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停车开门,吴厉和吴严两人迅速下车。

    “苏晴,做的不错。”吴厉充满笑意的看着苏晴:“我听说已经开始恢复硬盘数据了。”

    苏晴脸上瞬间变色,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信任的老同学居然出卖了她!

    吴严也带着些得意道:“原来我们小波表弟是你警校同窗啊,都说同学情谊深似海,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你们裙带关系还挺厉害啊。”一旁的陈鱼跃微微一笑。

    吴厉一个眼神就狠狠的瞪了过去:“苏晴,我们是警察,所以你最好离这种人远一点,监控硬盘恢复,可就有他打架滋事闹事的铁证了。”

    今天中午之前,他们对陈鱼跃还有些未知的恐惧呢,毕竟他的案子是省政法委打电话施压解决的,他们以为陈鱼跃和苏和伟书记有关系。

    但他们详细的查了人脉关系之后却发现两人一点交集都没有,吴厉就开始怀疑这事儿是苏书记抽风了。

    他又打听了一下,苏书记完全没有继续过问陈鱼跃放出来之后的事情,他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当时省政法委来电话让他们放人,说是担心没有实证,容易引发社会舆论。

    现在只要他们能够拿到硬盘,把里面的不该有的画面彻底粉碎销毁,只留下陈鱼跃动手的纪录,这硬盘就能成为落实陈鱼跃犯罪事实的证据!

    所以说,这个硬盘就是一把利剑,谁拿到手里,谁就能刺伤对方!

    吴厉和吴严两人一同赶过来,明显势在必得啊!

    “所长,硬盘是我找到的,这事情我会负责,就不麻烦你们了。”苏晴强压着心中的愤怒。

    “你要记住,你只是一个民警。”吴严再次提醒道。

    吴厉也警告道:“你是怎么把硬盘拿出来的,不需要我提醒你吧?你没有取证的权利,懂吗?”

    “调查治安案件需依法进行,严禁以非法手段收集证据,以非法手段收集的证据无效,这点不需要我提醒你吧?”吴严和吴厉两人一唱一和,把苏晴说的哑口无言。

    两人现在已经是明目张胆了。

    吴厉已经确定陈鱼跃和苏和伟没有关系,也没什么好忌惮的,竟直接出言威胁起来:“等硬盘恢复了,我看你小子往哪跑。”

    “两位还真是秉公执法恪尽职守啊。”陈鱼跃微微一笑:“但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民警老张在我们所有人面前说过KTV监控硬盘烧了,没留下记录算我走运呢。”

    吴厉怔了一下。

    “按照这个逻辑,你们若是为了抓我,这硬盘恢复了也没有意义。”陈鱼跃摊手道。

    吴严明显比他兄弟更强势:“我警告你,我有怀疑你在公安人员家庭附近进行不利活动的权力,在我没有安排人进行抓捕之前,你最好马上离开。”

    “吴队长!你这样是滥用职权!”苏晴喝声制止。

    “苏晴!注意你的言辞!污蔑诽谤领导是很严重的事情!”吴厉当场训斥:“你还想不想干了!”

    在吴厉的眼里,苏晴只是一个没有家庭背景和人脉关系的新人,他当然可以这样威胁。

    苏晴紧握着口袋中早已打开录音的手机,一字一句道:“你们这种人,不配做警察。”

    “我是你所长,还轮不到你教训我!”吴厉恨的咬牙切齿,这么多年他从没碰到过这种不识时务的新人。

    “你们利用职权为一个屡教不改的犯人洗脱罪证,比犯罪者更可恶。”苏晴和他们彻底撕破脸了。

    若非她是个女孩,吴厉早就一个大嘴巴抽过来了:“苏晴,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污蔑诽谤领导是不可原谅的错误!”

    “我是不是诽谤,你们心知肚明。”苏晴义正言辞。

    “你现在的工作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般考进来的,千万别因一时的冲动葬送了自己的未来。”吴厉狠狠的瞪着苏晴。

    “进警校的第一天,校长就告诉我,做警察绝不能玷污警徽上的国旗,决不能触犯法律的尊严,决不能辜负人民的期望。”苏晴冷冷的笑了一声,非常严肃的继续道:“为国家昌盛,为人民安宁,华夏警察会与任何犯罪进行永无休止的斗争,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

    吴厉终于被苏晴激怒:“好!那我就让你尝尝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滋味!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扳倒我!我吴厉要保的人,还没有保不住的!”

