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鱼跃回到办公室之后,发现赵海出去了,老宋一把将陈鱼跃拉到面前:“去财务室受难为了吧?”

    “嗯。”陈鱼跃点点头:“那态度真没谁了。”

    “这也怪不得,我也是刚刚想起来,财务负责罚款收费的朱蕴是赵海的老婆。”宋亮无奈的摇摇头:“刚才赵海出去了,我估计就是给他老婆打电话,让他老婆难为你一下。”

    “那是赵海的老婆?”陈鱼跃惊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老宋,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这有什么玩笑可开啊。”宋亮一脸茫然:“就是那个子挺高,烫头发,喜欢带大耳环的,财务室她最高了。”

    陈鱼跃摸了摸下巴:“老宋,这就刺激了。”

    “什么意思?”宋亮实在是搞不明白陈鱼跃现在是什么状况。

    “赵海和甄乾有亲戚关系吧。”陈鱼跃道:“卢原那小子跟我说的,其实他和他们也是远方表亲。”

    “是有关系,两人就是远了一层关系的表兄弟。”宋亮点点头:“不然赵海怎么能这么耀武扬威的。”

    说到这里,宋亮还真有一事想不明白:“我一直以为你抢了赵海的位置,甄乾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给你穿小鞋,可却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啊。”

    “他当然不敢光明正大的挤兑我。”陈鱼跃忍不住笑了:“还记得我第一天值夜班吗?”

    “记得,那天我和小夏都在。”宋亮点点头:“赵海那孙子还给你多安排了一趟巡夜呢。”

    “就是因为多一趟巡夜,我才撞破了甄乾在单位乱搞男女之间的关系。”陈鱼跃耸了耸肩膀。

    宋亮恍然大悟:“那怪不得呢,原来你有他把柄呀。不过……就算你撞见了,他说是和他老婆亲热呢,那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啊。”

    “可惜女主角不是他老婆,是赵海的老婆。”陈鱼跃给了宋亮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说起来赵海他老婆身材还挺不错呢,估计能有D……”

    “哐——!”

    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重重的踹开!

    赵海疯狗一样冲进来直接扑向陈鱼跃,侧身一闪,宋亮上前帮忙直接把赵海给拦住了。

    “你他妈给老子说清楚!你都看见了什么!”赵海的眼球瞪出了血丝,刚才陈鱼跃说的那些话,他全都在门口听到了。

    陈鱼跃安抚道:“海哥,这或许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你先别冲动,回家去跟嫂子好好聊聊,你们都是亲戚,一家人闹僵了也不好看。”

    “我去他妈亲戚!”赵海试图甩开宋亮的控制,但宋亮死死勒住他不松手:“你发誓你说的都是真的!”

    “这种话能乱说嘛?”陈鱼跃淡淡道。

    甄乾那天想利用陈鱼跃损坏公车的机会开除他呢,现在陈鱼跃也该给甄乾点颜色看看了。

    既然赵海已经听到,他也没必要再隐瞒下去,让他们去狗咬狗的闹一场,反正是他们一嘴毛。

    赵海狂吼一声,陈鱼跃示意宋亮放开他,宋亮刚一松手,赵海就像是一条疯狗般冲了出去。

    ……

    今天,天亚生物集团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

    赵海先是大闹财务室将他老婆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等她老婆亲口承认了她和甄乾的关系之后,赵海便毫不犹豫冲向了甄乾的办公室。

    天亚生物集团保安部里没废材,再不济的人也能单挑甄乾这种货色三、五个。

    赵海只用了三分钟,就把甄乾揍的鼻青脸肿,连赵海他老婆朱蕴跑来劝架的时候,都没认出脸肿的甄乾。

    因为陈鱼跃压根没打算让保安部控制现场,所以甄乾会被揍成这样也并不奇怪。

    等事情终于暂告一个阶段之后,甄乾就被送进了医院,而赵海夫妇也直接被区派出所给带走了,这已经是故意伤人了。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每座大楼小室,每个人的嘴里,见面第一句话,都是赵海绿了。

    “你们家表亲玩儿的够乱啊。”夏柯笑着给卢原打屁道。

    卢原翻了个白眼:“我和他们可是远房啊,隔着四层关系呢。”

    “那就是没出五服了,还是同一个高祖呢,那就是亲戚。”夏柯给卢原递上一支烟:“来来来,抽一支,你那嫂子真够可以的,搞破鞋也不找个远点的,都是一个地方上班还是亲戚,这也敢搞。”

    “行了,别没完没了的。”卢原接过烟点上:“每天偷狗戏鸡,爬灰养小叔的人多了,你头次听说还是怎么?没完没了的。”

    “那倒不是头次听说,但这事儿头次出现在身边的人身上。”夏柯自己也点上一支烟,兴趣不减道。

    “行了,这话题打住,以后谁也不能再提了。”陈鱼跃表示:“海哥若是回来,大家也都安慰安慰他。”

    老宋苦笑一声:“这事儿怎么安慰啊?”

