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谷城毫无防备的赶来察昆的居所,就在他进门的那一刻,一双巨大的双手死死的将他抓住,重重的贯入屋内,狠狠的摔在了地板上。

    一个能成为宋天明左膀右臂的家伙自然是没那么容易对付的。

    只见谷城一个翻身滚坐而起,马上摆开了跆拳道的架势。

    陈鱼跃一眼便看的出,他这跆拳道的架势和那些开拳馆教孩子花拳绣腿的架势是有所区别的。

    很多人误以为跆拳道是花拳绣腿,也是因为那些水平有限还要开馆骗小孩跟家长交学费的混蛋给误导的。

    其实跆拳道也是世界十大格斗体系之一的一种格斗术,也是有上千年的发展历史了,尤其是二战结束之后,从全世界各国回到国家的高丽战士,把各国学来的武术和跆拳道结合在了一起。

    所以这种被称之为花拳绣腿的功夫,在“假把式”的人手中的确是花拳绣腿,在“真功夫”的人手中绝对是有极大杀伤性的功夫。

    谷城显然不是只懂耍酷的花拳绣腿,在他那暴起的青筋上就能看得出来。

    “察昆……”谷城想问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却没有问出口,此刻他眼前的察昆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很陌生。

    随后,他在桌子上看到了那包“白货”,瞬间就意识到了危机。

    “老板,不好意思了。”察昆淡淡开口。

    谷城脸色巨变:“你不是一点华语都不懂吗?”

    “那是我有问题的情况下。”察昆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现在我不想再受控制了,我要为我自己而活。”

    “为自己而活……开什么玩笑。”谷城冷冷道:“察昆,你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一个被所有人都遗弃的杀人犯而已,你在华夏若没有我一分钟都待不下去!难道你打算回那个让你每天都会遍体鳞伤的鬼地方吗!”

    察昆这辈子最不想要回忆的一段日子,就是那段做黑拳手的日子。

    因为他的实力远高于一般黑拳拳手,所以老板为了赚钱把他当做机器一样去使用。

    别的拳手一场比赛之后至少有十天左右的时间恢复伤势,可他最多只有三天恢复期,甚至有些时候要接二连三的大比赛,一周五天比赛都经常出现。

    就算察昆实力再强也会受伤,伤势得不到恢复就会积压成疾。

    所以察昆在那里的那段时间里,每一天都活在痛苦之中。

    他若不打比赛就得不到他所需要的毒品,他就会更加的痛苦,那段时间他的生活根本不像是一个人,就是一具苟延残喘的行尸走肉。

    “只要有我在,谁都别想把他送回那个该死的地方。”陈鱼跃的声音阴冷而严厉:“早晚有一天,我陈鱼跃会铲平那个该死的地方。”

    谷城一脸惊异的看着陈鱼跃,他实在想不明白陈鱼跃究竟如何给察昆洗脑的。

    察昆感激的看了陈鱼跃一眼,现在只要陈鱼跃一句话,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当然也包括杀人!

    “察昆!你想清楚!我手里有你需要的东西,他有吗!”谷城指着桌子上“白货”嘶吼道:“没有那些东西,你能坚持多久?你会死在华夏!那种上层货可不是他可以搞到的,你需要的人是我!听到没有!给我杀了他!”

    面对毒品的引诱,察昆的内心会挣扎,会犹豫。

    不过,他很快就把自己的犹豫和挣扎压入心底,他知道如果自己有这种犹豫的念头,都是对不起陈鱼跃的!

    如今的他已经变成这幅鬼样子,陈鱼跃都没有放弃他,他还有什么资格去犹豫?

    “别想再用这种东西控制我!”察昆突然暴怒,一把抓起桌面上的那包“白货”重重的砸向谷城面门!

    谷城一个侧闪躲开,“白货”重重摔在墙面破裂,撒落的满地都是!

    察昆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陈鱼跃知道他内心的挣扎,但是这些斗争是他必须要面对的。

    如果他挺不过今天,那以后就更难坚持下去。

    毒品这东西一旦染上就戒不掉了,这点陈鱼跃很清楚,但一个人只要有足够的意志力,就能去控制自己不触碰。

    哪怕感觉到万蚁噬心也绝对不去触碰。

    控制自己不再去碰这种东西跟行军打仗是一个道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这也一样,如果做出决定就一直忍下去,肯定没问题,但若刚做出决定就泄气,一而再三的去重复开始,最终只会失败。

    谷城知道自己今天躲不掉了,他心里也清楚自己打不过,他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逃,逃不掉就完蛋。

    只可惜他的这点心思早就已经被陈鱼跃给看穿了。

    等他想要逃走的时候,陈鱼跃已经挡在了门口。

    但他没有出手的意思,这家伙应该留给察昆自己去教训,击垮这个用毒品控制他的人,然后彻底的摆脱毒品的控制。

    察昆终于出手了,毫无征兆的暴起一肘!

    若不是因为察昆被从枭消耗了巨大的精力和能量,恐怕谷城根本撑不住几招。

    但现在察昆的力量巨减,所以谷城才将这一肘击格挡下来。

    挡住了察昆的暴击,谷城的自信心瞬间得到了提升,他意识到察昆现在很弱,能力远不及正常水平。

    除了刚刚经历的恶战之外,那些洒落了满地的白色粉末也是阻碍察昆发挥的重要原因。

    一个毒瘾巨大的人面对满地的“精神食粮”怎么可能不分心?

