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鱼跃上车之后就给夏柯打了个电话。

    今天他带夏柯去项目施工处的时候,听夏柯和保安部其他几个小子相约去吃饭,他们当然也约陈鱼跃了,但陈鱼跃推脱没时间,让他们去犇羴鱻撸窜,但夏柯却拿出几张自助餐卷,说再不用就作废了。

    陈鱼跃会给他们打电话,也是因为他身体出现了一些不适,力不从心的感觉让他连开车都感觉很累。

    其实陈鱼跃上次在医院出来之后就做好了准备,他知道自己身体不受控的情况至少还要发生一两次。

    这就是在养伤期间催动暗劲的后遗症,所以陈鱼跃并不会感到意外。

    这种时候他再强行出手的话,对身体的损伤将会是巨大的,他也是迫不得已才找夏柯他们帮忙。

    这会儿夏柯他们几个小子也正在赶往自助餐厅的路上,接到陈鱼跃电话之后听说要帮忙,马上就赶往了犇羴鱻那边,因为他们坐的是地铁,晚高峰期间反而比陈鱼跃更早就到了犇羴鱻。

    夏柯带着几个小子刚到,王勇就一眼认出了他们,马上招呼他们:“随便坐随便点,就当是自己家,千万别客气!”

    “勇哥千万别那么客气,我们不是来吃饭的,是鱼哥让我们过来帮点忙。”夏柯笑着道:“这样,勇哥现在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我们先做。”

    “是啊,勇哥尽管吩咐,我们都是自家兄弟。”站在夏柯身边的包景明也笑呵呵的说道,他来吃过两次了,比夏柯还熟悉王勇呢。

    王勇则询问道:“鱼跃碰上什么事儿了?”

    “鱼哥他没说。”夏柯摇摇头:“不过我可以肯定是突发事件,下班路上打来的。”

    “不会是让什么人给盯上了吧?”王勇愣了一下:“最近他没得罪什么人吧?”

    王勇正瞎琢磨呢,陈鱼跃就打来了电话。

    王勇迅速接听了电话:“鱼跃,惹上什么麻烦了?”

    “夏柯他们已经到了?”陈鱼跃愣了一下,真没想到他们那么速度。

    “是啊。”王勇道。

    陈鱼跃便直接说事儿:“前几天得罪一个小二代,没想到他是交警队的,今天路上被他找理由查住,扣了我一会儿,还找了一车人跟我。”

    “你现在还在路上?”王勇这就比较放心了,他相信以陈鱼跃的身手肯定能自保。

    “他们只要想查我,早晚查到店里,我想了想干脆直接把他们引过来,在我们有准备的情况下处理他们,总比他们给我们耍阴招要好。”陈鱼跃道。

    王勇点点头:“行,那就直接带过来。”

    “勇哥,你让夏柯他们几个小子都给我假扮成服务员。”陈鱼跃道:“一会儿就让他们出手教训那车人。”

    陈鱼跃的想法很周全。

    如果是烧烤店的服务生都那么能打,这些人以后也不敢随随便便来报复。

    “你小子真比猴儿还精。”王勇笑着道:“行了,我明白我这边该怎么准备了。”

    “我十分钟左右就到了。”陈鱼跃说完便挂了电话。

    王勇马上把陈鱼跃的意思转达给夏柯他们,他们一听有人敢惹陈鱼跃,马上就来了劲头,一个个将公司的制服外套脱掉,在王勇的安排下伪装成了烧烤店里的“小二”们。

    很快,陈鱼跃就将车停在了烧烤店外的车位上。

    众人见到陈鱼跃之后,也马上注意到了后面紧跟而来的那辆棕色的大通商务车。

    陈鱼跃下车走向犇羴鱻,夏柯故意提高声音喊了一声:“老板您回来了!”

    “兄弟们辛苦了。”陈鱼跃上前拍了拍夏柯的肩膀,随后低声道:“他们敢动手就往死里打,我已经给派出所打过电话了,一会儿来处理善后的是自己人。”

    夏柯不怀好意的嘿嘿一笑:“鱼哥,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别弄坏了店里东西,扔路上去揍。”陈鱼跃走过去就给自己接了杯扎啤,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准备观战。

    这时,那车里的人果然按耐不住了,大通商务车门哗啦一声打开,手持刀枪棍棒的打手便鱼贯而出,总共下来十个人,除了带头的宝哥手里拿了瓶矿泉水,其余九人手里全都拿着武器。

    夏柯他们几个也没含糊,迅速迎着对方的人就走向前,喝斥训问道:“干什么的!”

