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筱夭的表现实在是太抢眼了,令小龙人大哥和白龙马大妈的亲友团都非常不爽,对叶筱夭横眉怒指的。

    当叶筱夭走出人群找到远处观看表演的陈鱼跃时,陈鱼跃都已经笑出了眼泪。

    此刻的海选表演台上,一个乡非正在喊麦,摆出颓废的造型撕心裂肺的吼着:“一人我洗澡睡,睡的脑袋直犯困,两眼我睁不开,睁开就把那柳树栽……”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陈鱼跃对这表演真有些欣赏不来:“这叫什么音乐?”

    “这叫喊麦。”叶筱夭道:“虽然这和传统音乐格格不入,甚至连完成音乐的基本要素都达不到,但简单粗暴的东西反而让很多并不懂音乐的人更容易接受。”

    “为什么不懂音乐的人更能接受?”陈鱼跃问道。

    叶筱夭反问他:“我唱歌的时候你能听出哪地方的音不准?哪地方是我故意改编的音调?”

    陈鱼跃使劲摇了摇头。

    “所以啊,你们不懂音乐的人不会听出这些专业的点。”叶筱夭道:“而喊麦没有这些东西,只要节奏对,押下韵就可以了。”

    “说实话。”陈鱼跃摸了摸下巴道:“这喊麦还真让我想起小时候碰到的一个要饭大爷唱的一首歌。”

    “要饭的大爷会喊麦?”

    陈鱼跃点点头就开唱:“一人我吃不饱,家里还有老和小,两眼是一行泪,只求他日我能家归,老家,闹饥荒,饿死,老爹娘,闹饥荒找中央,县长县委求来粮,老百姓一口吃不上……”

    “好好好,别唱了,你这是要饭的打板唱的数来宝!”叶筱夭哭笑不得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这时,两个保镖打扮的陌生男子突然走上前来:“叶小姐,我们宋总想请您过去谈一谈。”

    “宋总?”叶筱夭和陈鱼跃都愣了一下。

    “旗人娱乐经纪公司宋天明。”对方解释道。

    叶筱夭一下就明白了,她听说过这个经纪公司,实力也还算可以:“我就参加了一个海选,宋总就要请我过去谈谈?”

    “旗人娱乐经纪公司是什么?”陈鱼跃追问。

    “一个挺有实力的艺人公司。”叶筱夭道。

    陈鱼跃听叶筱夭听说过这个公司,也就没有太多的担心了。

    “评委席上有我们旗人娱乐来发现新人的评委老师”保镖继续道:“碰到叶小姐这么漂亮而且唱功惊人的选手,他会马上通知我们宋总。”

    “宋总的行动还挺快呢。”叶筱夭微微一笑:“要去什么地方谈?”

    “我们宋总的房车就在后面停着,我们现在就是来邀请你过去的。”保镖道。

    陈鱼跃点点头,这是好事儿啊,想做歌手就需要艺人经纪公司的包装,不然唱歌再好听也只能去地铁里卖唱,去酒吧夜店里驻场都算混的好的了。

    而且只是去车那边谈,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那好吧。”叶筱夭见陈鱼跃也点头了,便同意了两个保镖的邀请。

    两人在保镖的带领下,来到一辆奔驰斯宾特房车前,车门打开,陈鱼跃却被保镖拦了下来,他只能给叶筱夭一个加油的目光,自己留在车外等待。

    叶筱夭上车便看到了车内坐着的宋天明。

    这个旗人娱乐经纪公司的宋总差不多有三百斤重,房车内改装的超宽大座椅对他而言也有很强的包裹性。

    “宋总。”叶筱夭礼貌性的笑了笑。

    宋天明脸上横肉太多,所以即便是微笑也给人一种凶神恶煞的感觉,他伸出熊掌般的巨手试图握手:“叶小姐,你的表现我看到了,非常的不错!”

    叶筱夭并没有握手的意思,微笑的装作没有看到。

    宋天明倒也没尴尬,把手拍在了自己的膝盖:“这样,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叶小姐若愿意签在我旗人娱乐麾下,我愿意拿出足够砸死其他选手的钱,在这次歌手大赛里面包装你,让主办方给你足够多的镜头和曝光,让娱乐版给你足够多的头条和报道,让你拿下第一,迅速爆红。”

    叶筱夭很清楚,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

    “那我需要付出的是什么?”叶筱夭依然微笑着。

    “前三年赚的钱归公司,之后可以无条件解约。”宋天明道,他这如意算盘打的很好,选秀出来最红最赚钱的就是前三年,而三年之后他的公司也会因为一个艺人的爆红而资本增值,如果真能捧成超一线的角,卖掉公司还能赚更大的一笔。

    叶筱夭知道宋天明心里的小九九,可现在经纪公司都挺黑的,只不过是他更黑而已。

    “当然……这三年的时间里,我仍然会不留余力的捧你,而你的话……”说话间,宋天明的肥手突然悄悄伸出,向着叶筱夭的大腿就摸了过去!

    叶筱夭的反应相当迅速,直接起身抓起面前的一杯水就泼向宋天明:“你做梦!”

