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现在的所有外卖员聚集在店里,只有一个共同的原因,辞职。

    他们没有办法继续在吃货联盟送外卖了,今天拒绝了五哥的订单之后,所有人都被半路拦截,直接将恶心的东西弄在保温箱里,然后还逼他们去送。

    结果导致大面积的投诉,所有店家也因此打爆了店里的电话,最终毕颖不得不将手机和店里的无线座机都关掉。

    吃货联盟此刻陷入了创建以来最大的危机,不但所有送餐员被逼着辞职,还要遭遇巨大的索赔,那些今天食物被毁的店家为了自己的声誉也不会和他们合作了。

    这将导致外卖公司彻底垮掉。

    这是毕颖无法承受的,此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把所有送餐员的工资结算清楚,然后把应该赔付那些店家的名誉费赔上,其他想法一点都没了。

    “鱼跃哥,其实我们也不想走。”小六无奈道:“我们也不是那么不仗义的人,但五哥说已经摸清了我们的家,我们被劫被打都无所谓,但不能让家里人跟着提心吊胆啊……”

    “我理解。”陈鱼跃这话不是敷衍,他是真的能理解:“兄弟们都先回家歇几天,等我把事情处理好,再请你们回来。”

    毕颖开始给他们结算工资。

    但小六却带头道:“工资就算了,你们现在要赔的钱也不少,大家公事一场,多多少少都算情谊了。”

    有的快递员表示支持小六,为了情分不要工资了,多少算帮他们扛一点难关,而有些也不这么想,觉得尽快把关系撇清楚,工资一分不能少,不要精神损失费就算给面子了。

    陈鱼跃和毕颖一样可以理解他们的想法。

    毕竟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等送餐员陆续离开之后,毕颖算了一下手里的钱,全部赔清那些合作店家的损失,还差接近一万块钱。

    这倒也不算个事儿,陈鱼跃一会儿去烧烤店先找王勇拿一万就是。

    最头疼的事情就是以后这生意还能不能继续做了。

    这生意若是不能做了,之前所有的努力和付出就付之东水了。

    “鱼跃哥,恐怕我们明天就要关门了……”毕颖有些伤感道,虽然这店不过做了一年的时间,但她对这真的有了很深的感情。

    陈鱼跃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问小和尚‘如果你前进一步是死,后退一步则亡,你该怎么办’小和尚毫不犹豫地说‘我往旁边去’……”

    毕颖本以为陈鱼跃想开玩笑逗她开心,但听完却恍然大悟。

    生活本就是如此,都说天无绝人之路,很多人却搞不明白,其实人生路上会经常遭遇进退两难的境况,这时候可以换个角度思考,就能恍然大悟,路的旁边还是路,为什么不换一条?

    就算外卖店开不下去,他们依然可以寻找其他道路去生活。

    豁然开朗的毕颖露出了笑容:“鱼跃哥,有你真好。”

    “以前你哥不在你身边,什么事儿都需要你自己扛,但现在不用了。”陈鱼跃笑了笑:“虽然你哥永远不会回到你身旁了,但你鱼跃哥在,有事儿我抗。况且我也是天亚集团的人了,每个月也赚不少钱呢,养得起你。”

    毕颖原本已经打转的泪水重新收回了眼眶里:“恩!我要重整旗鼓!”

    “这就对了。”

    这时,王勇的妻子推着王勇推门进来了。

    王勇一脸关心道:“刚才小六路过我店,什么都跟我说了。”

    王勇妻子也关心的询问道:“小六说要赔钱,要赔多少?不够我们这还有。”

    “还差一万。”陈鱼跃跟他们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王勇马上示意老婆给陈鱼跃准备钱去,王勇妻子直接把王勇放下就去取钱了。

    接下来,王勇在陈鱼跃口中了解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没想到老五能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缺德事情。”王勇恼怒的拍一把轮椅扶手:“负责检查的有关部门也太不负责了!”

    “自作孽不可活,他能靠着手段逃过一时,却逃不过多时。”陈鱼跃并不担心:“这事儿你就别跟着操心了,我会处理好的。”

    “我相信你。”王勇点点头:“对了,虽然今天的事情让外卖名誉受损,但别灰心,想吃我们烤鱼和羊排的以及牛肉小串外卖的,只能用咱们家快递,勇哥永远挺你们!”

    “谢勇哥!”毕颖感激道。

    因为外卖暂时停了下来,下午毕颖便直接去烧烤店帮忙了,而陈鱼跃赶在六点之前要去值夜班呢,他并没有把自己在天亚集团遭遇的排挤告诉毕颖,现在的麻烦已经够毕颖头疼了,陈鱼跃不想让她平添苦恼。

