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的东西呢?既然云世子已经将我逐出王府,那我的东西是不是也该还给我了?”云芷絮冷声说道。

    云锦你将我逐出王府,可以。但是那份罪状书你要还给我。

    云芷絮说的是什么,云锦和谢卿自然听得懂。

    谢卿轻轻捏了捏云锦的手,示意让她来应对。

    “云小姐你说的是什么?”谢卿挑眉问道。

    好啊,你不是想要罪状书嘛,有本事你自己说出来啊。

    云芷絮咬了咬牙,这事儿怎么能让别人听见呢?

    “周尚书,这是私事,还请您先行回避。”云芷絮朝周尚书屈膝行了一礼。

    她必须要让其他人都离开,才能说啊。

    周尚书抬眼看了看云锦和谢卿,显然云芷絮和云锦之间似乎有什么隐晦的话要说,他走不走呢?

    谢卿与陈渊使了个眼色,陈渊会意,走上前去,低声说道:“尚书大人,您这边请,世子有些话要陈渊转告。”

    周尚书这才点头应下,又吩咐下属:“都退下。”

    等到其他人都走了,云芷絮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绷着一张脸,咬牙说道:“你将我赶出王府可以,把罪状书还给我。”

    “云芷絮,你凭什么和我们谈条件?”谢卿淡淡地说道。

    这么理直气壮,凭什么把罪状书给你啊。

    云芷絮自知理亏,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忽然想到一事,立刻说道:“你难道不想要兵符了吗?我告诉你,兵符我知道在哪儿,只要你将罪状书还给我,我就告诉你。”

    反正她也没打算再回镇南王府,她要和赵天麟在一起,但是她要保证自己的安全,罪状书必须要拿到手,然后迅速地毁掉。

    谢卿不由的发出一声嗤笑,“云芷絮,你知道吗?方才你跪地求云锦的时候,我真的有那么一刻心软了,但是你却拿兵符来威胁云锦,看来我还真是瞎了眼,你云芷絮从来都是个自私自利又不折手段的人!”

    云芷絮为了能嫁给赵天麟,设计李家通敌叛国,害的李家满门抄斩,如今又以兵符相要挟,要云锦交出罪状书,她从头到尾都是个品性卑劣的女人。

    “云锦,我们走吧,和她多说无益。”谢卿也懒得和她说了,从此后云芷絮的噩梦开始了,这是她欠她的,是她欠李家的,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不行,你把东西还给我,你们不准走!”

    云芷絮大吼一声,然后迅速地从拔下头上的发簪,谢卿刚转过身来,一时不察,等反应过来时,发簪的尖端就抵在谢卿的脖子上了。

    “手法挺快。”谢卿淡淡地说道。

    云芷絮冷笑道:“我这些日子没干别的,就想着保住自己的命。”

    “云锦,将东西给我,否则我杀了她。”云芷絮厉声说道,“你不是很喜欢她吗?你要是真喜欢她,你就将东西给我。”

    “放开卿卿。”云锦冷冷地说道。

    云芷絮将发簪又挪近了一点,“把东西给我,不然我真的杀了她。”

    忽而又笑道:“哥哥,不对,云世子,还是你喜欢的人是李云卿,为了给她平反,你连你的世子妃都可以不要?”

    谢卿嗤笑一声,道:“云小姐,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还想着挑拨离间。”

    云芷絮故意说出李云卿,就是为了让谢卿心里生出疙瘩来,这样即便是云锦救下了谢卿,谢卿心里有刺,两人就会生出隔阂来。

    且不说云锦说他喜欢李云卿是故意找个理由骗柳青萝的,更何况谢卿就是李云卿,不过云芷絮并不知道。

    而且云小姐你是不是傻,云锦都还没有将罪状书给你呢,你就开始挑拨离间,你就不怕云锦一气之下,原本想给你的,结果被你一说,不给了。

    “你闭嘴!”云芷絮冷声斥道。

    谢卿眉梢轻轻挑起,面上没有任何惧意,好吧,我闭嘴。

    “放开卿卿,不然你会后悔。”云锦的声音微冷。

    云芷絮握着发簪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她的手用力握紧了几分,“将东西给我,我就放了她。”

    “好,给你。”

    云锦淡淡地说道,同时手指轻轻弹出,一物飞快地朝云芷絮打来。她直接手背一痛,下意识地低头一看,然而等她再抬起头的时候,云锦一脚将她踢出,她的身体直接撞破了窗户,摔倒在地。

    “啊……”

    云芷絮一声哀呼,疼痛不已。

    而云锦拥着谢卿,缓步走了出来,白色的靴子落在她眼前,云芷絮抬头一看,只见云锦和谢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所有伤害卿卿的人,我都不会放过她!”云锦冷冷地说道。

    云芷絮忍着头,以手撑地爬着往后退:“你想干什么?”

