这些人为了升官发财,自然就不惜拿着厚礼,找上你叶尚书,而你!”

    “你明明知道,这些靖州之行对本王有多重要,可是你呢,你口口声声,你是本王的舅舅,可是你却给本王拖后腿,眼下朝中大臣纷纷弹劾本王,本王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赵天麟厉声吼道,眼眸中仿佛能喷出火来一般。

    “你做下这等事情,如今东窗事发,你还想让本王帮你,你哪来的脸!”赵天麟越说越气愤,“若是本王真帮了你,那本王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明明本王不过是个失察的过错,帮了你,本王就成了包庇之罪,毅王倒是巴望不得呢!你真是要害死本王,你才甘心么!”

    赵天麟越说到后面,就出的气也越发的粗了,胸腔中火气满满,不发不快。

    “王爷啊,我真的知道错了,求王爷宽宥。”叶尚书连连磕头。

    他原想将这事儿给糊弄过去,只要赵王肯帮忙,那他没事了,谁想到突然窜出来一个叶成轩,将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揭露出来。

    “娘娘,娘娘,我求求你,帮我说句话啊,我也都是为了王爷啊,娘娘……”叶尚书见求赵天麟无效,又转而去求叶德妃。

    叶德妃看了看赵天麟那要吃人的脸色,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还没见过这样暴怒的赵天麟。

    “你怎么不早告诉本宫,你居然到了这个地步!”叶德妃瞪了叶尚书一样。

    她也以为事情没这么严重啊,可是看赵天麟和叶成轩这神色,事情只怕是比她想象的严重多了。

    叶尚书脸色一僵,连叶德妃都不帮他了么?

    “娘娘,微臣收的那些礼,可不是为了自己,微臣很多都送进了宫里。”叶尚书指着旁边的花瓶,道,“这花瓶就是别人送给微臣的,微臣想着娘娘是宫中妃嫔,寝殿中可不能空荡荡的,所以就送给了娘娘您啊。”

    顿时,叶德妃也一阵脸红,她怎么也成了收受贿赂的人了。

    “这……这哪能一样啊……”叶德妃支支吾吾地说道,还偷偷看了看赵天麟的神色。

    赵天麟面皮崩的紧紧的,嘴唇更是紧紧的抿着。

    舅舅、母妃,都在给他扯后腿,他还能怎么着!

    “娘娘,我真的知道错了。”叶尚书哭着求道,“娘娘,您知道的,上一次赔了奇珍阁五万两银子,家里就真的没有多少银子了,在官场上处处需要打点,还有娘娘这边,也需要打点,这都需要银子啊,我……我也是逼不得已啊。”

    叶德妃犯难了,叶家什么家底,她自然清楚。

    期期艾艾地看向赵天麟:“麟儿,你也体谅体谅你舅舅,他也不容易啊。”

    “母妃,体谅了舅舅,谁来体谅儿臣?”赵天麟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心口堵得慌,他实在不舒服。

    叶成轩走上前去,朝叶德妃跪下,正色说道:“姑姑,您别为难王爷了,此事王爷办不到,也不能办。”

    “你个不孝子!”叶尚书厉声骂道,“为父将你从小养到大,你居然要害你的亲生父亲,世上哪有你这样的儿子!”

    叶尚书对着叶成轩就是破口大骂,本来他已经说动了叶德妃,说动了赵王,他已经没事了,结果就是叶成轩突然出现,将所有的事情都抖落出来,他真是养了个好儿子!

    然而,对于叶尚书的谩骂,叶成轩根本就没有理会,反而是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就连陛下也上了心,陛下上心的事情,必然会派人查,若是王爷帮着遮掩,一旦陛下查出来,那等待王爷和娘娘的是什么,娘娘可曾想过?”

    条理分明,将事情的严重性剖析开来。

    因为这件事情,永庆帝已经将赵天麟骂的狗血淋头,若是赵天麟真的帮着叶尚书遮掩,那么一旦查出来,赵天麟面对的可不就仅仅只是责骂了。

    这么一说,叶德妃心里开始打鼓了,就连她前几日去求见陛下,结果陛下都不想见她,还让她当众落了面子,若是真出事儿了,那她岂不是很有可能会失宠?

    上一次失宠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叶德妃顿时心下紧张起来了。

    叶尚书心道不好,叶德妃已经开始松动了,连忙说道:“娘娘,微臣是赵王的舅舅,若是将微臣抬出去,肯定有人会联系到赵王头上的,到时候对王爷还是不好啊。”

    此次靖州难民之事,矛头直指赵天麟,即便是将真相揭开,所有都知道是赵王的舅舅做的,赵王的名声依然不好,甚至很有可能还会猜测说,这是赵王推自己的舅舅出来顶包的。

    这么一说,叶德妃又犹豫了,舅舅犯事了,赵王的颜面也不好过啊。

    “就没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叶德妃问道。

    忽然,她眼前一亮:“或者我们找个替死鬼出来顶罪,把你舅舅摘出来?”

    叶成轩和赵天麟都没说话,倒是叶尚书很是兴奋,连忙说道:“这个主意好,只要有人认罪了,那就不会再有人深究了。”

    “王爷,这次去靖州的人员里面,只有工部侍郎简大人不是我安排的,有句话不是叫法不责众嘛,只要咱们推一个替死鬼出来,其他人都不会说什么,只要再封了简大人的口,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叶尚书高兴极了,他找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