    “吴厉!”吴严闻言马上打断吴厉的话,这种话说出来对他们很不利的。

    苏晴点点头:“吴所长,那我也告诉你,为了警察神圣的使命,无论面临怎么样的困难,我都会坚持守护正义。”

    “作为警察勾结犯罪嫌疑人,什么后果自己好好考虑!”吴厉发狠道。

    陈鱼跃清楚,苏晴没实力和这两人对抗,便插浑打岔的把苏晴拦到身后,现在即便她丢了工作也不可能改变劣势的事实。

    苏晴没再争辩,直接回到陈鱼跃的车上,重重的将车门关上了。

    “领导,诽谤是重罪,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陈鱼跃对吴厉笑了笑。

    吴厉则一脸阴冷的盯着陈鱼跃:“你已经出来了,这件事情没有必要继续追究了,如果你咬着不放,大家以后见面可就难看了。”

    “是挺难看的。”陈鱼跃点点头,他话里的意思怕是只有他自己清楚。

    “你们店的地址,家的地址,我们可都一清二楚。”吴厉隐晦的威胁了一句。

    “你赢了。”陈鱼跃微微一笑,转身开门上车,他懒得和他们浪费时间。

    等陈鱼跃开车离开之后,吴厉和吴严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两人这么担心硬盘的事情并不是完全为了李诚,更多的是为了自己。

    毕竟这监控硬盘里也记录了他们频繁进入夜宴KTV的事实,一旦这内容传出去,一切就完蛋了。

    幸运的是,李诚刚给他们汇报了这件事情,他们在网络侦查科的表弟小波就打来电话,将苏晴找他恢复夜宴KTV监控硬盘的事情告诉了两人,两人便马不停蹄赶来,及时控制了事态的恶化。

    “打电话告诉小波,马上销毁硬盘。”吴严看着消失的车尾灯对弟弟道。

    “我直接去楼上找他拿来。”吴厉怔了一下。

    吴严点点头:“让小波做,才能把他和我们捆在一起。”

    “我懂了。”吴厉迅速给小波打了电话,告诉他已经把苏晴支走了,让他直接销毁硬盘。

    小波一口答应下来。

    ……

    陈鱼跃将心情沉闷的苏晴送回家,苏晴路上一言未发,但目光却异常的坚定,明显是要死磕到底了。

    随后陈鱼跃就赶回叶雪芙家。

    陈鱼跃停车敲门,开门的叶筱夭一边抱怨一边开门:“你们怎么才回来……”

    当她看到面前的人是陈鱼跃时怔住了:“你来了。”

    “你们没一起回来?”陈鱼跃怔了一下。

    “我的车只能坐两个人。”叶筱夭招呼陈鱼跃进屋:“你给我姐打完电话之后,我姐就给毕颖说了,让她到我家住几天。”

    陈鱼跃笑了笑:“真的是打扰你们了。”

    “算不上打扰,她和我一起住能相互照应一下。”叶筱夭大方道:“一开始她还不好意思,后来终于被我们说服了,然后她俩就打车回去拿几件换洗衣服,我就先回来帮她收拾个房间。”

    陈鱼跃对此只剩感激,毕竟他们的关系只能算比萍水相逢稍微深一点而已。

    “你也可以留下呀。”叶筱夭道:“还有房间。”

    “会不会不方便呀?”这对陈鱼跃而言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啊。

    叶筱夭无语的摇了摇头:“当然不方便,我只是客气一下,哪知道你还真是不见外。”

    陈鱼跃欲哭无泪,这就很尴尬了。

    “哈哈,不和你闹了。你若真想住下,去跟我姐申请,我可做不了主。”叶筱夭狡黠的大眼球一转,陈鱼跃完全猜不透她心里想的什么。

    “我打电话问问她们在哪。”陈鱼跃尽快转移了话题,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问问她们在哪。

    结果刚拿出手机,叶雪芙就来电了。

    陈鱼跃直接接通了电话,准备问她们是不是需要他去接他们。

    然而电话里却突然传出一个男人的粗沉声音:“意外吗?”

    “你是谁。”陈鱼跃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这几天乱七八糟的事情让他们一直身处危险之中,这时候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显然不会是好事。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对方显得很冷静。

    “说吧,你想怎么样。”陈鱼跃也没含糊:“你不说我也大致清楚你是谁的人。”

    对方冷哼一声:“你很厉害,敢不敢跟我玩一玩。”

    “把她们放了,你想怎么玩儿,我都奉陪到底。”陈鱼跃尽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午夜十二点之前找到我,不然我可杀人了。”对方的声音坚定而有力,声调毫无任何波澜。

    陈鱼跃很清楚,只有经历过残酷杀戮的人,说这种话时才会心如平湖。

    他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距离凌晨十二点仅剩不足两个半小时的时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