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成轩很冷静,唇角还泛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他似乎知道赵天麟是来做什么的。

    赵天麟看着他的神情,只觉心头涌起一阵异样。

    犹疑片刻,赵天麟终究还是轻声说道:“表哥,父皇有旨,赐你毒酒一杯。”

    说时旁边就有人端上毒酒。

    不远处的周尚书心下一惊,陛下这么快就下旨赐死叶成轩了?

    “赵王殿下,陛下方才不是说将叶成轩打入天牢,择日再审吗?”周尚书问道。

    这么快就赐死,他还没有从叶成轩嘴里掏出什么东西来呢。

    倏地,叶成轩的目光射向周尚书,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道:“周尚书,想从叶某嘴里套出什么话来,只怕你是打错了主意,与其从叶某这里下手,你倒是不如想想怎么和你背后的主子交差吧。”

    只一句话,周尚书脸色微变,板着脸说道:“叶成轩,本官身为刑部尚书,这案子既然到了刑部,本官自然要多问一句。”

    说时又朝赵天麟拱手行礼一礼,道:“还请赵王殿下见谅,按照规矩,下官必须要查验一下圣旨。”

    人是被关押在刑部大牢的,无论是赐死也好、放人也罢,刑部的人都是有权利要求查验圣旨的。

    赵天麟朝身后的人示意,早有侍从拿出圣旨来。

    “周尚书请便。”赵天麟虽然面上不显,但是眼眸中却多了几分警惕。周尚书背后的主子必然是和他赵天麟有仇怨的人,不是毅王,就是云锦。

    赵天麟虽不敏,但是被叶成轩这么一提,当下心中便有了计较,自然对周尚书起了疑心。心中暗道,或许他该去查一查周尚书和谁暗中有来往了。

    周尚书本是圆滑之人,自然也看出赵天麟已经对他起了疑心,心头暗道糟糕,他自认是小心谨慎之人,倒是终究还是被人看出了破绽。

    周尚书小心翼翼地看圣旨交还于赵天麟,用着略带歉意的语气说道:“赵王殿下,下官方才得罪了,还请赵王殿下勿怪。”

    周尚书再三致歉,心中思量着,与赵天麟客气一点,即便是不打消赵天麟的疑虑,能让赵天麟说不出指责的话来也好啊。

    事实确实如周尚书所料,赵天麟疑心不改,倒是却说不出任何指责周尚书的话来。

    “周尚书,本王此次前来是奉父皇旨意,虽说父皇的圣旨上也没有提及旁人不能在场,但是到底是本王监斩,本王让周尚书回避一二也不算过分吧?”

    赵天麟的眼眸中流露出几分威胁之意,他到底还是赵王,要弄死一个刑部尚书也不是做不到,若是周尚书做得太过分了,那后果自己可以想见。

    从前,赵天麟或许还存着拉拢周尚书的心思,因而不会对周尚书起了威胁的心思,但是眼下明知道周尚书可能是敌对阵营的人,赵天麟当然就无所顾忌了。

    周尚书连连赔笑道:“不过分不过分,下官这就告退。”

    他当然知道,赵天麟和叶成轩有话要说,但是他留在此处也不会听到什么消息,反而会暴露了自己,得不偿失,还不如顺手推舟,卖赵天麟一个面子。

    终于,周尚书走了,赵天麟给旁边的侍从使了个眼色,侍从会意,连忙去门口处守着,不让任何人窥探。

    “表哥,抱歉,父皇圣意已决,本王也没有办法。”赵天麟对叶成轩说道。

    赵天麟是真心感激叶成轩,这么多年来,叶成轩一礼扶持他,帮他做了不少的事情,即便是此刻沦为阶下囚,都帮他认清了周尚书的真面目。

    失去叶成轩这条有力的臂膀,赵天麟心头不得不惋惜。

    相比于赵天麟的惋惜,叶成轩却显得十分淡定,眉梢轻轻挑起:“陛下是如何与王爷说的?他为什么一定要将我赐死?”

