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鱼跃闻言相当震惊,如果赵仰五真的牵扯致幻粉的交易可比使用迷幻蘑菇更加恶劣。

    致幻粉就算是正儿八经的毒品了,和迷幻蘑菇这种违禁品的性质还要严重一个层次呢,迷幻蘑菇虽然有害,但还只是属于含有致幻物质的一种天然植物,属于致幻型兴奋类精神药物,而致幻粉完全就是毒品了。

    可怕的是,这种致幻粉会让人产生疯狂和忘我的行为失控,长期服用会使人失眠心悸,情绪低落,并引发神经错乱,和海洛因那种产生生存**的毒品还不一样,致幻粉会让人厌恶生存,更加可怕。

    “这证据可以抓了吧?”陈鱼跃道:“只要还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昨晚上赵仰五到过现场,就应该可以抓人了啊。”

    苏晴点点头,这种证据的确可以抓人了:“但是坏消息是,这个密封塑袋并非昨天晚上丢在那里的。”

    陈鱼跃愣了一下。

    “密封塑袋应该是一周之前丢在那里的。”苏晴道:“如果东西是赵仰五的,那说明他可能在很频繁的交易这种含有致幻粉的物质。”

    “但现在不能证明东西是他丢下的。”陈鱼跃能猜得出这结果。

    “对,不能证明。”苏晴道:“上边并没有指纹,现场所有东西上都找不到指纹,他们应该都是带着手套完成交易的。如果这个密封塑袋不是赵仰五他们丢下的,那就说明还有其他人在那地方完成过致幻粉的交易,事情就更深了。”

    陈鱼跃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这件事情的浑水深到那种情况,对苏晴而言就太危险了。

    现在所有的调查都是苏晴自己暗中调查的,她背后没有天海市警方的支持,再继续下去是绝对不行的。

    “你打算什么时候向上面汇报。”陈鱼跃突然问道。

    “拿到确切的证据之后。”这是苏晴一开始就做出的决定。

    “你这样很危险。”陈鱼跃毫不客气道。

    苏晴看了陈鱼跃一眼:“你认为我不知道危险吗?但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安全,我不希望半途而废。”

    陈鱼跃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他除了支持苏晴之外,做任何事情都是毫无意义的。

    “如果我害怕危险的话,当初就不会报考警校了。”苏晴突然微微一笑:“做警察的为什么要害怕犯罪分子?如果害怕,岂不是很可笑吗?”

    苏晴的这番话很直白,真不知要羞煞多少披着那身威武*制服的怂包货啊。

    别的不多说,就中浦区派出所里那几个一出任务就划水的家伙,就都够怂的,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身陷危险却仍为使命而战斗的事情来。

    “行,既然你决定了,那我挺你。”陈鱼跃也没废话:“任何时候需要我,一个电话。”

    “够意思。”苏晴很庆幸自己能遇到陈鱼跃,陈鱼跃在她的眼里是很特殊的存在,甚至可以说,在如今这个人人冷漠自私的社会里,陈鱼跃绝对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而在陈鱼跃的眼里,苏晴这种责任心极强又嫉恶如仇的女孩,在这个拜金的社会里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就在这时,小六突然推门而入。

    他并没有意识到陈鱼跃和苏晴都在,心里不由有些发虚。

    “回来了。”陈鱼跃倒是挺自然的:“今天晚上的单子多不多。”

    “也还算可以吧。”小六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苏警官也在啊,今天单位不忙吗。”

    苏晴点点头:“哪能每天都忙,那样岂不累坏了。”

    “就是,人民警察也很辛苦,应该多休息一下。”小六笑嘿嘿道:“哥,你怎么没带着苏警官过去吃东西呀?”

    “苏警官找我说点事情。”陈鱼跃抛了个小饵。

    小六的表现仍然是挺自然的:“什么事情这么神秘,把毕颖都支出去了?”

    “关于赵仰五的事,她知道的越少越好。”陈鱼跃淡淡道。

    小六一下就愣住了,无论他如何去伪装自然和轻松,面对这种措不及防的突然袭击仍会露出马脚,忍不住便追问道:“五哥怎么了?”

