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09章 一个女人的恨
    对于叶德妃来说,谢淑妃已经成了条件反射般的存在,只要是一说是有人陷害她,她脑子里有且仅有的人就是谢淑妃。

    对,没错,一定是谢淑妃在害本宫!

    “麟儿,你去告诉陛下,都是谢淑妃算计本宫的。”

    叶德妃说的最多的人不是谢淑妃,就是陛下,她将谢淑妃看做是毕生的死敌,将陛下看做是她此生的依靠。

    赵天麟瞬间觉得想吐,叶德妃能不能动一下脑子!

    “母妃,没有证据父皇不会信的,您忘了之前的教训了吗?”

    之前,叶德妃兴冲冲地跑到永庆帝面前,口口声声说是谢淑妃和毅王设计陷害赵王,结果呢,最终丢了颜面的还是叶德妃自己。

    那一次可比这一次要严重多了,这一次是太后训她,而上一次是永庆帝训她,叶德妃想起这事儿来,面上就讪讪的。

    “是与不是,现在都不好说,姑姑,您已经被太后禁足了,您就安心待在长乐宫。”叶成轩又朝赵天麟正色说道,“王爷,姑姑在禁足,你我都不能停留太长时间,该走了。”

    赵天麟也巴不得离开,他现在急需要缓一缓,立刻行礼告退:“儿臣告退。”

    叶德妃眼巴巴地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头很不是滋味儿。

    ……

    瑶华宫

    谢淑妃的对面坐着一位宫装女子,女子脸色微微泛白,脸颊瘦削,有大病初愈之相。

    “柳妃,这件事情你真是做的太好了,你是没看见德妃那神情,真是笑死人了!”谢淑妃勾唇笑道。

    没错,对面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小产的柳妃。

    柳妃扬唇轻笑道:“全赖娘娘筹谋。”

    她的嘴唇泛白,明明是在笑着,但是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温度。

    柳妃轻轻抚上自己的小腹,这里曾经有个孩子,可是现在他已经化成了一团血水。

    她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就没有了,是谁害了她的孩子,是德妃!

    “本宫不过就是给你出了个主意,最关键的还是柳妃妹妹你自己。”谢淑妃的红唇高高扬起,勾起一个美丽的弧度。

    人人都以为她和叶德妃只见是不死不休,所以叶德妃一出事,必然会怀疑是她的算计,但是任谁都想不到这一次算计叶德妃不是她谢梓倩,而是眼前这位刚刚小产还未痊愈的柳妃。

    “就连本宫也想不到,长乐宫里居然还有柳妃妹妹的人,而且叶德妃还浑然不知。”

    柳妃淡笑着说道:“娘娘,咱们都是深宫里的女人,在长乐宫中安插一两个自己的人,这也不是什么让人惊奇的事情。”

    见谢淑妃的眼眸有异,柳妃连忙说道:“但是娘娘您千万不要怀疑臣妾在您的瑶华宫也安排了人,臣妾既然决定效忠娘娘,就绝对不会对娘娘有异心,还请娘娘放心。”

    “柳妃妹妹多虑了,你给本宫送了如此大礼,本宫心中感激着呢。”

    谢淑妃心里没有疑虑是假的,投诚这种事情,未必都是真的,人与人之间,又特别是在深宫中,保持一份戒心是必备的。

    柳妃心知谢淑妃并没有信任她,又继续说道:“娘娘也知道臣妾虽然是姓柳,但是却是柳家的庶女,从前在家中时,就不得宠,父亲舍不得将嫡女送进宫中,所以才将臣妾送入宫的,臣妾身份低微,也不敢有妄想,原本就只求能在这后宫里生存下来。”

    手再次抚上自己的小腹,“臣妾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孩子,心里欢喜,有了这个孩子,臣妾的后半生也就有指望了,不管是男是女,臣妾总归是有个孩子了。”

    语气忽然变得悲凉起来,“臣妾没有想过和任何人争,只想有个孩子,可是有人却偏偏容不下。娘娘知道吗?臣妾后来渐渐清醒,查出下手的人是德妃,臣妾当时就想将真相说出来,凭什么德妃杀了臣妾的孩子,她还能逍遥自在,可是臣妾的父亲却不让臣妾说,臣妾要是敢说,他从此就再也不管臣妾了,任由臣妾在后宫中遭人欺凌!”

