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35章 咄咄逼人的是你赵王
    “这怎么行呢!”赵天麟立刻跳出来反对。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赵天麟身上,赵天麟莫不是心虚,所以才反对的吧?

    赵天麟连忙解释道:“既然已经立案,由刑部处理,那证人就该带去刑部衙门公审,怎么能在这里就审问了呢?”

    实则赵天麟万万没有想到简夫人看着是一只会哭哭啼啼的后宅妇人,没想到却悄悄将证人握在手里,只等云锦来了,方才说出还有证人一说。莫不是简夫人手中的证人正是指证他的人,如果是这样,那万万不能在这里审问证人。

    简夫人哭着说道:“赵王殿下,我夫君是个老实人,整日忙于公务,去了靖州连家书都来不及写,走遍整个靖州,就是为了能开渠引水,将差事办好,赵王殿下你全权处理靖州之事,难道你看不到我夫君的劳累吗?你还诬陷他,你……”

    在场的人都听的出来,简夫人下面的话必然是骂赵天麟狼心狗肺云云,但是简夫人及时的止住了口。

    赵天麟顿时脸色黑的如煤灰一般,明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但是对方却没有说出口,即便是责问也不好责问。

    “简夫人,简大人是不是清白的,上有父皇英明决断,下有刑部周尚书查明真相,岂是你说没有做过就没有的。但是既然是审案,就该去刑部衙门,这是规矩!”赵天麟厉声说道。

    赵天麟又朝周尚书说道:“周尚书,你既然是刑部尚书,这规矩是怎么样的,你最是清楚不过了。”

    刑部周尚书微微垂眸,赵天麟这是在向他施压。

    “虽然没有明文的规矩,但是历来审问证人都是在公堂。”周尚书分明就是含糊其辞,没有明文的规矩,这就是说并非一定要如此,但是他偏生也没有明确的表示是站在简夫人这边的。

    “周尚书,你身为刑部尚书,难道连审案的规矩都不清楚吗?”赵天麟冷着脸说道。他听出了周尚书话里的意思,立刻板着脸冷言冷语,给周尚书施压。

    “微臣不敢。”周尚书连忙说道,“在大越律法中确实没有这一条说法,审问证人一定在公堂之上,只是从来没有人在非公堂的地方审问证人。微臣所言句句属实,还请赵王谅解。”

    赵天麟眉头微皱,周尚书显然是表示不给他面子。

    “既然周尚书都说了没有律法规定说一定要在公堂审问证人,那自然就可以在这里审问证人了。”简夫人正色说道。

    “不可!”赵天麟厉声斥道,“若是在别的地方审问也就罢了,可是简大人身上还有嫌疑,若是再次审问多有不妥,若是证人是被人威胁的呢?”

    蠢货!

    谢卿唇角忍不住微微扬起,说赵天麟是蠢货还真是无比贴切的形容。

    不打自招,说的就是赵天麟。

    “赵王殿下,这件案子是刑部尚书处理,您恐怕还说不上话吧。”简夫人的语气里满满都是讽刺。

    即便是赵天麟是赵王、是皇子有如何,这桩案子的主审官是刑部周尚书,不是你赵王殿下。所以即便是你身份再高,那你也无权插手,最终做决定的人是周尚书。

    “放肆!”赵天麟大怒,声音之大,几乎整个屋子都是一震。

    “简夫人,你坚持要在此地审问证人,本王看你分明就是别有居心!”

    谢卿眼眸一冷,赵天麟居然倒打一耙!

    “妾身不敢。”简夫人嘴唇抿得紧紧的,好像是被吓到了一般。

    赵天麟厉声吼道:“本王没看出你哪里不敢!你叨叨这么多,却始终没有将证人交出来,顾左右而言他,你到底是何居心!”

    简夫人口中的证人到底是谁,眼下还不知道,赵天麟也不确定简夫人到底都知道些什么。他原本想着若是那证人若真是他们派出去的人,要是熬不过,将真相说出来,那岂不是糟糕。所以他极力阻挠现场审证人。

    周尚书出来打圆场:“还请赵王殿下息怒,不要与后宅妇人一般见识。”

    赵天麟见简夫人和周尚书君态度都弱了几分,当下腹诽,看来他一开始就该直接和简夫人客气,表哥说得对,他是皇子,未来也很有可能问鼎帝位,所有人都要匍匐在他脚下,他无需惧怕任何人,更何况是简夫人区区一介女眷。

