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可!”叶成轩厉声斥道。

    李穆通敌叛国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当然知道,若是真的翻案,稍有不慎,他叶成轩、赵王、德妃都会牵连进去。

    “李穆通敌叛国,陛下早已下旨处斩,若是重审,岂不是在责备陛下,届时陛下君威何存!”叶成轩义正言辞地说道。

    判李家满门抄斩的人是永庆帝,如若翻案,那岂不是告诉天下人,大越皇帝有眼无珠,仅凭着几封书信就斩了开国功臣满门。

    叶成轩一面说着,一面小心翼翼地观察永庆帝的神色。而永庆帝的神色告诉他,永庆帝也同样不想翻案。顿时,他心头也松了一口气,决定权在永庆帝这里。

    “陛下,李相于乱世中,追随先帝,打下大越江山,后来入朝为相,功劳无数,如今明知道他的案子疑点重重,若是不重审,岂不是让一个功臣死后也要背上叛臣的罪名?”

    开口说话的人是一直跪在地上的简大人。

    简大人朝永庆帝磕了个响头,额头撞的地板砰砰作响:“李相为了大越江山鞠躬尽瘁,微臣曾是李相的门生,对于他的为人还是了解几分的,他是跟随先帝打下大越江山的人,如何会勾结外敌呢?求陛下明察。”

    “陛下若是能还李相一个公道,正是彰显陛下仁厚之德行,皇恩浩荡,朝臣们也会感念陛下之恩,微臣恳请陛下答应重新查证,还李相一个清白。”

    赵天麟紧紧地咬住下颚,指着简大人,怒道:“简大人,你果然是惦记这李穆那个叛臣的!你还敢说靖州的事情不是你设计的!”

    简大人抬眸看了赵天麟一眼,正色道:“靖州之事不是微臣做的,而那些从微臣府上搜出来的东西都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的,微臣做人顶天立地,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只要深入调查,必能还微臣一个清白。

    赵王殿下,反倒是您,您明明已经看到笔迹是可以伪造的,李相的案子存在疑点,但是您却绝口不提,您可是在害怕,毕竟当初抄了李家满门的人是赵王殿下您。”

    赵天麟手捏的紧紧的,“你……”

    “够了!吵什么吵!”永庆帝一声怒吼,“这是御书房,都给朕闭嘴!”

    “父皇,儿臣……”

    赵天麟还想说什么,却被永庆帝打断,“高公公,拟旨,着令大理寺卿,重查李穆一案,至于靖州的案子就交给刑部去查,范郎中押入天牢候审,至于简大人,先禁足府中,待日后查明真相,再行处置。”

    叶成轩瞳孔一缩,陛下为什么会同意要重查李穆的案子?

    永庆帝的目光落在云锦身上,淡淡地说道:“世子,既然话都说清楚了,那也就罢了,你回王府去吧。”

    “世子妃口齿伶俐,朕是知道的,没想到还精通书法,母后这桩婚事赐的好啊。”永庆帝抬眸轻笑,虽然这笑容落在谢卿眼中,分明就是皮笑肉不笑。

    谢卿朝永庆帝轻轻一笑,道:“陛下谬赞了,不过就是女儿家的闲着没事的小玩意儿罢了。”

    倒是太后一听永庆帝说这门婚事赐的好,心里倒是有几分高兴,朝永庆帝说道:“皇帝,哀家也不是要干涉你的正事,只是锦儿他是镇南王世子,是岚儿的儿子,一向都是在府中静养着,怎么会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扯上关系呢?”

    方才那些事情,靖州也好,李穆的案子也好,太后都能听得稀里糊涂的,归结一下就是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对了。

    “母后说的是。”永庆帝转过头来,朝赵天麟说道,“事情是你惹出来的,记得去向世子赔礼道歉。”

    赵天麟脸色一僵,“是,父皇。”不管心里怎么想的,但是面上却一定要答应下来,他不能违逆永庆帝。

    若是一般人,一听说是赵王来登门道歉,必然是立刻摇头拒绝,怎么能让赵王殿下登门道歉呢?

    但是云锦和谢卿只当是没有听到一般,夫妻二人都没有做任何反应,只是朝永庆帝和太后续行礼:“微臣告退。”“臣妇告退。”

    语罢,云锦牵起谢卿的手,夫妻二人相携走出了御书房,压根就没看赵天麟一眼。

    没错,登门道歉的事情,赵天麟做定了。

    ……

    走出了皇宫,谢卿深呼吸一口气,笑道:“如释重负的感觉真好,走吧,云锦,我们回家。”

    云锦浅浅一笑,点头应下:“好,回家。”

    然后小心翼翼地扶着她上了马车。

    “卿卿,不是让你不要来的吗?你怎么不听话。”云锦抚上她的柔荑。

    “以后不许这么说了,更不许这么做。”谢卿瞪了他一眼。

    看样子好像是真生气了,完了,还不赶紧哄。云锦连忙连搂带抱,柔声说道:“我什么都依着,你别生气好不好?”

