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雪芙今天散会比较早,晚上八点半就结束了,听说妖精去了陈鱼跃的那边,叶雪芙也直接开车赶过来。

    然而叶雪芙刚进门,叶筱夭就把老妈要来的事情告知了姐姐。

    叶雪芙一听老妈要来,瞬间就瞪大了眼睛:“她老人家怎么还不死心呢。”

    叶筱夭摇了摇头:“这次你可不能再跑了。”

    “我当然要跑。”叶雪芙当下就决定了:“我现在就回家收拾东西。”

    “你要去哪呀?”

    叶雪芙想都没想:“去苏晴家里躲开几天,等妈什么时候走了,我什么时候回去。”

    “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叶筱夭惊呼道:“这次你若再逃,咱妈真的就会逼我去和那人相亲的!”

    “那就委屈你了。”叶雪芙语重心长的拍拍妹妹的肩膀:“反正你也没开学,就当帮姐姐一个忙,等事情过去,你想要什么,姐就给你买什么。”

    叶筱夭做了会儿思想斗争,最终还是被姐姐的诱惑打败了:“我什么也不要,只要我需要你支持的时候,你要支持我。”

    “没问题。”叶雪芙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那现在就回家收拾东西。”叶筱夭一副“阴谋得逞”的笑了笑,然后对陈鱼跃和毕颖道:“你们要不要一起去帮忙,晚上一起吃夜宵。”

    “为了夜宵也要去。”陈鱼跃点点头。

    叶雪芙本来不想麻烦他们,毕竟也没多少东西要拿,但既然一起宵夜也就无所谓了,几个人便一同回去简单拿了些换洗的衣服就直奔苏晴家,为了给她一个惊喜,叶雪芙便没给她打电话。

    ……

    苏晴刚在单位处理了一些事情,揉了揉倦乏的肩膀,才开车返回家中。

    她开门进屋之后,便在门口怔住了,一丝很淡的烟草味道极难察觉,但还是没有逃过苏晴的嗅觉。

    她毫不犹豫的按开客厅的吊灯。

    张宽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把仿五四瞄准苏晴,幽灵一般冒出两个字:“关门。”

    苏晴关好门,慢慢转过身来:“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知道。”张宽冷冷道:“入室杀人,袭警,数罪并罚绝对判死刑。”

    “那你还不把枪放下?”

    “我连死刑都不怕了,为什么还要听你的?”张宽不屑道:“我已经受够了,所以不会再让你们任何人摆布了。”

    因为张宽的情绪太冷静了,苏晴反而有些隐约的担心。

    这种情况下,情绪激动的人往往是冲动犯错,容易说服,不会轻易动手伤人的。

    但是如此冷静的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很难被说服,更容易做出伤人的举动。

    对犯罪心理学有所研究的苏晴一时之间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按照对方的吩咐去做。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张宽淡淡道。

    苏晴摇了摇头:“你没有做出这么激进事情的理由吧?”

    “我没有理由?”张宽冷笑一声:“如果你的亲人被人折磨成了残疾,你会袖手旁观吗?”

    “你弟弟会变成如今这幅样子,完全是他咎由自取。”苏晴道:“况且,把他变成这个样子的人是赵仰五,你如果要报仇,也应该去找他。”

    “如果不是因为你们,赵仰五会伤他吗!”张宽怒斥一声。

    苏晴试探的揭露他内心的软弱:“你不敢去找赵仰五报复,才迁怒于我们。”

    “你给我闭嘴!”张宽当然不会承认的。

    苏晴担心他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所以没有继续刺激他,站在一旁不再言语,等待可以一击制敌的机会。

    张宽似乎很了解警察的习性,用枪指着苏晴道:“把手铐拿出来。”

    “我没有……”

    “别逼我开枪!”张宽阴狠道。

    苏晴迫不得已,只能把随身携带的手铐拿了出来,这是每一个警校优秀毕业生多年培养成的习惯,随身携带可以制服犯罪分子工具是一个警察应该具有的思想觉悟。

    “给自己反手带上!”张宽再次下令。

    苏晴稍微犹豫了一下,张宽就直接将手枪子弹上膛!

    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苏晴不得不将自己双手反铐起来。

    “是陈鱼跃害我弟弟成了废人,我要他也尝尝这种滋味。”张宽见苏晴双手被控制,才终于放松了稍许警惕。

    苏晴看着站起身来的张宽,有些惊慌的质问:“你让陈鱼跃尝试这种滋味,找我是没有意义的。”

    “你是他女人,找你当然有意义!”张宽已经丧心病狂了:“我要让你也生不如死,这样等他看到你的时候才会知道那种痛苦的滋味。”

    “张宽!你别乱来!现在你若自首,还有争取宽大处罚的机会!”苏晴警告道。

    张宽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我敢直接站在你面前,你说这些还有意义吗?这些骗菜逼的话对我就算了。”

    他现在就是一不做二不休的要报仇!他相信自己能跑的出去,也能藏的下去!

