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午,王勇在妻子的帮助下半躺在病床上,旁边桌上的饭缸里放着她刚在食堂打来的稀饭,还有一个馒头和一瓶辣酱。

    陈鱼跃拎着东西进来的时候,王勇妻子看都没看他一眼。

    “兄弟来了。”王勇还是那么热情:“你不来我都没烟抽。”

    “勇哥,嫂子。”陈鱼跃笑着打了招呼,然后把他买的西洋参含片,初元口服液,还有什么黄金搭档之类的营养品找角落放下,这才给王勇掏烟点了一支送过去。

    至始至终王勇妻子都没吭声。

    王勇过瘾的大口抽烟时,陈鱼跃则上前把布兜递给了王勇妻子:“嫂子,这是昨天那些家伙赔的钱,应该足够收拾一下店里了。”

    王勇妻子怔了一下,经过昨天那一闹,家里原本就不多的存款全砸医院了,她正愁着要不要给娘家人开口呢,但她知道自己一旦开口,娘家人肯定又要说王勇不靠谱了,所以她迟迟无法下定决心。

    所以这时候陈鱼跃送钱来,无异于是雪中送炭!

    王勇也愣住了,他怀疑是陈鱼跃自己掏的钱。

    王勇妻子接过布兜打开一眼,当时就惊的叫出声来:“这么多!?”

    陈鱼跃只留了两万给毕颖,其余的都在布兜里。

    “一,二,三,四……”王勇妻子数了数,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鱼跃:“二……二十万?”

    陈鱼跃点点头,这时王勇才确定这钱不可能是陈鱼跃的:“你去找过张宽了?”

    “恩。”陈鱼跃没否认:“勇哥,你放心以后店里绝不会出事了。”

    王勇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担心,可是事已至此,他也无力重来:“但店里用不了那么多钱。”

    “那就扩大经营。”陈鱼跃笑了笑。

    王勇妻子一听就兴奋了,她早就想扩大经营了,隔壁店面一直在转让,他家烧烤实在又实惠,每天都座无虚席,经常出现来客没座的情况,若是把隔壁也租下来,生意肯定红火一倍!

    “鱼跃兄弟,我们看病加装修也就十多万,这样,我们家生意算你入股十万。”王勇妻子真的很需要这笔钱,不但一解燃眉之急,还能扩大经营,一石二鸟啊。

    王勇无语道:“你一个妇女懂个屁,还入股呢,你知道什么叫入股?”

    “不,嫂子这话我赞同!”陈鱼跃打断了王勇的话:“就当我入股了,以后去吃串不花钱了吧?”

    “你什么时候吃也不用花钱。”王勇苦笑道,他心里明白陈鱼跃是铁了心要帮他。

    “感觉不一样。”陈鱼跃笑了笑:“那就这么说定了,下午我去附近劳务市场找几个人,尽快收拾下店里。”

    王勇妻子使劲点着头,几分钟之前她还不喜欢陈鱼跃呢,现在可彻底把陈鱼跃当成自己亲兄弟了。

    从医院离开之后,陈鱼跃去了趟海鲜市场,他知道毕颖喜欢吃皮皮虾又不舍得买,就买了几斤带回去蒸着吃。

    陈鱼跃回到家把两万块钱拿给毕颖时,毕颖直接愣住了。

    “挑个有点档次的地方,晚上咱们请一下叶雪芙姐妹俩,还有苏晴苏警官。”陈鱼跃笑了笑:“你请客,我还没拿到工资呢。”

    毕颖看着这两万块钱,如鲠在喉,最终忍不住流下眼泪:“鱼跃哥,我以后什么事儿都听你的。”

    “事情已经过去了。”陈鱼跃抽了张纸巾递给毕颖。

    在家吃过午饭之后,陈鱼跃就去了趟劳务市场,找了几个看起来比较实在的工人师傅,谈好价格就直接带去了烧烤店。

    到店的时候,王勇妻子已经在店里收拾那些还能用的东西,她中午给婆婆打了电话,让婆婆去医院帮忙照看王勇,自己回来收拾店面,他们一家真的不好意思再多麻烦陈鱼跃了。

    陈鱼跃给带来的工人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这才终于回到了自己店里。

    他进店就打开电脑看了看这两天的订单情况,只是有两个投诉没有处理便赶紧处理了一下。

    下午四点多,陆续过来几个送餐员询问情况,毕竟店里电话没人接,毕颖手机也一直在关机,作为员工多少都会有些担心。

    陈鱼跃随便解释了一下,只是打消了众人的疑虑,并没多说什么。

    随后毕颖打来了电话,说她已经在开门红海鲜宫预约了房间,陈鱼跃马上打电话联系了叶雪芙和苏晴,但叶雪芙和苏晴都拒绝了,说那地方太贵,让他们换个地方。

    开门红海鲜宫的确很贵,那里边人均两三千都只能算是低消费,毕颖是有意选这个地方的,她真的想好好感谢帮助了她的所有人,哪怕把她所有存款花光甚至刷信用卡都没关系!

