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天明仗着人多势众大手一挥:“注意分散站稳!”

    “我是不是应该请求支援?”陈鱼跃耸肩摊手反问道:“宋总,别怪我没警告你,想好了再开团。”

    “给老子弄他!”宋天明怒喝一声:“办了他!老子奖一百万!”

    这种歇斯底里的吼叫恰恰证明了宋天明内心的不自信,毕竟陈鱼跃面对这么多人都没有丝毫畏惧,宋天明岂能不慌。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宋天明这一百万刚喊出来,那些跟他做事并没打过架的家伙也都纷纷涌上前来,似乎想要大展拳脚!

    陈鱼跃出手动作极快,没等对方有所反应,他便身影一闪来到叶筱夭面前,就连叶筱夭都被他吓了一跳。

    将叶筱夭双手反制的家伙瞬间失色,刚刚瞪眼惊呼,就被陈鱼跃一拳封在了脸上,整个人直接后仰着栽向后面的花坛中!

    有了陈鱼跃的撑腰,叶筱夭的胆子随即就肥了,回身一记撩阴脚就狠狠击中一人胯下!

    她穿的可是那种尖头的高跟皮鞋,这一脚的威力可想而知,身后那人嗷的一声便躺在地上开始打滚,哀嚎甚比鬼哭。

    “可以啊。”陈鱼跃笑了笑:“今天这些人都交给你教训。”

    叶筱夭怔了一下,陈鱼跃随即便给了她一个“大胆去做”的眼神。

    叶筱夭一想,有陈鱼跃在还有什么好怕的?她眼神坚定的跨步向前,起脚就向面前把她绑来的两个黑西服男踢去!

    能做保镖的多少都有两下子,岂能那么轻易让叶筱夭踢到,两人迅速摆出格挡。

    然而就在这时,陈鱼跃刁钻腿法突然勾向两人腿弯,两人完全是防不胜防,接连跪倒在地上!

    恰巧此时叶筱夭的尖头皮鞋也踢了过来,一脚正中一人鼻骨!那血哗一下就止不住了,前一秒还威风凛凛的黑西服,此刻只能是抱着鼻子弓在地上强忍疼痛。

    紧跟着,叶筱夭的第二脚也踹了出去,另一个黑西服有所准备迅速架臂挡脸,可叶筱夭的鞋尖却击中了他的咽喉!

    这可比踢在鼻子上还严重,剧烈的咽痛甚至让他感觉双耳都失聪了一般,一阵耳鸣后他只能捂着咽喉咳血,就连喘气都疼痛难忍。

    陈鱼跃看了都替那家伙觉得疼。

    “我早就警告过你们,我可是练过散打的。”叶筱夭用拇指擦了下鼻尖,做了个小龙的标志性动作:“起来继续啊!”

    陈鱼跃哭笑不得,就她那动作怎么好意思说自己练过散打啊。

    若不是陈鱼跃给他创造出了攻击的空间,单凭叶筱夭想踢中这俩人,门儿都没有。

    两个黑西服都废了,在场其他人的战斗力就更弱了,一时间,所有人都忍不住后退了半步。

    “还有谁!”叶筱夭一脸骄傲的掐腰站在宋天明面前:“那头猪,今天我要让你知道,你惹错了人!”

    “上啊!都他妈给老子愣着干什么呢!”宋天明的肺都快要气炸了:“全都***站着看戏呢!上!都给老子上啊!”

    除了几个打手之外,其余人是彻底怂了,毕竟没人希望脖子被打断。

    就靠打架混饭吃的打手可不同,这种时候若不上,以后别指望老板还能赏口饭吃。

    这种时候若能力挽狂澜,那就等同于一步登天。

    风险再大的机会也会有人冲上来拼。

    转眼之间,几个打手同时在四面八方扑过来!叶筱夭瞬间慌神,张牙舞爪的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然而即便是她随意的挥出一拳,甚至是很不靠谱的踹出一脚,却都能命中一人要害!

    被她击中的家伙全都没有好下场!

    一阵疯狂的“人头收割”之后,宋天明身边能打的全都被叶筱夭给放倒了。

    叶筱夭自己都傻眼了,就她那乱七八糟毫无章法的“疯王八拳法”也能那么强?

    其实这一切都辛苦了carry全场的陈鱼跃,叶筱夭击中的每一个人都是陈鱼跃给她送到面前的,而且还要保证送到她最舒服的位置让她击中。

    为此陈鱼跃可没少费工夫,毕竟对方是突然集中围攻,他为了让叶筱夭打爽,自己还挨了两拳呢。

    虽然这种力度的拳头对他来说是小意思,但他还是会很不爽。

    堂堂龙组出身的国级高手,竟然被这种混饭吃的小打手给打中了,传出去会被笑话的。

    所以那两个打中陈鱼跃的家伙下场最惨,就差被陈鱼跃拦腰折断扔去喂狗了!

    一番乱战之后,现场变得彻底沉寂了。

    宋天明再也不敢猖狂,他身边那个拜金女再也不敢嚣张,剩下没参与战斗的家伙全都缩在一旁,试图把自己置身事外。

    “现在安静了,可以好好谈一谈了。”陈鱼跃摊手道:“宋总,以后请人就正大光明的请,别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宋天明的老脸憋的像是猪肝一般:“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信不信我报警?”

