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在陈鱼跃把毕颖扛进五菱之光的时候,一辆接到报警的警车呼啸而至,直接停在陈鱼跃车前,三男一女四个民警迅速下车。

    身姿曼妙小女警一下车就冲向了陈鱼跃,一手掏出手铐,一手抓向陈鱼跃的肩膀!

    陈鱼跃沉肩转身,神鬼莫测的将女警手中手铐夺下,咔一声就把她的左手和车门把手拷在一起!

    “你敢袭警!”小女警蛾眉倒蹙,凤眼圆睁。

    在男警围上之前,陈鱼跃迅速举起双手示好:“误会,误会!”

    “你还想狡辩?你想把这女孩带去哪!”小女警恼怒的拿出钥匙打开手铐,直接钻进车内,试图把昏迷的毕颖拍醒。

    陈鱼跃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误会成“捡尸”的流氓了。

    小女警见他不回话,怒发冲冠下车就一脚踹上去!

    陈鱼跃反应非常迅速,一把抓住了这个暴脾气小女警的脚踝,低声提醒道:“美女,注意影响。”

    其余三个男警见已有吃瓜群众拿出手机,便赶紧上前制止:“苏晴,事情没搞清之前不要乱来!”

    陈鱼跃也马上放开了这个叫苏晴的女警的脚踝。

    苏晴狠狠的瞪了陈鱼跃一眼:“五月十四号,一个女孩就是在这家KTV门口被‘捡尸’,她和朋友道别后就迷迷糊糊的叫车回家,但因为喝太多而睡着,被人在车上拍了不雅的照片发布在网上,是不是你干的!”

    “她是我妹。”陈鱼跃无奈的解释道,他并不讨厌这个做事认真的小女警,虽然她有些冲动,但初心却是尽职尽责,比那三个“划水”的男警更称职。

    苏晴的反应很快,马上问道:“她叫什么?”

    “毕颖。”陈鱼跃一眼就看穿了苏晴的想法:“她的行驶证和驾照都在手套箱里,这是她的车。”

    苏晴迅速翻出行驶证和驾驶照,车是的确是毕颖的,这让苏晴稍稍有些意外。

    就在这时,KTV接待生突然出现在门口,指着陈鱼跃便告状:“就是他!寻衅滋事的就是他!”

    几个警察条件反射的将陈鱼跃团团围住。

    陈鱼跃指了指车里的毕颖:“我带着一个醉酒的女孩怎么可能闹事?”

    苏晴秀眉微蹙,她觉得陈鱼跃说的有道理,没有人会蠢到带着一个烂醉的女孩寻衅滋事。

    “小刘,苏晴,你们两个先盯着这小子,我和老赵进去看看。”为首的民警老张终于发话,说完就大步流星的走近KTV。

    这时李诚也在忍痛在楼上跑下来,就在两个民警被眼前伤兵满营的状况震惊的时候,李诚一把将接待生拉到面前,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骂道:“谁他妈让你报警的?!去把监控的硬盘拔了藏起来!”

    接待生懵了,但还是马上去按照李诚的吩咐做事了。

    李诚这才迎向两个民警握手问好。

    “这些人都是外面那小子打的?”老张睁大眼睛不可思议道。

    李诚无辜的看着他:“二位听我慢慢说,事情是这样的,他们一男一女来我这唱歌,走的时候女孩不省人事了,我担心这小子动机不纯,就想拦住问问情况,可他却直接就动手了,你看我这胳膊……”

    老张抬头看了眼KTV的监控:“拷一份监控视频给我们。”

    李诚无奈的叹了口气:“倒霉就倒霉在这,今天监控的硬盘烧了!我还没来得及换呢!”

    “那不就没有直接证据了?”老张愣了一下。

    “是啊。”李诚无奈道:“但是二位放心,我和吴所长也是老朋友,一定全力支持派出所的工作!我的所有员工都可以作证!”

    两个民警一听这个,相互看了一眼,老张这才开口:“这样,先让受伤的人抓紧时间去医院,你跟我们回所里做一下说明。”

    “好!”李诚很痛快的点了点头。

    随后三人走出来,李诚心有余悸的看了陈鱼跃一眼。

    陈鱼跃知道这孙子肯定是想玩儿阴的,但碍于警方,他不能当众动手。

    “小子,挺能打啊。”老张上下打量着陈鱼跃:“跟我们回所里好好解释解释吧。”

    陈鱼跃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他把五菱之光的车钥匙递苏晴:“你能帮我照顾她吧?”

