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鱼跃的苏醒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这个“好消息”也很快就传到了段腾的耳中。

    为此段腾不得不再花心思想手段……

    当然,最令陈鱼跃意外的是,他住院的消息居然被赵仰五得知。

    中午十二点左右,赵仰五竟带着老虎敲响了病房门,毕颖开门之后大吃一惊,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鱼跃,情况怎么样了?”赵仰五一边走进病房一边询问。

    毕颖迅速退了几步,回头看向陈鱼跃和床边的叶雪芙及苏晴两人。

    老虎紧跟在赵仰五身后走进来,把手里的果篮放在了墙边,用警惕和凶恶的目光看向陈鱼跃。

    陈鱼跃对赵仰五的出现也很惊诧,他实在想不出这家伙是如何得知消息的:“五哥有心,兄弟谢谢了,只是我的情况可能会让你失望,医生说了,没什么大碍。”

    “还是那么喜欢开玩笑。”赵仰五淡淡道:“没什么大碍就好。”

    苏晴警惕的看着赵仰五:“你最好别有什么过分的想法。”

    “苏所长未免把赵某人看的太不讲究了。”赵仰五摇了摇头:“就算我和鱼跃有些误会和过节,我也不会乘人之危的,我来只是看望,毕竟大家相识一场也合作过,我若这点道义都没有,还怎么立足?”

    虽然赵仰五的话说的很漂亮,但苏晴仍然没有放松对他的警惕。

    “老虎。”赵仰五突然回头道。

    老虎马上在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上前。

    赵仰五接过来就放在陈鱼跃的床头旁边:“早日康复,生病正是用钱的时候,一点心思,别嫌少。”

    不等陈鱼跃拒绝,叶雪芙就把信封拿起来还给了赵仰五:“费用的事情不需要操心,陈鱼跃属于工伤,一切费用我们天亚生物集团都会负责。”

    “大公司就是大公司,哈哈哈。”赵仰五笑了笑,再次把信封放下:“天亚生物集团怎么对待员工我不管,但这是我对朋友的心意,公司领导也无权干涉吧?”

    叶雪芙怔了一下,低头看向陈鱼跃。

    “你的钱陈鱼跃是不会要的。”苏晴厉声道:“别浪费心思了。”

    “要。”陈鱼跃却微微一笑:“五哥的心意怎么能不收。”

    三个女孩都不解的看向了陈鱼跃。

    “好好养伤。”赵仰五拍拍床沿,带着老虎转身离开。

    “慢走不送。”陈鱼跃客气了一句。

    等赵仰五带着老虎离开之后,苏晴稍有情绪的看着陈鱼跃:“为什么要收他的钱?”

    “为什么不收。”陈鱼跃反问:“他的钱虽然不干净,但也可以拿来做干净的事情啊,我拿去给孤儿院给福利社,哪怕捐给红十字会也比留给他好。”

    叶雪芙微微一笑,她能理解陈鱼跃这种有便宜不赚是混蛋的理念,对于赵仰五那类人的确没什么好客气的。

    陈鱼跃是否收下他这些钱,完全不会影响到赵仰五以后如何对他。

    就算陈鱼跃不拿这笔钱,赵仰五以后仍然会因他的挡道而对他下手。

    “数一数多少。”陈鱼跃把信封递给毕颖。

    苏晴则仍然有些别扭:“赵仰五肯定牵扯很大的犯罪利益链,这些钱来路都不明。”

    “好了,别想那么多。”叶雪芙道:“我觉得他说的没错,什么钱都可以拿来做干净的事情。”

    听叶雪芙也这么说,苏晴才没有再计较:“那以后也尽量不要和他有经济来往,等他的罪证全部确定之后,肯定会追查所有和他有经济来往的人。”

    “外卖送餐上已经和他牵扯上了。”陈鱼跃却并不在意:“肯定脱不干净。”

    “外卖合作的事情有我作证,我有证据证明你们是在我的安排下,配合我调查才这么做的。”苏晴道:“你们放心,不会有事的。”

    “我也能证明。”叶雪芙也跟着道:“天亚生物集团的科研人员也能证明你是为取证。”

    陈鱼跃咧嘴一笑:“你就不怕他们说你这叫钓鱼执法?”

    “我这可不是钓鱼执法,有着本质的区别。”苏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从法理上分析,当事人原本没有违法意图,在执法人员的引诱之下才从事违法活动的叫钓鱼执法,我可没有那么做,赵仰五做所的一切违法活动都是他自愿发起的。”

    这时,毕颖点清楚了信封里的钱:“鱼跃哥,一共是九千九。”

    “数清楚了?”

    “恩。差一百一万。”毕颖点点头:“是不是他拿来的时候数错了?”

    “不,他就是图个‘吉利’,让我‘九’病不愈。”陈鱼跃笑着点破了赵仰五送给他的“祝福”。

    这可把毕颖气坏了,真想追出去把这“不吉利”的钱都摔在赵仰五的脸上。

    ……

    当老虎开车载着赵仰五离开医院之后,铁脸的身影出现在停车场一侧,他掏出手机第一时间拨通了段腾电话。

    “段总,我刚看到五哥来看陈鱼跃了。”铁脸的脸上写满不解。

    “五哥?”段腾怔了一下:“你确定?”

    “确定。”铁脸点点头。

    段腾也有些迷惑:“怎么会这样?”

