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不是陪着含笑吗?”沐子有些疑惑道。

    卢原点点头:“是啊,我一直都陪着含笑呢,但我已经把她送回去了。叶总见你们没回来,就让我来找找你们。”

    沐子马上起身准备离开:“既然叶总找我们,那我们现在就回去。”

    “不用那么着急,喝完再走也不迟。”卢原道:“叶总没说让你们马上回去,再说你们又不是孩子了,这次本来就是叶总让我们出来放松的,喝完再走也没关系。”

    “还是不喝了。”沐子摇摇头,回答的很坚决:“我不能让叶总为我担心。”

    “那剩下的酒怎么办?”夏柯道:“多可惜啊。”

    “你可以带回去继续喝。”沐子下定决心了,转身便走。

    卢原和夏柯相互对视一眼,然后拿起剩下的半瓶酒紧跟着追了上去。

    回去的路上沐子似乎心情很差,完全没有和他们说话的意思。虽然夏柯一直不太明白陈鱼跃让他这样做的意义,可他也还是感觉到了沐子有些不太对劲儿。

    三人回到酒店之后沐子就去找叶雪芙报到了。

    陈鱼跃则是把夏柯和卢原招呼出去抽烟。

    三人出去说是抽烟,其实就是陈鱼跃去问话了:“你怎么刚去就回来了?喝完了?”

    卢原摇摇头:“没有啊。”

    夏柯手里还拎着半瓶三得利的威士忌呢:“这不,剩了一多半呢。”

    “那怎么不继续喝了。”陈鱼跃追问道。

    “沐子不希望叶总担心她,所以就没再继续喝。”夏柯淡淡道:“鱼哥,我有个问题……不知道应不应该问。”

    “如果你信任我,当我是兄弟就说。”陈鱼跃也没含糊。

    “我总觉得你似乎在试探沐子,你……你是不是怀疑她?”夏柯终于问出口了。

    陈鱼跃很直接的点点头:“没错,我是有些怀疑。”

    “因为她有东瀛血统?”

    “可以这么说。”陈鱼跃道:“但却不仅如此,而是很多事情我都想不明白,发生在沐子身上并不合理的事情,我不得不去怀疑。”

    夏柯低下头,没再说什么。

    “比如今天你们去酒吧的事情,如果她真的担心叶总会担心她,一开始就不会带你去喝酒。”陈鱼跃道:“如果她真的喜欢泡吧,对酒有依赖,卢原去找你们,她也不会那么干干脆脆的回来,这两方面都是相互矛盾的。”

    卢原一阵唏嘘:“鱼哥,那你究竟怀疑她什么?”

    “没有证据之前我不能乱说话,我的怀疑也只是代表我个人。”陈鱼跃道:“你们不需要过问太多。”

    夏柯突然抬起头:“鱼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害怕我会对她乱讲?”

    “如果我不相信你,今天这些话也不会对你说。”陈鱼跃道:“如果你一定要听我究竟怀疑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我怀疑她是东瀛的生物研究组织安排在天亚生物集团窃取研究成果的‘鬼’,我对你们是没什么好隐瞒的。”

    夏柯惊的下巴都合不拢了:“哥……你……你怀疑沐子是东瀛间谍?”

    “你的表现最好自然一些,如果是我太紧张了冤枉了人家,这可真的是太脏的一盆水了,还是不要乱泼的好。”陈鱼跃摇摇头道。

    卢原拍了拍夏柯的肩膀:“行了,我们都看得出来,你喜欢上沐子了,鱼哥会给你说这些,那是把你当兄弟,你可千万别做蠢事。”

    夏柯咬牙道:“我没那么笨,如果她真的是东瀛的生物研究机构安排过来的间谍,我一定会……”

    “那你也不能把她怎么样。”陈鱼跃道:“别犯傻,做你该做的,有些事情不是你应该插手的,你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鱼哥,那如果她真的是间谍,叶总她岂不是一直都在危险之中?”夏柯道。

    陈鱼跃微微一笑:“有我们在,就算沐子真的是间谍,也不敢轻举妄动的,况且我只是怀疑,并没有证据证明她是间谍,你就先不要那么紧张了。”

    虽然陈鱼跃一再让夏柯别紧张,可他根本无法不紧张啊。

    “鱼哥,那你说沐子跟那边酒店里早上袭击我们的人有关系吗?”夏柯继续追问。

    “已经有两个公司的老板被自己人给出卖了,这说明那些袭击者的确进行过渗透活动。”陈鱼跃道:“但如果沐子和他们有关系,早上已经有了下手的好机会。”

    卢原点点头:“对,没错,我去开车的那段时间……”

    “但是那段时间什么都没有发生。”陈鱼跃道:“所以说,沐子现在清白的可能性更大。”

    夏柯听到这里,终于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这么说,她并没有做过什么出卖叶总的事情,所以她……呵呵……鱼哥,可能你真的是太多心了。”

    陈鱼跃点点头:“是啊,或许是我多心了。但是没办法,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多一些考虑和顾忌。”

    “恩,理解。”夏柯点点头。

    “行了,你们两个早点回去休息吧。”陈鱼跃道:“明天还不知道有没有安排呢。”

    “是。”

    陈鱼跃和两人告辞之后便回到叶雪芙的房间。

    这时候沐子也已经离开了,叶雪芙给陈鱼跃开门的时候还在接电话,陈鱼跃进来之后,她便对电话道:“他回来了,我先和他说一下,你们自己注意安全。”

    “他回来了?喂喂喂,你们两个在酒店住一个房间吗?”电话另一端的人马上追问道。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八卦!别胡说八道的。”说完,叶雪芙就赶紧挂了电话。

    陈鱼跃一下就猜了出来:“妖精打来的?”