    他似乎早就知道了,永庆帝会赐死他。

    赵天麟沉默片刻,道:“父皇说,因为你将儿女私情看得太重。表哥,你真的喜欢谢卿?”

    这一点,赵天麟其实并不确定,他怎么想也想不出叶成轩为何会喜欢谢卿,“那个女人从一开始就和叶家对上,她害的叶家丢尽了颜面,还出了五万两银子,她和叶家有这么大的仇怨,表哥你为何会喜欢她啊?”

    对于自己的仇人,应该是恨才对啊,怎么会生出男女之情来呢?

    叶成轩闭了闭眼,道:“喜欢,没有任何缘由的喜欢。”

    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喜欢谢卿,明明最初他是想算计她的,可是怎么就变成他喜欢她而来呢?

    爱,没有缘由,甚至没有征兆,似乎就是在某一瞬间,他就爱上了她,至于是哪一个瞬间,叶成轩也不知道。

    “这……这怎么可能呢?”赵天麟都惊呆了,怎么会这样啊。

    “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它却偏偏发生了。”叶成轩睁开双眼,正视赵天麟,道,“王爷,我在给你最后一句忠告。你若是喜欢一个女人,要么完完全全得到她,要么从一开始就杀了她。”

    杀了她也是一种得到她的方式。

    赵天麟并没有过多的感触,他体会不到这句话的精髓,因为他喜欢的姑娘云芷絮是他的人。

    “表哥,你既然心里明白,你为何不早早的杀了谢卿?”赵天麟问道,“若是你早点动手,你也就不会有今日了。”

    如永庆帝所说,叶成轩是因为想要害云锦这个情敌,所以才有出这样的馊主意,结果现在东窗事发,害了自己。

    叶成轩摇了摇头:“晚了……”

    现在的他若是能杀了谢卿,他早就动手了,可是挥剑斩情丝,说起来容易坐起来何其难也。

    “得到谢卿,是我的目标,若是没了这目标,那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赵天麟眉头紧皱:“表哥,可是你现在命都快没了,有目标又有什么用。”

    命都没了,还何谈得到谢卿,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叶成轩眼眸微深,转头看向赵天麟,道:“陛下赐我毒酒,看样子是打算留我全尸了?”

    “即便是留全尸,那你也死了啊。”赵天麟疾声说道。

    人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叶成轩唇角轻轻扬起,道:“王爷,我死之后,你就将我的尸体送去乱葬岗就好,就不用送去叶家了。”

    赵天麟眉头皱得紧紧的,“你的尸体会被野兽吃掉的。”

    乱葬岗那里经常有野兽出没,尸体大多成为野兽们的口粮。然而,叶成轩并不在意,只是说道:“叶家的家产已经全部充公,若是以棺木下葬,多有不妥,况且我是叶家的罪人,乱葬岗了却叶成轩的一生,也是应该。”

    叶成轩坚持,赵天麟也拗不过,最终只能点头同意。

    毒酒送到叶成轩面前,叶成轩毫不犹豫就端起了酒杯,就要饮下,忽然只听得赵天麟说道:“表哥!”

    叶成轩的手一顿,转而看向赵天麟。

    “表哥,本王再去求一求父皇。”赵天麟终究是不想失去叶成轩这个得力臂膀。

    叶成轩心下一滞,“别去。”

    “王爷,日后你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唯一能相信的就是你自己。”

    说完,叶成轩一口饮尽杯中酒。

    酒一下肚,不出半刻,鲜血自他嘴角流出……

    镇南王府

    云锦和谢卿得知这个消息,谢卿当下一愣:“叶成轩真的死了?”

    陈渊点了点头:“属下亲眼见到叶成轩的尸体被抬出刑部大牢,属下悄悄上前探过脉搏,的确是死了。”

    “尸体呢?”云锦问道。

    “被送去了乱葬岗。”陈渊答道。

    云锦抬眸正色说道:“去乱葬岗,再检查一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