    “我之前查他,的确听说他们那个外卖公司和五哥有合作,但是现在已经彻底闹掰了啊。”铁脸道:“段总,如果这小子真和五哥有关系,那我们还整不整?”

    “他就算和天王老子有关系,我也要整死他。”段腾的回答斩钉截铁。

    铁脸没再多嘴,心里却清楚他也快追随庞安和飞猪的脚步“跑路”了。

    “你继续在医院盯着。”段腾道:“有任何情况及时汇报。”

    “是。”铁脸使劲点点头。

    ……

    陈鱼跃一直闹着要出院,而叶雪芙她们却不放心,下午的时候又逼着陈鱼跃做了个检查,再次确定他脑子里没有任何的“故障”才安心办理了出院手续。

    随后陈鱼跃要去夏柯的病房看他,才得知医院把夏柯安排在了宋亮的病房,陈鱼跃到的时候两人正有说有笑的呢。

    陈鱼跃见他没什么大碍就没久留,把叶雪芙买来的营养品直接留给了他们俩,因为有些都是伤后治愈吃了有好处的,陈鱼跃自己清楚自己并没受什么伤。

    两人再三推辞也没推辞掉,只能感激的收下。

    叶雪芙当然会有些失望,毕竟这都是她专门给陈鱼跃买的,不过陈鱼跃既然吃不到,留给他们两人也算能物尽其责了吧。

    来到停车场之后,叶雪芙和苏晴两人向毕颖再三强调,一定要陈鱼跃回家好好休息一下,然后才各自去了公司和单位上班。

    而陈鱼跃却在两人离开之后,就闹着让毕颖带他回店里看看。

    因为前段时间赵仰五的折腾,外卖公司的生意挺一般的,而且现在赵仰五安排了几波人马,几乎把能威胁的大大小小做餐饮的店都警告了,让他们不做“吃货联盟”的生意。

    现在公司基本上就靠着附近一些餐饮店维持,就像十三香麻小这类老合作伙伴,还有就是犇羴鱻烧烤店的外卖全部都由他们送,毕竟这烧烤店有陈鱼跃的一半呢。

    五菱之光刚刚停下,王勇和他妻子就匆匆在烧烤店那边赶过来。

    毕颖昨天接到通知走的时候就把他们吓了一跳。

    但是王勇妻子要照顾生意脱不开身,王勇的行动又不方便,才没有第一时间赶去医院。

    晚上忙完之后王勇还想去医院,想给毕颖打电话的时候又犹豫了,担心毕颖也累一天会不会已经休息了,最终没有再打扰。

    等到今天上午再问的时候,得知陈鱼跃已经苏醒才稍稍放了些心,陈鱼跃也告诉他们别再麻麻烦烦的跑这趟医院了,毕竟王勇现在的行动还不方便。

    夫妻两人见到陈鱼跃便嘘寒问暖,确定陈鱼跃彻底没事儿之后才松了口气。

    马上到饭点了,王勇夫妻二人也就回店里去准备了,陈鱼跃也让毕颖过去帮忙。

    等毕颖一去,陈鱼跃就悄悄溜了,走出一个路口才打车直奔天亚生物集团。

    陈鱼跃没给他们说要出门,是怕他们再担心不让他去,但他忍不住想回去看看那辆大捷龙是不是还在。

    等陈鱼跃来到天亚生物集团的时候,发现项目指挥部已经迅速建好了,诚杰集团的效率是真没的说。

    而且诚杰集团还在何冰的授意下给他们留了一间保安室。

    因为昨天出了事情,所以赵海命卢原每天晚上都要留守四个人值班,人手不够的情况下,卢原今天也只能把自己安排进了夜班里。

    陈鱼跃突然出现把卢原吓了一跳,他见陈鱼跃那么快就出院了,竟然有些淡淡的庆幸。

    毕竟大家都是同事,厌恶归厌恶,还不至于那么恶毒的诅咒。

    几人相互寒暄了几句,陈鱼跃就把目光移去停车的位置,发现那四扇被他插在地上的彩钢板原封未动。

    “我们怕那些人还会回来抢车,就没让人动彩钢板。”卢原道:“原本是想拆走的,后来想想还是等等吧。”

    “谢了。”陈鱼跃笑了笑,掏出烟给几个人分了下:“晚上值班小心点,有什么事儿都别强出头。”

    陈鱼跃这话让他们几个特别尴尬,毕竟昨天出事儿的时候他们都当了缩头乌龟。

    卢原小心翼翼的问了句:“你不怪我们没义气吗。”

    “这事儿本就是冲我来的。”陈鱼跃无所谓道:“一开始就和你们无关,真连累了你们,我心里才会更过意不去。”

    卢原怔了半天没说话,他觉得陈鱼跃这人那么够意思,使他有些负罪感。

    =======

    ps:还有一周这个月就结束了,编辑给的3000红包的任务还差100呢,兄弟们捧人场我已经很感谢,但现在差这100牵扯下个月的推荐位,所以还望有实力的兄弟们帮我一把,不多求,只求完成任务能拿个好推荐!推荐对我而言真的是至关重要啊~~

    另外提醒兄弟们,红包是单独支付的,充值进去的KB没办法打赏,这个坑系统不是我的错……我也很无语,不小心充值进去的也不要紧,可以留着订阅书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