    她很害怕,她头一次知道,云锦居然武功这么高,直接一脚就将她踢飞了。

    “云锦,今日放过她。”谢卿温声说道。

    若是让云芷絮死,再容易不过了,她还有用,先留着她。

    云锦点了点头:“听你的,我们走吧。”

    终于,云锦和谢卿离开了,云芷絮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儿,她后悔了,方才不应该拿谢卿来威胁云锦的,谢卿不是说她有片刻的心软吗?她应该一直求云锦的。

    ……

    走出宅院,陈渊正侯在哪里,微微点了点头,“世子、世子妃,属下都和周尚书说了,周尚书眼下已经去向陛下禀告了。”

    云锦点了点头,朝谢卿说道:“卿卿,写折子有些晚了,我们直接去宫里吧。”

    “好。”谢卿微笑着应下。

    两人坐上马车,云锦心疼地看着谢卿的脖子,上面有一道淤青,正是方才云芷絮卡着她脖子的时候留下的。

    云锦立刻从旁边暗格里拿出一瓶药来,温声说道:“卿卿,我给你上药,你忍着点。”

    然后用手抹了药膏,轻轻涂抹在淤青处。

    谢卿笑道:“没事的,不疼,只有一点点而已,云芷絮的手劲儿并不大。”

    “卿卿,下一次我定然不会再放过她了,我不容许任何人伤害你。”云锦正色说道。

    谁都不能伤害谢卿,谁都不可以!

    谢卿莞尔一笑,道:“我知道。只不过她还有用,不然也不用这么费尽心机地将她逐出王府了。不过,她大约还不知道,你将她逐出王府的原因是她和叶成轩私奔。”

    没错,由始至终,云锦说话都是含糊其辞,说云芷絮和外男私奔,而这个外男不是赵天麟,而是叶成轩。云芷絮离家出走四个多月,这期间她一直都在叶成轩的私宅,而当时赵天麟人还在靖州,一个未婚女子住在一个男子的私宅,这分明就是这个女子和这个男子有私情。

    “就是要她不知道,她对赵天麟太执着,若是被她知道了,她肯定会当场发疯的。”云锦淡淡地说道。

    “但是她早晚会知道,你就不怕她跑来镇南王府发疯?”

    云锦摇了摇头:“她不会。等她知道的时候,已经成定局了,她满心里都是想着和赵天麟在一起,她应该知道,若是闹出来,不仅改变不了什么,而且只会让她更丢脸。”

    “是啊,她满心都是为了赵天麟,为了他,她什么都可以出卖。”谢卿不由的轻叹道。

    ……

    御书房

    永庆帝听了周尚书禀告,顿时眉头紧皱:“周尚书,此事属实?”

    周尚书答道:“陛下,这是微臣亲眼所见,云芷絮云小姐自己也亲口承认,她和叶统领私奔了。云世子当场就宣布将云小姐逐出镇南王府了。”

    “混账东西!”永庆帝大怒,“他好大的胆子!”

    云芷絮可是他亲自下旨赐婚给赵天麟,眼下云芷絮居然和叶成轩搅在一起,这分明就是给赵王没脸,给永庆帝没脸。

    “周尚书,朕让你查的不是这件事吧?”永庆帝眼睛微眯,生气归生气,但是周尚书这件事情禀告给他到底是什么心思,这就值得怀疑了。

    “陛下,微臣惶恐。”周尚书连忙朝永庆帝跪下,道,“微臣原本去命人追查范郎中家眷的下落的,追查到那个院子,微臣想着是叶统领的私宅,若是一般衙役闯进去,这恐怕不给叶统领面子,所以微臣就亲自带人过去了,谁想范郎中的家眷没有看见,却看见了云小姐。

    微臣记得云世子成亲那日,有人问起怎么不见云小姐,云世子说云小姐病重,可是眼下云小姐却出现在叶统领的宅院里,微臣心下觉得奇怪,就立刻派人请了云世子过来,不曾想却亲耳听到云小姐承认她和外男私奔,云小姐是陛下亲赐的未来赵王妃,微臣以为兹事体大,不能不禀告陛下,所有这才立刻进宫禀告陛下,求陛下明鉴。”

    实际上,当然不是这个理由,周尚书想着,他眼下是还没抓到范郎中的家眷,但是若是能因此让陛下问罪叶成轩,这也算是大功一件了。

    永庆帝脸色阴沉得能滴出墨来,他的定下的儿媳居然和人私奔,这简直就是丢皇家的脸。

    “陛下,云世子和世子妃在外求见。”高公公躬身禀告道。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