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38章 将赵王母子踩在脚下
    “是,成轩绝不牵连王爷。”叶成轩再一次正色说道,“我不是父亲,没那么蠢。”

    赵天麟面容大动,连忙道:“表哥,既然你都安排好了,本王相信你不会有事的,即便是……”

    “即便是你真的出事了,我也一定会向父皇求情的。”赵天麟顿了顿,继续说道。

    若是连叶成轩也没了,那他还能信得过谁?所有支持他的人,除了云芷絮,他最信得过的就时叶成轩了。但是云芷絮毕竟是女子,帮不了他太多,叶成轩就不一样了,是他的得力臂膀。

    “不,王爷。”叶成轩摇了摇头,道,“若是真有那么一天,王爷你不必为我求情,记得保全自己。”

    “表哥……”赵天麟感动不已。

    ……

    而此时,瑶华宫

    赵天毅和谢淑妃均是一脸喜色。

    “母妃,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是赵王伪造书信诬陷简大人了。”赵天麟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母妃您是没有看到,在简大人府上,赵王那心虚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会怀疑是他做的。”

    谢淑妃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涂满大红丹蔻的小指高高翘起成兰花指,姿态说不出的高贵优雅。

    “那也只是怀疑,还是缺了证据,陛下最是宠爱赵王这个儿子,没有证据,他不会信的。”谢淑妃淡淡地说道。

    她可不会被喜悦冲昏了头脑,要想扳倒赵王和叶德妃,就要有充足的证据,一击即中,方才能笑到最后。

    赵天毅眉头紧皱:“那个丫鬟苹儿的话,难道不是证据?”

    “毅儿,苹儿的证词也只能说是范郎中诬陷简大人,可并没有牵扯上赵王。”谢淑妃轻描淡写地说道。

    “儿臣已经吩咐周尚书,对范郎中严刑拷打,重刑之下,不怕他不说实话!”赵天毅眼眸中迸发出一道狠意。

    不说是吧,重刑之下,不说就将你折磨地要死不活的,看你还是不是嘴硬。

    “范郎中那个人素来就不是个硬气的,要想撬开他的嘴,当不是难事。”赵天毅很有信心,一定能让范郎中咬出赵王来。

    谢淑妃摇了摇头,神色淡淡,道:“你既然这么有把握,那为何现在范郎中还没有开口?”

    赵天毅脸色一僵,手指捏的紧紧的,道:“儿臣会吩咐周尚书,加刑,势必要让他咬出赵王。”

    他就不信了,把刑部的刑具挨个儿过一遍,范郎中还不肯说实话。

    “毅儿,光靠刑具是不够的。”谢淑妃眼眸微抬,一道冷意射出。

    赵天毅眉头微皱:“母妃的意思是……”

    上刑还不够,难道还需要别的?

    谢淑妃冷声说道:“范郎中若是承认是赵王指使他诬陷简大人的,那他就是两罪并罚,贪污公款、诬陷朝臣,这两项罪名加起来,你觉得他还能活着?”

    原本因为贪污公款的事情,就引得陛下震怒,下令要砍了他的头,就因为他喊冤,又诬陷简大人,才能暂且保住一命,若是他承认是他诬陷简大人的,那试问他焉能有命。

    赵天毅沉思片刻,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是儿臣疏忽了,那要如何才能让范郎中开口呢?”

    若是范郎中不开口,那怎么能咬出赵王呢?

    谢淑妃唇角扬起一抹微笑,道:“若是叫他知道,他诬陷简大人已经是铁证如山,不管他认不认,他都死定了,那他还会坚持不说出幕后的主使是谁吗?”

    范郎中眼下是嘴巴严实,那是他还有活下来的希望,若是叫他知道他必死无疑,那他会不咬出赵天麟吗?

    “母妃说的是,儿臣明白了。”赵天毅笑着说道,“看母妃这样子,您是早就知道了,怎么不早告诉儿臣呢?周尚书是儿臣的人,只要儿臣吩咐下去,此事不早就能有结果了吗?”

    赵天毅不解,既然谢淑妃早就知道严刑拷打没有用,但是之前为何没有说呢?

