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26章 一步一步走上死路
    云锦是镇南王府唯一的继承人,他的生母镇南王妃更是永庆帝的表妹,于公于私,他的地位都不低。

    任由一个区区御林军统领质问于他,这不合规矩。

    永庆帝抬眸瞥了叶成轩一眼,然后落在云锦身上,道:“世子,朕会让叶统领上门给你赔礼道歉。”

    言下之意,这是他准许的。

    云锦唇角微微扬起,道:“既然陛下如此说了,那云锦也只好遵命。”

    目光落在叶成轩身上,道:“叶统领方才说你是代赵王问话,那也就不用你赔礼道歉了。”

    叶成轩唇角扬起一抹讥笑,任凭云锦是王府世子又如何,陛下一句话,他还是只能听从。

    “要赔礼道歉也是赵王,而不是你叶统领。”

    永庆帝眼眸一凝,赵天麟更是猛地看向云锦,眼睛睁的老大。

    “云世子,赵王殿下是皇子,如何能与你道歉。”叶成轩面有不善,让赵天麟给云锦赔礼道歉,这分明就是将赵天麟的颜面踩在脚下。

    然而云锦却没有看他,只是将目光落在永庆帝身上:“陛下可否准许?”

    同样的意思,永庆帝既然准许叶成轩踩云锦的颜面,那云锦踩赵天麟的颜面,永庆帝可准许?

    “朕准了。”永庆帝应承下来。

    叶成轩眼眸里的冷意越发的浓厚了,陛下应允了又如何,云锦,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死人是没有这个机会的。

    云锦抬眸看向赵天麟:“赵王呢?”

    赵天麟咬了咬牙:“本王会向世子赔礼道歉。”

    云锦满意地点头,笑道:“叶统领需要本世子解释什么?”

    “世子何必装糊涂,你是不是因为简大人是李穆的门生,所以你才会单单只和简大人交好的。”

    “当然不是。”云锦摇了摇头,答道,“简大人屡屡登门,与本世子以文人相交,和他是不是李穆的门生无关。”

    “世子当然可以否认,但是世子你又如何解释,李穆下狱时,你向李穆求情,还想用免死金牌救李家的人?”

    “你与叛臣李穆关系微妙,简大人也是李穆的人,因而你们二人联手,在靖州设下圈套,就是为了报复赵王,是也不是!”

    叶成轩厉声斥道,语气激昂,他本就是练家子,这一声吼出来,煞气逼人。

    “证据呢?”云锦眼皮儿都没抬一下,语气淡淡的,“仅凭着本世子与简大人交好,简大人从前是李相的门生,就断定靖州之事是本世子的算计?”

    赵天麟的目光悄悄落在永庆帝脸上,只见他眼睛微眯,眼眸中满满都是审视。

    父皇果然也是怀疑云世子的。当下赵天麟放松了许多,他虽不敏,但是有一件事情却是一直都明白的,永远不要和父皇作对,因为他是皇帝,顺着他的意思来,总不会出错。

    “证据?云世子要证据?”叶成轩勾唇一笑,道,“范郎中。”

    跪在地上的范郎中连忙说道:“靖州赈灾的粮银都是由微臣负责的,微臣从未贪污公款,但是账目上却出现亏空,数额太大,微臣不敢上报,微臣知罪。但是微臣的的确确没有贪污公款。”

    “前去靖州的官员,除却简大人,其他人全部都贪污公款,这如何不让人声音,所以微臣就不得不怀疑简大人,微臣入狱后,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赵王。”

    叶成轩接过话去,道:“而赵王查出来的结果却是,贪污公款的事情根本就不是范郎中等人做的,而是简大人!”

    手指向简大人,简大人连连磕头:“微臣没有贪污公款,还请陛下明鉴。”

    简大人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了,这句话他已经说了无数遍了,可是却一点用都没有,可是他若是不喊冤,落在别人眼中,就是他默认了。

    范郎中厉声指责道:“简大人,那你又如何解释在你家中搜到的银锭,那上面可是刻着官印的,正是送去靖州的银锭!”

    “陛下命人搜过简大人的家?”云锦问道。

    赵天麟的面上一阵尴尬,道:“是本王命人搜的,父皇,儿臣自知言行不当,请父皇恕罪。”

    永庆帝摆了摆手:“你的事后面再说,叶统领你继续。”

    永庆帝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他将云世子召来,又准许叶成轩质问云锦,他也怀疑云锦。

    云锦也不恼,神色淡然,“那这与本世子又有什么关系?”

