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天麟的语气很是不善,简大人中毒不是他们的手笔,他担心十有八九这里面有什么圈套。

    云锦淡淡一笑:“赵王殿下说的闲杂人等是谁?本世子么?还是叶统领,还是赵王殿下你自己。”

    严格意义上来讲,与查案的人无关的那都是闲杂人等,在场的除了简大人府上的人,那就只有刑部周尚书不是闲杂人了。

    赵天麟语塞,“本王听闻简大人中毒,所以才和叶统领带了太医过来给简大人治病的。”

    言下之意,他是名正言顺地进入简大人府上的,而你云锦又是什么名目。

    “哦?原来赵王殿下是来关心简大人的安危的?”谢卿的语气里满满都是嘲讽。

    叶成轩眼疾手快,悄悄扯了扯赵天麟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莫不是云世子也是来关心简大人安危的,世子和简大人的关系还真不错啊。”叶成轩淡淡地说道。

    叶成轩就差说出,云世子和简大人的关系不一般。那封书信不一定不是云锦写的,云锦和简大人合谋设计赵王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云锦也不恼,拿出那块玉佩,淡淡地说道:“赵王殿下走得急,连玉佩掉了都不知道,这可是陛下亲赐给赵王的,本世子不放心让他人转交给赵王,就只能自己跑一趟了。”

    赵天麟眼睛一缩,连忙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腰间,只见腰间空荡荡的,原本挂在这里的玉佩不见了。

    这玉佩可是永庆帝亲赐给他的,是他身份的象征,不能丢的。

    赵天麟连忙抬头,飞快地走上前去,接过玉佩,“多谢云世子。”

    云锦淡淡一笑,“赵王客气了,举手之劳罢了。”

    倒是一旁的叶成轩看向云锦的眼眸越发的深了,真的是赵天麟掉的,而不是云锦悄悄顺走的?要知道,云锦可是个练家子,而且武功深浅,尚未可知。

    但是猜测归猜测,却不能表现出来,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是云锦悄悄顺走的,只能认栽。

    谢卿走到简夫人身边,柔声说道:“简夫人不用难过,有太医在呢,简大人一定没事的。”

    简夫人擦了擦眼泪,起身朝谢卿屈膝行礼:“妾身多谢世子妃宽慰。”

    谢卿摇了摇头,温声说道:“简夫人客气了。”

    简夫人朝自己的儿子说道:“小宁,这是镇南王世子和世子妃,你快去给他们磕头行礼。”

    “哦。”简宁小包子乖巧地点头,然后缓缓朝云锦和谢卿两人行跪礼:“小宁见过世子、世子妃。”

    谢卿连忙将简宁小包子扶起来,笑着说道:“快起来,不用多礼。”

    “世子妃,这是应该的,妾身虽然是个后宅妇人,但是听我家老爷说过,老爷从前许多想不明白的问题,经世子提点,这才茅塞顿开。”

    简夫人又看向谢卿,道:“那日在御书房,若不是世子妃,只怕我家老爷就要被定罪了,从此蒙受不白之冤,这一礼世子和世子妃受得。”

    “说起来都是老爷连累了世子,若不是老爷非要上门向云世子请教,也许就不会害的云世子也被叫去问话了,老爷昨日还与妾身说,心中对云世子着实愧疚,老爷还说……”

    简夫人说时,眼泪直接夺眶而出,语气都哽咽了,“老爷还说……若是他没有机会向世子致歉,让妾身一定向世子道歉。”

    “世子,对不起,是我家老爷连累了世子。”简夫人说时就要往下跪。

    云锦连忙说道:“简夫人不必如此,这与简大人无关,眼下是有人想设计本世子,结果是本世子连累了简大人也未可知。”

    谢卿将简夫人扶起,温声说道:“简夫人,你不用担心,简大人为官清廉,这是朝中人人都知道的事情,而且简大人在靖州劳心劳力,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简大人定然能洗刷冤屈的。”

    简夫人含泪点了点头:“多谢世子妃宽慰。”

    “娘亲。”简宁小包子拉了拉自家娘亲的衣角,软软糯糯地说道:“娘亲,小宁来看爹爹了,爹爹一定会没事的。”

    简夫人低头看了看儿子,努力地扬起一抹微笑,道:“小宁乖。”

    “那娘亲您不哭了好不好。”简宁小包子睁着萌萌的大眼睛,乖巧地说道。

    谢卿唇角忍不住扬起一抹微笑来,云锦紧紧地握着谢卿的手,轻声说道:“以后我们的孩子也会很可爱的。”

    云锦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叶成轩却听得清清楚楚。

    云锦和谢卿的孩子,他绝不允许,卿儿,你只能和我生孩子!

