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老夫人来了……

    谢卿唇角扬起一抹讽刺,道:“老夫人大概是想重修旧好。”

    林氏愕然:“当初我们母女离开侯府,这是老夫人亲口同意的,这会儿来重修旧好做什么?”

    对于谢老夫人这个婆母,大房李氏这个大嫂,林氏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他们是怎么对待她们母女的,林氏可都记着呢。

    泥人也有三分性子,林氏也不例外。她从来不抱怨,但是未必就意味着,她心里没有气。

    “让她们去前厅等着,另外,告诉世子一声,他不用过去了。”谢卿吩咐道。

    这点小事,还是她自己来处理就好。

    谢卿朝林氏笑道:“母亲,卿儿可以应付,您不去也可以。”

    林氏摇了摇头:“我还是过去一趟,虽然母亲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过去看看比较好。”

    谢卿也不反对,只笑着说道:“那我们过去吧。”

    前厅

    谢茹扶着谢老夫人坐下,朝小弯说道:“去催催你们小姐和夫人,老夫人在这儿等着呢。”

    小弯淡淡地答道:“谢大小姐,请称呼我们小姐为世子妃。”

    一句话让谢茹脸色一僵,这个丫鬟居然嘲笑她不懂规矩。镇南王府的品级极好,因而镇南王世子妃的品阶堪比皇子妃。既然她已经嫁给了云锦,那么这称呼就该是世子妃了。

    小弯虽然没有灵芝口齿伶俐,但是也不是泛泛之辈。

    谢茹是谢淑妃亲自调教出来的人,自然是懂的这个规矩的,只是她不愿在谢卿之下,更何况她和赵天毅的婚事也近了,过不了多久,她就是毅王妃了,品级在谢卿之上,这个时候,她并不愿以世子妃称呼谢卿,可是没想到居然被一个丫鬟抓了错处。

    “茹儿,你坐着等一会儿。”谢老夫人发话了。

    谢茹压下心头的怒气,朝谢老夫人点头笑道:“是茹儿急躁了。”

    心中不断地提醒自己,她是毅王妃,甚至是太子妃、皇后,与这么一个小丫鬟计较,岂不失了自己的身份。

    小弯静静地侯在一旁,看也没看谢茹一样,她才不管谢茹心里想什么呢,反正谢茹也不能生吃了她。

    不多时,谢卿扶着林氏缓缓走了进来。

    “老夫人。”林氏朝谢老夫人福了福身,而谢卿又品级在身,只是唤了一声老夫人也就罢了。

    按照规矩,谢卿是世子妃,镇南王府的品级又高于其他王府,因而她不行礼也是合乎规矩的,谢老夫人也没多说什么。

    “卿儿在王府可好?”谢老夫人问道。

    谢卿淡笑着答道:“多谢老夫人关系,卿儿很好。”

    谢老夫人点了点头,“那就好,你父亲只有你一个女儿,你如今嫁的良人,你父亲在九泉之下也是高兴的,你回头该去给你父亲告诉这个好消息才是。”

    “这是自然,家中有供奉父亲的灵位,卿儿出嫁之日,就已经焚香烧纸告知父亲了。”谢卿答道。

    谢老夫人满意地点头笑道:“卿儿,看到你嫁得好,祖母心里也高兴,只是你嫁入王府了,你母亲林氏就孤身一人了,难免有些不像样子,所以林氏,既然卿儿已经出嫁了,你就搬回侯府吧,虽说分了家,但是你一个人在外到底不成样子。”

    林氏刚想说话,却被谢卿拉住,谢卿抬眸轻笑道:“大姐姐你没有转告老夫人吗?卿儿嫁去王府,母亲会跟着搬去王府同住,就不劳老夫人担心了。”

    她就知道,谢老夫人肯定是来示好拉拢她的。端看昨日谢淑妃那样就知道了。谢淑妃借着她是谢卿的姑姑的名号,可劲儿地套太后欢心,而谢老夫人也不例外,她出嫁了,就想接回林氏,这样在外人看来,就没有之前的分家一事了。

    谢茹连忙说道:“五妹妹,虽说王府中没有其他长辈,但是你到底是嫁去王府的,连二婶也一并带过去,到底会引来微词,姐姐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谢茹一副苦口婆心,我是为你好的样子。

    “大姐姐说笑了,哪里来的微词?”谢卿淡淡一笑,道,“这是世子提出来的,说是我的母亲就是他的岳母,是长辈,做晚辈的孝顺长辈,谁能还说个不字?”

    谢卿眨巴眨巴眼睛,朝林氏笑道:“母亲,您的女婿想好好孝顺您,您说好不好?”

    林氏眉里眼里都是笑,连连点头:“你们都是好孩子。”

    云世子提出要将自己的岳母迎入府中照顾,旁人知道了,也只会夸云世子孝顺谦和,怎么会说别的呢?