    陈鱼跃又教育了一下毕颖,告诉他吃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份诚心,如果不是因为他连累了王勇,陈鱼跃绝对会安排在犇羴鱻烧烤店。

    后来毕颖又改到了一个以吃菌为特色的私房菜馆,大家这才约好了六点半直接在饭店门口碰面。

    约好之后陈鱼跃就关门回家,接了毕颖直奔目的地。

    下午六点半,叶雪芙和叶筱夭两人准时来到私房菜馆,陈鱼跃和毕颖也早早的就来到了。

    叶雪芙下车和两人打了个招呼,然后道:“路上我给苏晴打电话,她说让我们先吃,她或许要迟到一小会。”

    苏晴的工作性质本就不准点,再加上她死盯着李诚的案子呢,迟到一些大家也会理解。

    随后几人先去房间,点了这里特色的干巴菌,骨头参,牛肝菌等等好吃的。

    叶筱夭拿起筷子就没放下过。

    三个女孩都没喝酒,毕颖就端起了茶杯表示了敬意和感激:“谢谢筱夭姐那么悉心的照顾我,更谢谢雪芙姐帮鱼跃哥脱罪,我以茶代酒,先干为敬。”

    “你叫我妖精就好,叫姐多显老呀。”叶筱夭终于放下筷子拿起茶杯。

    叶雪芙倒不在意毕颖怎么称呼:“陈鱼跃的事情我没帮上什么忙,多亏了苏晴,如果不是她,事情绝对没那么容易解决。”

    就在这时,苏晴终于赶了过来,她敲门确定了房间后便直接推门而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端起叶雪芙的茶喝掉了。

    “你怎么每次都像干旱区来的灾民呀。”叶雪芙笑看着苏晴:“又忙什么案子呢?”

    “还能是什么案子,当然是李诚案子。”苏晴道:“吴厉一直在帮他使劲,而且吴厉的哥哥吴严的人脉关系非常广,大家都愿意给他面子。”

    说到这里,苏晴看了眼毕颖:“他们翻供比翻书还快,医院监控证据并没有拍到李诚,那两个把毕颖从医院里带出来的家伙将所有事情都抗了下来,咬定李诚和这件事情无关。”

    这一切都在陈鱼跃的预料之中,只要他们想保人,什么事情都能编的出来。

    “如果还拿不到证据证明李诚诱骗毕颖,并且在她酒中偷放氯硝安定,他很快就能凭那个急性短暂性精神病障碍的患者证被释放。”苏晴说完,又喝了一杯茶,她一整天都把精力放在了这个案子上,喝水的功夫都没有。

    “苏警官,要不然就算了吧?”毕颖小心翼翼道:“我现在也没事了,退一步海阔天空。”

    “你怎么能这样想?”苏晴表情突然变得凝重。

    毕颖没想到苏晴会生气,有些不知所措。

    “受害者不仅只有你!”苏晴将手中茶杯重重放下:“如果他能接二连三的逃脱法律的制裁,他还会尊重法律吗?哪天他会更加的肆无忌惮,那样就会有更多无辜女孩成为受害者!”

    “对不起……”毕颖低下头,不敢去看苏晴的眼睛。

    苏晴突然站起身来:“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说完这话,苏晴转身就走,叶雪芙赶紧将她一把拉住:“苏晴,你这是怎么了?毕颖刚经历了那么多,心中恐惧和逃避是很正常的!”

    “那我就用实际行动告诉她,虽然她放弃了,但还有人为了她的事情没放弃!”苏晴甩开叶雪芙的手就离开了。

    “交给我了。”陈鱼跃起身轻拍下毕颖的肩膀。

    “我们一起去。”毕颖真的非常着急。

    “人多只会适得其反。”陈鱼跃微微一笑:“你们慢慢吃。”

    “那我们等你。”叶雪芙点点头。

    当陈鱼跃冲下楼时,苏晴竟已经坐上了一辆出租车,陈鱼跃来不及阻拦,只能迅速开车跟了上去。

    因为路上比较拥堵,陈鱼跃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上前拦下出租车的机会。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隔着两辆车,竟一路开车来到了夜宴KTV。

    苏晴下车直接走进KTV,陈鱼跃想了想并没直接跟进去,而是将车缓缓停在了路对面一处不起眼的地方。

    进入夜宴,苏晴发现那天打斗的痕迹已经完全没有了,看来处理效率非常高啊。

    “欢迎光……”接待生话没说完就愣住了:“临!”

    苏晴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您是来唱歌……?”接待生小心翼翼的问道。

    “监控恢复了吧?”苏晴拿出自己的证件给接待生看了一眼:“我要去看一下。”

    接待生咽了口唾沫:“这个……”

    “有困难?不配合?”苏晴平静道:“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妨碍执行公务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我这就找人带您去。”接待生赶紧跑到前台找了个女孩,把事情安排给她。

    当女孩带着苏晴去监控室之后,接待生迅速拨通李诚号码汇报情况。

    此刻李诚正在中医院,这是吴严想办法给他搞的特殊待遇,他接起电话听说小女警去调查了,当时就急了!

    但接待生又急忙告诉他,硬盘里的监控记录已经全部被他删除了。

    李诚这才放心下来,然后他又迅速拨出一个号码,他需要有人能解决苏晴对他的威胁,他必须想办法终止苏晴对他的调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