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倒是谢雅双手将礼物呈上,笑着说道:“五妹妹,今日你出嫁,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小小礼物,希望你不要嫌弃。”

    谢卿笑着说道:“三姐姐说哪里话,只要是你送的,卿儿都喜欢。”

    说时,接过礼盒,打开一看,只见是一只赤金凤尾玛瑙流苏簪,色泽鲜亮,一看就是上品,谢卿朝谢雅笑道:“叫三姐姐破费了。”

    这只流苏簪价格不菲,谢雅必是花了重金的。

    谢雅笑道:“五妹妹你喜欢就好,说什么破费不破费的。”

    而一旁的谢茹看着,只觉心里有些不快,谢卿和谢雅倒是关系好,方才她送的礼,谢卿连打开都不成,倒是谢雅送的,她笑语盈盈。

    “三妹妹,我们还没向二婶道贺,一起过去吧。”谢茹正色说道。

    谢府里只有谢卿和林氏两个主子,林氏又是长辈,道谢府来做客,合该给林氏道贺才是。

    “大姐姐,我想和五妹妹说一会子话,要不你先过去,我随后再去?”谢雅还想着和谢卿聊一会儿呢。

    “那随便你吧。”谢茹索性就不理会谢雅了,直接拂袖而去……

    谢雅吐了吐舌头:“大姐姐好像很不高兴,她大概是怨上我了吧?”

    谢卿浅浅一笑,道:“没事的,她是在这儿坐的不自在,找个理由离开罢了,你不用管她。”

    “那就不管她了,横竖我也不住在侯府,也用不着向四妹妹那样,对她点头哈腰的。”谢雅笑着说道。

    “四姐姐?”谢卿扬眉说道,“对啊,怎么没见四姐姐前来?”

    梅姨娘没有资格来,但是谢慧还是可以来的啊,连谢雅都来了,谢慧却没有来。

    谢雅低声说道:“我听说是大伯母不让她来的,说是从前她和你起过争执,怕她去了惹是生非,就不让她来。”

    说起这事儿,谢雅就犯嘀咕,“说起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和谢慧起的那点争执不是早就过去了嘛,到底是堂姐妹,前来添妆,也是应该的啊,真不知道大伯母怎么想的。”

    李氏是怎么想的?谢卿眼眸微凝:“或许这是大姐姐的意思。”

    “大姐姐的意思?”谢雅不解,“不会吧,大姐姐虽然是嫡长女,但是她也不至于这样吧?”

    堂妹出嫁,却连添妆都不让来,这个怎么看怎么奇怪啊。

    谢卿莞尔一笑,道:“我猜的,看方才大姐姐遣送二姐姐回府的时候,语气甚是凌厉,颇有大伯母的风采啊。”

    言语之中夹杂着一丝讥讽。同时,谢卿朝灵芝使了个眼色,灵芝会意,悄悄退了出去。

    谢雅点了点头,道:“还真是这样的。不过大姐姐是要当王妃的人,她也即将出嫁,或许是正在学某些东西吧。”

    大越女子出嫁,若想到了夫家执掌中馈,那就必须要学些管家之道。

    “不过,五妹妹,你今日还是谢小姐,明日可就是镇南王世子妃了,在过不了多久,云世子承袭王位,那你可也是王妃呢。”谢雅笑着说道,“我居然有个做王妃的妹妹,想想都觉得三生有幸啊。”

    谢卿脸色一红:“三姐姐你取笑我。”

    谢雅起身,朝谢卿行了一礼:“不敢不敢,臣女可不敢取笑世子妃。”

    “还说没有,三姐姐,你学坏了。”谢卿轻笑道。

    谢雅刚来京城的时候,拘束又害羞,如今倒是落落大方,和从前完全不是一个样了。

    闺房中说说笑笑,林氏则是在正厅招呼忠勇侯府的女眷。

    谢老夫人原本心心念念让谢卿在侯府出嫁,这样就相当于是谢家和镇南王府的联姻,可是林氏和谢卿都拒绝了,这让谢老夫人心头有些不满。

    “全福夫人请的谁?”谢老夫人淡淡地说道,“卿儿是郡主之尊,嫁的人又是镇南王世子,这全福夫人可不能随便了。”

    在谢老夫人看来,这些都应当是林氏这个母亲来打理,但是林氏在京城并不长走动,也没什么交好的夫人,想来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人。

    若是身份低了,谢老夫人就会坚决反对,就由侯夫人李氏来做全福夫人,这样更能拉近谢卿和忠勇侯府之间的距离。

    “全福夫请的是徐阁老的夫人徐夫人。”林氏温声答道,“徐夫人儿女双全,再适合不过了。”

    谢老夫人心下一惊:“徐夫人……你怎么能请到徐夫人的?”

