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卿无语了,叶成轩就真的一点都不会看人脸色吗?她哪里看得出来有半分膈应的模样。

    “叶成轩,我和云锦是夫妻,他心里的人是谁,我自然比谁都清楚,我们夫妻之间对彼此都是信任的,他的心里只有我,正如我的心里只有他一样。”

    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她既然嫁给了他,就会永远都信任他,否则她也不会嫁给云锦。

    她曾经以为自己此生都不会穿上喜服,但是她还是为云锦披上了嫁衣,从她穿上嫁衣的那一刻起,此生此世,她就会永远信任他。

    “挑拨离间就真的不用了,没有任何意义的。”

    叶成轩看得分明,谢卿提到云锦的时候,她的目光格外温柔。

    柔情似水,可惜从来都不是对他叶成轩的。

    “谢卿,你会后悔的。”叶成轩咬牙说道。

    谢卿嫣然一笑:“嫁给云锦,是我此生最不后悔的事情。”

    前生最后悔的事情是做了赵天麟的未婚妻,今生最不后悔的事情是嫁给云锦。

    叶成轩看着眼前巧笑倩兮的女子,只觉得心口犯疼:“谢卿,我记得你说过,你想要杀了我。”

    谢卿点了点头:“不错。”

    她的确想杀了这个刽子手,不止是他,还有赵天麟、云芷絮、叶德妃,甚至是龙椅上那一位,他们一个个都跑不掉的。

    叶成轩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递给她,道:“你想杀就杀吧,死在最心爱的人手里,我叶成轩也不亏。”

    然而谢卿没有接过匕首,而且一点要接过去的意思都没有。

    “怎么,不舍得?”叶成轩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道,“其实你对我还是有那么一点感情的对不对?”

    谢卿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我不想用这种方式杀你,如果我想这样杀你的话,我刚才就直接毒死你了。”

    她既然是用毒的高手,那么身上从来都不缺毒药,要毒死叶成轩,从来都不是难事。

    叶成轩脸色微变:“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说时收起了匕首。

    可不是自作多情嘛,谢卿一直都不明白,她怎么会让叶成轩动了心呢?

    “谢卿,你够狠!你在我的心上狠狠地插了一刀。”叶成轩苦笑一声。

    虽然谢卿没有接过匕首,但是他的心却被狠狠地被插了一刀。

    不等谢卿说话,忽而叶成轩面色一冷:“不过,你会后悔的,你记住了。”

    然后就一个翻身,下了马车。

    灵芝被吓了一跳,连忙吩咐停车,掀开帘子,“世子妃,您没事吧?”

    她都没发现马车里多了一个人。

    谢卿摇了摇头:“没事,别担心,马车快一点,我想早点回王府。”

    叶成轩很不对劲,谢卿感觉的出来,她必须要马上将这件事情告诉云锦。

    “世子妃,您坐稳了,奴婢来驾车。”灵芝点头应下。

    甩动马鞭,驾……

    镇南王府

    谢卿一回到王府,就立刻将叶成轩的事情告诉云锦。

    “云锦,你说叶成轩他到底在算计什么?我总觉得他很不正常。”谢卿眉头微皱。

    你会后悔的……叶成轩到底要做什么。

    云锦轻轻抚摸着谢卿的手背,淡笑道:“卿卿,你不用担心。”

    “我也不是担心,只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在我的掌握之中,就好像是知道它要发生,但是却只能任由它发生一样。”

    “叶成轩此人心机深重,而且他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他若是不算计,那就不是他了。”云锦淡淡地说道,“不过没关系,任凭他怎么算计,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叶成轩一定会死,即便是他费尽心机活了下来,那也不过是苟延残喘。

    谢卿摇了摇头,轻笑道:“罢了,我就不多想了,既然想不到,那就看着吧,不必庸人自扰。”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随便叶成轩发招吧。

    “对了,云锦,临安公主已经确定了驸马人选,不日就要出嫁。”谢卿正色说道,“而她定下的驸马叫孟飞扬。”

    “孟飞扬,孟飞燕。”云锦浅浅一笑,道,“祁王殿下看来早有安排。”

    “果然是这样。”谢卿问道,“孟飞扬和孟飞燕都是淮阳孟氏吧?”

    云锦点了点头,道:“应该是。纵观大越的兵权,京城的城防和御林军祁王是拿不动的,永庆帝会死死地握在手里,所以祁王只能将目光投向边疆,若是得到西北,东疆又在我手里,东西合围,永庆帝必然要忌惮。”

    “兵权只是辅助,最重要的是祁王殿下必须得到朝臣们的支持,他该回来了。”谢卿正色说道。

    有了兵权在手,是能让人忌惮,但是那还真正起作用的还是朝中的大臣,要不然毅王和赵王也不会整日在朝堂蹦跶了,还不就是为了得到朝臣们的支持吗?