    谢淑妃轻笑道:“毅儿,母妃也是希望您能亲手去做,母妃只是在一旁指点,这样你日后若是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才会知道该让如何去想去做。”

    “本宫可不是叶德妃那个蠢货,本宫是要将你培养成一个合格的帝王。”谢淑妃扬唇笑道,“这次的事情已经足够让赵王跌落谷底了,毅儿你上位已经死铁板钉钉的事情了,以后你的目标就不再是和赵王争宠了,你是要做一个合格的太子,合格的帝王。”

    叶德妃将赵天麟教成了一个和她一样蠢的蠢东西,但是她谢梓倩可不是,她出身世家贵族,自然清楚该怎么教养自己的儿子。

    “儿臣明白了,多谢母妃教导。”赵天毅朝谢淑妃拱手一拜,笑着说道。

    谢淑妃点了点头,将自己的儿子扶起来,笑道:“毅儿,你什么都好,就是这性子过于急躁了些,母妃之所以不提前告诉你,就是要你记住这个教训,日后做事前,好好思量一番,你日后可是要坐上那个位置的,天下都会在你脚下,既然得到了,那就要懂得如何守住这江山。”

    赵天麟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母妃一片苦心,儿臣明白,多谢母妃。”

    “母妃,周尚书已经派人去拿盛三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到时候范郎中诬陷简大人就再无可辩驳,咬出赵王来不过就是时间早晚了。”

    说时,赵天毅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赵天麟,这一次,看父皇还会不会偏袒你!

    谢淑妃眉头微皱,沉思片刻,道:“若是能抓到盛三当然是好,但是本宫担心的是,盛三恐怕已经被人灭口了。”

    “要是被灭口了,那就更加说明背后有人捣鬼,范郎中家中的人那就都有嫌疑,范郎中嘴硬,他家中的人,女眷、下人,可不会个个都嘴硬。”赵天毅冷笑道。

    谢淑妃满意地笑着点头说道:“我儿果然长进了。”

    三思而后行,心中永远有备选方案,这是赵天毅的进步。

    赵天毅笑道:“在母妃的教导下,儿臣不能不进步啊。这一次,儿臣一定要将赵天麟那个蠢货踩在脚下,大蠢货生的小蠢货,这么多年还敢和本王比肩,他也配!”

    “母妃,儿臣已经叫周尚书去拿人了,想必这会儿也有了结果了,儿臣先去刑部。”

    谢淑妃点了点头,“去吧,毅儿,赵王是个蠢货,但是他身边的叶成轩可不是个傻的,要小心他。”

    “是,母妃。儿臣告退。”赵天毅行了礼就退下了。

    “墨兰,叶德妃近日可有见过陛下?”谢淑妃问道。

    宫外的事情交给赵天毅去做,但是宫里还有个叶德妃,这个人就由谢淑妃来收拾。

    墨兰答道:“回娘娘的话,不曾。太后命叶德妃禁足宫中,长乐宫上下也进出不得,陛下也没有去看过她,她可这么机会面圣。”

    谢淑妃唇角高高扬起,“是吗?依着叶德妃的性子,只怕现在正眼泪汪汪的,哭的梨花带雨,嘴里念叨着向陛下求情呢。”

    “还真是如娘娘所想,叶德妃现在就巴望着陛下去看她,不过陛下肯定是恼了她了,连长乐宫的地儿都没踏足过。”墨兰笑着说道。

    “她既然想见陛下,那本宫就成全她。”谢淑妃唇角扬起一抹冷笑。

    墨兰眉头微皱:“娘娘,陛下宠爱叶德妃,见不得她掉眼泪,若是陛下真的动了恻隐之心怎么办?”

    永庆帝对于叶德妃的宠爱实在太盛,虽然没有到有求必应的程度,但是也绝对是宠爱有加了。从前永庆帝不是没有恼过叶德妃,可是最后叶德妃掉几滴眼泪,永庆帝还不是心软了。

    有先例在,若是让永庆帝去见叶德妃,这做法着实有些冒险了。

    “陛下动恻隐之心,那也要分时候。”谢淑妃冷笑道,“这一次赵王注定要跌落尘埃,这个时候叶德妃哭的再惨都没用了,陛下即便是宠爱她,但是她若是闹得凶了,陛下同样不喜,本宫就是要让她闹!”

    “墨兰,先去安排着,将赵王的处境透露给叶德妃,叶德妃急了,肯定会哭闹地越发厉害,等到合适的时候,就让陛下看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德妃娘娘。”谢淑妃唇角轻轻勾起,这一次,她要叶德妃从此再也爬不起来。

    这么多年,她堂堂谢家的嫡女,居然被一个又蠢又丑的下贱女人踩在脚下,简直就是耻辱。这一次,她要一雪前耻!

    ……

    刑部周尚书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去捉拿盛三了,可是到了范郎中家中却被告知,盛三早就已经被发卖了,至于卖到哪儿就不清楚了。

    周尚书立刻命人去查盛三的去处,然而最终找到盛三的地方确实在义庄,据说盛三刚离开范家,就不小心失足落水而死。

    这个理由,周尚书自然不信。在毅王的授意下,直接以包庇嫌犯的罪名,拿了范郎中全家入狱。

    镇南王府

    陈渊将消息禀告给云锦和谢卿。

    谢卿眉头微皱:“盛三不过是范郎中家里的一个小厮,而且还是在离开范家之后死的,周尚书就拿了范郎中全家,这个理由未免太过牵强,太过了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