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鱼跃没有猜错,毫无把握的情况下一次豪赌,陈鱼跃赢了。

    从枭戒备的站在两人身边,当他确定了对方和陈鱼跃是有旧的交情之后,反而更加警惕了。

    察昆在从枭心中的身份是彻底不做好了,如果陈鱼跃和这种人有交情,在从枭心里自然也就不做好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在华夏,又怎么会做这一行?”陈鱼跃给察昆端了一杯水。

    察昆坐起身,有些愧疚的看着面前这个第一次正面相对的“老朋友”,此刻他已经想起了很多的事情,昨天发生的一切自然也都历历在目。

    他苦笑着低下头,脸色变得有些难堪。

    他曾经是暹罗国空降游骑兵部队里的王者,而现在却沦为了帮非法团伙作恶多端的罪犯。

    “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察昆摇了摇头:“你报警吧。”

    从枭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在耍花招打感情牌。

    陈鱼跃当然不会那么做,要报警的话家里就有一个,他只需要敲门叫醒就好。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如果你肯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陈鱼跃很认真。

    察昆摇了摇头:“不可能了,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你很清楚,有些东西一旦碰上就再也戒不掉了,我会被它控制一辈子……”

    陈鱼跃愣住了。

    从枭也明白了,这家伙竟然还是个瘾君子呢。

    “为什么?”陈鱼跃不明白,作为暹罗国空降游骑兵的特战队员,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要控制国家北境的金山角地区毒品不会流入国内。

    他怎么可能会自己染上这东西呢?

    陈鱼跃坚信察昆绝对不是那会去触碰禁忌的人,一定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做了某些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察昆抬头看了眼天花板,两年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他又看了一眼只是和他有过“一战之缘”的“逆鳞”,竟把埋在心里的秘密全部吐露了出来。

    就在两年前,暹罗国为了打击北境的一个大毒枭,选出他做内应。

    为了让他尽快得到大毒枭的信任,国家帮他做了局,让他陷入麻烦,把他送上了军事法庭,并且传出消息要判他十年的超长监禁!

    随后他越狱逃入暹罗国北境的金山角地区,随后加入大毒枭的麾下。

    察昆这种人才自然会很快得到赏识,但那个聪明的毒枭也对他的身份进行了格外严格的审查,把他的一切都查了个水落石出。

    为了确定他的忠心,毒枭多次试探他。

    有一次让他单独出货,对方不肯直接验收,逼他去吸食,他为了让毒枭尽快得到他的信任,必须完成这次出货,片刻犹豫之后就吸食了纯度极高的毒品。

    后来他才知道,这是毒枭做的一个局,就是要试探他,并且让他染上毒瘾。

    虽然毒枭很器重和欣赏他,但他毕竟不同于那些人,他的身份永远都只能让毒枭半信半疑,毒枭不会让自己真正信任的手下去碰毒品的,却利用毒品控制了他。

    从那之后,他就彻底被控制了。

    然而每一次他吸食之后,都会告诉自己这是为了任务,试图用这种方式保持自己的信念。

    可最终的一次围剿活动却失败了,作为内应的他也马上被发现是卧底的身份。

    毒枭试图用毒品杀了他,让他吸食了过量的毒品。

    可他最终却没有死,只是神经系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因为那种状态下的他又听话又能打,所以毒枭直接将他卖给了一个靠黑拳营生的组织。

    察昆为那个组织赚了很多钱,那个组织也一样用毒品控制他,但有一次他的毒瘾在拳台上发作,他输了,输掉了组织老板的很多钱。

    老板一怒之下差点杀了他。

    就在这时候,一个华夏人来这里寻找可以帮他在内地做事的杀手,黑拳组织的老板就直接将他卖给了这个华夏人。

    这个华夏人就是谷城。

    谷城是宋天明手下专做见不得人事情的家伙。

    宋天明开娱乐公司能顺风顺水的捧出新人,跟谷城在背后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有极大的联系。

    艺人不听话,谷城能解决。竞争对手猛,谷城能解决。

    除此之外,谷城还能解决一些导演和制片方不用他们麾下艺人的事情。

    无非就是贿赂和恐吓这两种手段,这两种手段谷城都玩儿的非常溜!