    “这是我的职责。”苏晴接过钥匙,很负责的回答道。

    “谢了。”陈鱼跃微微一笑,然后就被押进了警车。

    李诚堆笑着给三个男警递烟,提出自己开车跟他们车后面去所里。毕竟他都说过和吴所长是朋友了,老张当然要给这个面子。

    半小时后,一辆警用长安之星,一辆大切诺基,一辆五菱之光接连驶入中浦区派出所。

    陈鱼跃一下车就把目光锁定在五菱上,苏晴开门下车看了他一眼:“你放心,我会一直照顾她到清醒。”

    “麻烦你了,改天请你吃饭。”陈鱼跃绝对没开玩笑。

    “不用。”苏晴一口拒绝。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轿车驶入派出所,老张一眼就认出了是所长吴厉的凯美瑞,迅速迎上前,吴厉停车一开门,老张马上关心道:“吴所长,有什么指示您打个电话就行。”

    “老张,李诚是我朋友,事情他已经打电话跟我说了,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权利范围。”吴厉开口道:“我已经通知刑警大队那边过来提人了,公共场合致多人重伤是要负刑事责任!”

    老张点点头:“是,我们一定全力配合刑警大队的交接工作。”

    “领导。”陈鱼跃突然开口问道:“说我打人是要证据的,KTV的监控调出来了?”

    吴厉脸色一黑:“这里没有你说话的权力。”

    “如果监控记录调出来了,证据确凿,我认栽。”陈鱼跃冷笑一声:“可我敢说李诚根本不敢交出监控,因为监控里也肯定记录了他做的那些脏事!”

    李诚心虚,又碍于陈鱼跃的余威所以不敢多言。

    陈鱼跃说的没错,监控视频里虽然有他打人的记录,但也有李诚把毕颖带进包房的记录,一旦让毕颖去医院做检查,查出她被灌了药,李诚就完蛋了。

    刚才吴厉在电话里和李诚说的非常清楚,若想这事儿解决的干净,就绝对不能有任何画面证明他和那女孩有关系,这样脏水才能一滴不漏的泼在陈鱼跃身上。

    “你这些话去给刑警队审讯员说。”吴厉不耐烦的瞪了陈鱼跃一眼。

    民警老张帮吴厉解围道:“李老板说了,监控硬盘烧了,没留下记录算你小子走运!”

    “烧了?真的吗?”陈鱼跃话中有话的笑着。

    “吴所长,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苏晴忍不住开口道。

    吴厉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这案子属于刑事犯罪,我们无权插手!从现在开始,谁也不必多言了!”

    说话间,刑警二中队的车就驶入了派出所院中。

    陈鱼跃觉得这种办事效率高的有点离谱了,只能说明吴厉的面子大人脉广。此刻他并不知道负责中浦区的刑警二中队的中队长是吴厉的亲哥吴严。

    二中队的人下车后就和吴厉客套了起来,李诚赶紧上前递过烟,几人相谈甚欢,还答应了李诚自己开车去刑警队配合询问工作的要求,抽完一支烟,他们才把陈鱼跃拖进车里。

    汽车发动前,陈鱼跃透过车窗看了苏晴一眼,苏晴凝重的对他点点头,陈鱼跃这才忍住了即将爆发的愤怒,若没有这个他认为值得信任的小女警照顾毕颖,他还真不在乎多背一条袭警的罪。

    ……

    警车直接返回刑警大队,两个刑警迅速押着陈鱼跃送进了预审室将他双手背拷在一把椅子上。

    随后,两个审讯人员就拿着文件和记录表走进来,有说有笑的坐在椅子上,将桌面上的强光灯直接抬起照在陈鱼跃的脸上:“姓名,籍贯,单位,住址,都说说吧。”

    陈鱼跃很配合,问什么说什么,很快就把基本情况交代清楚了。

    “交代一下你在夜宴KTV打人的事情吧,坦白点说,别耍花样。”询问的警察一边做记录一边问。

    “我去接我妹……”陈鱼跃坦白道。

    警察一瞪眼:“我问的是打人的事情!”

    陈鱼跃沉默片刻终于开口,把事情的警告大致的描述了一下:“李诚把我妹骗走去灌酒,我去KTV找人,刚进去就被人围攻了……”

    警察一边听一边记录:“你知道你这属于持械伤人吗?”

    “他们先动手,难道不算正当防卫吗?”陈鱼跃辩解道。

    “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知道自己是属于持械伤人吗?”

    “知道!”

    “承认KTV里那些人都是打伤的吗!?”

    “承认。”陈鱼跃有些上火,这俩孙子给他玩儿套路呢:“你们这属于诱供,我不认。”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警察拍案而起:“你涉嫌寻衅滋事故意伤人罪!已经被刑事拘留!”

    ……

    半小时后,陈鱼跃被压进一辆警用面包车里,连夜押送看守所。

    看守所在北郊,荒无人烟,拉着电网的高墙在黑夜中显得格外阴森,岗楼上的武警警惕着院内的一切,负责接收看押人员的小狱警打开了小门接过文件便把陈鱼跃押了进去。

    很快,陈鱼跃就被带进了一条长长的通道,来到一个囚室打开了门锁,他开门就把陈鱼跃推了进去。

    “大狗,起来‘照顾’一下。”小狱警特别的嘱咐了一句,锁好牢门转身离开,原来半小时前吴厉给他打过电话,让他好好安排,他就直接把陈鱼跃扔进暴力犯的囚室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