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有人眼尖,一下就看见了走近烧烤店的陈鱼跃,直接喊出了声:“陈鱼跃!”

    陈鱼跃笑着打了个招呼:“哥几个速度都够快的啊。”

    说这话的时候,陈鱼跃把手背在身后摆了一下,示意让想上前给他打招呼的毕颖先退开,毕颖看得懂陈鱼跃的手势,便转身继续去忙了。

    而王勇和妻子一个烤串一个炒菜,都还没注意到陈鱼跃回来呢。

    赵海见陈鱼跃出现,脸上表情稍显不悦,觉得肯定是吃饭的这些人里出了“奸细”,把他们的行踪透漏给了陈鱼跃,才让陈鱼跃找了过来。

    但他又转念一想,陈鱼跃既然想通了想要来,那就说明是要给自己服软,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说白了,赵海也被陈鱼跃那天一脚独战铲车的事情镇住了,知道陈鱼跃不是个善茬,如果这么一个骁勇善战的人能臣服于他,那他以后岂不更是高枕无忧了?

    想到这里,赵海收起了板着的臭脸:“挤挤坐吧。”

    “我就不坐了,海哥想吃什么?兄弟们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们拿。”陈鱼跃笑道。

    赵海见他那么勤快,轻声一声随他去吧:“我们都点完了。”

    “行,那我去催一下。”陈鱼跃说完就走去店外的烤炉旁边。

    赵海则是招呼其余人不用理他,该喝酒喝酒,至于陈鱼跃爱干嘛就干嘛去。

    王勇见陈鱼跃走过来,掏出只烟递过去:“今天下班晚?”

    “去医院看了眼同事。”陈鱼跃接过烟点上,指了指屋内赵海他们那桌:“这都是天亚生物集团的保安。”

    王勇愣了一下:“请同事来吃饭怎么不提前打招呼啊。”

    “不是我请,我也不知道他们会来这里。”陈鱼跃道。

    “但既然来了, 你就要尽到地主之谊。”王勇道:“放心,哥肯定把肉烤的有滋有味,这边有烤好的,你先拿点过去让他们吃着。”

    陈鱼跃摆摆手:“不用那么照顾,该是哪桌客人的就是哪桌客人的。”

    这时毕颖也忙完屋里的事情出来了:“鱼跃哥,那都是什么人呀?”

    “同事。”陈鱼跃抽了口烟。

    “少抽点。”毕颖说完看向王勇,加重语气道:“勇哥,你也是,抽那么多烟对身体没好处。”

    “知道了。”王勇无所谓的笑了笑,把烟叼在嘴里,坐在轮椅上娴熟的翻着烤串:“十号桌那五个串内腰好了,你先给送过去吧。”

    毕颖马上又去忙碌了。

    等陈鱼跃抽完这根烟,王勇把赵海他们要的五斤羊排烤好了,直接让陈鱼跃先送去上:“接着回来拿串,牛肉差不多都好了,板筋和掌中宝也差不多了。”

    “好。”陈鱼跃迅速将羊排用大托盘送了过去,说是五斤,其实这一托盘至少有六、七斤!

    羊排送上,赵海等人再次端起了满杯的啤酒,两个马屁精又开始了虚伪的场面话儿,听得众人都没有了喝酒的兴致。

    但赵海的兴致很足,毕竟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保安部部长,虽然只是少了一个“副”字,但他的身份却直接转入了天亚生物集团中层领导干部的行列,这意味着以后部长级领导开例会的时候他也要去参加了!

    去了一个“副”字,他就是正儿八经的领导了,当领导的都喜欢听那类虚伪的场面儿话,所以赵海觉得自己听这些话很舒服。

    陈鱼跃也倒了杯酒,跟着大家一起喝了一杯,然后继续出去给他们上串儿。

    很快,陈鱼跃这个“店小二”就把点的东西上全了,然后还加了一些其他没点的,让大家都尝一尝。

    酒过几十巡,赵海也稍稍有些醉意了:“陈鱼跃,我问你,明天该我们部门投票选举部长了,你投谁?”

    “海哥觉得呢?”陈鱼跃没有正面回答,又给大家分了一圈烟。

    赵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觉得?我觉得当然是我!整个保安部里谁不觉得是我?没有人会不投我!”

    陈鱼跃微微一笑:“那也不缺我这一票。”

    赵海闻言一瞪眼:“陈鱼跃,听你这意思,是不打算投票给我啊?”

    “这么多兄弟都支持海哥,海哥还有什么可担心的。”陈鱼跃给自己倒满啤酒:“海哥,我就提前祝福一下了,你和兄弟们慢慢喝。”

    说完,陈鱼跃就把酒杯里的啤酒一扬而尽。

    众人听陈鱼跃这话的意思是要走,也都纷纷端起酒杯。

    “酒不喝完提前走,这可不太厚道啊。”赵海并不买陈鱼跃的账:“又不用你买单,跑什么?担心我们觉得你发了几万块奖金,就要让你请客吃饭吗?”