    陈鱼跃见他上钩,便继续道:“苏警官一直也找不到什么有效的线索和证据,来问我是不是想多了,有可能是我们一开始就误会他了。”

    小六一听松了口气,他还以为五哥露出了马脚,心里紧张的要死。

    “要是误会就太好了。”小六毕竟太年轻,只有高中毕业的他心智没那么成熟,太容易相信别人的话了:“哥,不如找个机会把误会解开去吧。”

    陈鱼跃看着小六:“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有啊。”小六及时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这毕竟是一大批订单啊,如果有五哥的合作,公司每个月能多赚不少呢。”

    陈鱼跃点点头:“的确是啊,那我就试试把,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把误会化解。”

    苏晴早就看出陈鱼跃的套路了,他想通过小六的嘴给赵仰五传话,让赵仰五放松警惕。

    当然,赵仰五这种人不可能像小六这么容易相信人,但一次或许不成功,两次或许不成功,可三次四次呢,次数多了,赵仰五自然就会相信了,等他放松警惕了再出手,成功几率会大很多。

    “嗯嗯!”小六使劲儿点点头:“对了哥,我这过来是想请个假。”

    “有事儿?”陈鱼跃微微一笑,看样子这小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报信了。

    “那个……家里给我安排了个相亲。”小六道:“我先去看看。”

    苏晴一脸惊讶:“法定年龄是二十二,你还早呢好不好。”

    “只是先见见面,如果行就培养培养感情谈一谈,也不是马上就结的。”小六随口乱编着:“今天晚上订单没太多,有他们那些兄弟配送足够了。”

    陈鱼跃摆了摆手:“行,那你就先回去吧。”

    “谢谢哥。”

    “要不要开辆车去长长面子?”陈鱼跃拿出天籁的钥匙扔到桌子上。

    小六摇了摇头:“不……不用了。”

    陈鱼跃也没多言语,点头示意他不用就直接走人。

    等小六走了,陈鱼跃便站起身走向门口,淡淡道:“有些时候无间道也可以不知道是无间道。”

    “你想利用小六传递假消息?”苏晴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真没想到你也会做这么‘卑鄙’的事情。”

    “这叫兵不厌诈,卑鄙那么贬义的词用在我身上太不合适了。”陈鱼跃回头看了眼苏晴:“这几天你就先把这事儿放一放吧,给五哥点空间,让他好好放松放松。”

    苏晴点了点头:“好,那我先把这事放一边,先解决今天服装商场找麻烦的那几个家伙。”

    “恩。”陈鱼跃点点头:“顺便帮我多打听一下关于公安系统对龙腾建筑公司的检查怎么样了。”

    苏晴嗯了一声。

    “那我就不留你了,妖精还等着你给她打包羊排回去呢。”陈鱼跃看到毕颖端着烤好的羊排还有一些肉串走回来,便知道一定是王勇让她拿过来的。

    毕颖刚到门口,陈鱼跃就帮他打开了门。

    “我刚看见小六回来了,怎么没去那边拿订单就走了。”毕颖一进来便不解道。

    “相亲去了。”陈鱼跃道:“明天问问他怎么样,如果觉得女孩不错,带过来我请他们吃饭。”

    毕颖翻了个白眼:“他才多大他就相亲。”

    “去,给苏晴把这些打包,让她带回去。”陈鱼跃转移话题道:“弄完了记得关店门,我先去找勇哥抽根烟。”

    “少抽烟。”毕颖和苏晴竟异口同声。

    “知道了。”陈鱼跃笑了笑就推门出去了。

    ……

    第二天,苏晴对皮三等几个小混混进行更加严厉的审讯,虽然皮三嘴巴紧,但他手下的一个混混最终扛不住了,说出了一个人。

    苏晴马上展开调查,结果令她大吃一惊。

    安排这些混混对叶筱夭进行跟踪的人叫钟毅,是天海大学音乐学院的教务处主任!

    虽然苏晴在这混混口中问出了这个名字,可是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而皮三和其余人依然一口咬死不说,还骂这招供的小子是胡说八道,以至于这招供的家伙后来也改口了。

    皮三是个老油条,深知“抗拒从宽回家过年”的道理,所以打死也不承认跟踪的事实。

    最终,苏晴他们也只能给他们定一个危害公共安全罪,无法继续对钟毅进行深究。

    当然,苏晴还是把这个调查结果告诉了陈鱼跃,至少证明了陈鱼跃的猜测是没错的,皮三这几个人的跟踪并非是针对他,而是针对叶筱夭。

    至于叶筱夭学校里那个教务处主任为什么要找几个地痞小流氓跟踪她,那就是不得而知的事情了。

    陈鱼跃知道这事情以后,心里也就有数了,现在要做的很简单,就是让叶筱夭提防着那个主任就行,最近也别自己出门就好。

    巧了她本就扭脚了,所以还真不需要担心她自己随便出门的问题。

    陈鱼跃给她打了个电话,问了下她脚踝的情况,听说已经消肿也就放心了。

    当然,叶筱夭在挂电话之前提出了一个要求,让陈鱼跃答应他,过几天陪她去参加第一轮的海选。

    毕竟是陈鱼跃最后的“助攻”才让她毅然选择了反抗母亲和姐姐的束缚去报名了比赛,所以叶筱夭觉得陈鱼跃在身边会让她有比平日更多的自信。

    陈鱼跃也没多想,一口答应,现在她身边有不安全的因素,让她自己去比赛还真的是不放心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