    下午六点,陈鱼跃准时返回天亚集团。

    赵海表面上没有再对陈鱼跃做出明显的挤兑,但在安排工作的时候,却给陈鱼跃安排了距离最远的值夜巡查路线,而且还故意多安排出一次,把原本的巡查时间变得更密。

    这些陈鱼跃并不知道,所以就认为是正常工作呢。

    随着天色越来越晚,集团的人也陆陆续续的都离开了,剩下一些加班较晚的也零星的离开了。

    晚上九点,陈鱼跃去执行了第一次巡查,这一圈巡查下来需要四十分钟呢。

    当他巡查回来时,发现刚刚和科研组开完研讨会的叶雪芙正在办公室里等他呢。

    另外两个值班的保安目瞪口呆的看着陈鱼跃轻松的和叶雪芙打着招呼,羡慕不已。

    “我给你带了点吃的。”叶雪芙的细心让陈鱼跃很感激:“还有红牛和咖啡,多少都能提下精神。”

    “谢了。”陈鱼跃没和叶雪芙客套,直接照单全收:“早点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出去巡查记得穿好外套,晚上风凉,别感冒了。”叶雪芙临走前又嘱咐了一句。

    等她离开之后,两个保安实在忍不住,不约而同的凑上前来。

    “陈鱼跃,你和叶总是什么关系啊?”

    “是啊,她怎么那么关心你啊?你小子可以啊!”

    这两人一个叫夏柯,一个叫宋亮,是陈鱼跃来到保安部之后唯一没有“怼”过他的两个保安,所以陈鱼跃对两人还算有些好感,直接从叶雪芙给他的一袋食物里掏出两罐红牛扔给两人。

    两人接住后笑了笑,算是表示感谢了。

    陈鱼跃自己也打开一罐红牛喝了几口:“你们别瞎猜,我和叶总就是普通朋友。”

    “鱼跃,老哥年长你几岁,你骗不了我,普通朋友能这么关心你?”宋亮笑了笑。

    夏柯和陈鱼跃年龄相仿,也笑着摇摇头:“我也不相信。”

    “爱信不信。”陈鱼跃爽笑几声。

    随后夏柯掏出烟来分了下,三人点上烟,看着监视器聊起天来。

    陈鱼跃在聊天中得知,宋亮竟然在十年前的时候通过层层选拔进入了孤狼侦查大队,但后来因为学习外语和高科技方面不灵光被淘汰了,再后来退伍,回来做了两年小商贩,机缘巧合下被人介绍进入天亚集团做保安。

    而夏柯就更有意思了,中学毕业就不念书了,整天泡在健身房,后来迷上了拳击又迷上了散打,一练就是好几年,去年参加了个市里的散打比赛,还拿了个亚军呢。

    他也是机缘巧合进入了天亚集团,他一开始觉得做保安有点屈才,可后来发现天亚集团的保安跟其他保安不一样,不但待遇好穿的帅,地位都不同于外面的保安呢,所以就留了下来。

    聊了一阵子,巡查时间又到了,陈鱼跃便又去走了一圈,回来之后继续扯淡,时间过的也挺快的。

    原本晚上十二点巡查之后就不用出去了,第二天早上五点再查一圈就行。

    但赵海为了整陈鱼跃,特意在两点又安排了一次巡查。

    宋亮和夏柯也只能是看破不说破,毕竟他们也怕丢了工作,不敢轻易得罪赵海。

    当陈鱼跃再次出去巡查时,两人纷纷表示觉得陈鱼跃这人不错,性格敞亮大方,应该是个义气的人。

    虽然陈鱼跃不承认自己有过任何从军的经历,但宋亮却觉得他身上有一些熟悉的“味道”,但是这味道又不完全是部队里的那种“味道”,所以也不敢断定陈鱼跃这话的真假。

    陈鱼跃拿着手电开始巡夜,当他走到综合楼前的时候,却发现顶楼窗户泛着隐约的光亮。

    这个时间综合楼早就没有人了,顶楼是活动中心,放了一些健身器,台球桌,以及乒乓球桌之类的东西,更不可能有人在那里加班。

    心生疑惑的陈鱼跃马上进入综合楼,坐上电梯直奔顶楼。

    安静的深夜里,电梯升降的声音还是挺明显的,但是却仍然没有惊扰到活动中心巫山**的这对男女。

    直到陈鱼跃拿着手电推门而入后,台球桌上衣衫不整的两人才被惊扰,迅速抓起脱掉的衣服往身上套。

    陈鱼跃这下还真尴尬了,半夜偷人的男主角不是旁人,正是今早上想让他滚蛋的甄总甄乾!

    甄乾穿好衣服,也认出了陈鱼跃,一脸震惊的看着他:“这个时间你巡查什么呢?!”

    “不好意思,甄总,都是赵海部长安排的。”陈鱼跃心里乐的很,但表面上却很严肃的样子:“早知道是您,我肯定不来打扰,我还以为是什么猫啊狗啊半夜发情呢……”

    “你说什么!”甄乾眼神泛着青光。

    “对不起,甄总,我不是那个意思。”陈鱼跃赶紧道:“你们慢慢穿,我先走,明天赵海部长若问我,我肯定什么也不说!”

    那女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甄乾咬牙切齿道:“你敢告诉任何人,我一定会开除你!只要你帮我保守秘密,我保证你一帆风顺!”

    陈鱼跃一怔,没想到自己这半夜巡查还能撞大运,随即笑吟吟道:“那就谢谢甄总了。”

    “还不赶紧走!”甄乾狠狠瞪眼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