    “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们要报警啊。”陈鱼跃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拍着叶筱夭道:“快,报警,我行车记录仪里有记录,从你是怎么被他们绑上车,又是怎么被他们带到这里来,全都有证据。”

    叶筱夭哼了一声就掏出手机。

    “等一下!!”宋天明连忙出声制止:“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你们给我开个条件!”

    “胖子,是你找人把我弄过来,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你究竟想要怎么样?”叶筱夭道:“我记得上次跟你说的很清楚。”

    宋天明抬手下压,示意叶筱夭冷静:“好,叶筱夭,我现在很清楚你的意思了,今天这都是误会,我也只是想请你来喝茶,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那我再明确的告诉你最后一次,我对你们旗人娱乐没兴趣。”叶筱夭一字一句道:“你若再敢骚扰我,就没有今天这么简单了。”

    “好,好。”宋天明点点头,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保证不会再招惹你们,咱们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

    陈鱼跃用脚踹了踹那辆把叶筱夭绑来的黑色商务车:“宋总,这就算了?”

    “你想怎么样?”宋天明警惕的看着陈鱼跃。

    陈鱼跃是坏了他所有计划的家伙,而且还是个深不可测的家伙,宋天明有所警惕也很正常。

    “把我们搞来,你一句话就算了?我们就走了?”陈鱼跃反问:“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宋天明咕咚咽下一口唾沫:“你有什么条件,什么要求……”

    “你觉得你应该给我什么条件,我应该有什么样子的要求。”陈鱼跃不爽的拍了拍车窗。

    “别跟这胖子废话了,打他一顿!”叶筱夭觉得刚才还没过瘾,若能打这胖子一顿,她心里肯定会无比的舒畅。

    宋天明脸色难看道:“要多少钱,你们开口。”

    “打发要饭的呢?”叶筱夭一听这话就更不爽了:“谁稀罕你的破钱。”

    陈鱼跃也笑而不语,用那种令人发毛的眼神看着宋天明。

    宋天明含糊的回避开陈鱼跃的目光:“那你们说……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只要在我宋天明的能力范围内,我都答应你们。”

    “看来你还挺怕报警的。”陈鱼跃缓缓开口:“行车记录仪的那些东西虽然都是证据,你找个人扛雷应该没问题啊?怎么那么怕我报警?是不是你这‘典当行’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你别胡说八道!”宋天明紧张道:“什么条件快点说!”

    陈鱼跃见他这慌神的样子,更肯定这个典当行有问题了。

    但现在他可没功夫和宋天明浪费:“行,既然宋总那么有诚意,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宋天明终于平静下来,只要陈鱼跃肯给条件,他就不怕。

    “这次天声天籁的主办方是天海电视台里的领导,这些领导你都熟悉吧?”陈鱼跃道。

    宋天明点点头,没有吭声。

    “但凡牵扯这类型的比赛,多少都有些门道吧?”陈鱼跃微微一笑。

    现在唱歌比赛,画画比赛,写作比赛这一类的比赛,不像是什么跑步啊游泳啊,人家那有时间做标准,快就是快,慢就是慢,胜负很明显。

    但这类比赛是没有时间做标准的,好还是不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

    唱歌再烂的明星也有喜欢听的粉丝,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写小说再烂的写手也有他的读者,这也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所以这种没有一个固定评判标准的东西,必然存在一些特殊的操作。

    陈鱼跃问宋天明这方面的问题,还真是问对了人,这让宋天明一时之间有些语塞。

    “宋总,你是坦诚相待,还是耍花招,全看你自己。”陈鱼跃笑了笑:“大家谁都不是傻子,一些拿不到台面上的规则,有还是没有,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那我们就心照不宣了。”宋天明点了点头。

    这样陈鱼跃就不难明白那个阿兰的意思了,她说只要叶筱夭肯签,就能保进前三,这里面的潜规则也很清楚了,名次这东西也不只靠实力,也要靠钱砸。

    “我记得宋总当时说,只要肯签旗人娱乐,就能让她拿第一。”陈鱼跃追问。

    宋天明点点头,心里突然一亮,有种因祸得福的感觉:“没错,现在这条件依然可行。”

    “那就是说,宋总和主办方手握实权的人,以及比赛的导师都熟悉?”陈鱼跃又道。

    宋天明更加使劲的点了点头:“那是当然了,兄弟,我可是混这一行的,别的我不管说,但是这个圈子里的很多事情,我比你熟悉的多,这个圈子里的人,我也基本上都认识。”

    “那就好办了。”陈鱼跃拍了拍宋天明的肩膀,把他拉到自己身边。

    宋天明心情有些小激动:“你还是希望叶小姐能签约我公司?其实我今天请叶小姐来也是这个想法,我们之间只是有一点小误会而已……”

    “没误会。”

    陈鱼跃直接打断宋天明的话,伸手示意他闭嘴。

    宋天明一脸茫然的看着陈鱼跃,有些迷惑和不解。

    “她不会和你签约,然后你去为她做那些签约了你才会做的事情。”陈鱼跃嘿嘿一笑:“搞定那些人,你懂我的意思?”

    宋天明恍然大悟,这是让他白白的去玩儿投资啊!

    凭什么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