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鱼跃把叶筱夭送回家后,刚好接到了叶雪芙的电话。

    叶雪芙告诉他,管理层已经让夏柯和沐子今天就返回,秘书部给他们订了下午的高铁票,他们会在下午六点到站,然后回公司做报告。

    陈鱼跃看了看时间,便告诉叶雪芙他会去高铁站接人送回公司,然后和她一起下班。

    叶雪芙心里升起一阵暖流,马上点头答应了陈鱼跃。

    随后陈鱼跃去了趟店里,毕颖告诉他今天的外卖配送订单好转了很多。

    时间差不多了,陈鱼跃就直奔高铁站去,路上给夏柯打了电话告诉他,让他和沐子下车出站之后给他发位置共享,他会过去找他们。

    下午六点二十的时候,陈鱼跃终于接到了风尘仆仆的两人。

    “鱼哥,你那么忙还赶过来接我们,我今晚肯定感动的睡不着觉了。”夏柯笑嘻嘻道:“怎么开的叶总的车?”

    “出差回来有一天休假。”陈鱼跃道:“我今天没上班,闲得很,你们回去做个汇报,明天也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们什么问题也没解决,汇报也没什么好汇报的。”夏柯无奈道。

    陈鱼跃在后视镜里看了沐子一眼:“那也要走个过场,按规矩做事。”

    “恩。”夏柯点了点头。

    沐子上车之后一直都没说话,是夏柯用肘子碰了碰她,给她眼神示意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有些没礼貌。

    “陈部长,谢谢你来接我们。”沐子礼貌道。

    “沐子,这件事情真的是辛苦你了,幸好有你留下来照顾,所以夏柯才平安无事。”陈鱼跃的声音虽然很客气,但这话中有话,只有心中有鬼的人才听得出来。

    沐子果然愣住了。

    夏柯还在一旁傻乎乎道:“酒店那边根本没有危险了,所有参会者也都撤回了,就算我自己留下也肯定什么事儿也没有。”

    “是吗?”陈鱼跃笑着看向车内后视镜,恰好和沐子的目光相对。

    沐子的眼神恍惚了一下,但却并没有回避:“我也没帮上什么,如果真的有麻烦,我恐怕也做不了什么。”

    “那就说明你是夏柯的幸运符。”陈鱼跃哈哈一笑:“说不定你若不在,他还真会碰上麻烦呢。”

    沐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夏柯完全没能听出陈鱼跃的画外音,还以为陈鱼跃对沐子的误会全部化解了,也跟着傻笑起来。

    “这样,晚上你们俩跟我去店里吃饭,就当给你们接风洗尘了。”陈鱼跃邀请道。

    “那多不好意思。”夏柯一边点头一边客气,还对沐子道:“鱼哥那烧烤店里的烤肉可好吃了,我保证你吃一次就会爱上。”

    沐子刚想拒绝,陈鱼跃却在她拒绝之前便迅速做出了决定:“就这样说定了。”

    “好好好。”夏柯兴奋的点点头。

    沐子见没有办法拒绝,只好默认了。

    三人很快回到了天亚集团,两人去汇报工作,陈鱼跃则去保安部看了看。

    老宋已经很快适应了管理方面的工作,陈鱼跃对他这个即将升职的副部长也很满意。

    所有工作安排的井井有序,陈鱼跃真的是轻松多了,这职位简直就是让他养老的。

    虽然陈鱼跃看起来很闲,但天亚集团上上下下却都知道,碰到棘手的事情还真是需要他来解决,各种外出任务也还是需要他来举旗。

    如今的保安部上下一致,和谐的一塌糊涂,这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以前保安部里都会有小派系,大家做事的时候争名夺利无法团结,更像是一盘沙撒,而如今则不同了。

    因为上江市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他们的工作汇报非常简单,很快就结束了。

    之后叶雪芙也跟他们两人一起出来了。

    陈鱼跃招呼他们去烧烤店,当叶雪芙和夏柯都上车之后,沐子示意要开自己的车跟着去。

    “你去坐沐子的车给她指路。”陈鱼跃笑着对夏柯道。

    “好嘞。”夏柯说完就要下车。

    “不用了,我车里挺乱的,没地方坐。”沐子不好意思道:“我跟在你们后面,跟得上。”

    夏柯有些失望,陈鱼跃也没再多说:“那在门口等你。”

    “好。”沐子马上赶去车位开车,她的车里并不乱,所有随车的资料都很整齐的放在车里。

    但她却理科将资料搞乱了,弄的副驾驶和地板上全部都是,随后还去后备箱拿出整洁的资料箱,把里面的资料夹都散乱的堆在了后排座椅上。

    随后沐子才开车出去找陈鱼跃……

    两辆车,一前一后往犇羴鱻烧烤店驶去。

    路上,沐子拨通了一个号码。

    对方好一阵才接起了电话,说话的是个东瀛男人:“安全に帰るの?(安全归来?)”

    “は、すべての安全!(是,一切安全!)”沐子也用母语回答道。

    “彼らは疑いがないでしょう?(他们没有起疑吧?)”东瀛男人问道。

    沐子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忧道:“私は確定できません。(我不敢确定。)”

    东瀛男人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注意して行動する。(小心行事。)”

    “安心して、私は注意します。(请您放心,我会注意的。)”沐子也严肃道:“私はきっと組織を失望させない!(我一定不会让组织失望!)”

