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在陈鱼跃前往那车行的途中,突然接到了沈利的电话,告诉陈鱼跃那大捷龙已经帮他转手了,让他过来修车厂拿钱。

    陈鱼跃想到沈利和天海市做汽车生意的人都比较熟,便先去了修车厂。

    等陈鱼跃来到修车厂之后,沈利马上将卖车的八万块钱拿给陈鱼跃:“这年头生意不好做,这个价格也是磨了半天,你别嫌少。”

    陈鱼跃接过钱只留下五万,将其中三万直接放回沈利的办公桌上。

    “兄弟这意思的有点太多了。”沈利微微一笑道:“留一万就行。”

    但陈鱼跃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废话,虽然这行规矩是抽两成,但那辆车毕竟是段腾的车,沈利担着挺大的风险呢,多给点辛苦费也是应该的。

    “你认不认识一家叫行空租车行的小车行老板。”陈鱼跃递给沈利一支烟,转移话题道。

    沈利接过烟点上:“孟老抠。”

    “这人什么性格?”陈鱼跃又问。

    “抠门,属他妈貔貅的,不赚便宜就觉得自己吃亏了。”沈利对那家伙的印象似乎并不怎么样:“满嘴跑火车,基本上没他妈一句是实话,只要是牵扯到钱,关系再熟的人也坑,天海没人愿意跟他做生意。”

    陈鱼跃听完点点头。

    “你问他干什么?”沈利道:“那孙子是不是坑你了?要是坑你了,我带你找他去。”

    陈鱼跃笑了笑:“他倒没坑我,只是我想找他打听点事情,怕他不说实话。”

    “对他没利的事情他肯定不说实话。”沈利想都没想:“不然这样,我跟你去,看看他是不是能给我点面子。”

    “他若不给呢?”陈鱼跃反问。

    沈利啪的一拍桌子,陈鱼跃那么仗义的给他留了三万,他肯定挺他到底:“那孙子虽然很能装,但其实是个怂逼,他若不给我这个面子,我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算了,我自己去就行。”陈鱼跃大致了解了这个人,也就没必要把沈利牵扯进来:“你先忙你的。”

    沈利咧嘴笑了笑:“那这钱我可就收着了?”

    “收着吧。”陈鱼跃一挥手。

    沈利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其实这车卖了八万五,他已经偷偷留了五千了,没想到人家陈鱼跃那么大方,比他想象中的敞亮多了。

    随后陈鱼跃便赶到了行空租车行。

    这家租车行在天海市来说的确规模不大,也没有什么太好的车,宝马奥迪就顶天了,还有几辆商务,大多数都是十几二十万的车,走的是平民消费。

    陈鱼跃来到行空租车行门口,往口袋里塞了一万块钱就下车了,此时孟老抠正和车行里的三个兄弟打麻将呢。

    见有人来了,四个人纷纷停下。

    “租车?”麻将桌上年龄最小的那个青年起身向陈鱼跃走了过来:“想租一辆什么价位的?”

    “高端点的。”陈鱼跃道。

    孟老抠一听来个大客户,摆手示意其他两个人也去招呼,两人马上去给陈鱼跃准备茶水了。

    “五系宝马怎么样?”孟老抠笑着站起身,挺着自己的大肚子迈步上前道。

    “你这里华晨的车就算高端了?”陈鱼跃看了孟老抠一眼。

    孟老抠怔了一下,他车行里这级别就算高端货了,华晨宝马也是宝马啊!当然,他这里倒也不是没有更好的,还有辆上一代的奔驰S400,虽然是老款,可好歹也是S级。

    “你打算要什么高端的?”孟老抠笑看着陈鱼跃问道。

    “最高端的。”陈鱼跃道。

    孟老抠这才开口:“S级奔驰算高端不?兄弟若要找什么宾利法拉利,我这里可真没有。”

    “我先看看车。”陈鱼跃环顾了四周道。

    “老款的。”孟老抠并没有马上带陈鱼跃去里边车库的意思。

    “这不是最高端的吧?”陈鱼跃只关心这个。

    “那必须的。”孟老抠道:“再不济的骆驼也比马大,怎么说也是百万级豪车。”

    “那行,就它了。”陈鱼跃点点头。

    “两千一天?”孟老抠试探性的给出价格:“钱能接受吧?”

    “只要车没问题,钱什么的都不叫事儿。”陈鱼跃随手一挥道。

    “走着!”孟老抠一听钱没问题,大手一挥带着陈鱼跃去里面的停车库里。

    几个人带着陈鱼跃进来,很快走到那辆奔驰S400前,陈鱼跃打开车门看了看:“款式老点,里面还挺新的。”

    “那必须的。”孟老抠拍了拍车顶道:“怎么样,租几天?”

    “有没有马自达?”陈鱼跃话锋一转。

    孟老抠怔了一下,三个手下的脑子也没转过来,这跳跃的也有点太大了吧?刚才还找高端货呢,现在突然就换思路了?

    “你还打算租两辆?”孟老抠试探性的问道。

    陈鱼跃摇摇头:“不,一辆就行。”

    “那……那你不是要高端吗?”孟老抠一脸懵逼道。

    “我突然又想租辆老马六了。”陈鱼跃微微一笑:“怎么样,有没有?那个二百一天够不够?”

    孟老抠的脸色有些不爽了,压着怒火质问道:“你他妈是来找茬的吧?”

