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尚书虽然不聪明,但是他惜命啊,事关自己的额生死,他难得的通透了一回。

    “不孝子,你这是帮我呢,还是害我嗯!”叶尚书已经不信任这个儿子了,从叶成轩说要将他收礼的事情禀告陛下开始,他就非常不喜欢这个儿子。

    他觉得这个儿子已经有些六亲不认了。

    叶成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淡淡地说道:“你觉得是死了好,还是说着好?”

    “这还用说嘛,当然是活着了。”叶尚书没好气地说道。

    若是连命都没有了,哪里来的荣华富贵,哪里来的锦衣玉食。

    “听着,你若是想活着,就照我说的做,只要保住了赵王,你的这点小罪就好办了,你很快就能出来,但是你若是不照我说的做,等待你的就是陛下的赐死圣旨了。”

    闻言,叶尚书心头一骇,“陛下……陛下他不会杀我的吧,我没犯多大的事情啊,我收的那些钱,全都在家产中了啊,我……”

    “陛下现在是没下旨说要杀你,但是毅王的人天天上折子,要砍了你的头。”叶成轩凉凉地说道,语气轻巧而平缓,丝毫没有半分地紧张。

    叶尚书脸色唰的一白,愣了半刻,立刻大声喊道:“你要救我啊,轩儿,你一定救我啊,我是你父亲啊。还有赵王,轩儿,你告诉赵王、告诉德妃娘娘,一定要救我啊,这些年我没少给赵王出力啊,还有娘娘那里,我没少送银子去啊。”

    他觉得他为了赵王和德妃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他们一定要救他啊。

    “我方才的话,你没听明白吗?”叶成轩并没有过多的理会他,只是淡淡地说道。

    叶尚书连连点头:“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你放心,我一定照做,轩儿,那你一定要救我出去了,我不要待在这里了。”

    然而叶成轩已经转身离开了,只留给他一个黑色的背影,像夜色一般的黑色。

    怎么取舍,叶成轩一向都是看得最透的人……

    叶成轩出了天牢,就去了赵王府。

    “事情已经都安排好了,王爷,可以行动了。”

    赵天麟却是眉头微皱:“表哥,你觉得这样能行吗?我始终觉得有些不妥。简大人为人正直,在朝中的风评一向很好,若说是他做的,只怕朝中大臣未必会信啊。”

    叶成轩正色说道:“王爷,我们不是要满朝文武相信,只要陛下相信,那此事可成。”

    “父皇向来英明,他若是不信呢?那我们要是这么做了,只怕父皇那里必然不好交代。”赵天麟皱着的眉头,几乎可以夹死苍蝇了。

    “表哥,我总觉得这样做风险太大了。若是稍有不慎,满盘皆输。眼下毅王搭棚施粥,满朝文武无不夸他仁厚贤能,而我却被朝臣们弹劾,若是再闹出事情来,只怕满朝文武都要对我指指点点了。”

    赵天麟从来都不是一个胆大的人,他做事从来都是力求稳妥不出任何差错,虽然凡事皆有风险,但是这一次的事情,于他来说风险太大。

    叶成轩劝道:“王爷,眼下已经是无计可施,若是不这么做,王爷就会一直这样沉寂下去,毅王此次更是卯足了劲儿地要王爷你挤下去,难道王爷你还天真的以为,只要你什么不做,你仍然有机会坐上太子之位吗?”

    不可能,一直停留在原地,没有政绩,没有功劳,凭什么能当储君。

    “只要父皇还宠爱着母妃,那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赵天麟轻咬唇角。

    要坐上太子之位,有三种可能,要么是名正言顺的嫡子,大越律法,太子当立嫡立长。要么就是有杰出的政绩,军功,坐上太子之位,让满朝文武心服口服。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赵天麟想象的这般,靠得宠的母妃。

    叶成轩苦笑一声,道:“王爷以为这些年姑姑还不够得宠吗?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陛下先是将家族势力强大的女子赐给王爷为妃,还让王爷有立功的机会,除李穆,平靖州,这些都是陛下给王爷的机会,王爷要是抓紧了这些机会,自然能坐上太子之位,但是若是办砸了事情,那就难说了。”

    永庆帝不是为色所迷的皇帝,他宠爱德妃,所以给了赵王机会,而这些机会至少毅王不会有。派赵天麟娶靖州,这已经是帝王的恩宠了。

    “那……只要母妃复宠,那父皇还会给我机会的。”赵天麟连忙说道。

    别人都是母凭子贵,而到了赵天麟这里就是子凭母贵。

    叶成轩无奈地摇了摇头,厉声说道:“王爷,你这是小瞧了谢淑妃!姑姑这次禁足,就是谢淑妃的功劳,她能让姑姑禁足一次,就能让姑姑禁足第二次。”