    一只很可爱的小团子么……谢卿忍不住抬手摸上自己的小腹,唇角的笑容越发的甜了,她和云锦的小团子当然很可爱……

    谢卿唇角那温柔甜蜜的笑容更加刺激叶成轩,他当然知道谢卿这笑容是为了她和云锦以后的孩子,顿时胸中血脉翻滚。

    “表哥,你怎么了?”赵天麟见身旁的叶成轩状态不对啊。

    叶成轩连忙丢下一句:“我出去看看。”然后便快步离去。

    他很想看见谢卿,可是看着谢卿对云锦笑靥如花,他只觉心如刀绞……

    赵天麟不明所以,表哥这是怎么了?

    而云锦则是唇角轻轻勾起,敢惦记他的卿卿,叶成轩,气也能将你气死!

    坐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刑部周尚书眼眸微闪,这几人之间明争暗斗,他还是少说话为妙。

    不多时,终于章太医从里间走了出来。

    简夫人第一个奔上前去,急切地问道:“太医,我家老爷怎么样了?可有大碍?”

    章太医答道:“夫人不用担心,毒已经解了,只是方才解毒简大人失血过多,眼下人还昏迷着,还需要卧床静养一段时间。”

    “那我家老爷什么时候能够醒来?”简夫人问道。

    “简大人平日里太过劳累,身体比较虚弱,只怕至少要十二时辰之后方才能醒。”章太医答道。

    简夫人抹着眼泪说道:“我家老爷平日里经常熬夜处理公务,身体不虚弱才怪。”

    换句话说,简大人这是为了公务积劳成疾,可是却有人冤枉他贪污公款,这简直就是过分!

    赵天麟脸上讪讪的,轻咳两声,道:“章太医,既然简大人身体还虚弱着,那你这两日就定时来给简大人诊脉吧。”

    他要表明,他赵天麟不是个仁厚的人。

    谢卿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说这些都不过是惺惺作态罢了,晚了!

    简夫人拉着简宁进去里间看简大人,而赵天麟则是朝云锦和谢卿看去:“云世子、世子妃,既然东西已经送到了,简大人也无事了,你们可以走了吧。”

    “赵王殿下,这里是简大人府上,要逐客,那也该是简大人或者是简夫人。”谢卿淡淡地说道。

    他们是客人,而赵天麟同样是,而且他还是不速之客,若是要撵人,简夫人头一个撵的只怕就是赵天麟把。

    而且,你一个客人,倒是管起主人家的事情来了,还真是管的宽!

    “你……”赵天麟每每和谢卿对上,总是词穷,被谢卿一句话噎住嗓子,无言以对。

    “既然简大人已经没事了,本王自然会离开,云世子也一起吧。”赵天麟想,你说我不走不走,眼下你总该没话说了吧。

    然而赵天麟话音刚落,只见简夫人走了出来,正色说道:“且慢,妾身有一事还请世子帮忙。”

    云锦温声说道:“简夫人有何事?”

    简夫人朝云锦福了福身,道:“世子,我家老爷中毒不是自杀,是有人故意给他下毒的,妾身想请世子、世子妃,还有赵王殿下做个见证,不然我家老爷又要蒙受不白之冤了。”

    赵天麟心下一紧:“什么见证?”

    “赵王请稍等。”简夫人招呼来老嬷嬷,将简宁小包子交到老嬷嬷手里,正色说道:“将少爷带回房去,好生照顾着。”

    简宁小包子眼泪汪汪地看着简夫人:“娘亲,小宁想陪着爹爹。”

    “小宁乖,爹爹睡着了,不需要你陪,你先回房去,娘亲在这儿照顾你爹,你不许乱跑,要听嬷嬷的话。”

    简宁小包子歪着头想了想,乖巧地点了点头:“好,小宁回房去,一会儿再来看爹爹。”

    安顿好了简宁小包子,简夫人方才朝刑部周尚书行礼说道:“周尚书,我家老爷是被人陷害的,妾身有证人。”

    周尚书连忙说道:“证人在哪儿?”

    永庆帝将简大人的案子交给他来办,这案子可不止是区区一个工部侍郎,还牵扯到镇南王世子,赵王,这可不是小事。可是此事虽然疑点重重,但是一时半会儿周尚书却不知从何处下手。

    眼下一听有证人,周尚书瞬间眼前一亮。

    简夫人正色说道:“周尚书,我家老爷无端遭此大难,眼下人还昏迷着,妾身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妇人,心中实在惶恐,所以只得让云世子和赵王在一旁做见证,就在这里审问证人,证词当场写下,还请周尚书应允。”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