    闻言,谢淑妃眉头一皱,当初柳妃小产,矛头可是指向她的啊,她还被禁足了。想起那一段经历,谢淑妃就不那么愉快了。

    柳妃起身,朝谢淑妃跪下,道:“娘娘,臣妾不是要陷害您,臣妾也想说出实情,可是父亲威胁臣妾,臣妾当时处境堪忧,实在是无力与德妃抗衡,所以只能闭口不言,还请娘娘恕罪。”

    谢淑妃唇角勾起一抹淡笑,缓缓将她扶起来,笑道:“都是过去的事了,既然都过去了,妹妹也无需再提了。”

    柳妃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番谢淑妃的脸色,见她神色还算正常,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臣妾多谢娘娘。”

    “你方才说护国公不让你说出实情,柳家已经成了赵王一脉的人了?”谢淑妃关注的重点在这里。

    护国公是军功起家的,手里到现在为止还握着一部分军权呢,他的势力可也不小啊,如果落入赵王之手,那对毅王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柳妃正色答道:“是的,父亲认为臣妾的嫡妹柳青萝之死和谢家的姑娘有关,所以一气之下就投靠了赵王和德妃。”

    谢淑妃脸色一沉,“本宫还以为护国公两不想帮呢!”

    从前她也不是没有拉拢过护国公,甚至从前还动过让赵天毅迎娶柳青萝做正妃的念头,只是当时护国公府拒绝了,说是柳青萝不嫁皇子。她还当护国公是坚决的中立,只忠于皇帝,不掺和夺嫡之争呢。

    结果呢?护国公居然投靠了赵王和德妃,委实气人!

    柳妃唇角勾起一个弧度,道:“娘娘,臣妾既然投靠娘娘,那就会全心全意为娘娘做事,娘娘放心,护国公府有什么动向,臣妾一定禀告娘娘。”

    谢淑妃的目光落在柳妃身上,“你恨护国公?”

    柳妃摇了摇头:“不,臣妾不是恨护国公。”

    “臣妾是恨整个护国公府!”柳妃咬牙说道,“就因为臣妾是庶女,所以就只能是棋子,护国公还责备臣妾没能保护好柳青萝,害她失了清白没了性命。可是他怎么不想想,若不是柳青萝自己作孽,非要去算计别人,怎么害自己没了性命?”

    说起这事儿,柳妃就满脸怒容,“臣妾已经是陛下的妃嫔了,可是仍然要处处受柳青萝的威胁,是她威胁臣妾帮着她算计谢卿,结果她有此结局,那是她自己作孽,还连累臣妾!”

    “臣妾是庶女,可是臣妾也是人啊,护国公府作践臣妾,臣妾如何不恨啊!”柳妃的眼眸中写满了恨意,她的手指紧紧地捏着绣帕,几欲将其撕破,指节泛白,正如她苍白的脸色一样。

    谢淑妃将柳妃的反应看在眼里,道:“柳妃,你可想好了,你的父亲投靠了德妃,而你却投靠本宫,还要本宫的内应,你这可是出卖你的父亲。”

    柳妃稍微收敛了几分情绪,正色说道:“臣妾给娘娘的这份礼物就是为了向娘娘表示臣妾的决心。臣妾从前如有得罪之处,还请娘娘大人有大量,不要与臣妾计较,从今往后,臣妾必会为娘娘马首是瞻,只要娘娘不会嫌弃臣妾身份低微,为人愚笨。”

    谢淑妃扬唇笑道:“柳妃妹妹你这是谦虚了,你若是为人愚笨,那德妃那个蠢货就是蠢笨如猪了,况且什么身份低微,柳妃妹妹你忘了,你现在不是护国公府的庶女,你是陛下的柳妃,这地位在后宫中可是不低的呢。”

    按照后宫等级,四妃之下就是妃位,然后再是嫔位等,柳妃列于妃位,身份确实不低。

    “那娘娘您是愿意接纳臣妾了?”柳妃面上一喜,连忙向谢淑妃行跪礼,“臣妾多谢娘娘,从此臣妾就是娘娘的人了,臣妾若是说什么赴汤蹈火之类的话就虚了,今后但凡娘娘有吩咐,臣妾一定义不容辞。”

    谢淑妃点了点头,笑道:“柳妃妹妹快起来,只要柳妃妹妹是诚心待本宫,本宫自然不会亏待你。”

    柳妃笑着说道:“多谢娘娘,臣妾只愿娘娘您能成为大越最尊贵的女人,到时候让臣妾的位份在那德妃之上,臣妾就心满意足了。”

    她只要报复德妃,就足够了。

    谢淑妃扬唇笑道:“妹妹想要压德妃一头,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

    柳妃眉头微皱:“娘娘的意思是?”她心下有些不解。

    “德妃能走到今天,靠的是陛下的恩宠,柳妃妹妹你若是想夺得这份恩宠,倒也不是难事,本宫可以帮你。”谢淑妃唇角扬起一份诡异的笑容。

    “娘娘说的可是真的,不是安慰臣妾的?”柳妃不理解,恩宠不是后宫里每个女人都想得到的吗?既然谢淑妃有办法,为何自己不用,反而是眼睁睁看着叶德妃宠冠后宫呢?

    谢淑妃轻笑道:“当然是真的,本宫的确有办法。”

    目光落在柳妃微皱的眉头上,谢淑妃心下明了,道:“你是不是在想本宫既然有办法夺得恩宠,为什么自己不用?”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