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24章 云锦可能有危险
    “絮儿,你的意思是父皇他一直都想除掉云世子?”赵天麟眉头微皱,真的是这样吗?

    “陛下的心思,絮儿哪里知道,不过若是陛下恨透了李家通敌叛国,哥哥却为李家求情,陛下必然不高兴。”

    云芷絮唇角轻轻勾起,只要云锦死了,那她就安全了,虽然她也姓云,但是她已经是赵天麟的人了,赵天麟的身心都是她了的,只要她牢牢地把握好赵天麟,日后换个身份,她一样可以滋润的活着。

    “天麟哥哥,还有一事也可见端倪,哥哥已经及冠,按理是可以承袭王位的,但是陛下却连提都没有提,倘若陛下真的对哥哥好,怎么会不让哥哥承袭王位。”

    云芷絮正说着,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脸惊恐,“陛下,陛下不会是想废了镇南王王位吧?”

    赵天麟也是心下一惊:“废除王位,这……这不太可能吧……”

    先镇南王云卓可是从前和先帝一起打下大越江山的人,而镇南王的王位也是先帝恩赐的,这传至第二代,就要废除王位,这也太快了吧。

    “这也只是我胡乱猜测的,我只是想着陛下若是没有要废除王位的意思,那怎么会从来不提让哥哥承袭王位呢?”

    云芷絮一面说着,一面用余光小心翼翼地打量赵天麟。

    只见赵天麟眉头紧皱,嘴唇紧抿,云芷絮在心头笑了,赵天麟已经信了。

    对于赵天麟这个人,云芷絮是最了解的,他很容易动摇,当他如此神情的时候,就代表他内心其实已经信了……

    赵天麟回过神来,正对上云芷絮温柔的双眸,口中轻叹一声:“絮儿,要是没了镇南王府,你该怎么办呢?”

    云芷絮的双眸顿时泪光点点:“镇南王府里已经没有絮儿的立足之地了,天麟哥哥,你不用考虑絮儿,絮儿只要有你就万事足矣。”

    镇南王府又是她的,那是云锦的,她管镇南王府会不会被废除。

    赵天麟抱紧了云芷絮:“絮儿,我会好好待你的。”说时,吻了吻她的发间。

    云芷絮唇角高高扬起:“絮儿相信天麟哥哥。”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况且已经有过一次了,两人很自然的就滚做了一团……

    翌日清晨赵天麟方才离去。

    云芷絮还躺在床上,看着满身的痕迹,想起昨夜的种种,唇角忍不住高高扬起,她是赵天麟的人了,而且云锦也快完了,到时候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牵制她了,只等赵天麟坐上那个位置,她就算熬出头了。

    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已经两次了,这里会不会有个孩子呢?

    云芷絮没那么傻,日后赵天麟登基为帝,少不了三宫六院,她的背后又没有势力,只有尽早生个儿子,她才能坐的稳。

    转眼间,云芷絮已经将今后所有的安排都想好了。

    “呵……”一道男子的冷呵声传来。

    这个声音不是赵天麟,云芷絮连忙坐起身来,匆匆穿上衣服,打开门一看,只见叶成轩抱着剑站在门外。

    “放心吧,我全都搞定了,天麟哥哥已经下定决心了。”云芷絮扬唇说道,“我答应你的,我都办到了,但是你答应我的,你可一定要兑现,毁了那个东西。”

    叶成轩抬眸看向云芷絮:“我可以帮你毁了那份罪状书,但是若是你的好哥哥云锦动手太快,将那东西公之于众了,那就怨不得我了。”

    “你!”云芷絮面色大变,“叶成轩,你出尔反尔。”

    叶成轩冷笑道:“我怎么出尔反尔了,我答应帮你毁了罪状书,但是我可没答应那份罪状书不会公之于众。”

    云芷絮顿时脸色一白,咬牙说道:“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对你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做人留一线也好。”

    她在提醒叶成轩不要做得太绝,一旦她毁了,她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做人留一线,这句话同样送给你。”叶成轩冷哼道,“我劝你不用动某些心思。”

    叶成轩瞥了一眼云芷絮脖子上的痕迹,冷笑道:“聘则为妻奔为妾,你如今这样子,和外室有什么差别。”

    云芷絮做了赵天麟的女人,可是她却是个见不得光的人,不是外室是什么。

    云芷絮顿时满脸通红:“叶成轩!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如何说话!”