    “你就说,要想生活过去的,头上必须带点绿。”夏柯大手一挥道。

    陈鱼跃直接给了他一脚:“少在这胡说八道的。”

    “你们放心吧,赵海是要面子的人,这事儿如果不是在这里发生的或许他能遮掩着,但现在这事儿在天亚集团闹得满城风雨,他肯定不会再回来了。”卢原对赵海还是很了解的。

    老宋也点点头:“换做是谁都没脸回来了,卢原,你帮他收拾一下私人物品,等过了这一阵子,有机会就给他送家里去。”

    卢原点了点头,这事儿也只能他做了。

    陈鱼跃看了看时间,马上就快下班了:“夏柯,跟我去科研室施工现场看看去。”

    “对了哥,我现在身体恢复了,能值夜班了,你别总是不给我和老宋安排夜班,其他兄弟都看着呢。”夏柯不好意思道。

    “下星期就安排。”陈鱼跃道:“这事儿我说了算,不用你操心。”

    夏柯乖乖跟在陈鱼跃身后没再说什么。

    ……

    下午六点开始,天海市展开行动彻查酒后驾驶。

    全市所有交警都出动了,在多个路口设置了酒驾检查点,并且在各区之间的交通要道设置了路障,对过往车辆进行截停,并要求进行呼气测试。

    陈鱼跃下班回家的路上直接被人拦停了。

    交警敬礼示意他出示驾驶证,行驶证和并且进行呼气测试,陈鱼跃也很配合交警的工作。

    而就在陈鱼跃配合测试之后准备离开时,一个交警突然拦在了陈鱼跃的车前。

    “等一下!”拦车的交警单手拍在陈鱼跃车头上,然后对他同事道:“我觉得这车有问题,让他下车,你把车开到路边,我要检查发动机号和车辆识别代码是否和行驶证上的信息相同。”

    陈鱼跃挺无语的,可人家是例行公事,合理执法,他也不得不配合的走下了车。

    当车被开去路边检查的时候,拦住陈鱼跃的交警径直走向他,在他身旁低声道了一句:“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

    陈鱼跃突然想到,这小子居然是那天晚上的那个穿LV开超跑的华少:“哟,熟人。”

    “少给我扯淡,你觉得我今天会放过你吗?”华天一冷笑道:“今天你算栽我手里了。”

    “我的车是手续齐全的新车,人也没喝酒。”陈鱼跃道:“就算你要抓我,那也要给个合理的理由吧?”

    “我怀疑你吸毒,怀疑你毒驾。”华天一用挑衅的眼神看着陈鱼跃:“你还有话说吗?”

    陈鱼跃知道这小子要公报私仇,肯定没那么容易让自己脱身,干脆也就不争辩了:“没话说,你怎么说都可以。”

    “老老实实给我等着。”华天一说完便转身离开。

    他虽然是交警,但是一手遮天的权力还是没有的,他要栽赃陈鱼跃毒驾是假,想扣陈鱼跃一会儿才是真正的目的。

    而在这期间,华天一偷偷拨通了一个号码。

    他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压低声音道:“宝哥,我想找的那小子今天主动送上门儿了。”

    “在哪呢。”

    “今儿队里查酒驾,我在元从路给他拦住了。”华天一道:“他开了辆新帕萨特。”

    “我现在就让人过去,你先押他一会儿,人到了我给你打电话。”

    华天一咧嘴一笑:“还是宝哥有能耐。”

    “咱们兄弟之间不用那么客气,这点小事儿哥若解决不了,那还怎么好意思当哥哥。”

    华天一又随便客套了两句才挂了电话。

    随后他上前询问检查情况,但车一点问题都没有,所有手续都正常。

    按理说现在就要放行了,可华天一却在其他几个交警耳边低估了几句,几个人频频点头,然后指着陈鱼跃说,让他去一旁待着,让他走的时候他才能走。

    陈鱼跃也没和他们争执,反正他不赶时间,蹲在路边抽起烟来。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华天一才接到了反馈的电话。

    他环顾四周以后,发现一辆棕色商务车落下点车窗,车窗里伸出一只手对他摆了摆。

    华天一接到指示,这才走向被扣的陈鱼跃。

    “小子,今天算你走运。”华天一指着陈鱼跃的鼻子道:“以后在路上别让我看见你,我见你一次查你一次,你就等着不痛快吧。”

    陈鱼跃没生气,笑眯眯的反击道:“那你以后晚上也别让我碰到,你不让我痛快,我肯定也不会让你痛快。”

    华天一脸色一变:“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让我等这么久才找来人,你这效率可真不行。”陈鱼跃压低声音在华天一耳旁道:“让那辆车跟紧点,别被我甩掉了。”

    华天一整个人都石化了,僵在原地目送陈鱼跃开车离去,而宝哥的车也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