    徐阁老是历经两朝的老臣了,德高望重,徐夫人是徐阁老的发妻,儿女双全,做全福夫人绰绰有余,但是依着徐家的地位,可不是任何人都能请得到的。

    林氏笑着答道:“这还多亏了世子,是世子请了徐夫人来的。”

    这就不奇怪了,云锦是镇南王独子,从前镇南王和徐阁老倒是有些交情。

    徐夫人这个人选,谢老夫人自然是没话说,只得作罢。

    坐在谢老夫人身边的谢茹眼眸却闪过一丝异色,谢卿成亲请了徐阁老的夫人来做全福夫人,那她日后成亲请的全福夫人身份只能比徐夫人高。

    李氏眼眸中闪过一丝嫉恨,看着林氏脸上的笑容,她就觉得分外刺眼,林氏不过就是个寡妇,她的女儿却嫁的高门贵族。

    “怎么没见其他客人前来?弟妹,今日是卿丫头的好日子,要热闹些才好呢。”李氏状若无意,漫不经心地说道。

    谢卿嫁的人是王府世子又怎么样,还不是改变不了骨子里的低贱,出嫁连个客人都没有。

    林氏面上的笑容淡淡的,道:“卿儿成亲,来多少客人不关键,只要是诚心来恭贺就好。”

    心不诚,那就是来了也没啥意思,就比如说李氏这样的。

    李氏脸色微变,从前弱弱柔柔的林氏,现在也会说话带刺了!

    正说着,忽见丫鬟领着安夫人和安凤盈过来了。

    “凤盈给夫人道喜了。”安凤盈笑语盈盈地朝林氏行了礼。

    林氏连忙笑着虚扶一把:“多谢多谢。”

    安夫人也朝林氏笑道:“谢夫人,恭喜恭喜。”

    “多谢安夫人。”林氏笑着回了一礼。

    “盈儿一早就说,郡主出嫁,她要来给郡主添妆,只是今日出门的时候,谁知道马车出了点问题,就来迟了,还请谢夫人不要见怪。”安夫人说话很是和气。

    林氏笑道:“不见怪,不见怪,安夫人快请坐,来人,给安夫人上茶。”

    安凤盈笑嘻嘻地说道:“夫人,凤盈先去看看卿儿。”

    “彩霞,带安小姐去卿儿房中。”

    林氏刚吩咐完,却见安凤盈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不用了,凤盈知道路,自己去就行了。”

    谢老夫人瞧着安凤盈和林氏这般熟络的样子,心下又忍不住思量,看来谢卿和安凤盈的关系很是不错啊。

    安凤盈的父亲是御史大夫,虽然官职不高,但是为人正直,颇得帝心,在御史中,倒是个重要的人物。

    谢老夫人朝林氏笑道:“从前卿儿性子沉闷,总是不爱出门,倒是没想到和安小姐这般谈得来。”

    姑娘家如若不是谈不来,安凤盈也不会上门来给谢卿添妆了。

    安夫人笑着说道:“是郡主不嫌弃盈儿。”

    安凤盈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过于直爽,和她爹安御史一个样,因而在京城中人缘并不算好。

    谢老夫人笑道:“安夫人客气了,老身看安小姐是个很不错的姑娘,不知道哪家儿郎有福气能娶到安小姐。”

    安夫人脸色微变,“谢老夫人说笑了,妾身膝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想多留她两年。”

    言下之意,暂时不会考虑安凤盈的婚事。

    忠勇侯府世子谢承嗣可还没有订亲,谢老夫人打的什么主意,安夫人自然听得明白,安家没有这个打算,直接就婉拒了。

    谢老夫人讨了个没趣儿……

    “夫人,临安公主驾到。”忽然有丫鬟来报。

    临安公主来了!

    安凤盈的到来顶多让谢老夫人有些诧异罢了,但是临安公主来了着实让人惊讶。

    临安公主是陈皇后的嫡出公主,可不是任何人都能请得动的。

    林氏连忙说道:“快带我过去。”公主驾到,女眷是要过去接驾的。

    话音刚落,只见临安公主已经走了进来,笑道:“今日是郡主大喜之日,本公主是来给郡主添妆的,夫人不必客气。”

    “参见临安公主。”众人纷纷朝临安公主行礼,她是嫡出公主,身份在所有人之上。

    临安公主摆了摆手,笑道:“都起来吧。”

    又朝林氏笑着说道:“本公主今日是来给郡主添妆的,这是母后让本公主带给郡主的礼物。”

    说时,就有宫人将礼物呈上。

    陈皇后和临安公主都来赐下礼物来,这让林氏受宠若惊,连忙行礼谢恩:“多谢皇后娘娘、多谢临安公主。”

    临安公主笑着摆了摆手:“夫人客气了。快带本公主去看看新娘子。”

    林氏连连点头:“妾身带公主前去。”

    临安公主身份不必常人,自然要林氏亲自带她过去。

    两人走后,谢老夫人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临安公主和谢卿关系也不错?

    这个谢卿看着是得罪了很多人,但是她却又和很多人交好,这一点倒是着实让她惊讶。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