    谢茹不死心,继续劝道:“五妹妹,虽然是世子提出来的,这是好意,但是你还是得要顾全大局啊,镇南王和王妃早逝,王府中也没个什么长辈,你和二婶都住进王府,那会有你们母女将王府据为己有的嫌疑的。”

    “二婶儿,为了五妹妹的名声考虑,您还是和我们回侯府吧。”谢茹直接朝林氏说道。

    谢茹是个聪明人,她知道林氏的软肋是谢卿,所以她不和谢卿说,反而是对林氏说。

    “大姐姐你想多了。”谢卿的眼眸微冷,“连世子都不曾有这样的顾忌,大姐姐你顾忌这些做什么。”

    话句话说,谢茹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你又不是王府中的人,你担心个什么劲儿。

    “再说了,京城里谁不知道,谢家二房已经分家分出去了,我母亲虽然没有儿子,但是还有我这个女儿在呢,母亲不跟着我住在一起,反而是去了别处,这传了出去,岂不是说我谢卿不孝?”

    谢卿朗声说道,忠勇侯府和她们母女再无关系,林氏回侯府,那才是去了陌生的地方呢。

    “你……”谢茹气竭,她不得不承认,这嘴皮子的功夫,谢卿确实厉害。

    谢卿没再理会谢茹,只是抬眸看向谢老夫人:“老夫人,覆水难收,卿儿劝您,还是放弃这样的念头吧,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谢老夫人想拉拢谢卿,拉拢镇南王府,但是谢卿很明确地告诉她,不可能,所以为了她们能相安无事,以后还是不要瞎折腾了,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重修旧好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五妹妹,你这是什么话,这是你祖母,你的亲祖母!”这个时候了,谢茹还不忘端出大姐姐的款儿。

    谢卿眉梢微挑:“我知道啊,就因为老夫人是我父亲的母亲,所以我才好好说的。”

    她压根就没有称呼谢老夫人是祖母,而是我父亲的母亲,言下之意,不要扯什么祖孙情,根本就没有的东西,不过就是粉饰太平罢了。也亏的谢老夫人是谢二爷的生母,若是别人,谢卿说话可不会这么客气,送你一句“想得美”还差不多。

    谢老夫人阴沉着脸,冷冷地看向谢卿,手中的佛珠快速转动。

    其实她心里清楚,谢卿从离开侯府那一日开始就已经与侯府撕破脸皮了,只是她以为只要她愿意给谢卿一个台阶下,重修旧好不是难事,只是没有想到,台阶她给了,但是谢卿不接。

    “看来,是老身多虑了。”良久,才听谢老夫人轻轻吐出一句话来。

    谢卿当然知道谢老夫人内心是不悦的,这话说的极为压抑,当下嫣然一笑,道:“卿儿就知道老夫人最是明事理,当不会强求。”

    这样就对了嘛,打消那些不该有的念头,相安无事,这样最好。

    谢茹眉头一皱,连忙说道:“祖母,茹儿想和五妹妹单独说两句。”

    又朝谢卿说道:“五妹妹,到底都是堂姐妹,说些私密话,你总不会拒绝吧?”

    谢卿莞尔一笑:“当然。”她倒是想听听谢茹想说什么。

    今日陪谢老夫人一起来的人,就只有她谢茹,谢茹既然来了,总得说两句才是,不然岂不是白来一趟。

    “小弯,灵芝,你们好生伺候母亲和老夫人。”谢卿吩咐道,有灵芝和小弯两个人在,不怕谢老夫人对林氏做什么。

    谢卿和谢茹去了后院,一下子谢茹的脸色就变了,神色严肃:“五妹妹,你可知道在你成亲的那一日发生了什么?”

    “什么?”谢卿眉梢轻轻挑起。

    “吏部叶尚书被揭发收受贿赂,导致靖州饥荒,难民涌入京城,陛下下旨,将叶尚书收押天牢。叶尚书可是赵王的舅舅,眼下叶尚书入狱,赵王也屡屡被朝臣们弹劾。”

    谢卿听得出谢茹的语气里洋溢着得意与愉悦。

    谢卿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么大的事情,我自然听说了。可是这和我也没关系啊?”

    我当然知道了,这事儿就是我的人安排的。

    从表面上看,当然和谢卿没有关系。

    谢茹唇角轻勾:“五妹妹,你的小姑子云芷絮云小姐可是赵王的未婚妻,眼下赵王已经成了朝堂上的众矢之的,朝中大臣都纷纷对赵王表示不满,你难道就不为自己的将来想想?”

    谢卿很是配合的把头一低,没有说话。

    “五妹妹,我也是为了你好,毅王上位已经是指日可待,你本是毅王的表妹,只要在这个时候你站在毅王这边,一旦他日……到时候你的日子也好过。”谢茹说的隐晦,言下之意,谢卿只要站在毅王这边,那就是从龙之功。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