    “恩。”叶雪芙点点头,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妖精告诉我一件事情,我想了想,还是应该跟你说一下。”

    陈鱼跃一怔:“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叶雪芙点点头:“今天有人去犇羴鱻找麻烦了,据说一车去了十几个人,砸完就跑。”

    “有人受伤吗。”陈鱼跃皱起眉头,不自觉的抬手搓了下鼻尖。

    “倒是没有人受伤。”叶雪芙道:“他们怕你担心,就没告诉你,发生打砸的时候妖精并不在场,她也是在苏晴和毕颖回家之后才刚听说的,就偷偷打电话告诉我了,问我是不是应该给你说一声。”

    陈鱼跃点了点头。

    “既然没有人受伤,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叶雪芙安慰他道。

    “没关系,我相信勇哥能搞定。”陈鱼跃道:“只不过,我现在真想不出是什么人找上门来。”

    “苏晴也是这么说的,那些有嫌疑的人现在根本没精力做这些。”叶雪芙道:“那些人她盯的也紧,没有机会的。”

    陈鱼跃摸了摸下巴:“如果是那些人做的,他们不会只冲着砸店,而不伤人……”

    叶雪芙怔了一下:“难道是同行嫉妒?”

    “有这种可能性。”陈鱼跃点点头:“算了,事情早晚都会水落石出,我们现在想太多也没有用,等回去再说吧。”

    叶雪芙见陈鱼跃并没有太大的情绪,也就放心的点了点头。

    ……

    东湾区百草公园旁边的中医养生会所很少在晚上开门。

    但今天不一样,叶隐刚才去犇羴鱻烧烤店里一事无成,必须要让罗南云过来说清楚。

    那一百万他已经收下了,事情就必须要做的漂亮。

    但现在的情况不是他不做事,而是他想做事,但罗南云要他解决的人却并不在场。

    叶隐在犇羴鱻烧烤店里坐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听到任何人叫出陈鱼跃的名字。

    他已经把烧烤店里的上上下下所有忙碌的人都搞清楚了叫什么,根本就没有叫陈鱼跃的。

    下蛊这事情不是闹着玩,只要他下毒手,下蛊的人就绝对没救。如果弄错了人,那可是无法挽回的。

    虽然天色以晚,罗南云还喝了酒,但他仍然第一时间开车赶到了叶隐的中医养生会所里。和他一起前来的还有对此事比他还上心的华天一,两人都属酒驾,华天一身为交警更是性质恶劣。

    “叶医生,事情办好了?”罗南云停车进门就急匆匆的追问道。

    华天一也红着脸,期待的看着叶隐。

    叶隐看了两人一眼,缓缓的摇了摇头:“没有。”

    罗南云怔住了,华天一有些急了:“没有是什么意思啊?叶医生,钱我们已经给了,你不会想耍什么花样吧?”

    叶隐一听对方怀疑他,也是当场翻脸:“如果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把钱拿走,我叶隐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但也真不在乎这点钱。”

    华天一哑口无言。

    罗南云赶紧拉了他一下,示意他别乱说话,毕竟这叶隐是下蛊高手,真得罪了他,他随便下个蛊就能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叶医生,我们没有怀疑你的意思。”罗南云客气道:“只是以您的手段,不会出现什么失误吧?”

    “陈鱼跃根本就不在你们说的那地方,你们让我怎么做?”叶隐道:“我答应你们今天解决事情,可是你们提供的场所没有找到人,这我就没办法解决了。”

    罗南云和华天一面面相觑,陈鱼跃这小子没在烧烤店?这怎么可能?

    “我希望你们把事情搞清楚,确定了人在哪,然后再让我过去,这次我已经白跑一趟了,我不希望还会有下一次。”叶隐道。

    华天一虽然脾气不好,但碍于畏惧也没敢说什么。

    罗南云则是连连赔不是:“肯定是出了什么差错,不然他不会不在,叶医生,这次不好意思了,下次我一定搞清楚情况再告诉你!”

    叶隐淡淡的点点头:“慢走,不送。”

    两人见叶隐下了逐客令,便转身迅速离开了养生会所。

    刚走出会所,华天一就啐了一口,忍不住骂道:“老子头一次花钱还那么憋屈!是他收钱给我们做事!又不是我们求着他!”

    “华少,你小点声!”罗南云赶紧让他上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