    察昆现在处身一个“地狱”之中,他的双腿甚至都在不断的颤抖着。

    这绝对是他此生最艰难的一战了。

    就在察昆精神恍惚的间隙里,谷城小心翼翼的靠近了窗边。

    陈鱼跃一声轻咳提醒了察昆,察昆一个箭步冲上前,将谷城一把拉住。

    谷城回身一记回旋踢直接命中察昆右耳,察昆一阵耳鸣,但仍然坚持将谷城拦腰背摔!

    当谷城的身体重重落地的刹那,陈鱼跃清晰的听到了骨裂的声音。

    察昆晃了晃仍然耳鸣的脑袋,上前一把将地上的谷城揪起。

    谷城强忍着肋骨断裂的疼痛起脚猛踹察昆胸膛,察昆被踹的后撤一步,谷城趁机强行起身就想破窗而出!

    哪怕跳楼他也要玩命逃!

    谷城心里清楚,这个高度摔不死人,只要他跳下去就会引来关注。

    这里毕竟是老楼房,楼下小巷都有做生意的,马上会看到他。以察昆的身份肯定不想给自己惹上麻烦,不会继续强追。

    所以跳下去最多摔断腿却能逃出来,不然一点机会也没有。

    可就在谷城撞向窗户的刹那,察昆的手指又如钢钳一般抓住了他的后腰带,猛然往后一贯,直接将其拉回,一把勒住脖颈,膝盖猛磕谷城腿弯。

    谷城吃痛,直接跪在地面上。

    “别杀了他。”陈鱼跃上前拍拍察昆的肩膀,察昆已经红眼了,这时候谷城的任何反抗都可能给他自己带去杀身之祸。

    陈鱼跃不得不上前提醒他。

    察昆这才变得冷静下来。

    谷城已经被察昆勒的喘不动气,双手拼命的掰住察昆的手臂,试图给自己多一点空间呼吸。

    察昆松开了谷城的脖颈,一脚将他踹向墙边。

    谷城拼命的大口呼吸,紫红的脸色也慢慢的缓和下来。

    “为什么想要我命?”陈鱼跃拉了把椅子坐下来,他没见过谷城,两人也无冤无仇,所以他也一定是受人指使。

    谷城看了陈鱼跃一眼却并没有给与他任何的回复。

    “只要你现在肯说,我就一定会给你机会。”陈鱼跃淡淡道:“我知道你也是受人指使,说出来,我绝对不会为难你。”

    谷城指了指饮水机。

    “告诉我,谁想要我的命,喝水要多少有多少。”陈鱼跃耸了耸肩。

    谷城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陈鱼跃这才意识到,或许是察昆刚才用力过猛,所以谷城现在说不出话来。

    他起身去给谷城接水,察昆示意他坐,自己去找杯子。

    而就是这一转眼的功夫,逃心不死的谷城突然靠着墙面翻身坐起,啪啦一声捣碎了窗户,双脚蹬地直接翻出!

    陈鱼跃和察昆迅速冲向前也没能抓住谷城,谷城整个人重重的摔下楼,马上引起了群众的围观,外面叽叽喳喳的讨论声迅速蔓延。

    “走!”陈鱼跃马上示意察昆离开。

    察昆现在的身份情况太特殊了,一旦被警方追责查起会很麻烦的。

    显然察昆也很清楚这一点,他迅速打开桌厨,拿出一小桶之前谷城给他准备的煤油,还有一只打火机。

    这些都是用来“毁尸灭迹”的东西。

    是一旦察昆在天海做了事情跑路的话,谷城就会焚烧这房间,就会让一切察昆在这里生活过的证据都消失。

    现在却方便了察昆解决麻烦了。

    察昆把煤油倒在床上,直接点燃火机扔上床。

    陈鱼跃也没制止,老楼房没有通天然气不会发生爆炸,不会造成什么人员伤亡,他一边迅速离开现场一边迅速拨通了消防队的电话。

    火在煤油的帮助下很快就熊熊燃起了。

    就这种火烧的程度,在消防队的人赶过来之前足够把这房间里的东西烧个一干二净了。

    至于其他邻居,肯定会被呛一下,不至于会有其他的危险,华夏消防队的兄弟还是很专业的,速度和行动力都是一流的。

    随后陈鱼跃和察昆迅速撤离,而重伤的谷城也被送去了医院。

    原本陈鱼跃想在谷城嘴里问出究竟是什么人想要他命呢,结果现在也问不到了。

    更让陈鱼跃担心的就是警方会介入调查,谷城如果反咬一口,说自己是被察昆入室抢劫打伤,警方必然会对察昆进行通缉。

    到时候察昆这身份在警方面前是完全没有任何一点优势的。

    这样一来,察昆肯定会陷入麻烦。

    而且陈鱼跃是要察昆留下来才能帮他的,自己身边还有个刚正不阿的苏晴,苏晴怎么可能准许陈鱼跃偷偷窝藏一个通缉犯呢。

    所以不管怎么样,陈鱼跃都必须要想办法改变这点。

    他迅速联系了天海市所有医院的急诊室,判断出谷城被送去的医院。

    当陈鱼跃和察昆赶去医院的时候,警方的人已经把急诊室团团包围了。

    陈鱼跃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改变现状,看来只能想办法先将察昆送出天海市了。

    但就在陈鱼跃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急诊室的医生出来了,对现场的警察宣布了一个消息。

    “患者已经脑死亡,他坠楼摔到后脑,导致脑部严重受损,抢救无效。”

    暗中听到这个消息的陈鱼跃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种做出花钱雇凶杀人的混蛋死不足惜,跳楼摔死已经算便宜他了。

    只是可惜了陈鱼跃的线索也在这里断了,他又没办法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要杀他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