    她满脸怒容,外室,她又何曾想这样,她明明是名正言顺的赵王妃,可是如今却落得如此地步,这是她的痛楚,而如今却被叶成轩硬生生地戳中了痛楚。

    “叶成轩,我自问从来和你没有利益冲突,而且我们还曾经合作过,你何至于将我看做仇人一般!”这是云芷絮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她和叶成轩是合作过的盟友,叶成轩又是赵天麟的表弟,说起来,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要不然,她从镇南王府逃出来,也不会找上叶成轩了。

    然而叶成轩只是唇角扬起一抹冷笑,再也不看云芷絮一眼,转身就走了……

    盟友?抱歉,那是一时的。

    敌人?抱歉,你还够不着。

    至于他为什么要这般对待云芷絮,因为这个女人满口谎言,她说的话半真半假,这样的人若是留在赵天麟身边,日后必定会成为祸患。

    云芷絮对赵天麟的影响太大了,若是将来有朝一日,赵天麟登上高位,执意立云芷絮为后,届时云芷絮十有八九会将屠刀挥向叶家。

    赵天麟身边不需要这样心机叵测的女人。

    ……

    匆匆数日过去,这几日,简大人时不时地就会上门拜访云锦,原因无他,简大人对于云锦之才学分外推崇。文人相交,向来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倒也正常。

    “怎么今日不见简大人前来了?”谢卿轻笑道。

    简大人如今都成了镇南王府的常客了,多数时候,云锦都和简大人在书房中言谈甚欢,而谢卿则是和林氏说说笑笑。

    云锦放下手中的书,道:“卿卿可是吃醋了?这几日为夫都没能好好陪陪你。”

    谢卿嗔了他一眼:“才不是呢,我可以陪母亲。”

    “看吧,果然是吃醋了,为夫的错,今日为夫就专程陪着你,简大人若是来了,就说本世子今日生病了。”云锦笑着说道。

    正说着,忽然陈渊在外敲门:“世子,宫里传旨的太监来了。”

    谢卿脸色微变:“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圣旨传来?”

    云锦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没事,我出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去。”谢卿连忙说道。

    前厅,只见一太监手中在一旁候着,一见着云锦的身影连忙迎上前去:“奴才给世子、世子妃请安。”

    云锦摆了摆手:“起来吧,什么事找本世子?”

    太监笑眯眯地答道:“传陛下口谕,宣世子即可入宫觐见。”

    谢卿眉头微皱,朝灵芝使了个眼色,灵芝会意,连忙从怀中拿出个沉甸甸的荷包递给小太监。

    “公公,不知是何事要找世子?”谢卿笑着说道。

    “这……”那太监犹豫了片刻,答道,“具体的奴才也不知道,只听说好像是西南边陲哪里有些灾荒还是什么的。还请世子妃见谅,奴才就是个传旨的,知道的不多。”

    谢卿眼眸微闪,笑着说道:“原来如此,世子今日身体不好,大夫嘱咐了要好好静养,不能太过劳累,本世子妃就是担心他的身体。”

    太监连忙说道:“宫中有太医呢,世子妃不必担心。”

    谢卿转头看向云锦,为他拢了拢衣襟,道:“云锦,你不能太过劳累,早去早回,我在家等你,你要是久等都不回来了,我就去接你。”

    云锦拉住她的手,柔声说道:“我没事,你被担心,你在家好好陪陪岳母,没事的。”

    谢卿眉头微皱,还想说什么,却听云锦说道:“听话,乖……”

    云锦一走,谢卿立马叫来云嬷嬷,正色道:“云嬷嬷,替我梳妆。”

    “世子妃您要梳什么妆?”云嬷嬷皱着眉问道。

    谢卿的妆容好好的,既然要梳妆,必然是要换个妆容了。

    “就梳母妃从前喜欢的发髻,还有那支朝阳丹凤挂珠钗也给我戴上。”谢卿正色说道。

    云嬷嬷心下一惊:“世子妃,可是出什么事了?”

    好端端的,谢卿怎么会要求要梳镇南王妃从前最喜欢的发髻,还有那支朝阳丹凤挂珠钗更是鲜少时候佩戴,就连镇南王妃也只是入宫时候才会佩戴。

    “世子妃您要进宫?”灵芝问道。

    谢卿点了点头:“我要进宫求见太后,云锦可能有危险。”

    “世子有危险?”云嬷嬷和灵芝不约而同地惊呼。

    “西南边陲根本就什么事都没有,那太监在说谎。”谢卿眼眸微冷。

    灵芝睁大了眼睛,“不是吧,他收了银子还撒谎。”

    收了钱却不办事,这也太过分了吧!

    “如果我猜测地没错的话,应该是提前有人嘱咐过这个太监,该怎么说话,此次云锦入宫觐见,肯定没有好事,我不放心,我一定要去看看。”谢卿唇角抿得紧紧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