    “海哥误会了。”陈鱼跃微微一笑:“主要是店里太忙,人手又不够,我还要招呼其他客人呢,不过你们放心,一有空闲我就过来陪兄弟们喝一杯!”

    当陈鱼跃说完这话的时候,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讶和诧异。

    陈鱼跃则继续道:“大家都别客气,想吃什么尽管点,兄弟们第一次来这里吃饭,我必须免单,还仰仗兄弟们出去多多宣传,多多介绍朋友们来。”

    “陈老板,客人扫码付款扫不出来,你去看一下吧。”店里的服务员突然过来冒了一句。

    这下众人终于恍然大悟!

    人家陈鱼跃居然是这家店的老板!

    赵海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居然在人家店里怀疑人家逃单……这服务生还马上过来“打脸”,实在是令他颜面尽失!

    “诸位慢慢吃,我先去处理一下。”陈鱼跃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鸦雀无声的一桌人。

    这时候赵海哪还有喝酒的心情,陈鱼跃刚走他就站了起来。

    众人见赵海脸色难看,也纷纷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和筷子。

    “给我叫个代驾。”赵海对身旁亲信说了声,那小子赶紧掏出手机打了个代驾公司的电话。

    赵海环顾了众人一眼:“我突然想起点事情先走一步,你们没吃好喝好的就继续留下喝!”

    扔下这句话,赵海径直走出了烧烤店。

    陈鱼跃虽然看到了,却也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

    赵海的两个亲信也紧跟着赵海跑了出去,三个人直接坐进车里等待代驾司机的到来。

    其余的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赵海这个说请客的居然直接甩手走了。

    他们都是跟着赵海出来喝酒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陈鱼跃的对立面,今天若要在陈鱼跃店里吃霸王餐,谁脸上都挂不住了。

    可是若结账的话也不是个小数目,谁都没这个准备,没人愿意出血。

    陈鱼跃可是什么贵就上什么,硕大的羊腰子就上了几十串儿,羊排是一托盘接一托盘就没断过,其余各种牛肉串,驴宝金钱肉也吃了数不胜数,满桌的铁签子就几百个。

    这桌一个个都是能吃能喝的主,就算再来几十斤羊排也一样能干掉。

    就在他们尴尬的时候,陈鱼跃处理好二维码的事情走了回来,装作不知道赵海离开的样子:“海哥呢?上厕所了?”

    “那个……陈鱼跃,海哥有急事儿先走了。”有人说出了实情。

    陈鱼跃哦了一声,完全没当事儿:“他走他的,你们继续喝,还有没有啤酒?再来一桶扎啤?”

    “不不不,我们也都吃饱喝足了。”

    “是啊,都喝不进去了,喝多了。”

    “鱼跃你太客气了。”

    当一个个支支吾吾没人提出结账这个正题的时候,终于有人开口打破了僵局:“陈鱼跃,你算算多少钱,我们今天AA制。”

    一句AA制听起来虽有些见外,可实际上却解决了所有人心里的纠结。

    “说什么呢。”陈鱼跃哈哈一笑,拍了拍身边两人的肩膀:“你们若天天来吃,我做生意嘛肯定收个本钱,但今天是第一次来,肯定算我的啊!”

    众人脸上都露出了不好意思的尴尬笑容。

    但陈鱼跃是诚心实意的,一点都不玩儿虚的,见大家真的喝的差不多了,就直接把大家送出了烧烤店,众保安最后也都纷纷感谢着离开了。

    等所有人都纷纷离开之后,赵海找的代驾才终于赶到,赵海有些狼狈的离开了。

    一路上他都在不停的骂身旁保安,说都怪他非要选这个破地方!

    这保安心里冤的要死,他哪知道口碑这么好的烧烤店居然和陈鱼跃有关系啊。

    这个陈鱼跃也在他们的眼里变得更加不好惹了。

    其实陈鱼跃是站在烧烤炉旁看着赵海的汽车缓缓驶离的。

    “职场不好混吧?”王勇笑看着陈鱼跃道:“但我觉得今天你的这些同事肯定都对你印象特别好。”

    陈鱼跃微微一笑:“大家开心就好,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反正我是无所谓,只要我自己真诚了就好,能交结的人也肯定会拿出真诚,不能交结的人也很快可以看出来。”

    “那个领导似乎就不能交结。”王勇看出了赵海的身份。

    陈鱼跃哈哈的笑了笑,听到有客人召唤,应了一声就匆忙地跑了过去。

    现在赵海的确是领导,但是过了明天,谁是领导可就不一定了。

    赵海在保安部里的那点威信,倒不如说是“淫威”,陈鱼跃真没把赵海的那点资本当做是资本。

    他相信每个人都是聪明的,聪明的人肯定会知道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样子的选择,选一个真正靠谱的,能带领他们,能罩着他们的部长,远比选一个只会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的混蛋要明智。

    今天卢原拒绝赵海的饭局就是一个信号。

    陈鱼跃相信保安部至少有百分之六十的人比卢原聪明,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明天的部门内部选举。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