    叶成轩心道,别着急,马上就轮到你了。

    “在简大人的家中除了搜到银锭,还有世子和简大人来往的书信,桩桩件件都是教简大人如何在靖州设局,一步步将赵王引入困局,百口莫辩。”

    说时,叶成轩从怀中拿出一封信,扬声说道:“世子,你自己看看吧,这是不是你的笔迹?”

    云锦接过信,打开一看,眉梢微挑:“世间果真是人才辈出,这自己模仿地简直完美,如若不是本世子自知没有写过这东西,自己都要起疑心了。”

    “如今铁证如山,世子你还要否认?”叶成轩厉声斥道,“云锦,陛下怜你是忠良之后,封你为王府世子,给你荣华富贵,而你却为了一个反臣,构陷赵王,你好大的胆子!”

    “云锦,你怎么解释?”永庆帝眼睛微眯,看向云锦。

    “陛下也相信这是真的?”云锦抬眸,唇角泛起一抹浅浅的笑容。

    “朕只相信事实。”

    永庆帝这话可是轻巧,云锦在心头冷笑,他只相信他认定的事实吧。

    “就像陛下当初相信在李相府中搜出的那些书信一样吗?”云锦的声音很轻,但是却清晰地落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叶成轩心下一喜,云锦,你这是不打自招。

    “云世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还在为李相喊冤?”

    云锦抬眸轻笑,道:“这不就是叶统领你希望的那样吗?”

    不等叶成轩开口,云锦起身,走下台阶,与简大人跪在一处,背挺的直直的,朗声说道:“既然诸位想听,那本世子就说出来好了。”

    “陛下,李相是冤枉的,他没有通敌叛国,那些所谓的证据是伪造的,就如同这封书信一样,是有人找了书法圣手,模范笔迹,诬陷李相,诬陷云锦。云锦请陛下明察,还李相,还本世子一个清白。”

    永庆帝直接将桌子上的茶杯砸过去,云锦一个侧身闪过,茶杯砸在后面的窗户上,直接将窗户纸砸破,茶杯碎了,发出嘭的一声。

    “云锦!李穆谋反证据确凿,当初你为李穆求情的时候,朕就警告过你,这样的话不要再说第二遍,你竟敢违逆朕的意思!”

    永庆帝的眼眸间流露出一丝杀气。

    “陛下相信事实,云锦也相信事实,从前云锦没有证据,所以不能妄言,但是今日这封书信就是证据,既然有人有能耐伪造一封书信,那他也有能耐伪造诬陷李相的书信。”云锦正色说道,不卑不亢,更没有丝毫的紧张神色,镇定自若,丝毫没有任何惧意。

    叶成轩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云锦,你果然不负我所望,正一步一步往死路上走。

    “陛下,微臣从前和世子并不相熟,也是前几日在大街上遇到,世子慷慨借微臣马车,微臣方才会上门道谢,微臣听闻引水之法本是世子提出,对世子很是钦佩,所以才屡屡登门,向世子请教,微臣和世子从未有过书信交流,这些书信都是有人伪造的,故意放在微臣家中的。”简大人朝永庆帝磕头,“还将陛下明鉴,不止这书信,还有那些银锭,也是别人故意栽赃诬陷的,求陛下明察。”

    “简大人,你我是被人算计了,或许从一开始,你的马车坏掉,正巧遇到本世子,这就是一个圈套。”云锦淡淡地说道。

    同时他的目光落在叶成轩身上,“本世子听闻,叶统领接任御林军统领之位,就是在灭李相满门时立下大功之后吧。还有赵王,由麟王改封赵王,也是在李相被灭之后吧?”

    言语中包含着淡淡的讽刺,赵天麟和叶成轩都是踩着李相满门血肉上位的。

    云锦唇角泛起一抹轻笑:“而今,灭了镇南王府,赵王大概又可以改封号了吧?”

    改什么封号,大约就是改封东宫太子了吧。

    赵天麟脸色微变:“云世子,你不要胡说……”

    虽然他心里也有那么一丝丝小期待。他若是能立下大功,父皇大喜之下,封他为太子,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原本从靖州回来,父皇就隐隐有意要封他为太子,只是奈何后来出了事。

    “陛下,微臣要说的都说完了,只是云世子却不肯承认,微臣愚昧,不知该如何处置,请陛下示下。”叶成轩朝永庆帝行礼说道。

    云锦跪在地上,唇角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云淡风轻,即便是跪着的,也丝毫没有折损周身的气质,白衣胜雪,依然是仙人之姿。

    永庆帝直直地看着云锦,重重地叹息一口气,道:“来人,将工部侍郎简大人、范郎中押入天牢,镇南王世子云锦……禁足王府。”

    “云锦,看在你父王母妃的份上,朕不苛待你,你回王府好好呆着,待朕查明真相,若是与你无关,你自然可以自由。”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