    谢淑妃可不是吃素的,甚至若是逼急了谢淑妃,直接一刀杀了叶德妃都是可能的。

    “王爷,你将所有的底牌都压在姑姑那里,根本不可行。”叶成轩正色说道。

    倘若叶德妃聪明一些,那倒还有可能,但是很显然,叶德妃和叶尚书的头脑是一个水平,做事完全不用思考,说风就是雨,能在后宫中生存下来,也还真的是她运气好。

    这一点,很可惜,赵王看不明白,叶成轩苦劝:“王爷,您不能再犹豫了。”

    叶成轩快步走到赵天麟跟前,一字一句地说道:“王爷,你若是任由靖州之事就这么过去了,我敢保证,你终生都会背上这个污点,内阁大臣,满朝文武都会记得您身上有这个污点,到时候即便是陛下宠爱姑姑,要立您为太子,满朝文武都会反对的。”

    满朝文武都反对他做太子……

    赵天麟脸色煞白,他不敢想象,这将是怎样的情景,如果真是这样,那他还有脸面站出来说,我会是一个好太子吗?

    大概是做不到吧,羞愧都羞愧死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吧。

    “王爷,现在什么都安排好了,只需放手一搏。”

    赵天麟深呼吸一口气,摆手说道:“表哥,你别说了,照你的意思做吧,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末了,又加了一句:“但是一定要小心,如果事情败落,你我只怕就从此再无翻身的可能了。”

    叶成轩方才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发现整件事情,一直都是他在安排,而赵天麟并不是特别赞同。

    叶成轩走后,赵天麟又是辗转反侧,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他实在是担心啊,每次他心不安的时候,他都会去找云芷絮,这一次也不例外。

    云芷絮对于赵天麟的到来,很是高兴,“天麟哥哥,你来了。”

    笑语盈盈,好像她知道他要来一般。

    “絮儿,你还没睡啊。”赵天麟想起上一次,也是深夜的时候,他来的,她也没有睡。

    云芷絮轻叹一声,道:“天麟哥哥,絮儿时时刻刻都在盼着你来。”

    上一次是恰好她没有睡,而这一次,则是自从那一夜之后,她就刻意地晚睡,她想赵天麟会不会又突然出现,她在等他。

    “天麟哥哥,你先坐下,我去给你倒茶。”云芷絮说时就要从赵天麟身边走开。

    赵天麟一把拉住云芷絮,柔声说道:“絮儿,我不喝茶,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话。”

    云芷絮回眸一笑,乖巧地点头说道:“好啊,天麟哥哥,外面冷,我们坐床上说吧。”

    赵天麟点了点头,两人相对坐在床边,云芷絮抬手将赵天麟紧皱的眉头抹开,道:“天麟哥哥,你心里不安?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是因为叶尚书和德妃娘娘?”语气里满满都是心疼。

    云芷絮用了六年的时间了解赵天麟,他的一个皱眉,一个抬手,她都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絮儿,如果我一无所有了,你还会在我身边吗?”赵天麟看向云芷絮。

    他心里很害怕,如果事情败落,他或许将一无所有,他不敢想象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还有什么东西是他能拥有的,会是云芷絮吗?

    云芷絮果然没有辜负他的希望,重重地点了点头:“天麟哥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她从镇南王府逃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只剩赵天麟了,赵天麟是她的依靠,她绝不能失去他。

    “天麟哥哥,你忘了,絮儿……”云芷絮脸色微红,“絮儿已经是你的人了,怎么会离开你呢?”

    是了,云芷絮已经将她最重要的东西给了他,她是他的人了。

    “絮儿。”赵天麟将云芷絮紧紧地搂在怀里,“只有你能让我安心。”

    于赵天麟而言,云芷絮是她的安心药丸,只要有她在身旁,他的心不管如何的焦躁不安,都能在她面前瞬间平息。

    “天麟哥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能和絮儿说说吗?”云芷絮问道。

    赵天麟这才将叶成轩的安排一五一十地告诉云芷絮。

    “絮儿,这个法子太冒险了,所以我很担心,但是我又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这么做。”

    “天麟哥哥,絮儿觉得这个法子并不算太冒险。”云芷絮唇角微微扬起,“哥哥他本来就和李家的关系很微妙,陛下不会不知道,只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不能将哥哥怎么样,若是眼下天麟哥哥你将证据送到陛下面前,陛下必然会龙颜大悦。”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