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老猎人的直觉就是敏锐,对于圈套一嗅一个准,周呈宣对陈鱼跃的提醒一针见血,这次的事情真的就是针对陈鱼跃的一个圈套。

    就在昨天晚上,段腾在腾龙建筑公司的办公室里和手下互换了衣服,然后在公司后院开了一辆老途观出门,他没带任何手下,加上换了衣服,腾龙建筑公司门口盯梢的刑警也就没当回事儿。

    段腾开车去的地方是赵仰五的茶楼,会见的人也是赵仰五。

    这事情说来也简单,当段腾安排的人看到赵仰五去医院看望陈鱼跃之后,就第一时间联系了赵仰五询问了他和陈鱼跃的关系。

    如果陈鱼跃和赵仰五的关系是真的那么好,段腾相信通过赵仰五的关系带句话,陈鱼跃多少都会给点面子,在他们和诚杰集团的事情上能不再多管闲事。

    但段腾得到的答案却是完全相反的,陈鱼跃竟然也是赵仰五的眼中钉肉中刺,段腾一听这话就好办了,决定和赵仰五一起联手拔掉这根肉中刺。

    段腾把腾龙建筑和诚杰集团争利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赵仰五,也把陈鱼跃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告诉了赵仰五。

    赵仰五虽不敢说自己有多了解陈鱼跃,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多少能做出判断。

    他确信陈鱼跃是那种盯上一件事情就不放过的人,所以让段腾继续给诚杰集团方面施压。

    随后段腾就把自己现在的状况也告诉了赵仰五,他被警方盯的太死了,根本就没办法继续搞事情。

    赵仰五这才明白,这小子来找他是希望他能出手的。

    随后,赵仰五也没跟他废话,直接开价,如果诚杰集团退出天海市,腾龙建筑公司拿到项目之后所赚的利益给他分四成!

    段腾犹豫了一下没答应,赵仰五就处理一个开头竟张口要百分之四十的利益,的确有些狮子大开口。

    赵仰五马上又说三成,少一分都不合作了。

    段腾这才不得不答应了赵仰五,随后赵仰五就策划了这次的“威胁事件”,不但给了诚杰集团一个警告,还让警方降低了对段腾的怀疑,可谓是一石二鸟。

    因为赵仰五的所有生意都不和建筑行业挂边,所以也不会有人怀疑这事情和赵仰五有关系。

    一切可谓是天衣无缝。

    而前往酒店放子弹和字条的人,原本也是赵仰五请来对付陈鱼跃的杀手,只是现在他若对付陈鱼跃的话,那个苏晴肯定会马上把矛头对准他,所以赵仰五连杀手都找好了,却迟迟没有动手。

    现在有一个建筑纠纷帮他做挡箭牌,他突然嗅到了出手的时机!

    如果陈鱼跃死在建筑纠纷的背景下,是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而段腾那边会配合他吸引警方的注意力,这不但可以给赵仰五足够的空间下手,还能让段腾在警方面前生成不在场证明。

    这样一来,又是一举两得!

    所以,今天中午才会上演了这样一出好戏,赵仰五高价请来的杀手也不是吃素的,做事不留痕迹,让警方完全摸不着头脑。

    别说是警方,就连陈鱼跃至今都没有把怀疑目标转移到赵仰五身上。

    陈鱼跃的所有精力都盯在段腾身上,希望可以在段腾身上找到线索,但警方自己那边所掌握的信息,就足够给段腾“洗白”了。

    ……

    警方离开酒店之后,叶雪芙和何冰也刚好谈完了事情。

    介于现在的危险情况,叶雪芙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心:“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何总还是不要轻易到天海这边了。”

    “从一开始,这纠纷就让我们诚杰集团的工人心有余悸了,如果我不经常来,他们心里会更加没有安全感了。”何冰的想法很直接也很简单:“我来虽然危险,却能让他们安心。”

    说白了,项目拿下之后,何冰作为诚杰集团的总裁,已经没有必要亲力亲为了,一切都交给项目部的人负责就好了。

    她来天海市视察并且留宿的唯一原因,就是让大家能够安心工作。

    “我明白了。”叶雪芙点点头,她看得出何冰和她一样,是个责任心极强的女人,所以多说无益。

    随后,何冰送叶雪芙走出房间,陈鱼跃已经在门口等候。

    “你们谈完了?”陈鱼跃随口问了一句。

    “恩。”叶雪芙点点头:“警方已经走了?”

    “已经回去查了。”陈鱼跃道:“根据掌握的线索确定,嫌疑人开了一辆马自达,现在警方已经锁定了那辆汽车。”

    “那就好。”叶雪芙放心的点了点头。

    “虽然目标锁定了,但是危险却仍然没有解除。”陈鱼跃看了何冰一眼:“何总,我建议你今天最好还是离开。”

    何冰微微一笑:“我会小心的。”

    随后叶雪芙便开车载陈鱼跃离开了酒店。

    回公司的路上,叶雪芙向陈鱼跃抛出一个问题:“我听说诚杰集团安保组的程组长年薪有三十万,如果你去的话,相信何总肯定不会吝啬。”

    陈鱼跃把目光从窗外拉回来:“那你觉得我应不应该去?”