    “周尚书,你要搞清楚,眼下不是本王与她计较,是简夫人无理取闹!”赵天麟满脸怒容,狠狠地瞪着简夫人。

    “赵王殿下,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咄咄相逼,赵王殿下好大的气度!”谢卿走上前来,轻轻拍了拍简夫人的手背,以示安慰。

    “世子妃,注意你的言辞。”赵天麟咬牙切齿的说道,谢卿语气里的讽刺之意满满,他当然听的出来。

    谢卿,你即便是嫁给了云锦,你也只是镇南王世子妃,品级可没他高,她凭什么对他冷嘲热讽。

    谢卿唇角微微扬起,讽刺的笑容更加明显,“本世子妃说的难道有错?赵王殿下,你难道没有咄咄逼人?简大人中毒昏迷,眼下人都还没醒,简家上下全靠简夫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来操持,她不过是提了个无伤大雅的小要求,赵王殿下却不应允,这是何气度?”

    连刑部周尚书都说了,在哪个地方审案子向来并不是明文规定的,所以简夫人提出的要求根本就无伤大雅,并非是法理不容之事。

    而赵天麟却大加反对,甚至不惜以他一国皇子的身份相欺,对简夫人咄咄相逼。

    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后宅妇人咄咄相逼,赵天麟的气度如何,众人皆知。

    “你……”赵天麟顿时只觉脸色发烫,被谢卿一说,就好像是他在欺负简夫人一样。

    谢卿把眉角一横,你什么你,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

    “谢卿,你倒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齿。”赵天麟恨的直咬牙。

    从前谢卿没出嫁的时候就是这般,伶牙俐齿,对他句句相逼,不将他逼到墙角不罢休。

    “世子妃,你别忘了,你眼下已经是镇南王府的世子妃了,言行举止最好考虑一下镇南王府的名声。”赵天麟狠狠地瞪了谢卿一眼。

    谢卿抬眸,轻轻一笑,道:“不用赵王操心了,本世子妃自然明白,但凡有人想动我镇南王府的,我谢卿必然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赵天麟被谢卿的眼眸中的寒意吓了一跳,他好像在她眼中看到了杀气,冷冽的杀气。

    但凡有人想动我镇南王府的,我谢卿必然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可不就是想踩着镇南王府的脊背为自己谋福利嘛,谢卿,该不会是在向他下战书吧?

    赵天麟不由得心神一颤,目光忍不住朝谢卿看去,然而谢卿的眸光已经恢复平常,唇角还挂着得体的笑容,方才的一切好像是幻象一般……

    实际上,注意到这一点的可不止赵天麟,还有一个人——刑部周尚书。

    对于这位镇南王世子妃,周尚书是知道的,谢家嫡女,但是却主动搬离谢家,变相和谢家闹翻,德妃、叶家、赵王都相继在她手中吃过亏。最让人惊讶的是,谢卿区区一个弱女子,在得罪了赵王和毅王两边的情况下,居然顺利地和云世子成了亲,摇身一变成了镇南王世子妃。

    周尚书通过方才的观察发现,谢卿对赵王可是字字句句带刺儿,颇有悍妇之相,但是她的夫君云世子却只是在一旁宠溺地看着她,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显然谢卿将云世子的心抓的牢牢的,世子妃的位置稳如山。

    “王爷、世子妃,请听微臣一言。”周尚书站出来打圆场,总不能真叫赵天麟和谢卿在这儿起了争执吧。

    周尚书朝赵天麟行了个礼,道:“王爷。简夫人并非是法理不容之事,况且还有王爷您和云世子、世子妃做见证,也可以说是公正严明了,不如就随了简夫人所愿,王爷,您以为如何呢?”

    赵天麟脸色微变,方才周尚书不过是有倾向简夫人的意思,但是毕竟没有明确表示,现在直接就明说了。

    “本王以为简大人此次中毒极为蹊跷,简家上下,皆有嫌疑,若是在此处是非之地审案,并不妥当。”赵天麟正色说道。

    他越想越觉得害怕,简夫人迟迟不肯将证人交出来,又要求必须请云锦和谢卿在一旁作见证,其中肯定有猫腻。

    “这……”周尚书为难了,赵王说不让,可是云世子和世子妃显然又是站在简夫人这边的,两相为难,着实愁人。

    周尚书发愁,赵王的态度很强硬,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答应,只能将目光投向简夫人:“简夫人,你为何一定要让本官在此处审案?在刑部衙门审案也是一样的。”

    简夫人摇了摇头,含泪说道:“不,我家老爷是被冤枉的,他什么都没有做,却被人诬陷,我们简家无权无势,在京城也没什么根基,只能被人欺负,妾身信不过,若是那证人离开妾身的眼皮子,恐怕这证人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