    “让你们老板过来。”带头的宝哥扭开矿泉水喝了两口。

    宝哥大名叫苟宝,他不太喜欢自己的名字,因为和狗胃结石同音,所以道上混的无论大小都叫他宝哥,几乎没人叫他真名。

    在当今社会,他做的事情是很少有人做的一个生意,养打手出租打手。

    这听起来在如今这社会很难生存,毕竟有钱人身边谁也不缺几个能打的手下。

    但苟宝养的人不一样,这些都是敢玩儿命的主儿,所以他的人很吃香,如果是两拨势力为争夺利益要干架时候,谁能出更高的价钱把他的人租过去用,基本上就赢了。

    苟宝祖上都是干土匪的,他爷爷曾经也是一波不小的土匪势力的头头呢。

    所以无论是他老子,还是他,天生就带着一股狠劲儿。

    那些年的土匪总体就那么两类,一类是有情怀的土匪,这些人劫富济贫,帮着人民打鬼子,甚至还有人为国捐躯,他们的存在是土匪界的骄傲。

    还有一类是真的凶残成性,无恶不作只会欺负老百姓的孬种。

    曾经北方有那么一句歌谣:当响马,快乐多,骑着大马把酒喝,搂着女人吃饽饽!

    这类土匪简直凶残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很多人或许都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是一个女土匪带队出来抢东西,半路碰到一个孕妇,她就跟旁边的男土匪打赌,猜这孕妇怀的是小子还是姑娘。那个男土匪说一看那样子就是个姑娘。女土匪说是个小子。

    说完,这女土匪过去把那个孕妇一脚踹倒了,掏出刀子当场就把她肚子给划开,把婴儿从肚子里拎出来看,一看是个女孩,直接扔路边土坑里,愿赌服输的跟男匪说晚上我陪你睡觉。

    这类残忍的事情在当初那段黑暗的时期数不胜数。

    苟宝祖上就是这第二类残忍的土匪。

    虽然建国之后,国家一点一点的把社会稳定下来,把那些凶残成性的混蛋都处决了。

    那些凶残的家伙遗留下来的种,有些也在社会的影响下慢慢变好了,用自己的行为去弥补当年祖辈犯下的错误,这些人都是值得原谅的,而苟宝这种仍然凶残的后人也不在少数。

    当然,这类人十有七八也都因犯事儿给毙了。

    苟宝这类漏网之鱼已经很少见了。

    现在的国家和社会已经不可能让土匪在猖獗了,但是这类违法团伙却仍然还存在,想要彻底消灭是需要时间的。

    苟宝养着一群敢打敢拼的不要命打手,平日里没少做了帮人抢场子的事情,在天海市他虽然算不上什么老大级的人物,但却也算有头有脸的。

    他这一露面,王勇就一眼认了出来,王勇混社会的那两年,也是苟宝起势的那两年,当苟宝起来的时候,王勇已经不混了,所以苟宝并不认识王勇。

    那两年国家反黑比较狠,好多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苟宝就不一样,他还是照旧那么混,照旧做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仗着自己运气好一直没被抓,若被抓了也是至少判十年二十年的那种。

    “我们老板没功夫和你们废话。”夏柯给包景明使了个眼神,包景明马上和另外一个兄弟去左侧包抄。

    虽然夏柯他们只有四个人,但是以他们天亚集团保安的素质,对付这些并没有专业训练的打手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就打咯!”苟宝愤怒的将手中瓶子砸在地上。

    九个持刀的打手二话不说,扬刀就上!

    夏柯他们也没含糊,抄起早已准备好的马扎去招架!对方两三刀下来根本就砍不到人,夏柯则趁对方心急烦躁的时候直接用马扎夹住劈过来的砍刀猛别,直接把对方手中砍刀别下。

    当对方手里没有了武器,夏柯也就无所畏惧了,虎虎生风,拳拳到肉,几乎是三五拳就能放倒一个!

    年轻人就是能打,况且是在陈鱼跃面前,他们更是想表现一下。

    两三分钟的功夫,苟宝带来的打手就全部都栽了。

    苟宝哪敢相信,一个烧烤店里的服务员居然有这身手!简直不可思议。

    没等苟宝惊讶完呢,夏柯就上前反扣住他的手臂,猛的踹中他的膝弯处,随后苟宝就被夏柯按住脑袋重重的拍在了地上,整个人一阵头昏目眩!

    陈鱼跃这才起身走向前来,缓缓蹲在苟宝的面前。

    苟宝的脑袋被按在地上,想怒也没有什么气势,只能任凭别人宰割了。

    “这是头一次,我给你们一个改正的机会。”陈鱼跃微微一笑:“好好去跟警察解释解释。”

    苟宝愣住了,对方打赢了他们还报警?警车的声音适时的在不远处传来,苏晴早就接到了陈鱼跃的通知,等陈鱼跃解决了问题给她发了消息,她才带队在一条街外过来收场。

    “如果还有下一次,就不是警察处理你们那么简单了。”陈鱼跃拍了拍苟宝的脸:“别什么人的钱都赚,那些小二代都挺坑的,分不清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苟宝惊的一言不发,任凭派出所民警上来把他们全部都给压了回去。

    毕竟混这么多年,他和警察也没少打交道,这次警方过来了直接抓他们,他心里能没数儿吗?明显是人家做好的局!他现在插翅难飞!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