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鱼跃赶回苏晴这边后把苏晴单独叫了出来。

    “刚才我回家确认了一下,毕颖也中蛊了。”陈鱼跃低声道:“今天早上开始就不对劲儿了,一直有轻生的念头……”

    苏晴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陈鱼跃,听天书似的:“什么东西?”

    “中蛊。”陈鱼跃道。

    “别逗了。”苏晴肯定不相信啊,这种东西对于她来说就是封建迷信,完全是扯淡的:“我可不相信这些东西。”

    “有些东西虽然是无法用科学去解释的,但你不相信却不代表没有。”陈鱼跃也不懂蛊术的原理,这应该就好像暹罗国的那个降头术一样,陈鱼跃都亲眼见过,所以不得不信。

    陈鱼跃刚才强行化解毕颖中蛊的方法虽然并不得当,但却是挺有用的,这法子没有人教过他,他是在一些书籍里看到的,也算是自学成才。

    “难道说那九个跳楼的人都是中了你说的这种邪术,所以才自杀的?不……这样的话就不能算是自杀,而是他杀!是谋杀!”苏晴惊呼道。

    陈鱼跃示意她小点声:“这种事情说出去不会有人相信的。”

    “那你还跟我说?”苏晴道:“你要我怎么样?不去继续调查这件事情了吗?还是说你已经有了办法了?”

    陈鱼跃暂时还真没什么办法:“我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昨天接触过这九个人和毕颖的,只有一个人。”

    “谁?”苏晴瞪眼道:“我现在就去申请抓捕令,先把人带回来审一下就知道了。”

    “昨天出现在犇羴鱻的一个阿婆。”陈鱼跃来找苏晴就是要她带他去看监控的,他要知道昨天那个阿婆的去向。

    苏晴马上明白了陈鱼跃的意思,立刻带他去做事。

    把昨天晚上犇羴鱻门口的监控调出来,按照时间陈鱼跃很快就找到了那个阿婆出入犇羴鱻的画面。

    她的出现就是单独的一个人,离开也是单独的一个人。

    随后他们又调取了附近所有的监控画面追查那阿婆离开的路线。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查到了那阿婆走出两条街之后,一辆黑色的捷豹轿车将她给接走了。

    苏晴马上查调车牌号码,结果发现这是一辆套牌车,这个车牌真正的汽车是一辆上江市的白色沃尔沃SUV,根本不是这辆黑色捷豹轿车。

    这样查显然是有些麻烦的,但他们还是通过监控确定了这辆黑色捷豹驶入了东湾区。

    而车前往的那个方向除了一个公园之外,就是一个高档小区了。

    随后苏晴就和陈鱼跃单独赶到了东湾区的这处高档小区。

    苏晴要进去查车,陈鱼跃则直接带着她去找物业经理,一开始物业经理对他们还算客气,但是一听要查业主的信息就有些变脸了。

    “不好意思了二位,我们物业的宗旨是为业主服务,业主的信息是我们绝对不会透露的。”物业经理抱歉道。

    没等陈鱼跃和他讲道理,苏晴就直接把证件摔在了桌子上:“华夏警察法有规定,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公民和组织应当给予支持和协助!”

    “可是……我们这样是伤害业主**,业主会不乐意的,警察同志,你也知道,我们这种高档小区的业主都是有钱人,我们惹不起。”

    “公民协助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受法律保护。”苏晴才不管这些:“那个业主不同意敢对你做非法的事情,我会拘捕他的!”

    物业经理都快哭了:“哎呀,您这样是在逼我啊,万一惹怒了业主委员会,他们是有权利更换物业的,我们……我们混口饭吃也不容易……”

    陈鱼跃看着物业经理也真挺不容易的,大城市高档小区的维权意识就是强,若是放在小城市的普通小区,业主都要听物业命令和安排呢,没人知道有更换物业的权利呢。

    “这么点小事儿不至于。”陈鱼跃知道他这也是夸大其词:“最多有蛮横无理的闹一下。”

    “如果真有业主打了你,按照国家规定,公民因协助人民警察执行公务,造成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都会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予抚恤或者补偿。”苏晴一本正经道。

    她这话是很认真的,没有开玩笑,国家真的有这方面的规定。

    “哎呦,您就别为难我了。”物业经理依然不想配合:“如果我们小区真有业主犯罪你们有证据,你们就直接拿搜捕令来抓人行了。”

    “拒绝或者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阻碍人民警察调查取证的,我是有权利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的。”苏晴突然板着脸道。

    陈鱼跃也不怕夸大其词:“如果你真耽误了取证,给予犯罪分子喘息的时机,那可就构成犯罪了,是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物业经理虽然懂一些法律,但也不精通啊,被陈鱼跃这一吓才有点害怕了。