    说话间,张宽已经脱掉了自己的上衣。

    苏晴开始后悔自己把双手反拷了,这样子她完全无法阻挡张宽。

    心急之下苏晴转身想逃,可她双手反拷不便开门,又被张宽一把拉住重重的推到在沙发上!

    “你觉得你能跑的了吗?”张宽冷笑一声:“今天就好好伺候伺候我,明天我好让陈鱼跃看看我的‘杰作’啊……”

    就在张宽解腰带的时候,苏晴突然起身一记撩阴腿刁钻的踢了上去!

    张宽措不及防被狠狠击中胯下,疼的当场差点跪下!

    恼羞成怒的张宽一巴掌就狠狠抽下,苏晴耸肩去挡,但却仍被张宽重重打倒在地!

    张宽这么大的体型也不是吃素的,苏晴想将他扳倒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子看你是不想活了!”张宽强忍着疼痛站在苏晴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地的苏晴:“敢还手,那我就让你知道还手的下场!”

    说完,张宽直接一脚踹向苏晴小腹,苏晴屈起双膝用小腿挡下了这一脚,但双腿也被踢的生痛,咬紧牙关才忍住没喊出声!

    张宽一击不成更是恼怒,变本加厉的直接提脚向苏晴跺了过去!

    好在苏晴反应足够快,就地一滚躲开了这脚,不然肯定要被踩断几根肋骨了。

    再次失手的张宽彻底怒了,抓起桌上的热水壶就狠狠砸向苏晴!无处可躲的苏晴只能闭上眼睛,任凭热水壶重重砸在自己的身上,热水也溅湿了她的衣服。

    幸运的是,她这几天太忙了,水壶里的热水是两天前烧的,现在根本就不烫了,若不然她恐怕是要被毁容了。

    就在这时,窗户突然被打开,一个身影在窗外闪进房中!

    没等张宽回过神儿来,陈鱼跃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当张宽看清陈鱼跃的脸时,陈鱼跃的拳头也重重的砸在了他下巴耳根之间!

    一瞬间,张宽满嘴的真牙和烤瓷假牙几乎尽数飞了出去,身体直接腾空旋转了三圈才重重摔在了地上,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陈鱼跃跨步上前,起脚就要爆头!

    “快住手!”苏晴一声惊呼:“别闹出人命!”

    继续下去可就是防卫过当了,现在张宽已经是半死了,苏晴可不希望陈鱼跃为了一口气而给自己惹上官司,真打死了人会很麻烦的。

    这时,几个女孩也坐着电梯上来了,疯狂的敲响了房门。

    陈鱼跃上前开门,几个女孩一脸惊慌的跑了进来,见到苏晴被烤,浑身湿透,头发也乱了,又看到地上昏死的张宽,一时间都吓得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就在刚才,陈鱼跃一下车就认出了张宽那辆白色的丰田越野车,随后他便听到楼上传来的打砸声。

    下一秒,陈鱼跃就在几个女孩惊诧的目光中施展了“壁虎游墙术”,用比电梯还快的速度直接攀到苏晴家窗口翻了进去。

    若不是陈鱼跃的速度足够快,张宽下一步就准备抓起椅子砸人了!

    真可谓是千钧一发。

    叶雪芙在苏晴口袋里翻出钥匙将手铐打开,毕颖则去房中拿出一条毯子给她披上。

    叶筱夭则是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了。

    派出所的人一听是自己副所长家出事儿了,出警的速度绝对比往日快了十几倍,没多久就把张宽带走了,苏晴简单的说了下情况,让同事们先回去,说明天上班她亲自审。

    等到一切平静下来,苏晴才想起问他们几个:“那么晚了,你们怎么来了?”

    叶雪芙至今都心有余悸:“我现在只想感谢我妈。”

    叶筱夭也点点头:“是呀,若不是老妈非要来天海,今天还真是不堪设想呢……”

    苏晴完全听不懂两人再说什么,毕颖给她做了个简单的解释之后,她才算是明白了,没想到这么巧的一件事情竟然救了她。

    虽然危险已经解除,可陈鱼跃依然在后怕,他实在是不敢去想这件事情的后果。

    张宽还敢报复,是陈鱼跃万万没想到的事情,而且张宽真的是丧心病狂了,完全不计后果了!

    这其中必然有人蛊惑怂恿!

    可是李诚已经入狱了,警界的那两个败类也都在拘留期呢,陈鱼跃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怂恿他,这是陈鱼跃现在最头疼的事情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