    被泼了一脸水的宋天明当场暴怒:“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

    肥胖的他拍案而起,脑袋却砰一声撞在了车顶天花上,把满天星的装饰都险些撞坏。

    陈鱼跃听到里面声音迅速上前开门,而车门外守着的两个保镖直接就要阻拦。

    陈鱼跃一把控制左手旁的保镖,借四两拨千斤之势将此人摔向了另外一个保镖身上,两人踉跄后退数米,陈鱼跃则一把拉开了车门。

    叶筱夭面带温怒的走下车,车内的胖子龇牙瞪目的对手下吼道:“别让他们跑了!”

    两个保镖迅速上前想要控制陈鱼跃,却不料陈鱼跃的反应比他们更快。

    就在车内胖子下命令的那一刻陈鱼跃就做好了准备,没等两个冲上来的保镖出手,他刁钻的一脚便直接击中一人的小腿迎面骨,紧跟着一招小擒拿术将另外一人肘关节锁住猛拉,咔一声将整条胳膊卸脱臼!

    两个保镖瞬间丧失了战斗力,陈鱼跃则带着叶筱夭大摇大摆扬长而去。

    只听到身后的宋天明气急败坏的对两个保镖发泄着怒火:“我他妈养你们这些废物是吃白饭的吗!都给我滚蛋!以后别再让老子看到你们!”

    陈鱼跃带着叶筱夭迅速回到车内,准备送她回家。

    两人上车后,叶筱夭就迅速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叶雪芙:“姐,海选顺利通过,晚上要不要庆祝一下?大家一起去犇羴鱻吃饭,吃完饭去唱歌?让我们听听你那三音不全的破锣嗓音?”

    “你才破锣嗓音呢!”叶雪芙瞪眼道,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歌声和妹妹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如果说叶筱夭是天籁之音,那叶雪芙则是地狱来声……

    “你就说敢不敢去吧。”叶筱夭挑衅道:“不敢去就算了,我们去唱歌,你回家自己玩儿。”

    “谁说我不敢!虽然我唱歌没有你好听,但也不至于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吧。”叶雪芙的斗志也被点燃了:“唱就唱,谁怕谁。”

    陈鱼跃哭笑不得,这姐妹俩还真是冤家,在公司那么知性冷静的叶雪芙,在妖精面前也总会变的像三岁孩子似的。

    叶筱夭挂了电话,让陈鱼跃直接把她送到毕颖那边,反正她自己回家也无聊。

    陈鱼跃把叶筱夭送过去,顺路跟王勇说了下晚上留座的事,保安部的弟兄们要来给老宋和夏柯接风洗尘呢。

    王勇让陈鱼跃放心,他保证会安排的妥妥当当。

    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陈鱼跃给保安部打了个电话询问了几句,知道也没什么事情,他也干脆不回去了,留下来帮忙准备招待兄弟们的东西。

    这几天科研室项目的地基进度一直在稳步进行,腾龙建筑公司现在就更消停了,知道赵仰五出事后的段腾直接把自己藏在家里不出门了。

    现在段腾都没心思研究对付诚杰集团的事情了,他最怕的就是警方调查赵仰五的时候别把他给连累了。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道理大家心里都清楚,赵仰五身上只要查到一个突破口,所做的所有事情就都会接二连三的被牵扯出来。

    就好像那千里之堤,一旦开始崩溃可就完全控制不住了,段腾现在非常后悔和赵仰五扯上关系。

    这也导致他对陈鱼跃的痛恨愈发强烈。

    段腾发现自己自从惹上这个陈鱼跃就没顺心过,做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

    下午下班之后,天亚集团保安部的兄弟们就一起来到了犇羴鱻。

    宋亮和夏柯在路上就开始争夺买单权,陈鱼跃已经帮了他们那么多,他们不希望来这里吃饭还要陈鱼跃安排,或多或少他们都想报答一下陈鱼跃对他们的帮助。

    但这可是陈鱼跃的地盘,所以他们再争也没有意义。

    陈鱼跃正在串腰子呢,看到大部队出现直接起身招呼。

    众人跑过来就要抢着帮忙做事,但是都被陈鱼跃轰进去入座。

    王勇也让陈鱼跃别忙活了,过去招呼保安部的兄弟,陈鱼跃洗干净手就拎了两大桶扎啤过去招呼了。

    毕颖和叶筱夭还在那边店里聊天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直到苏晴和叶雪芙都下班开车来到这儿一起去了犇羴鱻,才发现陈鱼跃已经和天亚集团的众保安喝了起来。

    四个美女的出现自然会引起众人的注意,尤其是叶总也在其中,所有保安兄弟都恍然大悟的看向了陈鱼跃,一个个都开始起哄了。

    陈鱼跃压也压不住他们,最后四个女孩只能回外卖店面里去吃饭了,她们谁都不知道陈鱼跃今天晚上竟然招呼了那么多人,完全没有任何准备。

    尤其是叶雪芙,如果她知道天亚生物集团的保安都在这里,肯定不会过来了,现在倒好,那些家伙以后又有说不完的话题了。

    现在两边各聚各的,几个女孩也很快就围绕着叶筱夭的事情聊了起来,叶筱夭把该说的都说了,但却并没有把那个宋天明的事情告诉姐姐,她清楚姐姐一旦知道肯定会担心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