    “只是查一下你们业主车辆登记情况,有那么难吗!”苏晴是真有些火大了。

    “配合……马上配合……”物业经理终于愿意协助两人了。

    很快,陈鱼跃和苏晴就得知,这个小区里只有三辆黑色的捷豹轿车。

    他们的主人都是各个领域的精英。

    一个是外企的高层管理,因为被公司调去了东南亚扩展新的业务,所以已经离开天海市有半年多的时间了,车一直停在车位没动过。

    还有一个是混娱乐圈的二线末端的小明星,虽然不是大红大紫的,但多多少少也有一点名气,平日出入基本上都是坐另外一辆保姆车,只有自己出门的时候才开那辆捷豹,而且他还有一辆敞篷的保时捷718小跑车,所以那辆捷豹也很少开。

    陈鱼跃还真没想到一个二线末端的小明星就这么赚钱了,住别墅还三辆车,这行业来钱就是快,怪不得现在好多孩子不想学习只想当明星呢。

    最后一个黑色捷豹轿车的车主则是天海市挺有名的中医叶隐,在东湾区有自己的中医养生会所,天海市几乎一半的达官贵人都是他的座上客。

    一个悬壶救世的大医生显然是天海市很多人眼中的大贵人。

    物业经理直接说了:“叶医生虽然不是我们小区最有钱的,但绝对是我们小区最被人尊重的,所有人见了他都会问好,钱再多,权力再大,最终还是需要找他换来健康。”

    这下陈鱼跃和苏晴真的是彻底傻眼了。

    这三个人都没可能啊!

    那个在东南亚的外企高管有百分之百的不在场证明,而小明星都有关注度,做点什么事情都会被狗仔给跟拍的,现在有的是吃“流量”这口饭的人。

    至于叶大中医就更不可能了,苏晴听说过这个人,名气大的不得了,别说是天海市的达官贵人了,就算是上江市的省级领导都有来他这里寻医的。

    两人离开物业回到车上,苏晴有些失落的看着陈鱼跃:“我们恐怕是白跑一趟了。”

    “你觉得,如果一定要在这三个人里选择一个,你会怀疑谁?”陈鱼跃突然道。

    苏晴怔了一下:“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会选那个外企高管,他现在总是去东南亚那边,那边这些邪门的事情多,所以……但是人家已经离开天海市好久没回来了,人都不在,车也没动过,估计车上都一层土了。”

    “所以他这个听起来最有可能的人,反而是最没有可能的。”陈鱼跃道:“那听起来最没有可能的人,会不会是最有可能的人呢?”

    苏晴愕然,不解的看着陈鱼跃:“你是说叶医生?”

    陈鱼跃看了苏晴一眼:“你感觉,他是听起来最没有可能的那个人?”

    “当然了,一个悬壶济世的大医生,怎么可能和那些歪门邪道害人的人搞在一起呢。”苏晴摇了摇头:“肯定不能是叶医生。”

    “但这三个人里,他是唯一每天开着那辆黑色捷豹出入小区的人。”陈鱼跃道:“我们只需要去找到另外两辆黑色捷豹轿车看一看,就能确定一个关键的问题。”

    苏晴明白陈鱼跃的意思,如果那两辆车都落有粉尘,看起来是没有开过的,叶隐的嫌疑就基本坐实了。

    在物业人员的协助下,他们如愿以偿了。

    外企高管的捷豹是停在自家车库的,这个业主离开的时候把家里的钥匙都交给物业了,安排物业帮他在天气好的时候开窗通风,所以物业可以打开车库。

    而那辆黑色捷豹停在车库里都落了粉尘,显然是很久没有动过了。

    这样陈鱼跃他们就彻底排除了对这个人的怀疑。

    而那个小明星的黑色捷豹轿车也在公共的地下停车场里找到了,这辆车明显是刚开过的。

    苏晴看了陈鱼跃一眼,似乎是把自己的怀疑转移到了这个小明星的身上。

    物业方面调取了一下小区门口的监控,这两辆黑色捷豹在昨天晚上几分钟之内先后进入了小区。

    这下还真让苏晴和陈鱼跃难以判断了。

    毕竟在他们能掌握的监控录像和小区能掌握的监控录像中间是有两段盲区路段。

    而这就是他们没办法锁定究竟是哪辆车的原因。

    更让他们不解的是,他们查到的那辆车是套牌,而这两辆黑色捷豹轿车的车牌号都是自己的车牌号,如果不是自己的车牌号,小区门口的门禁系统是不识别的,不会自动开门。

    这也就是说,这两辆车有其中一辆是在回来的途中,在没有监控设备的地方换下了套用的假车牌,换上了自己的真正车牌。

    所以这个人无论是那个中医,还是那个小明星,那都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心思缜密绝非常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