    “すべて順調に。(望你一切顺利。)”东瀛男人说完便挂了电话:“きっと任務を完成するには!(一定要完成任务!)”

    “は!(是!)”沐子鼓起自信道:“私を信じて下さい!私はいかなる機会を逃すことはできなくて、きっと組織に必要な資料を手に入れます!(请您相信我!我不会错过任何机会,一定会拿到组织需要的资料!)”

    “連絡を保つ!(保持联络!)”东瀛男人说完便挂掉电话。

    沐子放下手机,顺便删除了通话记录,脸色变得愈发沉重。

    今天陈鱼跃说的那些话,每一句都让她感觉心惊肉跳,但仔细品味却又不是在针对她,就是普通的正常交流。

    这让沐子有些犹豫,陈鱼跃究竟是不是感觉到什么了。

    但现在她只能是宁可有防备,也不能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就算陈鱼跃真的是无心之举,她也不敢去冒险赌博。

    如果想在天亚生物集团平安无事的潜伏,沐子就必须除掉陈鱼跃!

    想到这里,沐子右手紧握方向盘,左手缓缓摸向座椅下,一边开车一边在车座椅下拿出一个装着白色粉末的小小透明防潮袋。

    她将东西放进口袋,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

    她的mini依然紧紧的跟在牧马人的后面,径直向着犇羴鱻烧烤店驶去。

    虽然陈鱼跃在开车,但他却一直都时不时的通过后视镜看着沐子的情况。

    沐子打电话的一幕他也收在眼底,随后陈鱼跃看了时间,然后继续开车往烧烤店走。

    当他们来到之后,毕颖已经准备好的招待他们的位置。

    苏晴和叶筱夭也早早的来到了,叶雪芙给他们做了一下介绍,众人便全部落座。

    “现在那么多人都在玩儿‘王者农药’,你们是不是都入坑了?”陈鱼跃坐下笑着问道。

    “我才不玩儿那么无聊的游戏呢。”苏晴摇摇头。

    “我玩儿,嘿嘿,挺好的!”夏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你这是再浪费生命。”叶雪芙一壶鸡汤浇下来:“利用这些时间多读书不好吗?”

    “人家单身狗,游戏里能找CP,书里虽有颜如玉却摸不着看不到啊。”陈鱼跃则表示理解:“对了,沐子玩不玩?”

    “我不会。”沐子摇了摇头。

    陈鱼跃伸手道:“来来来,把你手机拿来,我给你下一个,一会夏柯教教你。”

    “我还是不学了吧。”沐子摇了摇头。

    陈鱼跃故作不高兴的样子:“我给你下载一个,你让夏柯带你玩一局,不喜欢就删掉。你也是单身,多点社交渠道,能多认识些华夏优秀男青年。”

    “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王者农药’上还能认识优秀男青年?”叶筱夭吐了吐舌头:“玩物尚志吧。”

    “小黑怡情,大黑才伤身。”陈鱼跃坚持给沐子下载游戏,没有人知道,这是他为了达到其他目的的套路,他又不是马企鹅的员工,没必要那么拼着给马企鹅赚钱。

    沐子拗不过,把手机拿出来解锁递给陈鱼跃。

    陈鱼跃接过手机之后,马上假装不小心的点开了通话记录的面页,他一眼扫过去,刚才在车上的那个时间,沐子明明有打电话,可最近的通话记录却是显示中午三点,是叶雪芙给她打过去的。

    也就是说,刚才沐子在车上打的那个电话的通话记录已经被她自己删掉了。

    而随手删掉通话记录必然是有原因的,就是不希望被人看到。

    大部分时候,是男生不希望自己女朋友看到自己和别的女生的通话记录,女生不希望自己男朋友看到自己和男闺蜜的通话记录,所以才会删掉。

    沐子是单身,她没有男朋友,没什么好担心的,那为什么要删通话记录?

    “行了!你就别害人了!”叶雪芙在陈鱼跃手里将沐子的手机抢还给沐子:“这游戏坑了多少人啊,你还想拖沐子下水。”

    陈鱼跃嘿嘿一笑:“沐子既不是小学生,也不是女大学生,肯定不会坑人的。”

    “我看你是入坑了。”叶雪芙伸手对陈鱼跃道:“把你手机拿出来。”

    陈鱼跃乖乖上交:“干嘛。”

    “解锁。”叶雪芙又道。

    陈鱼跃乖乖照做。

    叶雪芙当众就把陈鱼跃手机里的“王者农药”卸载了,搞的陈鱼跃哭笑不得,其实他已经很久没开黑了,只是偶尔玩一玩,不至于给他删了吧?

    =======

    ps:我不懂日语,都是百度翻译,错了轻喷!个人觉得这样写画面感更强一些,尝试一下。

    不知道诸位是否会接受,所以今天是有加1更的~ 对了,一般我更新是7点和17点,如果要加更的话,我会在0点更一章,然后7点是现在更新的,下午17点再更就加更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