    谢卿是个什么性子,他最是清楚,嗔怒和真怒可是不一样的,真生气了,那就得哄着。

    “你说的什么都依我,那你今后不许再这样了。”谢卿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正色说道,“我知道你是爱护我,但是我是死过一次的人,生死早已不放在眼里,我要与你共进退,倘若你真的出了什么事,那我也不会独活的。”

    这是谢卿第一次和他说生死之盟,她已经离不开他,他生她生,他死她随。

    “卿卿,我们都不会死的。”云锦抱紧了她,温声说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即便是你今日不请来太后,我也不会有事。”

    “我知道,你和他们盘桓许久,为的就是要陛下答应,重审父亲的案子。”

    谢卿明白,谢卿什么都明白,云锦何尝没有发觉传旨太监口中的漏洞,他肯进宫,那他必然是已经想好了怎么脱身的。

    “叶成轩的安排漏洞百出,将我和简大人相交联系在一起,原本就是牵强,他此番算计,最大的筹码不过是陛下的心思。但是他却不明白,陛下是大越之主,但是却并非大越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人而定。”

    谢卿眼眸微冷,道:“陛下的心思,他倒是摸得准,今日之事,若不是陛下默许,叶成轩和赵天麟,何曾敢欺负到你头上。

    云锦,我们日后可要更加小心了,陛下是真的动了要废了镇南王府的心思了。”

    一个叶成轩,还有赵天麟那个蠢货,谢卿并没有放在眼里,她担心的是永庆帝。

    永庆帝很明显是动了杀心了。

    云锦轻轻摸着她的秀发,道:“没事,陛下不过是看镇南王府不顺眼,想要收回王爵罢了,他不会杀我。”

    “不过,我也断然不会让他得偿所愿。”云锦的眼眸微凝。

    镇南王府是他的父亲用命换来的,绝不会在他手上失去。

    谢卿点了点头,笑道:“我们一起守护王府。你休想再抛开我!”

    “卿卿,不是我要抛开你,而是我担心你被人发现。”云锦淡声说道,“你和赵天麟毕竟是认识十年的人了,但凡他有些怀疑,即便是猜不到你是谁,也终究会给你带来麻烦。”

    借尸还魂的事情,在世人看来太离谱,要往这方面想,可能性还真不大,但是若是赵天麟有怀疑,这也终究不是好事情。

    谢卿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今日的态度有些过激了,我会控制自己的情绪的,君子报仇尚且十年不晚,我不会心急。况且眼下事情都在计划之中。”

    “陛下虽然答应为李相翻案,这么大的案子,三司会审也不为过,但是他仅仅是将此事交给大理寺卿,大理寺卿是个圆滑的人,他自然明白陛下不过是敷衍之举。所以这件事情到最后不是不了了之,就是悬案搁置。”

    云锦虽然没有在朝堂中游走,但不代表他不了解朝中的事情。

    “大理寺卿会不会真的去做不重要,重要的是,陛下已经下旨,这就是一个讯号,告诉天下人,丞相李穆是被冤枉的。”谢卿唇角微扬。

    “只要有了这个引子,日后拿出证据来,为父亲平反,就是名正言顺,容易很多。”

    云锦眉梢微挑:“那份罪状书其实已经可以证明李相是冤枉的了。”

    “不够,云芷絮一人怎么能够,赵王、德妃、叶家,甚至是上面那位,他们都插了一脚,我一个都会放过。”谢卿的眼眸一冷。

    她迟迟没有将罪状书公布出来,不就是因为一个云芷絮不够嘛。

    “云锦,找个机会将云芷絮逐出家门吧,不然谁知道等来日拿出罪状书时,那位皇帝陛下,会不会因为云芷絮的缘故,问罪镇南王府?”

    对于永庆帝的德性,谢卿表示很怀疑,大概这很有可能。

    “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云芷絮有辱门风,是该逐出家门。”云锦冷声说道。

    云芷絮眼下可不就算是赵天麟的外室一般,可不是有辱门风嘛。

    “她到底到底做了什么,不用详说,只需在她被逐出家门之后,罪证书一公布,自然就有人往这上面联想了。”谢卿唇角轻轻勾起,“好在是我死前还留了一笔。”

    “云芷絮为什么非要你认罪?”云锦问道。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