    云锦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快了。”

    “世子、世子妃,药老回来了。”忽然,只听得陈渊在外禀告道。

    “什么!”谢卿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连忙往外走。

    她一听药老回来了,顿时心下一喜,云锦能治病了。

    “卿卿,慢点,小心摔着。”云锦连忙走上前去,牵起谢卿的手。

    谢卿很着急,她迫不及待地想见到药老,连忙说道:“云锦,快点,我想立刻见到药老。”

    嘴上说着,脚下也没歇着,快步向前走去。

    云锦唇角扬起一抹宠溺的笑容,紧紧地跟着谢卿。

    花厅中

    “世子。”药老向云锦拱手行礼,目光落在谢卿身上,笑眯眯地说道,“这是世子妃?”

    云锦点了点头,笑道:“不错,正是世子妃,药老你可错过本世子的婚礼了。”

    药老笑眯眯地朝谢卿行礼:“见过世子妃。”

    谢卿连忙虚扶一把,急切地说道:“药老,药找到了吗?可能治云锦的病?”

    这才是眼下最着急的,虽然她听云锦说,药老能治他的病,但是一日没有见到药老,她心里始终不放心。

    “幸不辱命。”药老捻了捻胡须,笑着说道,“药我已经找齐了,只待些时日将药炼好,即可治好世子。”

    谢卿的脸色总算是缓下来了,朝药老笑道:“多谢药老,药老,还请您先给云锦诊脉。”

    说着,谢卿就拿起云锦的手腕,递给药老,丝毫不等云锦主动伸手的。

    药老笑眯眯地说道:“世子好福气啊。”

    然后方才为云锦诊脉。

    “世子的脉象倒还算平稳,看来都是世子妃的功劳啊。”药老笑着说道。

    云锦点了点头:“卿卿的医术不错,她日日为我调理,我感觉好多了。”

    “药老,炼药需要多长时间?”谢卿问道,“不如我来帮忙吧?”

    “世子妃不用担心,炼药不难,只是需要费些时日,最多一个月就能炼成了。”

    药老悄悄看了看云锦的脸色,末了又加了句:“世子妃您就只管照着您的方法为世子调养就好,炼药的事情交给我。”

    虽然吧,他倒是很想和世子妃交流一下这炼药的事情,可是世子不让啊。

    谢卿沉思片刻,点头说道:“也好,那就麻烦药老了。”

    药老连连摆手,道:“不麻烦不麻烦,都是我应尽之责。”

    ……

    药老回来了,云锦痊愈指日可待,镇南王府上下都高兴不已,唯独有一人听闻此消息,气的咬牙启齿。而这个人就是许侧妃。

    云芷絮被逐出王府,但是许侧妃云锦却没有动,只当是养了个闲人,未曾短缺她的衣食,但是却将她禁足在自己的院子里,严加看守,不得外出。

    自从许侧妃听到云芷絮被逐出王府,云锦治病有望的消息后,就日夜咒骂不止,伺候的下人立刻禀告给了谢卿。

    谢卿嫁入镇南王府后,王府的事情就全交由她打理,府中事务自然是由谢卿打理。听闻许侧妃怨气颇重,谢卿自然要去见见她。

    还没进屋就听见许侧妃咒骂声,谢卿眉头微皱。

    “世子妃,要不要奴婢先教训她一顿再说,像许侧妃这样的,直接打一顿,就什么事都好解决了。”灵芝吹了吹自己的拳头。

    最近刚从陈渊哪里学了两招,是该找个人试试了……

    谢卿摇头笑了笑,朝灵芝吩咐道:“开门。”缓步走了进去,只见许侧妃站在那里,嘴里骂个不停,脚下是破碎的茶杯。

    “谢卿?怎么是你?云锦呢?他怎么不来见我?”许侧妃冷声说道。

    灵芝嗤笑一声,道:“侧妃娘娘,世子妃能来见你不错了,你还想见世子,想得美!”

    这许侧妃不会是有病的,还真把自己当成王妃娘娘了不成,她只是个侧室,又不是云锦的生母。

    “世子妃?”许侧妃眉头微皱,忽然又厉声说道,“谢卿嫁入镇南王府,为什么不来给我敬茶!你们这是不孝!”

    “许侧妃,你只是父王的小妾,还没有资格被敬茶,我敬茶也是敬给母妃的。”谢卿淡淡地说道。

    许侧妃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我没有资格,就因为我是侧妃……”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