    而恐吓就需要手底下能做事的人,因为这年头装腔作势已经唬不住人了。

    法治社会下又没有多少人是真正的亡命徒,即便是有,也是那种做完事很容易被抓住,抓住就会出卖的家伙。

    所以谷城才会到东南亚边境去找真正有能力的亡命徒,真正算得上是高手的亡命之徒。

    这种人的价格虽然高,但却能帮他把事情做的漂亮,只要事情做的漂亮,宋天明就不在乎多少钱。

    当他们用杀一儆百的方式唬住一个副导演之后,手里的艺人就很容易上戏,能多上戏就能多赚钱。

    原本谷城把察昆招来是想养着以防万一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会用到他。

    察昆被谷城带回华夏之后就什么事情都还没做过呢,谷城给他供应足够的食物和毒品,给他提供住所,让他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

    因为察昆自从神经受损之后,经历的都是不消停的日子,每天都在打斗和生死之间赌命。

    所以谷城这样对他,让他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觉。

    在这样子的安全感之下,察昆过的很安逸。

    当谷城让他杀人的时候,他自然会毫不犹豫的出来做事。

    只是没想到,他第一个目标竟然就碰到了旧相识“逆鳞”。

    刚才陈鱼跃帮他疏通经络的时候,在一定程度下帮他缓解了神经系统上受到的伤害,加上刚才的记忆刺激,还有从枭那拳拳到肉的重拳……

    一系列的巧合,才让察昆深处的记忆库被解开。

    他因陈鱼跃后背的纹身想起了当年的事情,当年两人打的昏天暗地,陈鱼跃血液沸腾之下脱掉上衣,身上的纹身在刺激下缓缓浮现,所以察昆的印象特别深!

    当初能用拳头逼的陈鱼跃连纹身都显现出来的家伙当然不可小觑。

    也就是因为这个纹身,察昆才想到自己懂得中文,才开始回忆起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

    当他把这个漫长的故事讲给陈鱼跃之后,陈鱼跃的拳头都快捏爆了。

    从枭也在这一刻打消了对陈鱼跃所有怀疑的念头,剩下的只有好奇!

    一旦察昆的身份确定了,是暹罗国空降游骑兵部队的特战成员,那陈鱼跃的身份即便是不说,从枭也能猜出个十之**了!

    这样从枭赌的就太对了,这生意做的太值了。

    “谷城都做些什么,你清楚吗。”陈鱼跃道。

    察昆摇了摇头:“我只知道是他带我来到华夏的,其余的一概都不知道了。来杀你,是他安排给我的第一个任务。”

    “没想到我的面子还挺大呢。”陈鱼跃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察昆皱了皱眉头:“你打算对他怎么样?”

    “他用毒品控制你,我当然是要打断他的狗腿。”陈鱼跃的回答一点都没含糊。

    从枭似笑非笑的看着陈鱼跃:“你难道不打算把这情况给苏警官反应一下吗?”

    “反应,当然要反应。”陈鱼跃嘿嘿一笑:“不过,还是要等我先去找他好好玩一玩再说,我刚才睡了一会儿还挺舒服的,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你是睡了,我可没睡。”从枭瞪了陈鱼跃一眼:“要去你自己去。”

    “大个子,帮人帮到底,你就那么放心我自己去?”陈鱼跃怂恿道。

    从枭这次的立场是很坚定的,这地方不安全,他是不会让赵大小姐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的。

    况且她们几个女孩都喝过酒,万一真的有点危险袭来,她们有一个算一个,谁都跑不了,他必须留下来守护她们。

    “你朋友的身手很不错。”从枭看着察昆道:“况且你若是真的连自保都解决不了,那可就太废了。”

    “得,那你留下好好守着吧。”陈鱼跃摆摆手:“对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不需要让她们知道。”

    从枭点点头,这点他当然懂。

    昨天晚上的事情这些女孩就都不知道,不然今天根本不会那么轻松的开派对。

    “够意思。”陈鱼跃微微一笑,有这家伙留守,他绝对可以放心的离开。

    但察昆却有些犹豫:“逆鳞……当初我是被谷城带回来的,在某个方面上来说,算是他救了我,所以……”

    “他这可不叫救你,用毒品控制你的人只是想利用你。”陈鱼跃厉声打断了察昆的犹豫:“既然你让我碰到,我就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堕落下去。”

    察昆依然有些犹豫:“可是……我现在恐怕真的回不去了,就算今天我可以像个正常人,但明天呢?后天呢?我早晚都会毒瘾发作,变得像条疯狗一样……”

    “那我也不会放弃你。”陈鱼跃回答的毫不犹豫:“我不相信那个能在温哥华岛上和我拼杀了八个小时,依然能坚持站起来不放弃的家伙会那么脆弱。”

    察昆默默的低下头:“但这种东西一旦碰上,就永远都戒不掉,会一次又一次的发作,一次又一次的发作,一直到我死的那天……”

    “那你就一次一次的给我忍。”陈鱼跃这话简单粗暴,真的是毫不客气。

    察昆愕然,陈鱼跃的话让他感觉到一股暖流,他没想到就连他自己都放弃了自己,竟然还会被别人所在乎。

    这种在乎或许是察昆此刻最需要的东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