    叶雪芙怔了一下,她并没有做好陈鱼跃将问题反问的准备:“我……我觉得……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怎么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想法。”

    陈鱼跃淡淡的笑了笑:“对啊,重要的是我的想法,所以无论何总有什么样的想法,那都是她的个人意愿,并非是我的意愿,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叶雪芙的脸颊竟腾的一下有些发烫,赶紧解释道:“我可没有阻止你的意思。”

    陈鱼跃见叶雪芙不承认,倒也是看破不戳破:“我都答应妖精要陪她参加歌手比赛了,如果跳槽去了诚杰集团,何总肯定会带我去上江市,那我就要失约妖精了。”

    叶雪芙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看了陈鱼跃一下,心道难道只是因为和妖精的约定吗?

    这话她想问出口,但却不知为何没有勇气问出口。

    “再说了,外卖公司和烧烤店都在天海市,我哪有精力去上江市工作,就算诚杰集团能多给一倍的工资,我也不可能抛下这边的一堆事情啊。”陈鱼跃继续道:“不值,你说是吧。”

    虽然陈鱼跃说了一堆离不开的理由,但都跟叶雪芙无关,可叶雪芙心里仍然是挺开心的。

    “不过,还有一个原因让我不想离开天海市。”陈鱼跃的声音突然变得认真起来。

    叶雪芙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明显比刚才更紧张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到陈鱼跃说这句话之后心跳会莫名其妙的加速。

    然而,陈鱼跃却一本正经的说:“百年老字号的小龙虾实在是太好吃了,若是离开了天海,那可就吃不到了。”

    叶雪芙心里很清楚陈鱼跃是在故意逗她呢,大家又不是没有一起吃过饭,他从没提起过想吃小龙虾的想法,而且陈鱼跃第一次在她们家一起吃那份小龙虾的时候,还无意的冒出过一句,小龙虾嘌呤太高,吃多了会诱发痛风。

    所以陈鱼跃根本不可能因为小龙虾而不舍得离开天海。

    然而他刚才那认真的表情搞的叶雪芙紧张的半天都没说出话。

    陈鱼跃也见好就收,叶雪芙都认真了,他再开玩笑就有些过分了。

    很快,两人回到了天亚集团,叶雪芙直接将陈鱼跃送到了施工现场,然后自己才开车离开。

    卢原和几个保安迅速把陈鱼跃包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个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陈鱼跃,谁都希望听听陈鱼跃能讲出点什么来。

    毕竟陈鱼跃是被诚杰集团的何冰接走的,又被叶雪芙给送回来,一中午就“约”了两个女总裁,这可是尔等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所以大家都希望陈鱼跃能满足一下他们的心中歪歪的念头。

    可陈鱼跃却什么都没说,一挥手让他们都滚蛋,好好去值班!

    随后陈鱼跃就给苏晴打了个电话,把中午在酒店发生的情况给苏晴说了一下,让她帮忙打听着刑警队那边的动静,他在刑警队那边可得不到任何消息。

    苏晴也不负陈鱼跃所托,下午下班之前就给了陈鱼跃最新的消息。

    是关于那辆马自达轿车的信息,那辆车是在一个租车行租的,下午刑警队的人去调查过了。

    租车行的老板给出的答案一点意义都没有,说根本没看清租车者的样子,收了押金就让人把车给开走了,因为对方给的押金多,所以他连身份证信息都没留,租车人要求拆掉车内的定位装置,租车行老板也照做了,而且完全没有做过任何的登记。

    刑警队问他为什么那么轻松就把车租出去,对方就只有一句话:客户给的押金多!足够买那辆车了!

    就因为这个,他才毫无顾忌的把车租给了那个人。

    而租车行里的监控很模糊,也根本看不清楚来者的样子。

    陈鱼跃闻言觉得这事儿不靠谱,挂了电话之后去给赵海说了声,让他晚上下班前安排好工作,自己就提前开车离开了公司,目标直奔那个租车行。

    虽然刑警队已经问过了,但陈鱼跃觉得刑警队问了也等于白问,他相信他可以问出更多有意义的东西。

    原因很简单,刑警队的人怕人家说他们暴力执法,陈鱼跃就完全不需要担心这点,如果对方不告诉他想知道的,他可没有刑警队的同志那么温柔。

    在这个网络信息发达的年代,警察已经变得越来越畏手畏脚,毕竟一旦出事儿,往往会被别有用心者断章取义博眼球,尤其是某些靠流量生存的运营号,为了流量什么都编的出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