    “我来租车,找什么茬啊,哪有功夫玩儿找茬啊。”陈鱼跃依然面带着笑容:“你就说有没有吧。”

    “没有!”孟老抠提高声音道:“你他妈最好趁着我心情好的时候滚蛋。”

    陈鱼跃轻抚着这辆奔驰的引擎盖道:“我若是不滚呢?”

    “操!”孟老抠现在已经非常确定了,眼前这孙子就是来找茬的:“哥几个,今天给这孙子点颜色看看。”

    租车行里的三个青年也都纷纷摆开架势准备干架了。

    陈鱼跃扬手突然就一拳砸在了这辆大奔驰的引擎盖上!原本圆润饱满的引擎盖瞬间就凹下一深坑!

    孟老抠心疼的脸都变形了,声嘶力竭的指着陈鱼跃叫骂道:“老子今天非活剥了你!”

    三个青年也没在犹豫,一起扑向了陈鱼跃,哪成想陈鱼跃回身一记鞭腿就抽飞一个,迎面勾拳又放倒一个,最后一个想出拳却僵住了,身边没有了帮手,他也不敢再上了。

    孟老抠见状也愣住了,没想到这小子出手竟然有这么猛。

    “到底有没有老马六。”陈鱼跃说着,又是一拳砸在了奔驰的引擎盖上,又是一个深坑!

    孟老抠的心都流血了,可他的确跟沈利说的一样,怂包一个!心里都恨死陈鱼跃了,但看到手下被放倒两个也不敢再骂了,生怕自己挨揍。

    “有话好好说,别再砸了……”这抠货心疼的很,一脸苦逼的看着陈鱼跃:“兄弟,咱没必要做这种伤和气的事……”

    砰——!一声巨响!

    这次陈鱼跃没有用拳头,而是直接高高跃起重重的跳上了奔驰车头!

    这双脚猛跺直接把引擎盖给跺塌了!孟老抠心疼的脸都白了,赶紧吼着:“有有有!你他妈下来好好说!”

    “谁他妈?”陈鱼跃一步迈上了车顶!

    “我!我骂的我自己!我他妈!”孟老抠赶紧哀求:“我是说我妈呢!”

    陈鱼跃并没有下来,仍然站在车顶:“下午警察来找过你,问过你什么你心里清楚,不用我再废话了吧?”

    “成,我明白,你想问什么我都知道!”孟老抠毫无隐瞒道:“找那辆马自达对吧?我是真没有那租车人的信息,人家说身份证没带,给了我三万块当押金开走,那他妈是一辆05年的老马六,还出过一次重大事故,卖二手都不值两万块,他给我三万押金!我脑子有病才不同意呢!”

    陈鱼跃又问:“他一点联系方式也都没给你留?”

    “兄弟,除非他有病,他才花三万在我这买一辆开了十几年还出过事故的破车。”孟老抠道:“他不留联系方式我也无所谓啊,有押金就行啊。”

    “你真觉得这三万块值了?”陈鱼跃道。

    孟老抠点点头:“当然值啊。”

    “那我告诉你,现在这辆车已经涉嫌犯罪了。”陈鱼跃道:“你就等着麻烦不断上门吧。”

    孟老抠摇了摇头:“这车是我租出去的,出租去之后那人做了什么都跟我无关,这点我已经和警方说明白了,他就算杀了人,也赖不到我身上。”

    “那我告诉你他还会回来。”陈鱼跃道:“还会找你租车,还会给你高押金,让你拆掉GPS定位。”

    孟老抠心里道,有钱不赚是王八蛋,只要押金给的超过汽车的价值,他就当做是卖了呗。

    “但是,来的人肯定不是同一个人。”陈鱼跃道:“你只需要一切都答应,但是不要真的把汽车定位拆除,假装拆除,等他把车开走,马上打电话通知我。”

    孟老抠心道凭什么!

    紧跟着,陈鱼跃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突然在车顶跃起就跺在了奔驰的挡风玻璃上!

    只见整块玻璃瞬间就花了!

    “卧槽——!”孟老抠想骂,但嘴里刚吐出两个字,就被陈鱼跃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这一块S级的挡风玻璃可贵得很!

    陈鱼跃踩碎了车玻璃,笑眯眯的看着孟老抠:“你若不配合,我一准砸了你车行所有的车。”

    孟老抠的脸都绿了。

    “你可以报警,但只要警察抓不住我,你的生意就别想做下去。”陈鱼跃的威胁让孟老抠紧紧的攥着拳头。

    就在孟老抠频临爆发边缘的时候,陈鱼跃在口袋里掏出一万块钱扔在被他踩塌的汽车引擎盖上。

    “我知道,这点钱不够赔。”陈鱼跃微微一笑:“不过,只要你听我的,按照我说的做,我肯定不让你亏。”

    说完,陈鱼跃才跳下这辆奔驰车。

    孟老抠一脸懵逼的看着陈鱼跃,见到钱之后,他的态度也明显和刚才不一样了:“你……你真的能赔我修车的钱?”

    “我要找的是租车的人。”陈鱼跃道:“咱俩可没什么冤仇。”

    孟老抠赶紧点点头。

    “但你若是不帮我,那就是帮那个租车的人,那咱俩这梁子就算结下了。”陈鱼跃又补充道:“如果你愿意为了一个警方也在抓的人和我结下梁子,那就太不明智了。”

    孟老抠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一定配合!一定全力配合!”

    陈鱼跃这才露出笑容:“来,记一下我的电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